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出身镇江的“中国第一股民”去世,传奇经历:30年前轻松挣到100万,2万本金炒到2000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第一股民”杨怀定去世

本文由创客公社编辑整理,资料来源于中国新闻网、中新网、每日经济新闻、看看新闻等, 图源自网络, 转载请注明来源。

中新网消息,有“中国第一股民”、“杨百万”之称的资深投资者杨怀定,于6月13日去世,享年71岁。

据新华社报道,数月前,长期患有糖尿病的杨怀定因并发症入院抢救。“他生前说,自己已经轰轰烈烈活得很精彩了,离开时不想打扰大家。”

近十多年来,祖籍江苏镇江的杨怀定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在上海滩,“杨百万”的故事经久流传。在A股市场,跟随他的脚步入市交易的投资者数不胜数。

杨怀定又被誉为“杨百万”,作为中国证券市场的实践者、受益者,其拥有诸多“第一”:

第一个从事大宗国库券异地交易的个人,第一个到中国人民银行咨询证券的个人,第一个个人从保安公司聘请保镖,第一个主动到税务部门咨询交税政策,第一个聘请私人律师,第一个与证券公司对簿公堂,也是第一个作为个人投资者被大学聘为教授。

从上世纪80年代自砸“铁饭碗”下海谋生,到“投机倒把”买卖国库券赚取差价,再到转战股市成为“中国第一股民”,杨怀定把握住了改革带来的一次次机会。

他曾靠2万炒股到2000万,巅峰时期专门请警察荷枪实弹来保护自己……1998年,杨怀定还曾被中央电视台评为“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风云人物”

杨怀定热爱股市,甚至给孙子起名“杨线”,小名“涨停板”。他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如果我死了,请把我的骨灰撒到各个证券交易所门口。”

回顾“杨百万”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到个人早年的股海沉浮,改革开放的大浪淘沙,也可以窥见中国早期证券市场散户投资的激荡风云。

出身镇江,他曾被银行当救星

靠着“投机”国库券,赚到第一个百万

在三十多年前那个“摸着石头过河”的年代,只要你敢于尝试,一不小心就会成为某个领域的“第一人”。杨怀定就是如此。

公开资料显示,杨怀定于1950年出生,祖籍江苏镇江,原是上海铁合金厂职工。

他在成为“第一股民”之前,先成为了“国库券异地交易第一人”

1988年,杨怀定从工厂主动辞职下岗,而在辞职之前,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仓库管理员,虽然薪水不高,但还算有一个铁饭碗。在辞职之后,他随即开始以散户身份涉足异地国债交易,很快便从中赚取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第一个100万

据前上交所研究中心研究员陆一记录,《回眸中国股市1984-2000》一书中曾有杨怀定对自己交易国库券始末的详细记述。

“开始我并没想到要做国库券买卖。我看到《新民晚报》上一篇报道,说温州实行利率开放,利息可以高到13%。”杨怀定称,自己确认消息属实后,就想去温州存钱。但是,到温州去的船票刚买好,他又看到上海报纸登消息称,上海要开放国债交易。

于是,就有了后来为人所熟知的一幕——1988年4月21日,上海国债市场开市交易,杨怀定一早到场,在别人都不敢买的时候果断买进,当天下午抛掉,赚入800块钱,这个数目相当于他辞职前一年的工资

初尝胜果的杨怀定大受鼓舞。他发现不同试点城市之间,国库券差价很大,而金融机构之间的国库券禁止流通。于是,杨怀定开始做国库券异地交易

由于国库券行情不公开,杨怀定就到上海图书馆,挨个查找各省市的报纸。比如查到安徽合肥开盘94元,卖出98元,他就连夜上合肥买来,然后再回上海卖掉。

光是合肥,杨怀定就去了接近80次,由于异地取款十分困难,他还是用箱子装着几十斤的现金或国库券往返两地。

在后来接受采访时,他说:“人家当时就问我,你累不累呀?我说不累呀,这干一天就是几年的工资啊!”

复利效应下,杨怀定两个月就赚到10万元。随着试点从第一批7个城市扩大到第二批54个城市,杨怀定的足迹几乎遍及全国,每张国库券各地之间的差价可以大到超过10元。

当时越贫困的地方,当地的国库券就越便宜。人们当时的金融意识也比较淡薄,国库券发行阻碍重重,许多地方发行国库券靠摊派,而买了国库券的老百姓急于兑现,打八折抛售给银行。银行普遍缺资金,有些银行国库券业务的启动资金只有十几万元,杨怀定带着现金去买,当地银行还把他当救星

于是,杨怀定的本金快速膨胀,从1988年4月到1989年,他就赚了100多万元,“杨百万”从此声名在外。就这样,他凭借倒卖国库券赢得了人生第一桶金

“我带着100万麻烦特多,因为当时进出火车站要检查危险品,一打开包,X光一照,哇!都是人民币!所以那时我老在火车站被扣留下来。别人想这个人一定非偷即抢。”杨怀定说。

后来,为了安全起见,杨怀定提出请求,并经公安部门允许,他配了两个保镖,两个人月工资1200元。第二天上海的《解放日报》就刊发了一条新闻,称上海出现了第一个请公安人员当私人保镖的先富起来的人

“我实际上赚的就是这个政策的钱。”一直以来,杨怀定从不否认发家致富沾了政策的光。因担心背上“投机倒把”的帽子,杨怀定主动要求到税务局纳税。

“当时有关部门认为有几种人赚钱最多,我的名字排在第四位:上海市民杨怀定,利用国债买卖获取暴利。我马上跑到税务局咨询是否要交税。税务局的同志讲,我们早知道你了,并且表扬我主动上门报税。”杨怀定回忆称,报纸后来登了消息:上海市民杨怀定主动报税。

成为“第一股民”

曾用2万本金炒到2000万

国库券交易让杨怀定获得了巨大的财富,同时,也让他坚定了自己的投资方向,即紧跟改革开放的步伐,抓住趋势性机会。

2013年,杨百万曾接受四川经济日报的采访。

彼时年过六旬的杨怀定称自己过得挺舒服。“比起当年的2万块本钱,今天我股市的2000万,资产增加了1千倍,钱够用就好,养老也可以不靠国家、靠自己了,除了抽根烟、喝个茶,没有什么奢侈的爱好。”

他是如何抓住股市的机会?

“1989年,我看到一篇文章说,由于保值利率的提高,信用社和银行把几十年的盈利都贴进去了,处于亏损的边缘。我感觉这是利率即将下调的信号,决定抛掉国库券,买进股票。”

这一年,杨怀定意识到政策的重点转向支持资本市场,于是开始投资股票

早上8点起床,听电台财经新闻,9点15打开电脑看行情,11点半到1点午饭休息,1点到3点看行情,3点以后看电脑资讯,5点看晚报,5点50看中央台财经报道,8点看书,10点复盘,每天花在股市的时间不少于8小时。这是杨怀定做股票之后的每日例行安排。

杨怀定大手笔买入的第一只股票是电真空(现为:云赛智联),面值100元,此前最高涨到140多元,当时跌到91元。在买入之前,杨怀定观察这只股票一年多。半年后股票开始暴涨,电真空股价涨到800元

杨怀定抛了股票后出门旅游了一个月,因为他知道,下跌也是要有一个过程。

结果一直跌到1990年底,上海、深圳两大证券交易所成立,中国资本市场正式启航,并从此进入轰轰烈烈大发展时代。

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大会

自证券市场建立以来,A股经历多次大幅波动,多轮牛熊,杨怀定幸运的躲过几次危机,不少股民奉之为“神”,但实际上,他也曾不止一次走到绝望边缘

1992年下半年开始,A股经历开市以来第一次最大熊市。

上证指数一路从1400多点跌至400多点。然后,杨怀定判断,股市已经跌得差不多了,于是进场抄底,但没想到,股市继续下跌,杨怀定日渐开始“绝望”。

1993年,他曾有一天亏8万元的经历。

杨怀定后来接受采访时回忆称:“就在我最绝望的那一天,我跟我太太讲,我还有20万现金,不买股票了,你放着,不知道哪一天会涨了。”

然而,他的“股神”大名也是在此时扩大起来的。1994年7月30日,中国证监会宣布“救市”,并出台三大“救市”措施:年内暂停新股发行与上市;严格控制上市公司配股规模;采取措施扩大入市资金范围。

随后,A股市场出现“8月狂潮”。仅用了两周时间,杨怀定手中股票的市值就翻了四倍。这让杨怀定在股票市场再次声名大振。

有人说,杨怀定是凭借自己的分析能力,敏锐地觉察到管理层即将出台救市政策。

但事实是否如此?

“我耳朵蛮大的,人家讲我是福将。”杨怀定回忆起自己的此次战绩时曾如此调侃。但实际上,杨怀定此前曾参与过交易所的相关座谈会,对救市政策即将出台有所察觉。

他后来公开说:“出了三大救市政策,很多人就知道我,分析能力特别强。其实,开过会的,呵呵。”

值得提及的是,上海的第一代股民中,曾经有8位“大哥级”人物受到股民追捧,被称为“八大金刚”。然而,经过几轮牛熊洗礼,就仅有杨怀定仍活跃在一线,直至淡出股市舞台的中央。

善用资金,被称为平民金融家

最荣耀是站上北大讲台

成为早期股市闻名遐迩的散户大王后,杨怀定还过了一段“倒爷”生涯。

早期骑自行车去炒股的杨怀定,1992年买了一辆夏利车,成为上海少数拥有“Z”字牌照的私家车主。后来,他把“Z”字车牌卖了20万元,买了辆7万多元的小车,上的还是浙江牌照,这么一倒腾又赚了13万。

1993年,杨怀定以每平方米不到2000元的价格,买下了上海闸北两套房子,后来以每平方米7000元的价格卖出。2002年,又用炒股获利购买三室二厅新房,当初单价只有每平方米4900元,如今价格起码翻了30倍

杨怀定曾有一些炒股语录:不做死多头,不做死空头,只做坚定的“滑头”;低吸高抛、抄底逃顶,见好就收,落袋为安乃真英雄。其如此善于运用资金,也被一些大学教授称为“平民金融家”。

成名后的杨怀定经常受邀到全国各地讲课作报告,在报刊发表文章。

其中,令杨怀定最感荣耀的是2000年10月,以初中毕业生的身份,走上北京大学的讲台,为研究生和MBA讲授证券市场的理念和实务。

“我是市场的受益者,也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在这个市场上,我们不仅赚了钱,而且找到了发挥才能、实现价值的用武之地。”杨怀定称。

他还创立公司,和儿子一起开发“杨百万决策操作系统”,学历不高的他还出版了多本专著,其中《要做股市赢家》甚至获评“2007年最佳商业图书”。

在《要做股市赢家》一书的序言中,杨怀定写道:“股市是没有围墙的社会财经大学,只有留级和重读,永远没有毕业生。”

回顾杨怀定的职业生涯,曾数次逃顶成功,备受股民尊敬,也曾因力挺中石油股票等引发争议。

企查查数据显示,“上海杨怀定软件科技公司”由杨怀定担任大股东,占股40%;他的儿子杨珏琦占股30%。据业内消息,很多使用这一软件的投资者最终都出现了亏损,一批受损者还联合在网上发布过文章,引起了较大反响。

如今,杨怀定从这个世界“毕业”,而他的“证券市场看大势赚大钱,看小势赚小钱,看错势要赔钱”“炒股要有平常心,涨时不贪婪,跌时不恐惧”等语录仍成为不少股民座右铭。

胡杨基金张凯华就表示,“杨百万去世,我很悲痛,中国证券市场前三十年走完了美国二百多年道路,杨百万是投机者的极少数幸存者,他离开了我们,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他认为,中国证券市场是一本教科书,一个人和机构只有与时俱进才能成功。

现在已经进入机构时代,散户退场是历史趋势,原因是,过去散户为主,散户聪明,勤奋点可能成功。但现在机构为主,机构都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并且这批人经过市场淘汰证明投资能力后留了下来,散户想战胜他们,成功可能性极低。

机构主导市场,必须告别投机,长期价值投资伟大企业,才能像巴菲特一样成功。杨百万后期没有与时俱进,有点遗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