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波大整顿之后,律师的工作会更简单吗?

subtitle
法律先生 2021-06-17 11:2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上到七一了。

在全国政法系统整顿的疾风下,各地有关部门已经扫出大批领导,给建党一百周年献礼。

随着这些大手笔相继过堂,昔日只在法律文书上留落款的领导们,开始成为裁判文书网C位的主角。

比如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孙永一的判决书,就已经被整理出若干份表格,详加研读,并在行业内部广为流传。

大家津津乐道又只能小声喧哗的,无非是24位榜上有名的行贿律师,这些人的上榜不亚于一次小范围的「社会性死亡」。

24位上榜同行中,23人从业时间超过十年,12人已经做到律所主任,6人在高校领受教职。

有人提问,对这份名单你怎么看?

捂脸看。我只能这样说。

首先和大部分同行一样,对上榜的几位律师失望。

不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是否受到客户压力影响,贿赂法官都称得上是律师界的「葵花宝典」,为求神功,甘愿自宫,害人害己。

其次,在失望之余,更为这些同行难过。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送礼的经验,送礼真的很难的,尤其是第一次。

细看裁判文书披露的细节,大多数律师都是堵在法院领导家门口,把现金、美元、购物卡,塞到领导手里,成为上榜的有力证据。

时间节点大多是「某年中秋节前至某年春节前」这种,经常持续时间长达十年之久。

也就是说,这些律师走向「成熟」的第一步,就是想方设法打听到领导的住址,然后摸清对方出入习惯,在门口蹲守,堆满笑容送上自己的血汗钱。

并且这个律师只要在某个节日前开始这个旅程,以后每年过节都得想着领导们,直到领导换工作退休或者是被扫进看守所。

律师本来应该靠专业站着吃饭的,多年寒窗苦读,十载风餐露宿,好不容易混成「资深律师」,到头来还要去领导家小区门口赔笑脸送礼;

走进法院看到法官对你微微点头,心里明明白白对方更多是把你当做一张大号购物卡在看待,这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执业体验?

更悲催的是,2018年该法院领导搬新居,还有该地区某大所同行花四万三给对方买了新家具,并在三年后的今天被记录在案。

要知道,曾任我军总后勤部副部长的谷俊山中将在老战友中广有名声,说他「只要去领导家一趟,就马上知道人家缺啥」,我们这位送家具的同行来做律师,可以说是大材小用了。

买家具啊,多复杂的事儿,款式、尺寸、安装,一样比一样麻烦,多少人自己家装修都不愿意多操心,他还得跑去领导家看地形。不知道律师做成装修工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最后,除了吐槽我们更关心的是,未来会好吗?

政法整顿小半年了,全国法检系统同志们写的学习材料堆起来,估计能给最高法多砌出一套院墙。

不少法官现在恨不得吃顿饭都要打报告,看到桌子上出现购物卡血压立刻升高,要打听到是单位发的端午节福利才敢收起一身冷汗。

这样的日子,总是暂时性的,时间长了法院就变成精神病院了,那然后呢?

在风停之后的将来,我们还是希望法官与律师的关系回归正常,毕竟大家学的是同一门专业,只是分属不同的岗位,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法官可能会羡慕律师收入更高,律师也会敬重小小法槌的分量,但是实现这些想法的路径是「易位而处」,而不是私下勾兑。

这样才是对彼此,对职业,对法律,以及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尊重。

-今日推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