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么辣的文章真是冰心写的吗”,中学生的一句话,让老师很无奈

subtitle
美诗美文Jane 2021-06-16 13:45

身为一线老师,笔者很清楚学生们眼里的文人们是什么样子。

古代文人在他们心里的画像是这样的:李白永远洒脱浪漫,所以当我让他们读《狱中上崔相涣》时,他们不敢相信诗仙会写这么卑微的诗;杜甫永远又穷又伤感,所以当我让他们读《饮中八仙歌》时,他们不敢相信诗圣会有这么幽默的时候。

这些对文人的刻板印象,其实就是所谓的文人标签化。不只是对古代文人如此,对现代文人也一样存在这种不算客观的看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期,我们教研室的一位同行就遇到了这样一件事:一位高二的学生,拿着一篇冰心的小说来问老师:“这么辣的文章真的是冰心写的吗?”他说的是冰心的《我们太太的客厅》,他的这一句话,确实让老师挺无奈的。此事被教研室的老师们知道后,大家也都讨论了许久。最后,我们都认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让孩子们对文人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长期以来,冰心给孩子们的印象都是和蔼可亲,温柔得很。毕竟她的《小桔灯》、《寄小读者》,是那么出名。因此,一提到她,我们不自觉地想起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形象。但事实上,我们似乎都忽略了人家其实也是一个嬉笑怒骂、敢爱敢恨的女子,她的高水平绝非只体现一些儿童文学上。这篇《我们太太的客厅》,就是代表作。

此文写于1933年,问世不久后便见报了。文章洋洋洒洒写了数千字,其中不乏这样的犀利内容:

……斜坐在层阶之上,回眸含笑,阶旁横伸出一大枝桃花,鬓云,眼波,巾痕,衣褶,无一处不表现出处女的娇情……

全文塑造的是一个做作的女子形象。此文有两大特点:其一,用笔十分犀利,一系列语言和情景描写,都充满了讽意;其二,或许有一定的喻指,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都有大量读者认为这位太太的原型是林徽因,而那些来太太客厅拜访的文人也被当成徐志摩等文人。

后来又有人说:因为林徽因风光无限,让冰心心里酸了,所以才有此一文。据说此文见报后,林徽因还给冰心寄了一坛醋。

对于这些传闻,笔者的观点是:冰心从没有亲口承认过写的是林徽因,而且这二位都是值得尊敬的前辈,她们之间就算有不和也只能算是文坛中的“神仙打架”,我们这些普通晚辈确实不太好去评判孰对孰错。

我们唯一需要明确的是,从文学水平上来看,冰心这篇小说是非常成功的。同时,通过此文,我们也可以对冰心有全面的认识。

1900年,冰心出生于福建,她是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年轻时她先入燕京大学,后在美国获文学硕士回国。此后她四处游学,并开始大量写作。她的作品风格是多变的,既有温暖人心的儿童文学,又有犀利的大众文学。甚至她还曾用过“男士”为笔名,写了一篇轰动一时的《关于女人》。可以说,她的文学在当时唤醒了一群年轻人,这也正是其影响力的体现,而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冰心。

学生们对冰心的认识如此刻板,确实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而这也是咱们在语文教学中需要注意之处。让杰出的文人们都走下神坛,变成有血有肉的、真实的凡人,而后再来读他们的作品,才能真正理解文字中的喜怒哀乐。对此事,大家怎么看?欢迎讨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