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卸磨杀驴?呷哺呷哺将九年元老“扫地出门”,曾助其赴港上市

subtitle
市界 2021-06-16 15:3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一个月时间,曾经风光无限的CEO赵怡被呷哺呷哺彻底“扫地出门”!

6月14日,赵怡被清除出呷哺呷哺董事席位,罢免其执行董事职务。就在一个月前,赵怡被解任呷哺呷哺行政总裁(CEO)一职。从今年4月凑凑CEO张振伟离职,到赵怡被炒再到创始人贺光启重掌CEO,这已经是呷哺呷哺今年来第四次人事变动了。

对于罢免的原因,呷哺呷哺董事会认为,赵怡的管理方式及理念与董事会其他成员存在重大差异,且允许赵怡继续参与公司的管理将不符合公司及其股东的整体最佳利益。此前被解聘CEO是因集团若干子品牌表现未达预期。

市界发现,网友“伦敦交易员”曾在5月21日发布了一条微博称是“前一晚赵怡的朋友圈”,从内容来看赵怡事先并不知晓被解任的消息。当时这个董事会仅提前20多分钟通知,没有会议主题告知,并且当事人在火车上。

对于这场会议,赵怡称为“对方实在‘儿童’本性,执意要开。”对于最终的结果感慨称,“儿童以为别人抢他玩具,其实视野太窄,没看到各类玩具缤纷幻彩。”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CFO(首席财务官)出身的赵怡是被呷哺呷哺创始人贺光启专门请回来的,如今又被扫地出门是为何?

2012年,在美国学习的赵怡,偶遇贺光启,贺光启邀请她担任呷哺呷哺的CFO,带领呷哺呷哺上市。之后赵怡以CFO(首席财务官)的身份加入呷哺呷哺,主要负责审核、会计、财务管理及IT相关事务。

赵怡曾任职过丹麦宝隆洋行(中国)有限公司、百事食品有限公司、联合利华服务有限公司及索尼爱立信集团及麦当劳,先后做过财务分析、财务预决算、财务核算及管理工作。

2014年,在CFO赵怡的鼎力相助下,呷哺呷哺成功在港交所上市,成为“连锁火锅第一股”。据悉,呷哺呷哺真正上市的时间只用了3个月,成为餐饮业中上市最快案例。

自2014年上市后,呷哺呷哺的营收就无法延续之前的高速增长,从2015年的24.25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54.55亿元,5年时间翻了一倍多点。

2019年,赵怡执掌呷哺呷哺的CEO一职后,推出子品牌“in xiabuxiabu”,主打年轻新生代消费人群。根据大众点评,其客单价在106元/人左右,介于2020年呷哺呷哺的62.3元和凑凑的126.6元。

据赵怡的描述,“我一直想把‘一人一锅’的小火锅做到极致,把不同价格带和分类的客群占满。”

但是想要“通吃”并不容易,而且2016年诞生的凑凑已经成长为呷哺呷哺矩阵中的高端火锅品牌,并且也是呷哺呷哺营收的主要增长动力。反观高端化的小火锅并未发展起来,至今仅有几家门店。

如果说,赵怡是因为子品牌表现没有达到董事会的预期被免职,而这些年凑凑成为呷哺呷哺的一大营收支柱后,作为凑凑CEO的张振伟在今年4月先行离职。这不禁让人疑问,呷哺呷哺在做什么打算?

如今的火锅行业,已不是贺光启凭借“一人一锅”打天下的时代了。当初靠“平价”发家的呷哺呷哺,这些年在极力摘下“平价”标签,这也使得其翻台率从2013年的4.2倍对半减少至2020年的2.3倍。

在知乎上有个网友“佳小琦琦”这样写道:“吃个羊蝎子火锅,羊蝎子吃到爽,随意涮点菜,也就花个140;吃个虾吃虾涮,虾吃到嗨,下点鱼丸和面,也就花个138;吃个烤鱼,2.5斤清江鱼,大把无刺鱼肉,真的是两个人吃有点多,还得剩点,花个160……无论哪个都会比今天吃的开心。所以从今天开始,放弃多年热衷的呷哺了。”

2020年财报显示,呷哺呷哺2020年实现收入54.55亿元,同比减少9.5%;净利润183.7万元,同比减少99.4%。市界发现,呷哺呷哺净利润增速已连续五年呈下降趋势。从2015年净利润增速82.5%下跌至2020年-99.36%。

在接连不断地人事、业绩震荡下,呷哺呷哺的股价也早已腰斩。自2月11日收盘价创下27.15港元/股的高位至6月16日午间收盘8.68港元/股,呷哺呷哺股价跌幅已超68%。

(作者 | 市界 曾嘉艺,编辑 | 廖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