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王思聪不好笑,好可怕

subtitle
南风窗 2021-06-17 06:06

文 | 徐观

编辑 | 宝珠

“你对一个喜欢你、关心你、担心你的人就这么爱答不理的?”

很难想象,这句话出自“国民老公”王思聪之口。在外界看来,他一直是张狂不可一世的富二代,怼天怼地怼明星。然而,6月15日之后,这位现实中的霸道总裁恐怕很难撕掉身上的“舔狗”标签了。

人们习惯了王思聪和不同网红之间的桃色新闻,按照他“富豪之子”的身家,身边美女如云才符合众人的想象。

同样是与网红的纠缠,新鲜的是,这次情况两极反转,纠缠的一方变成了王思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思聪与孙一宁的聊天记录

直播网红孙一宁曝光了她与王思聪的聊天记录,人们从他们的对话中窥见了一个颠覆想象的王思聪:他会说一些谐音梗式的土味情话,让对方直呼“我命油我不油天”;他也会委屈撒娇,用自己最经典的表情包,如纯情少年一般喋喋不休地诉说自己的喜欢;他也会偶尔强硬,但盛气凌人的姿态很快又会转为巴巴的语气。

巨大的反差给网友们带去一场吃瓜狂欢。

这无疑是王思聪在恋爱上的“滑铁卢”,也是他作为网红在聚光灯下最尴尬的一次曝光。王思聪正好踩中了霸总文学和丫头文学在中文互联网语境中的滑坡——人们不再追捧霸道总裁居高临下的姿态,反之对于“贬低式”的追求和权力差距下的掌控充满警惕。

我们应该关注的,或许不是王思聪为什么追不到一个小网红,而是王思聪式的追求为何让人害怕又难以拒绝?

连王思聪都在“舔”

女主角孙一宁曾用网名“我又杀猪了”,在早期靠着清纯的外貌吸粉,王思聪当时便留意到了她。2017年,孙一宁被曝光出只收钱却不发推广广告,她倒在3000元的推广费上,道歉并退出全网。

今年4月,沉寂4年的孙一宁悄悄复出直播。世界就是这么小,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王思聪再度与她重逢在直播间里,王总刷了十几万礼物,位列打赏榜第一。

王思聪认出了昔日佳人,在直播间里旧事重提:“自己做的事儿转头就忘了?”他还在对方微博下留言讽刺:“互联网没有记忆。”

网传截图:王思聪以抖音号“无疫烦”出现在孙一宁的直播间

“从第一次你进我直播间给我刷礼物并且认出了我之后,我起初是很害怕的,我一直藏在新的名字下,我不敢面对以前犯过的错误,所以我一再跟你道歉,希望你不要再整。”孙一宁在微博中称。

从那时起,两人开始有些来往。面对王思聪的追求,孙一宁始终没有答应,最后不再敷衍,直接回绝。王思聪没有死心,继续找对方聊天。直到孙一宁谈恋爱后,王思聪恼羞成怒,两人撕破脸皮对骂。

6月15日凌晨,王思聪在微博发言称手上还有料,要整理发出来:“杀猪女是真的满嘴谎言。”而孙一宁则在半夜直播时崩溃大哭,情绪颇为激动:“王思聪你凭什么逼我?我做错了什么?你是不是看别人不死就要逼迫别人?”

王思聪对此评论:“太爱演戏了,这个人心理有大问题,惯性骗子,希望更多人能看清她的真面目。”王思聪慢了一步,孙一宁先发制人用长文、长图曝光了两人之间的聊天记录。

孙一宁微博

一时之间,王思聪的“舔狗”语录火爆全网。

在与孙一宁聊天的过程中,王思聪有时会展现霸道总裁的气质:“我希望是你一个人来”“地址给我一个”,有时则试图表明自己值得依靠的肩膀和宽广的胸襟:“我他妈不就是你的真命天子?”“我养你啊,笨。”

更多时候,王思聪在孙一宁面前“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他总是抱怨:“又不回我”,又用土味情话撒娇:“现在吃什么东西都没有味道,如果你在我旁边就有味道了”。

他怒气汹汹扬言要互删、让全网知道她的真面目,一个月后又忍不住贴上去:“什么情况,没给我拉黑吗?”

他还会主动关心对方的生日,在意对方的头像突然变黑了,查看对方是否关闭了朋友圈。

人们看到一个三十多岁、从万花丛中穿过的男人充满深情地告白:“我这几天都没睡好你知道吗,每天晚上都在想你。”“以前是喜欢的多,但是现在只喜欢一个。”“被一个人牵动着情绪很烦,但是也可以很甜蜜。”

网友明白了一个道理:吴亦凡这么帅的都会哄人,王思聪这么有钱的也会舔人。

但王思聪的热脸贴到的只有冷屁股,孙一宁总是不冷不热,她的诸多回复被网友称为“宁姐反矫情语录”。

面对王思聪“不回我,我去吃饭了”的委屈,宁姐言简意赅地回了两个字:“去吧。”当思聪撒娇道:“喜欢看你还不行”,宁姐始终人间清醒:“你喜欢的那么多,看的过来吗?”思聪不服:“那天在夜店,你看我和哪个女孩子有亲密举动了?”,宁姐一针见血:“那一桌没有你的菜。”

更扎网友心的还属两人的对骂。王思聪爱而不得,痛批:“你这个人除了长得好一点,没有任何优点”“空有五官,毫无三观”,孙一宁也大有豁出去的架势:“万恶的资本主义”“你以为我怕你?有几个臭钱你了不起了。”

两人精彩纷呈的对话融和了舔狗语录、丫头文学、霸总言情等各种风格,网友们也在这份聊天记录不断挖掘出各种梗,一出“舔狗闹剧”在王思聪的滤镜加持下被放大成为吃瓜狂欢。

网红万达少爷

尽管不承认是舔狗,王思聪最后也放弃了:“随意了,不想着翻盘了。”

从一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王思聪就始终跟八卦、娱乐圈密不可分,他也不断从网红身份中发掘出经济价值。

如果只靠着万达集团公子的身份,王思聪这个名字自然不能在娱乐头条里有如此大的分量。但他个性张扬、敢言敢说,全然靠着自己一次次参与网络论战、点评娱乐圈公共事件树立起自身的影响力。

2011年,王思聪炮轰俏江南董事长、汪小菲的母亲张兰造谣。彼时大S的婚礼还牢牢占据着娱乐圈头条,王思聪在网上直指“大S婚礼饭店是王健林免费赞助”之说为谣言。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而这一战也让王思聪“万达公子”的头衔彻底打响。

王思聪对线张兰

此后王思聪频频指点娱乐圈江山。他在微博上讽刺演员某冰某予是毯星,大战名导的《一步之遥》,在吴秀波翻车时吐槽其是渣男本渣……由于王思聪身家深厚,加上点评名人毫不留情,因此还赢得了“娱乐圈纪检委”的称号。

王思聪在高调发声的同时保持着接地气的观感。他的微博粉丝数直接从一千万翻了三倍,成为最具影响力的网红之一。

他的私人生活也被坊间津津乐道。这些女伴都有一个标准的模板:年轻美女。模特、演员、直播网红……很难说清楚他究竟有多少女朋友。这并不影响大众对他的包容:一个富二代是可以拥有无数女性的。

王思聪的花边新闻

在媒介多元化的流量时代,王思聪、秦奋、汤珈铖、何猷君等一众富二代补充了普通人对于权贵阶层的想象。无论是全球限量豪车被毁,还是言必及上亿,人们乐于看到这些镶着金箔般的八卦填充新闻版面。

王健林曾被问及如何看待儿子的敢言,回答说:“他不像我,比较看脸色说话、不会乱讲话。聪聪不一样,他海外长大,怎么想就怎么说。”但他也认为儿子很聪明、靠谱,不会太过格。

聪明的王思聪成功将自己打造成颇具价值的IP。一方面,他自带流量,无数网友追着喊“老公”,每一次动向都能登上热搜;另一方面,他将人气转换为流量变现,为自己的商业版图谋求利益。

王思聪的微博认证为“北京普思资本董事长、万达集团董事”。拿着王健林给予5亿的初始基金,王思聪投资了网吧连锁企业、高新技术材料生产企业、脱口秀制作团队、电影特效公司等众多领域,身家在2017年公布的胡润财富榜上高达63亿。

2016年到2018年,王思聪风光无限。在直播元年平台混战中,他创办的熊猫直播估值就高达20余亿元,跻身头部直播。2018年,他带领的iG战队获得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冠军,布局8年的电竞领域迎来了春天。除了现场看比赛时吃热狗图的流传,他在韩国仁川一举成功转型为有实绩的创二代。王健林自豪地评价:“他真不是我培养的,他是自己发展的。”

王思聪微博简介

但随着熊猫互娱破产、两度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王思聪也一改往日的风格变得低调。近两年,他都很少再对公共事件发言,微博设为仅半年可见。正如他的微博简介,王思聪变成了一个“为人低调的网红小王”。

霸总的垮掉

低调的小王,变成了新一届的舔狗代表。在吃瓜的狂欢之余,许多女性也从王思聪式的追求中看到可怕的偏执、自恋和占有欲。

王思聪解释:“得不到就毁掉有点夸张了,得不到的有的是,但是也就她这种骗子我会出来说吧。”他晒出了新的一些聊天记录,但是并不能显示出女方故意勾引,反而确凿了男方不屈不挠追求的事实。

“我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因为他有权有势又不敢直接得罪他,还一直被缠着,不回消息就被威胁,我是认真地觉得很恐怖。真的太可怕了。”有网友评论称。

豆瓣网友评论

在聊天中,王思聪多次以揭穿女方的真面目来警告对方,坐拥四千多万粉丝的王思聪只要点赞一条黑料微博就能重新掀起一轮新的网络暴力。孙一宁对他说:“谢谢你随便点个赞,让我那几天又感受了一遍语言的力量。”

显然,双方从社会地位、财力和舆论影响力上处于完全不平等的位置。孙一宁曾直接说出交往的顾虑:“我一直很怕你,你有没有想过。你会跟一个你害怕的人在一起吗。我对你一直是毕恭毕敬,因为害怕。”王思聪显然无法理解对方的害怕,他表示自己的历任女友都有安全感,公开之后也过得挺好。

“她们跟你在一起能过得不好吗?有时候不说,是因为觉得不必说。”孙一宁反驳。

网友将王思聪的爱情语录形容为“丫头文学照进现实”。丫头文学是近年来网络流行的一种文字风格,主要指的是一些盲目自信的男人在吸引女性注意力时说的话语。

丫头文学起源

“为什么不理我?你在克制自己的喜欢吧?你们女人就是口是心非。”这类表达曾在早期的网络文学中流行过,年轻读者会将“丫头言论”的男方设想成为成熟多金、富有魅力的理想男性,但随着互联网语义的变迁,这种风靡一时的语言风格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批判。

一些男性偏执追求女性、最终酿成惨剧的社会新闻粉碎了很多人不切实际的幻想。霸总文学、丫头文学成为所谓“普信男”(普通又自信的男人)的代表言论。女性在现实中真正遇到类似的言论时,往往深受困扰,甚至可能视之为恐怖的梦魇。

富公子王思聪自然不普通。但他与孙一宁的言论是典型的、令女性不适的男女对谈模板。王思聪自我感动般地出现要求见面,被拒绝后又软硬兼施:“我开车3个小时来的。你是想让我彻底憎恨你是吗,见一面是我底线,我跟你再说一次。”

他在言语中也不断地贬低女方的职业和价值:“你是想以后就靠直播了是吗?”“你也太在意你那直播间的几百个粉丝了,没必要,又不是给你刷几百万的大哥。”他试图展示一种通向成功的捷径,但女方要付出的代价自然是顺其心意。孙一宁的崩溃获得了许多女性的理解与共情。

“孽缘,咱俩真是孽缘。”王思聪感叹的这句话,或许由孙一宁说出来更合适。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