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在床上拼演技的女人,真可怜!

subtitle
摆渡人 2021-06-16 21:45

小S真的太敢了。

最近她在微博发布了一段视频,内容是围观一个女孩的成长。

剧中,女孩从青春期开始,对成年人的生活充满幻想,并试图从地摊文学中寻找答案:“真的像书中写得那样美好吗?”

小S忍不住吐槽:“才不呢,那都是虚构的。”

一转眼,女孩长大了,终于有了男朋友,才惊讶地发现,一切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不禁面露尴尬。

小S急得从旁边支招:“没感觉你要告诉他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女孩没有这样做,反而努力调整表情,假装自己也很享受。

小S再次吐槽:“演技就别用在这种地方吧。”

她告诉女孩:“你主动点,不要老是配合。”女孩却做出一个“嘘”的手势。

再到后来,男人大概感到力不从心,每到关键时刻,立马倒头就睡。

小S一眼看穿:“他是在装醉吗?”

女孩只能失落地给对方盖了盖被子,自我开解:“他真的累了吧。”

可以说,这个女孩的经历,是许多人的真实写照。

青春年少时,谈性色变,懵懂无知。

成年后又羞于表达,明明没有找到想要的感觉,却为了照顾对方的面子,默默忍受下来,靠演技极尽配合。

最终,不知是因为女方的不主动,还是男方体力下滑,原本恋人之间充满乐趣的事情变得索然无味,倒头就睡。

而女孩从头到尾也没有说出自己想要什么。

-2-

英国有人做过一项性爱满意度调查。

结果令人大吃一惊:在被调查的人群中,满意度最高的竟普遍在50岁左右。

也就是说,大部分人直到50岁,才能从各种想当然的客套中走出来,学会取悦自己。

对于谈性色变的保守文化来说,这个年龄可能更晚,甚至没有。

1984年,歌手蔡琴和导演杨德昌相识相恋。

杨德昌公开表白:“我们应该保持柏拉图式的交流,不让这份感情掺入任何杂质,不能受到任何的亵渎和束缚。”

于是,他们开启了长达十年的柏拉图式婚姻。

然而,1995年,杨德昌却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精神恋爱,选择离婚,并承认出轨。

提到这场无性婚姻,他说:“十年婚姻,一片空白。”

蔡琴却说:“我不觉得是一片空白,我有全部的付出。”

2007年,杨德昌因病去世。

蔡琴得知后,在家中崩溃大哭,说:“早知道他生命这么短暂,我愿意早点跟他离婚,放他好好享受他的生命。”

在亲密关系里,一个人的不坦诚,会造成两个人的悲剧。

假如能够重来,蔡琴和杨德昌一定在相识的第一天,就坐下来好好聊聊真实的自己。

蔡琴那句“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的歌词,像一个路过心房却未曾涉足的人,留下无尽落寞。

-3-

许多女孩终其一生,始终有三个字说不出口,那就是:“我想要。”

无论是金钱、地位、权利,还是身体的愉悦,她们都羞于追求,甚至羞于谈论。

“野心勃勃”这个词,当用在女孩身上,通常被视为贬义。人们总是希望能看到一个谦卑清白,无欲无求的女孩。

之前看过一个故事:

男人出轨,约了女网友去宾馆。

女网友得知他已婚,忽然好奇:“你不爱你的妻子吗?”

男人回答:“不,我非常爱她。在我看来,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圣洁最单纯的姑娘。”

一个男人用“圣洁”来描述自己的妻子,足以说明他们的婚姻有多么荒诞。

而他用出轨来回报妻子的圣洁,更可见其荒诞。

这就像是古代欧洲的油画。

男性画家们用夸张的线条和色彩描绘着女性的身体,对此津津乐道,却不允许她们表现出任何欲望,而是将其定义为纯洁高尚的圣母。

于是,女人成了被动的客人,礼貌地夸赞男人单方面的馈赠,尽管心有不满,也不愿讲一句真话。

而男人则像一个失败的东道主,永远猜不到客人的心思,白白浪费力气。

作家余秀华写过几句诗:“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是的,不只野百合有春天,任何一根不起眼的稗子,叫不出名的杂草,都应该有它的春天。

一个敢说“我想要”的女人,本身就充满了生命的美感。

所以我非常钦佩余秀华。

她长相平庸,跟性感几乎毫不沾边,却没有因此而自认卑微,假装对生活心满意足。

旁人会觉得:你这个样子,有人要就不错了,还追求什么呢?

而余秀华从不隐藏最真实的感受。

她坦承自己喜欢李健那样的男人,专门写诗:“为了你,我不止一次想到投胎转世。”

或许,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她原本是个美丽而又任性的仙子,只是因为贪喝了几杯稗子酿成的酒,被贬入人间,被迫居住在这落魄的躯体当中。

幸好,她没有用演技,来谋求一时的安稳,潦潦草草过完一辈子。

所以有了那些春风浩荡,惊心动魄的诗句。

而那些在床上拼演技的女人,就像坐在一场盛宴之上,却始终没拿起属于自己的筷子。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