打开

贺龙老上司陈渠珍是湘西土匪,有人提议杀他,主席是如何批示的?

subtitle
历来都很现实 2021-06-18 01:08

1950年7月,毛主席在中南海接到一份来自湖南省委的电报。

电报上说,湘西土匪头子龙云飞近期公然打出了"湘鄂川黔四省边区人民反共救国自卫军"的旗号,以一个镇为据点,分兵两路袭击另外两个镇,企图从东西两面合围,目标直指凤凰县城。

电报中还说,龙云飞是湖南大土匪、“湘西王”陈渠珍的忠实部下,他的造反一定是陈渠珍授意的,建议将陈渠珍这个老匪首也给杀了,杀一儆百。

其实,湖南省委已经不止一次这样提出了。

早在1949年底,湖南省委和中南局就发出过这样的电报。

当时毛泽东回复说:

"对他(陈渠珍)的处理应采取慎重态度,不要轻率处理致使我们陷入被动"。

时隔半年之后,毛泽东的态度仍然没有变,不主张杀掉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还说,不管陈渠珍过去如何,现在他是共产党人的朋友。

毛泽东的一句话,救了陈渠珍。

陈渠珍不但没有被杀,还成为共产党的座上客,参加了政协会议,会议期间还受到毛泽东宴请。

席间,周恩来亲自向毛泽东介绍他:

这就是来自湖南湘西的陈渠珍先生。

毛泽东握着他的手连声说道:

久闻!久闻!

会议结束后,毛泽东还专门召见陈渠珍,向他赠送了包括榨油机、抽水机在内的几十件农具,鼓励他为建设家乡做贡献。

陈渠珍的老部下贺龙也亲自来到陈渠珍下榻的酒店,拜访自己的老上司。

土匪跟共产党势不两立,毛泽东为什么两次出面救“湘西王”陈渠珍的命?

陈渠珍,湖南凤凰人,出生于1882年。

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有一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这地方本来叫镇筸城,后改凤凰厅,民国后才改名凤凰县。

凤凰古城历史悠久,人杰地灵。

中国近代,从这里走出了很多将领。

清朝的时候,镇筸城的军队叫“筸军”。

从道光二十年(1840年)至清光绪元年(1875年)短短的36年间,就从"筸军"里选拔出提督20人,总兵21人,副将参将等三品以上军官过百名。

到了民国时期,"筸军"辉煌依旧,又接连诞生了7个中将,17个少将,230个旅团以上军官。

到了抗战前夕,一共不过万户人家的凤凰城,却维持着五个师(含储备)的兵力规模。

八年抗战中,凤凰城出了3000多位寡妇,无一例外,她们的丈夫都是为国捐躯。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向大家说明,湘西之民风彪悍,天下闻名。

既然民风彪悍,这里的百姓能成为英雄,也会成为土匪。

因为土匪是乱世的产物,是官逼民反,从这个意义上说,土匪并非是天生的坏人,也是“取之于民”。

无论如何,在那个年代,湘西盛产土匪是不争的事实。

1987年,潇湘电影制片厂曾经拍摄过一部电影《湘西剿匪记》,里面的凤山县匪首瞿天华,家族已有24代土匪历史。

在这里,谁家出了个土匪并不奇怪,乡下没有做土匪经历的穷苦年轻人反倒是不多见。

毛主席力保的“湘西王”陈渠珍,是土匪中的佼佼者。

陈渠珍跟大多数土匪一样,并非天生的土匪,他的先辈也不是土匪出身。

不仅如此,陈渠珍的父亲和爷爷,都是守法公民,属于当地乡绅。

陈渠珍的生活条件优越,还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先是在本县学馆芷江明山书院就学,16岁时又到沅水校经堂读书。

毫不夸张地说,陈渠珍曾经是个胸怀远大理想的有志青年。

都说土匪不可怕,就怕土匪有文化,人家陈渠珍不但有文化,文化水平还不低。

1937年,陈渠珍曾经发表了一部笔记体游记小说《艽野尘梦》。

该书记叙了他在清朝末年随军入藏,平定因英军入侵而纷乱的西藏事务,从成都出发参与的几次战事,以及辛亥革命后取道青海、兰州,到达西安的艰苦卓绝的征战、生活经历。

在本书中,他除了用不少的笔墨介绍了各地的风土人情、山川形胜以及沿革,还记录了他的藏地历险,以及与藏族姑娘可歌可泣的生死爱情。

小说出版后轰动一时,此乃后话了。

且说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24岁的陈渠珍从湖南武备学堂毕业,分配在新军第四十九标任队官,开始了戎马生涯。

在武备学堂学习期间,他接受了革命思想,加入同盟会。

不过后来他不看好同盟会,觉得还是跟着大朝廷有奔头,就转而投靠了大清的四川总督赵尔丰。

1908年2月,赵尔丰改任驻藏大臣,在任期率部平定了西藏上层贵族策划的叛乱事件。

陈渠珍跟着上司进藏,以援藏军一标三营督队官的身份,参加了工布江达、波密等地战役,为西藏平叛作出了贡献。

清廷覆灭后,陈渠珍摇身一变,成为革命党人,投奔了同盟会的田应诏,人生从此走上了快车道。

田应诏也是凤凰人,他是辛亥革命的有功之臣,早在1904年,田应诏赴日本留学的时候,就结识了孙中山,加入同盟会。回国后,他参加了武昌起义,担任敢死队队长。

南京光复后,田应诏被提升为第二十旅旅长,卫戍南京。

袁氏称帝时,田应诏在凤凰宣布独立,自称湘西护国军总司令,成为一方诸侯。

田应诏后来鸦片烟瘾极大,终日精神萎靡,为巩固湘西地盘和保持凤凰人的权力,命亲信陈渠珍接任第一军总司令。

从此之后,陈渠珍逐渐成为湘西太上皇。他不仅垄断了当地的税收,还开办了银行,自己发行钞票,在湘西13个县流通,俨然将凤凰城变成了自己的独立王国。

不仅如此,陈渠珍在凤凰县办起了兵工厂。

由于湘西地区山高林密,地形复杂,当地人又尚武好战,湖南历任政府都对其无可奈何,不想轻易招惹,都以安抚为主,承认他对那里的统治。

陈渠珍得到上面承认后,打着"保境息民"的旗号,开始堂而皇之实施"湘西自治"。

他还到山西取经,学习军阀阎锡山的先进经验,大办教育。

陈渠珍在凤凰创办了一所军官学校,一个学兵教练营,培养了大量军事人才,为自己割据一方服务。他还设立了各类学校,为当地培养新时代的人才。

为了得到足够军费,他大力发展经济,在当地开设了一个模范林场和六个小工厂。

那么,革命家贺龙又是如何成为陈渠珍下级的?

袁世凯称帝后,贺龙响应孙中山先生的讨袁号召,于1916年领导了湘西暴动,拉起了一支农民武装。不久后,贺龙选择加入了田应诏的部队,成为湘西护国军的左翼第一团第二营营长。

这时期的陈渠珍正在田应诏手下当参谋长,兼任第一团团长。

从职务上说,陈渠珍是贺龙的上级。

不过,当时陈渠珍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而贺龙才20出头,前途无量。

1920年,陈渠珍接田应诏的班,当了湘西镇守使,成为名副其实的"湘西王"。

当时的贺龙,率部留在老家桑植。

陈渠珍委派其亲信肖某出任桑植县县长,委任贺龙为支队司令,对他进行拉拢。

当时陈渠珍晚了一步,贺龙已经接受了澧州镇守使王子豳任命,在王的"武字军"里当了团长。

王子豳参加过武昌首义,也是追随孙中山的。

1920年7月,王子豳被其副使卿衡谋杀,陈渠珍说服了贺龙,委任贺龙为湘西巡防军第2支队司令。

贺龙之所以投奔陈渠珍,是因为当时陈还是比较追求进步的形象。

当年爆发了湘西大旱,保靖、龙山、永顺、桑植等八县共有灾民百万,饿殍遍野、赤地千里。陈渠珍在各个县大兴义举,普设粥棚,赈济饥民,深受百姓好评。也正是因为如此,心系百姓的贺龙就选择跟着陈渠珍干了起来。

陈渠珍的思想当时是追求进步的,对祸国殃民军阀切齿痛恨,对啼饥号寒的百姓,深表同情。

在湘西的一座山上,建有一座汉朝名将伏波将军马援祠庙。

陈渠珍与贺龙一起登上山顶,来到马援庙,回顾马援南征交趾回来,因受小人谗言,终至革职抄家的史事感慨万千。

他对贺龙说:"政治不良,小人专权,忠良受害,百姓遭殃。这些年以来,我远赴康藏、走四川、经甘肃入陕西,历经万水千山,所到之处,所见人民,大多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心说大清国倒了,国家该振兴了吧,可后来蹦出来了个窃国大盗袁世凯。”

“袁世凯完蛋了,军阀混战,国家更加混乱。"

贺龙也深有同感:"是啊,我原来也以为打倒袁世凯,国家就转入正轨了。现在看来任重道远,正如孙先生所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后来冯玉祥为湘西镇守使,贺龙、陈渠珍部队被迫离开那里。

1922年初,贺龙跟陈渠珍分道扬镳。

两人分手后,贺龙离开湘西,追随国民党将领石青阳,开展第二次护法运动。

其实贺龙之离开湘西,陈渠珍起了很大作用,是他向石青阳推荐的贺龙。

这时候的陈渠珍已经蜕变,将湘西看做自己割据的地盘,他担心贺龙在百姓中的威信高,想方设法要撵走他。

可走出湖南后,贺龙反而如鱼得水,后来加入中国共产党,跟朱德周恩来等人一起发动南昌起义,成长为开国元帅。

后来,贺龙在自传中写到此事时说:

"陈渠珍感受到我对他的威胁太大,遂命我跟随石青阳到四川。我向陈渠珍讨要正式委任,他却不给。结果入川之后,陈渠珍就说贺龙已经叛变了。"

不过陈渠珍也念及和贺龙的这段交情,对其还留着一点情分。

后来同贺龙带领的红军交战的时候,陈渠珍为了保存实力,策略非常灵活,都是比划一下,点到为止。

贺龙军队借道湘西的时候,陈也有时候也会网开一面,让其通过。

甚至有时候贺龙队伍遇到难处,陈也曾出手相救。

但是陈渠珍难改反动军阀本质,跟为百姓谋福利的红军本质上不是一路人。

民国23年(1934)11月,红军二、六军团攻克永顺县城。

在湖南省主席何键的逼迫下,陈渠珍部接受国民党改编,以国民党十四师师长的身份向红军二、六军团发动进攻。

红军在贺龙与萧克的带领下,采取诱敌深入的战术,在城北山三十里的十万坪地区设下埋伏圈。

陈渠珍非常自负,根本就没有把昔日部下贺龙放在眼里。

结果他的三个旅约一万多人,堕入红军伏击圈,何健接到陈的求助,表面答应,但是按兵不动,任凭陈的部队孤军奋战。用意非常明显,就是要耗干他。

结果陈部被红军痛击,死伤过半,失去战斗力。

民国24年(1935)春,何健再度落井下石,告诉蒋介石说陈渠珍有“通共”嫌疑。

蒋介石信以为真,决定将其送上军事法庭,追究陈渠珍战败之罪。

陈渠珍为了保命,不得不交出兵权,改以"湖南省政府委员"、"长沙绥靖公署总参议"之空衔,移居长沙。

曾经称霸一时的“湘西王”,第一次退出了历史舞台,结束了他在湘西的割据局面。

从此,陈渠珍不得不赋闲长沙,上面说到的回忆录,就是在那个时期写下的。

但是陈渠珍并不甘心失败,他在学习勾践,卧薪尝胆、养精蓄锐,等待时机东山再起。

民国26年(1937)9月,机会终于到了。陈渠珍依靠龙云飞,赶走了何健,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达到了卷土重来的目的。

龙云飞也是一员猛将,当年跟贺龙的知名度一样高,两人并称为“竿军两条龙”。

可是两人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贺龙成为新中国元帅,龙云飞却当了土匪。

龙云飞是苗族人,1886年出生于凤凰县山江镇。

受当地环境影响,他从小喜欢舞刀弄棒,只读两年私塾就辍学了,从此整天跟着一帮人惹事生非,专司打打杀杀。

十八岁时,龙云飞正式加入了当地盛行的哥老会,算是登上了近代历史的大舞台。

龙云飞为人比较豪爽仗义,身边笼络了不少小兄弟,大家很信服他,可以说做到了一呼百应。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哥老会作为同盟会分支,立即起兵响应。龙云飞立即率领部队造反,攻占凤凰城。

1918年,龙云飞担任护法第1路军团长,参加了护法战争。

陈渠珍回到湘西后,龙云飞马上投奔,成为其手下得力干将。陈渠珍被何健逼迫交出军权后,龙云飞也“解甲归田”。

但是,龙云飞回乡之后并没有安分守己,而是拉起队伍跟国民政府抗衡,等待时机。

民国26年(1937)7月,抗战全面爆发,陈渠珍一看机会来了,就煽动凤凰苗胞以抗租为名制造动乱。

龙云飞带着当地武装揭竿而起,乘机攻入乾城,赶走了国民党任命的地方官。

此举震动了湘西,将湖南行政长官何键弄得灰头土脸,被调离湖南。

1937年11月,张治中接任湖南省政府主席。

张治中是个明白人,他看到凤凰那里的乱象,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一定有谋后主使。

湘西原来是陈渠珍的地盘,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解决凤凰县的问题,非找“后台老板”不可。

于是张治中来到湖南后,立刻就去拜访了在长沙寓居的陈渠珍,请他出山,担任沅陵专署主任。

张治中的邀请,正中陈渠珍下怀,他假意推让了一下,就接受了任命。

陈渠珍一出面,问题迎刃而解,他和老部下龙云飞唱起了双簧。

最后,龙云飞顺水推舟地表示接受收编,所部被编为湖新编第一旅,龙云飞任旅长,下辖4个团。

接受改编之后,龙云飞率部开赴抗日前线,参加了四次长沙会战等其他大型会战,直至抗战结束。

湘西人作战勇敢,竿军所向无敌,在抗日战场上打出了威名,震惊第六、第九战区。

抗战结束后,蒋介石卸磨杀驴,分别拿掉了陈渠珍贺龙云飞的兵权,给了他们一个虚职。

陈渠珍被委任为"军事委员会中将参议"、"设计委员会委员",任驻四川,实际上是变相软禁。离开了老巢湘西,陈渠珍就成为被拔掉牙齿的老虎,再也不能掀起什么波澜。

而龙云飞调任第9战区司令长官部少将高参,同样有职无权。

他不由得仰天长叹:“我也是来打鬼子,根本无意于争夺权力,偌大的中国,却为何容我不下呢?”气愤异常的他也不去就职,交出部队后,直接回家过上了闲居的生活。

蒋介石一心想收拾桀骜不驯的竿军,达到了目的后,当然也就不会太在乎龙云飞的感受了。

时间来到1949年3月,三大战役已经结束,国民党在大陆的失败命运难以避免。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此时,陈渠珍却错估了形势,又重新出山。

1949年3月2日,沅陵发生兵变,湘西局势乱作一团。陈渠珍一看机会来了,耐不住寂寞,开始蠢蠢欲动。

他趁机组成了凤凰县防剿委员会,拉起了3000人马,将全县军政大权掌握在手里。

为了稳定湖南局势,时任湘鄂边区绥靖司令部司令官宋希濂任命陈为"湘鄂边区绥靖副司令",陈再过了一把当湘西老大的瘾。

可是好景不长,1949年8月4日,一个大消息传来:

国民党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兼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国民党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率领所部宣告起义,长沙和平解放。

长沙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部队向大西南挺进。

陈渠珍闻讯惊恐万分,从乾城退避凤凰县黄丝桥打算抵抗。

黄丝桥在清朝乾隆年间就已经建成古城,有完好的古城墙,上面还有炮台几座。

陈渠珍显然是企图凭据有利地形,进行抵抗。但此刻他的心情也非常矛盾,国民党大势已去,凭借小小一个黄丝桥,是无法抵挡解放军攻势的。

可是他曾经是国民党的人,共产党能放过自己吗?因此他举棋不定,心存疑惧。

就在此时,一个老乡来找他了。

这个老乡名叫朱寿观,他的哥哥朱早观,原来是陈的部下。

1937年朱早观投奔革命到了延安,并且加入中国共产党。

当时的朱早观已经是彭德怀手下一员战将,担任西北军区副参谋长。

朱寿观带来了哥哥给陈渠珍一封信,劝他顺应时代潮流,为了湘西人民福祉,理应抓住有利时机,率部和平起义。

陈在权衡得失后虽然答应了起义,但依旧顾虑重重。

这时候又有一个老乡来劝说他了,此人名叫王尚质。

王尚质原来是陈的秘书,跟贺龙是好友,他带来了贺龙的一封信。

贺龙在信中说,你的老上级张治中、程潜都投降了,他们都受到共产党的重用,在新政府中扮演重要角色,你还有什么顾虑的?

看了贺龙的信,陈渠珍不再犹豫,下定了决心。1949年11月,解放军四十七军再次致函陈渠珍,请他到沅陵商洽地方政府权力的和平移交问题。

陈随即召开了凤凰县旧军政人员和知名人士的会议。会上,大家都表示"唯玉公(陈渠珍字玉鍪,玉公是尊称)之命是从"。

于是,陈渠珍复电,同意在乾州同共产党进行和平解放及行政移交等谈判事宜。

随后,凤凰县召开了一次和平起义大会,通过了本县《和平起义的决定》,宣布和平解放。

陈渠珍在组织会议之前,专门召见过他的老部下龙云飞,一来是为了话别,二来是跟他通报一下起义谈判情况,以便安排善后的事宜。

当时,陈渠珍对龙云飞说:

“目前看来,共产党是深得人心,老蒋的中央军尚难以抵挡,咱们凤凰无非弹丸之地,抵抗人家,是以卵击石。”

“这些年凤凰战乱频仍,一穷二白,我们就算无力把它搞好,也不能把它砸烂,不能让子孙后代骂我们。”

“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我到北京找张文白(张治中)和贺云卿(贺龙)。交枪、投降、办招待、听号召,我想应该不成问题。”

临走的时候,他对龙云飞千叮咛万嘱咐:“你要配合解放军,千万别节外生枝。”

可是陈渠珍一走,龙云飞就把他的话抛在脑后,妄图垂死挣扎。

美蒋特务陈靖雄也来煽风点火,说蒋介石即将反攻,美国人也将支持国民党。

龙云飞一介武夫,没有头脑,经不住蛊惑,立即将凤凰、松桃、泸溪边境的土匪纠集起来,在山江组建起"反共救国军",企图螳臂当车、对抗解放军。

1951年1月21日,龙云飞在都里乡暴木林山上被我军剿匪部队包围,走投无路,向自己肚腹连开六枪,吞枪自杀。

几天后,龙云飞的大儿子、"反共救国自卫军"总司令龙膏如也被5名农民生擒活捉。

而陈渠珍这时候已经是中共的座上客,不仅受到毛泽东的接见,他的旧部贺龙也去下榻饭店看望老上司。

时隔多年,两人重逢,自然感慨万千。

陈渠珍后悔自己当年舍不得坛坛罐罐,为没有跟随贺龙参加革命连声说“惭愧”。

贺龙安慰他说,不管怎么说,最后时刻,您是走对了路,亡羊补牢,犹未晚矣!

1952年2月8日,身患喉癌的陈渠珍的生命走到了尽头,曾经显赫一时的“湘西王”,病故于长沙麻园岭"寥天一庐"他的寓所里,终年七十一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