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加勒万河谷冲突一周年,我们在祭奠烈士的时候,印度也没闲着

subtitle
军武次位面 2021-06-17 11:1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勒万河谷冲突一年周年

去年6月,外军公然违背与我方达成的共识,悍然越线挑衅。

在前出交涉和激烈斗争中,团长祁发宝身先士卒,身负重伤;营长陈红军、战士陈祥榕突入重围营救,奋力反击,英勇牺牲;战士肖思远,突围后义无反顾返回营救战友,战斗至生命最后一刻;战士王焯冉,在渡河前出支援途中,拼力救助被冲散的战友脱险,自己却淹没在冰河之中。

中央军委授予祁发宝“卫国戍边英雄团长”荣誉称号,追授陈红军“卫国戍边英雄”荣誉称号,给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追记一等功。

永远忘不了,今年2月份,媒体报道了加勒万河谷冲突中,我边防官兵们奋力抵抗印军挑衅滋事的细节之后,全网掀起的悼念烈士的高潮。朋友圈的刷屏,强过每一次的明星八卦事件。

2021年6月15日,卫国戍边英雄牺牲一周年。

中国人没有忘记他们,祖国也没有忘记他们。

祖国西部边陲,昆仑山与喀喇昆仑山交汇处,海拔4269米的康西瓦达坂东南,寂静荒凉的山坡上矗立着一座高耸的纪念碑,纪念碑所在地就是被高原官兵视为心灵家园和精神高地的康西瓦烈士陵园。

这座“全军海拔最高”的康西瓦烈士陵园,同时也被誉为“离天堂最近的灵堂”。

这个陵园,是为了纪念1962年中印自卫反击战牺牲的烈士而修建的,初时只为83名烈士立起墓碑。但经年累月,因公牺牲和病故的军人,达到了108名。

其中就包括去年牺牲的那四名烈士。

如今,烈士们的墓前,经常会摆满各种祭品。

而在4名烈士各自家乡的陵园墓前,也是被各种花圈、鲜花和祭品堆满。

也有网友细心整理了每个烈士家乡的烈士陵园,去不了康西瓦烈士陵园,也可以去当地陵园祭拜:

陈红军,营长,甘肃两当人,33岁,兰州市烈士陵园

肖思远,战士,河南新乡人,24岁,延津县烈士陵园

王焯冉,战士,河南漯河人,24岁,漯河市烈士陵园

陈祥榕,战士,福建屏南人,19岁,屏南县烈士陵园

在曾经守卫过的加勒万河谷,在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战地祭,看这烟卷,是不是很有中国特色。

▲大好河山,寸土不让!

图片来自微博:红袍萤火虫Ⅷ

那么,我很好奇的是,在我们祭奠缅怀烈士的同时,印度国内对在冲突中阵亡的20名本国士兵是一种怎样的态度?

然后我就去搜了一下,印度那边也在祭奠他们的阵亡士兵。

《今日印度》《印度时报》等印度主流媒体以及军队纷纷在6月15日密集刊文“纪念”在此次冲突中死伤的印度士兵。

接着,印度陆军也在同一天专门跑到了位于拉达克地区列城的战争纪念馆举行纪念活动,悼念阵亡的20名士兵。

照片中敬献花圈的,就是去年一手策划了加勒瓦河谷冲突的罪魁祸首,第14军军长梅农中将。就是他亲自组织了所谓的“雪豹行动”,从14军步兵师、伞兵旅、特种部队抽调了一批“精锐士兵”,于6月15日越过分界线,引发了加勒万河谷之战,葬送了20多名印军士兵的性命,也造成了我军4名年轻官兵的牺牲。

▲印度公布的死亡士兵名单

印军的这次行动虽然损失惨重,但是印军为了掩盖事实,举办了所谓的庆功会,表示了自己的胜利。第一个冲向祁发宝团长的那名印军还被收入了“伐由·塞纳”奖章,上一个获得该奖章的是2019年印巴空战中,被击落俘虏的印度空军飞行员阿比南丹中校。

而在网络上的印度网友留言,也都是类似于“致敬英雄”、“印度万岁”、“我们的军队很牛啊”之类的相对很正向的言论。

印度在冲突中是率先挑衅的一方,却将自己宣传成受害者与胜利者,让中印民众双方撕裂。

加勒万河谷冲突一年之后,根据印度媒体的数据显示,43%的印度消费者已停止购买中国商品,34%的人表示仅购买了1至2件中国商品。印度民众抵制中国商品确实较为显著。

而去年11月进行的一项类似调查称,71%的印度消费者有意拒绝购买中国商品,但仍有不少人以价格低廉为由继续购买中国商品。

2020年,印中贸易额下降了约5.6%,但今年1至5月却较去年同期猛增70.1%。这主要是印度暴发第二波疫情后从中国大量采购医疗设备和医用氧气等造成的。印度在电机、电器、原料药等诸多关键行业上目前仍对中国有所依赖,印度从中国进口的中间商品约占总进口额的12%,最终消费品约为26%。

这就是印度想跟中国“脱钩”却脱不成的现状。

但与此同时,印度也在忙着解决边境地区部队补给运输问题。为了加强监控和运送兵员,印军已在班公湖部署新的快艇,未来数月内还将有29艘快艇陆续部署在该地区,从以色列进口的无人机也会很快列装。

去年冲突后,第14军军长梅农中将曾扬言:“勇士的血不会白流,第14军会为他们报仇。”

以此可以看出,印度军队并没有被打服,而是在准备下一次的复仇。

虽然我们不希望再次发生冲突,但只要他们还敢来犯,我们就要再一次狠狠的痛击他们!直到打服为止!

最后,再次向在加勒万河谷冲突中牺牲的4名烈士致以崇高的敬意。

在康西瓦烈士陵园网上灵堂的祭文中,有这么一段话:

“他们倒下时,绝大部分只有十八九岁。没结婚,没儿女;他们中有的为国捐躯已半个世纪,他们的父母大都已不在人世;他们被安葬在海拔高、远离内地的昆仑山上,长眠在氧气稀缺的离天最近的康西瓦烈士陵园,极少有亲人来这里祭奠他们。”
不是亲人们无情,而是来这里实在太难。无论他们的英灵是在天堂还是在九泉,多一些人祭奠、怀念,总会让他们多一些欣慰,多一些含笑。”

我们能做的,唯有永久地纪念。也向那些正在戍守边关的边防官兵们致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7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