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流沙河:不要迷信国学,旧的一套面对现代世界是没用的

subtitle
清风鉴史 2021-06-17 17:58

“无人能够第二次踏入相同的河里。”时间宛若是一个无限延续从不回头的概念,每分每秒都在万物的运动之中产生着变化,稚嫩孩童长大成人,最终变为衰弱的老人,生命是如此循环往复地交替着,时代便也在这悄无声息之中一次又一次的革新。

百年前的人类还在为迈入工业革命而发动着战争和掠夺,千年前的人们祈求神灵的眷顾,希翼着粮食能够顺利地成熟,而万年前的人空着肚子围在篝火前欢呼雀跃,遥远的太阳与星辰在万年之中宛若度过了一瞬,人类却迈过无数风雨走至今日。

过去的时光不会再现,历史的尘埃也只能在远去的梦中重新焕发光辉,时代总是在飞快地更迭之中将一部分沉醉于过去的人重重抛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时的中国,既不是封建王朝时期的傲视群雄,也并非是近代时的任人鱼肉,在如今这个发展越来越快的现代信息化时代里,中国赶上了科技的浪潮,迈起了前所未有的步伐。

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信息的大爆炸令所有人都有了看清世界全貌的机会,因此来自群众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近几年越来越火热的“国学浪潮”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也引起了一些专家学者们的关注。当代著名诗人流沙河便直言:全盘西化不可,但过度迷信国学也同样不可取。

何为国学

《中庸》有云:“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拥有着五千多年灿烂文明历史的中华民族具有着旁人难以企及的厚度和重量,哪怕是千年前流传至今的古文诗句,到如今这个时代也依旧具有着深远的底蕴和含义。

正因此我们才会依旧在课堂上学习着古典的古文诗词,感受着古人那宛若流水清风般清雅的思绪与忧愁。

国学一词的来历,可以追溯至周朝,在那时本是王室贵族子弟用以学习的国家级学府,时至今日,“国学”在含义上与“西学”有着明显的对立,是指以先秦经典及诸子之学为根基,涵盖了两汉经学、魏晋玄学、宋明理学和同时期的汉赋、六朝骈文、唐诗宋词元曲与明清小说并历代史学在内的一套完整的文学学术体系。

但或许这样的概念还只能称得上是狭义的“国学”,广义上的国学范围便更加辽阔了,甚至将从古至今的所有科学技术、历史地理、政治经济、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风水算命,甚至连医学农学和戏曲舞蹈都囊括其中。

这样广阔的范围,代表着国学超脱了文学范畴,在一定程度上就犹如是将过去的中国化作了一个缩影,学习广义国学者便是在走过每一代古人所走过的路途。

“后之视今,已犹今之视昔。”消逝而去的历史便成为了一粒粒微小的尘埃,但这些尘埃之中却承载着不会被人所忽视和遗忘的重量,并将在人类的漫长画卷上遗留下闪烁的光点。

现代人能够不忘曾经的经典,去浩瀚如海的古籍之中寻找古人模糊的风貌,并非是一件坏事,但无论什么事,一旦“爆火”之后,便很容易丧失掉基本的理智,只余留狂热的迷恋和极端的态度,“国学之热”同样如此。

国学风潮

“从宏观来看,历史的河流有时会曲折,有时会流速缓慢,有时甚至会局部掉头回流,但总体方向却一定是向前的。”

随着国学大旗在全社会飘扬,便引发了一系列的现象。曾经在思想和社会革命之中,被现代化学堂给取代的私塾又再次浮现,从2004年开始,全国出现了三千多家私塾和旧式学堂,甚至还有专门针对幼儿启蒙的国学小班。

郎朗的读书声在这些学院之中飘扬,懵懂的孩子们读着难以理解的古文诗词,一个个摇头晃脑,在旁人看来确实有几分古韵的色彩。但这样的国学真的具有实质性的作用吗?答案却是五花八门无法统一的。

有些国学课堂上,甚至连老师都不具备古为今用的能力,只能死板地让学生们朗读背诵,孩子们将佶屈聱牙的古文硬生生啃进肚子里,却依旧不知道其中含义,也不理解蕴含的道理,这样的背诵还不如不背。

不仅是课堂水平无法得到保证,在国学的学习之中,究竟要让孩子们用哪些书籍和内容进行启蒙,同样也是争论不休的话题。

在古代被认为是必学之书的《弟子规》,放在如今这个时代中,内容不免显得有几分挥散不去的陈腐之气,曾经被奉为圣典的程朱理学更是存在着大片封建制度下的糟粕,难以被当下时代所接受。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随着国学浪潮日益高涨,连女德班都在阴暗的角落之中死灰复燃,开始传播那些早已被抛弃的恶俗传统。

著名历史学教授蒙曼便在媒体面前直言,某些国学班和女德班传授的从来不是国学,而仅仅是传统文化之中应该被舍弃的糟粕。

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

中国的崛起是一条漫长且坚信的道路,时至今日我们依旧在朝着美好的终点奔去,曾经屈辱的历史宛若是不会痊愈的伤疤,生长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心之中。

我们也曾经迷茫过,是否光鲜亮丽的欧美制度和文化存在着天然的优越性,我们又是否需要在发展的道路上走与西方文明相同方向呢?

在那个时期里,“全盘西化”同样在整个社会掀起了轩然大波,中国的传统经典被弃之如履,许多人向往着自己所幻想的西方社会。

文化的不自信,造就了那样一个短暂的时期,但随着中国全方面崛起,国学热潮愈演愈烈之时,文化过度自信,甚至走向骄傲却渐渐浮现。

从一个极端,迈向另一个极端,都是狂热且失去理智的,这并不符合一直以来所提倡的辩证思想,中华文明拥有着独特且伟大的荣光,但也绝非是某些人过度吹捧的“宇宙终极智慧”。

新时代新思想

流沙河呼吁人们,不要对国学过于自信,他并非是在全盘否定传统文化的珍贵和优秀,因为在当下这个崭新的时代里,一成不变将得不到任何的发展和进化,陈旧的一套生搬硬套到如今是万万不可的。

真正坚定且平稳的发展,绝不能怀抱着沮丧和自卑,也不能骄傲得看不清脚下尘土,唯有始终怀着谦逊之心,怀着对自然以及一切生灵的善意和爱,才能够真正走到光明的未来之中去。

在漫漫尘沙之中,我们应该去寻觅在如今依旧闪亮的珍珠,那些蕴含着伟大的思想能够指引着我们前行的方向,而早已被时代所抛弃的陈腐旧渣则可以毫不犹豫地扔进历史的长河之中,任凭那些不再贴合现实的习俗沉底淹没。

让焕然一新的“国学”真正走进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心,让遥远的伟大与宏光继续在一代代之中继续得以传承。

小结:

“今日之我非昔日之我,亦非明日之我。”哪怕是曾经被一再证实的传统物理学理念,也在时代的发展之中被发现了错漏之处,流传千年的古典文化更是如此,总是会存在着与时代格格不入的观点和认知。

与时俱进,是近代那段历史之中,中华民族所获得的最沉重的教训。我们怀念着曾经的美好,依旧传承着过去辉煌的文明成就,但也不会一味将过去的影子搬到现在,因为唯有在变化之中不断革新的文明才是真正指引方向的曙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8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