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5岁武汉网红教授“疯狂捞金”,我却为他感动到落泪

subtitle
INSIGHT视界 2021-06-17 10:3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这么一个老人,顶着一头短簇簇、硬刷刷的银白头发,讲起古诗词来总是双目炯炯满脸堆笑。

他就是“国民教授”——戴建业

戴老今年已经65岁了,但在网上冲得一手好浪,凭借一嘴不那么标准的湖北麻城“普通发(话)”,和辛辣风趣,狂放潇洒,视角独特的古诗词解说风格,在抖音狂揽542w粉丝,超过2000w个赞

戴建业刚走红那会儿,和他同期被上传视频的主讲人还有钱理群,易中天、白岩松、俞敏洪等十个“学术红人”,但他视频一天的点击量就高达两千多万,点赞数有一两百万,是其他人的几百倍!

戴老更是受到了广大年轻人的追捧和爱戴,在年轻人扎堆的B站,戴老也有将近200w的粉丝

人民日报都曾经给这位“段子手教授”点赞。

为什么人人都爱戴建业?

在出名前,戴老师就已经是华中师范大学的“网红教授”。

每次轮到他讲课,课堂里都会挤满学生,戴老一结束,同学们还会一齐鼓掌

课堂上的戴老手势大开大合,说得起劲时还会手舞足蹈,这哪是讲课,分明是在讲“脱口秀”。

戴老师是个可爱至极的老头。

遥远且崇高的“诗仙”“诗圣”,通过他的转述后,都成了亲近接地气,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评价李白时,他说:

在唐代,自我感觉最好的一个人就是李白,他老人家牛的很,总觉得自己有股子仙气,他其实是个挺搞笑的人,他一直以为自己有政治才干,在四十岁那年接到了唐玄宗的诏书召他进京:“哇!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点评)一看这德行就知道当不了官。

谈到李白的《赠汪伦》,他说:

“那个鬼汪伦走了狗屎运了,李白的一首诗让他流芳千古了,后代人谁都知道唐朝有个农民叫汪伦。”

说到杜甫,戴老称其不过是个“仓库管理员”

戴老还说,当年杜甫被李白忽悠去“找仙人、采仙草、炼仙丹”,半路遇上高适,干什么呢?三个人一起“找仙人、采仙草、炼仙丹……

然后这一去就从夏天到了秋天,结果杜甫说:“哥,我不干了,我要回去。”

谈到陶渊明的《归园田居》,戴老说陶渊明“种的个鬼田”,如果是他种成那样,打死也不会写诗。

“找仙人、采仙草、炼仙丹”“浪漫得要死,狂得要命。”“听懂了没有?”...这些都是戴老的口头禅。

他就像一座连接古今的精神桥梁,把诗人们的苦楚、寡欢、困窘和欲望揉碎了,再重组成幽默的段子灌输给学生,试问谁不会被这样一堂妙趣横生的课给吸引呢?

(戴老师和学生们)

网络上的意外走红,让戴老师的工作量陡然增加,最忙那会儿,除了视频节目、各家媒体采访,还要在两年内完成六到八本书,平均到每天必须至少写2000字,白天时间不够用,戴老师经常开夜车到凌晨两三点

出名给戴老师生活带来最直观的改变便是,钱赚得比以前多了,但戴老师不止一次表露:钱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如果可以,他更想要关上门写写书,翻译些英文小品文

戴老师为什么会如此“言行不一”

这一切,还得从他的妻子说起。

戴建业一度非常缺钱,这一点他从不遮掩。

2016年,戴老师的夫人被检查出肺癌,而后癌细胞转移到了脑部。

靶向药实在是太贵了,一盒泰瑞沙,30粒就要51000块,平均每粒1700块,这还只够吃一个月的。加上其他的药,以及住院、请护工的费用等,每月至少要七八万

(图源:环球人物)

对于走红,戴建业是矛盾的。

一方面他感谢网络的兴起,让他赚到了妻子的医药费,另一方面网络的纷扰,又让他丢失了心中的宁静,可在现实面前,戴建业没得选。

在网上,戴老师总喜欢拿自己和妻子举例,“我太太”这三个字,在他的课上出现得非常频繁,网上也能搜到两人的合影,戴夫人气质温婉,眉眼总挂着笑。

戴建业不避讳谈起自己接工作是为了赚钱,更不避讳谈起自己并不是什么所谓的模范丈夫

戴老师来自农村,妻子则是城里的干部子弟,两人在生活习惯上有很多摩擦。在感情上像块顽石的戴建业,不仅不懂得体贴妻子,还在蜜月期刚过,就思考自己是否找对了人

就这样吵了六七年,随着两人感情逐渐升华,这块“顽石”才慢慢开了窍——

“一个女人天天跟我同床共枕,我跟她吵个啥呢?”

夫妻俩相濡以沫几十年,戴建业很少跟妻子说肉麻的话,但在妻子重病后,戴老师会俯在妻子的床头,摸摸对方的头说:“宝贝,我爱你。”

面对生死,戴建业显得更加的豁达和通透,如果这个时候他还愁眉苦脸,妻子只会更难受。

戴老师从来没有刻意秀过恩爱,他对妻子的爱,是自然流露出来的,藏不住。

他也从没有因为妻子的病情卖过惨,网上的他说起妻子,眼里总是充满爱意。我们只能从他的学生口中得知,为了妻子他四处奔波,尽量平衡着工作和家庭

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戴老师在网络上消失了一段时间,后来通过他的微博才知道,身在武汉的他,在医院里寸步不离的陪伴着病重的妻子,他们所在的医院,距离华南海鲜市场只有500米

大家都在为戴老师和师母担心,戴老师却说,他会以积极的心态面对,以平常心去接受

再后来,在去年六月份的视频里,戴老师和大家聊起苏轼悼亡妻的《江城子》

当说到“尘满面鬓如霜,十年生死两茫茫”时,戴老师红了眼眶,用哽咽的声音匆匆结束视频。

后来我们才知道,戴夫人已于2020年的元宵节当日与世长辞。戴老师的泪水,是对已逝妻子的思念。

从古至今,人们乐此不疲的谈论爱情,文人的爱情是什么样的呢?它们千奇百怪各不相同,但在戴老眼中,爱情应该是坚守、陪伴、呵护、和珍惜

戴老师是个有情之人,同样也是一个有义之人。

有句古话叫“百无一用是书生”,但对于文人来说,他们也充满家国情怀,更肩负着启蒙的使命感,戴建业在用自己的方式关心国家的命运、时代的走向、教育的运道

面对有人号召“国人要善于低头”的说法,他悲愤道:

中国人从小就不仅懂得了“低头”,而且婴儿时就学会了磕头,可惜一直到死就不懂得要抬头,一辈子更是没有昂过头!中国人岂止“稍微低一下头”,我们低了一辈子头,可我们的人生道路什么时候精彩过?见鬼!

他还在自己的书里,对大学的丑态大批特批:

“要是能看到大学里评职称时,教书先生们的卑微态度;要是了解每年评奖时,教授们到处求人的样子;要是得知为了争取到重大课题,很多斯文教授到处行贿的丑态;要是清楚教授和专家的许多论文,只是在为长官意志进行论证和辩护,我想社会大众更要向专家们脸上吐口水,更要朝教授们头上撒尿。 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很多’教授’’专家’,真的不值得社会大众尊敬,甚至我自己也瞧不起自己!”

有年,华中科技大学前校长刘培根在毕业典礼上大量使用网络用语,戴建业为此特地写了篇文章,毫不客气地痛批道:

“在毕业典礼上发嗲,既浅薄又俗气,校长降格,听众肉麻!”

在戴建业眼里,毕业典礼应该是庄重的,校长的致辞更该起到“引导学生明白自身肩负学术重任”的作用,轻浮不得。

戴老总是直抒胸臆,不扭捏不造作。他不留情面的尖锐,是他关心这个世界和社会的方式,可能直接了些,但这种有情有义,是当下珍贵且稀缺的

做一个“真”的人,谈何容易?

当被问到,还会不会继续赚钱时,戴老的回答是肯定的——

他想再赚些钱,让农村的孩子也接受好的教育

在戴老自己看来,他的一生都在被命运裹挟着向前走,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会退休,这样才有更多的时间专注于创作,他想在学术上超越以前的自己。

“一个人不能红得太久,太久可能就毁了。任何人要是一直在聚光灯下,什么事也干不成。”戴建业说。

哪怕某天“戴老的热潮”退去,他带给国人对于古诗词兴趣的唤醒不会消失,文人对于传统文化生生不息的弘扬,更不会过时。

中国的一些文人,还真是浪漫、真切、乐观、豁达啊

ref:

南方周末:《“网红”教授戴建业:想想苏轼陶渊明,眼前的挫折就不算事了》

南周知道:《戴建业:我值得别人喜欢》

环球人物-专访戴建业:《我什么都不怕,所以我比较快乐》

凤凰视频:《戴建业: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时候更苦》

B站:@戴建业老师

最人物:62岁老教授抖音爆红:流氓有了文化,到底有多可怕?!

本文系原创文章发布,作者:阿美,当地出稿比较慢的美女。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INSIGHT视界 诚意推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