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90后女孩刺死醉汉被判入狱,2年后首次露面:更难的事情还在后面

subtitle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21-06-17 16:3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关于那晚,唐雪记得所有细节,但不愿再提起。

2019年2月8日晚11点,参加完聚会,朋友开车送她回家。

刚到村口,李某突然拦住车。

他是唐雪的邻居,正喝得烂醉。

他东歪西倒地走上前,对她进行辱骂。

唐雪没有理会,下车步行回家。

到家后,唐父得知女儿被骂,内心不平。跑去找李某理论。

结果理论不成,三个人扭打成一团。

幸好李某的朋友在场,及时制止。

李父了解情况后,也带着儿子去唐家道歉。

起初,李某态度非常诚恳。

“大爹,刚才对不起了。”

可刚道完歉,李某又发起挑衅。

“我要把他全家杀了。”

他和唐雪再次发生争吵,剑拔弩张。

当时是2月9日零点。

两家人不欢而散。

谁也没料到,一场致命的冲突来势汹汹。

凌晨一点,李某拿着菜刀,砍向唐家大门。

声音尖锐刺耳。

他的朋友立马抢过菜刀丢掉。

正打算把李某拖回家时,唐家的门开了。

结果唐雪一出门,就被李某踹了一脚。

两人发生肢体冲突。

现场光线很暗,没人发现唐雪手里攥着两把刀。

一把削皮刀,一把水果刀。

慌乱中,她拿起刀刺向李某。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两分钟。

据唐父回忆:

“李某向巷子跑去,

边跑边叫喊‘刀拿来,我要把她一家杀掉’。”

没一会,李某扑倒在地。

送往医院后被告知:

“瞳孔放大,人早死了。”

系被锐器刺伤右胸部,伤及升主动脉,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李某死了。

唐雪也被打一身伤。

她的嘴唇、膝盖被打肿,下体也被打出血。

2019年2月10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唐雪被刑事拘留。

一夜之间,亲戚变仇家。

两个家庭从此陷入困境。

唐家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生活拮据。

主要靠唐父做零工维持家庭开销。

唐雪是一名退伍女兵。

事发时,她26岁,在蛋糕店工作。

生活过得简单而平淡。

她计划很快就和男友结婚。

不料,意外发生。

她被拘留后,父母不停申诉,只求还女儿一个公道。

公道还没来,唐母却病倒了。

被查出是脑膜瘤,要进行手术和化疗,需一大笔钱。

这对原本贫困的家庭,无疑雪上加霜。

夫妻俩一度想放弃,可转念想到女儿。

唐母说:

“我要活着,坚持到看唐雪出狱。”

信念有了,可治病的钱从哪来?

借。想尽一切办法凑齐手术费。

省。所有开销中能省一分算一分。

在北京治病期间,夫妻俩住在郊外,往返医院要100公里。

每天来回奔波,只为省100元房租。

从北京到昆明,从手术到化疗,唐母常常泪眼婆娑。

同病痛相比,她更牵挂的是女儿。

“我一直在想,唐雪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事?”

而唐父,更是万念俱灰。

2019年9月,唐母进行手术。时长七八个钟。

时间不长,却是唐父这辈子最煎熬的时刻。

他说:

“如果手术中出了什么问题人不在了,

女儿在看守所不知道未来怎么样,

我这一辈子就全完了。”

有担忧,也有悲痛。

幸好手术很成功。

唐父和唐母

除了为妻子和女儿奔波,唐父还要安抚“受害者”家属。

案发次日,他拿出仅有的两万积蓄,和一些借款凑够6万赔给李家。

还多次向李家致歉,但都被回绝了。

李父表示:

“对任何赔偿都不感兴趣,只想要一个结果。”

双方一直僵持不下,相互指责。

谁都觉得自己是受害方。

有一次,村里办喜酒,唐父去帮忙。

正好遇到来喝酒的李父,两人又发生冲突。

唐父说:

“他给了我一个耳光,但我忍住了没有还手。”

冲突过后,唐父决定搬离家乡。

另一个家庭同样陷入痛苦。

李父和李母

李某出事后,李父和李母再也没有外出工作。

李母每天在家做农活,用忙碌冲淡对儿子的思念。

李父则隔三差五跑去打听案件的进展。

事发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两家人各持不同的看法。

唐父坚持女儿是“正当防卫”。

李父则认为是“防卫过度”。

他表示:

“我儿子身上的刀伤不止一处,

一处刀伤算防卫,

三刀四刀还算防卫?”

这让案件一度陷入僵局。

2019年8月7日,永胜县人民检察院,以唐雪涉嫌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

同时认定她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

一时间,此判定引起全民热议。

唐父直接在在网上公开发问:

“对我女儿一个弱女子而言,

在那种情形下,

我想问一下她怎样才能保护自己?

怎样才不过当?”

有人可能会说,可以报警啊。

来,简单还原一下当时的情形。

凌晨一点,有人拿着菜刀在砸门。

唐雪一位女生,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

包括对方几个人,拿什么刀,有什么意图,全然不知。

报警?在小村庄,警察不可能立刻赶来。

就算唐雪知道是李某。

可李某一米九的个子,人高马大。

自己赤手空拳出去跟他单挑吗?

不可能。

她只好藏着刀,以备不时之需。

我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

“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可很遗憾,唐雪的行为还是被认定“防卫过当”。

转折出现在20天后。

2019年8月27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发布通报称:

“对此案高度重视,将对案件事实、证据依法全面审查。”

经过重新审查,2019年12月30日,云南省检察院发布通报称:

“唐雪的行为系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

324天,这起案件尘埃落定。

唐雪也终于讨回公道,重获“自由”。

可就在这时,她才发现,困难才刚刚开始。

对于家人,唐雪很愧疚。

她被拘留后,姐姐四处奔波找律师。

当时姐姐在哺乳期,饭吃不下,觉也睡不好。

时间久了,落下一堆毛病。

母亲病倒快一年,她出狱后才知道。

父亲为了帮她求情,向别人下跪道歉。

更令她难过的是,父母到了养老的年纪,有家却回不去。

她想为家人做点什么,来弥补一年来的缺席。

偏偏遇上疫情,她什么都做不了。

唐家人

于自己,她很茫然。

对于狱中生活,她只字不提。

家人问起时,她总是揉揉眼睛说:

“过去了,就不说了吧。”

很多亲朋好友约出去玩,她都拒绝。

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逃离。

逃离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群。

在陌生的环境,也许她才有勇气重新开始。

2020年3月,她去深圳做销售。

由于不喜欢与人沟通,没卖出过一单。

也没有朋友。

每天除了工作,就一个静静待着。

有时候,买几条鱼,或买点花花草草,与它们为伴。

孤单难过的时候,就一个人躲起来哭。

每当有同事问她,是不是上过新闻?

她不知如何作答。

说是,自己不愿重提往事。

说不是,又很没礼貌。

睡眠问题也一直缠着她。

晚上睡觉,一有点动静她都会惊醒。

甚至马路上传来的喇叭声,都让她心跳加速。

有时候还会莫名地暴躁。

她一度怀疑自己的精神是不是有问题?

可她没钱看心理医生,也不敢告诉家人。

只好一个人躲起来自我疗愈。

历经半年,她还是学不会坦然面对。只好再一次逃离。

一路北上,到了重庆。

朋友介绍她去蛋糕店工作,重操旧业。

她很喜欢那里的环境和氛围。

每次看到顾客晒出的蛋糕图片,她都很开心。

她觉得这是认可和肯定。

渐渐地,她变得开朗起来。

开始为自己的生活寻找乐趣,走出去交朋友。

她要求自己快点成长,不能让家人再操心。

心中有梦,眼里有光。她很努力地在生活。

经过一再考虑,她决定向国家申请赔偿18万元。

主要用于缓解目前的经济问题,加上母亲生病也需要钱。

5月28日,永胜县人民检察院回应称:

“检方决定立案审查。”

近日,唐雪鼓起勇气接受媒体采访。

也是首次对着镜头,袒露从不敢提起的痛。

她在采访中说到一个细节,令人泪目。

“指认现场那天,

妈妈坐在井盖上哭,

我穿着蓝色囚服,

戴着手铐脚镣,

我请求民警让父母回避,

可是没办法。

我只能忍着劝他们不要难过。

村里的人都跑过来围观。”

她不再懦弱,不再胆怯。向世人诉说自己的噩梦,不是卖惨,而是为了铭记。

只有铭记苦难,才能更好地前行。

她也在社交网站上坦言,自己过得并不好。

但再难,也要好好生活。

她不断地强调:

“人活着,一定要向前看。”

近几年,“反杀案”频频发生。

人们对“正当防卫”的讨论声愈来愈大。

庆幸的是,我国司法体系在不断进步。

还记得“制止施暴反被拘”当事人赵宇吗?

他在制止施暴过程中踢到施暴者的腹部,被拘留十四天。

还被以“过失致人重伤罪”起诉。

经过调查,检方认为,赵宇的行为属正当防卫。

还有于欢案、昆山案等等,最后都沉冤昭雪。

回到“丽江反杀案”。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兴良表示:

“此案进一步明确正当防卫的界限,

对正当防卫的正确适用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此案被认定属正当防卫,“得救”的不仅是唐雪,还有每一位奉公守法的老百姓。

人的一生,难免遭遇黑恶势力。

也许因为一次口角,一个举动,恶人就非要拖着你“博弈”。

摆在你面前的有3条路。

求救;

逃;

以硬碰硬。

如果前2条行不通,只能选择走第3条。

条件允许的话,我们可以奋起反抗,全力自卫。相信法律的公正,也相信法律的温度,会给我们一个公正的结果。

一如唐雪案。

纵使世间万般残酷,司法却绝不会让正义蒙尘。

点个“在看”我们一起,为唐雪加油,也为法律点赞。

“谁恶谁有理”的时代已经过去,真相终将被重现,我们都能被保全。

作者:凌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28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