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拜登就职1个月后才给内塔尼亚胡打电话,以总理换人后2小时就打了

subtitle
环球时报国际 2021-06-17 08:41

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在以色列新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Naftali Bennett)宣誓就职后仅两个小时就给其打电话,这比拜登自己宣誓就职和他在2月份首次致电以色列前总理内塔尼亚胡之间近一个月的时间差,缩短了几个数量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拜登上任后隔了近一个月才给内塔尼亚胡打电话

报道称,在以色列有许多人认为推迟通话是一种怠慢,尽管许多人认为这反映了拜登政府最初将以色列事务设定的优先级较低,因为当时白宫正在努力推动其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并试图重建与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疏远的欧洲盟友的关系。

以色列新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

然而,在上个月巴以冲突爆发后,白宫很快就被迫去设法解决这个问题,这促使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问以色列,试图促成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停火。当布林肯到达时,内塔尼亚胡破纪录的总理任期开始出现即将结束的预兆,这名美国首席外交官迅速安排了自己与现在的候补总理兼外交部长亚伊尔·拉皮德的会面。

内塔尼亚胡被认为过于倾向共和党

拜登是第一位对贝内特宣誓就职做出反应的外国领导人。这次宣誓就职,结束了内塔尼亚胡连续 12 年的总理任期。

贝内特办公室的电话记录称,他和拜登“强调了以色列和美国之间联盟的重要性,以及他们对加强关系和维护以色列安全的承诺。”而白宫方面的说法则是,拜登“强调了他几十年来对美以关系的坚定支持,以及他对以色列安全的坚定承诺。”

内塔尼亚胡长期以来一直在耶路撒冷和华盛顿受到批评,因为他涉嫌将美以关系政党政治化,以牺牲美国两党的广泛支持为代价,试图与共和党建立关系,而以色列的许多人认为,前者对以色列的安全是必要的。

“在贝内特新政府宣誓就职后的一个小时左右,拜登发来了贺词。拜登知道内塔尼亚胡的下台可以让他松口气了。”曾经多年来参与巴以和谈的美国国务院前官员大卫·米勒(David Miller)发推写道。

本月早些时候,一直为拉皮德提供建议、同时也是以色列民主多数派组织创始人的民意测验专家马克·梅尔曼(Mark Mellman)接受《国土报》采访时表示,他相信“一个没有内塔尼亚胡的(以色列)政府,对华盛顿的民主党人来说,将会好得多”。

梅尔曼解释道:“无论对或错,公平或不公平,内塔尼亚胡与美国共和党有着强烈的认同感——而在我们这个极端两极分化的社会中,以色列已经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他补充说:“拉皮德与拜登总统在他成为总统之前就打过很长时间的交道,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拉皮德周一宣布,以色列政府必须改变与被内塔尼亚胡抛弃的美国民主党打交道的方式。

“共和党对我们很重要,但(美国)不仅仅只有他们。众所周知,我们发现自己面临着民主党白宫、民主党参议院和民主党国会,”拉皮德告诉以色列外交官。 “而这些民主党人很生气。”

拉皮德还表示,他在周日晚上与布林肯交谈:“我们双方都认为,我们需要在相互尊重和更好对话的基础上与(美国)政府建立关系。”

在周日晚上的一条推文中,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中东、北非和全球反恐小组委员会民主党主席泰德·达奇(Ted Deutch)表示,他对以色列的新政府表示欢迎,并“期待有机会与新的以色列政府官员加强这一重要的双边关系。”

在周日晚间以色列议会对其政府进行信任投票之前的最后一次演讲中,贝内特感谢拜登“在加沙的最近一次行动中与以色列并肩作战”以及“他对以色列安全的长期承诺”。

“我们非常感谢我们最好的朋友美国的支持,”贝内特继续说道。 “我的政府将努力深化和培养与两党朋友的关系——两党合作。如果有争议,我们将以基本的信任和相互尊重来处理。”

内塔尼亚胡在他自己在以色列议会发表的演讲中攻击新政府构成对以色列这个国家的生存威胁,声称其无法抵御美国的压力,这对犹太人来说将是“灾难性的”。

内塔尼亚胡声称,他“40年的朋友”拜登要求他,不要让公众注意到他们对华盛顿试图重新加入与伊朗的核协议存在分歧,但自己拒绝了拜登的恳求。

“1944 年,在犹太人大屠杀的高峰期,罗斯福拒绝轰炸火车和纳粹毒气室,这本可以拯救我们的许多人。今天,我们有发言权,我们有一个国家,我们有一支防御力量。”他含蓄地指责拜登。

“贝内特没有国际地位、诚信、能力和知识,他也没能让政府反对伊核协议。这是最大的问题。以色列总理需要能够对世界超级大国的领导人说不。”内塔尼亚胡宣称,并声称他不相信贝内特会愿意在必要时对伊朗采取单方面行动。

(编辑:YZS)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