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力压广东江苏拿下新“特区”,浙江凭什么?

subtitle
城市价值论 2021-06-16 12:17

力压广东江苏拿下新“特区”,浙江凭什么?

中国经济版图,正悄然经历一场微妙但意义深远的大调整。

前几天,浙江接过中央的一项大礼包,获批共同富裕示范区。

这一重磅文件,意味着浙江迎来高光时刻,长三角的经济竞争步入更加错综复杂的新阶段。

要知道,在此前的十四五规划里,浦东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深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由区到市再到省,试验田的面积进一步扩大。

只是,为什么是浙江而不是广东、江苏?

对浙江来说,这一政策礼包究竟是水到渠成还是“烫手山芋”?

从“浙大富”到“浙都富”,这个东部大省又该如何完成进化?

01.广东江苏落选,浙江凭什么?

事实上,浙江新一轮升级在今年两会期间便有“蛛丝马迹”。

3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胡祖才便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为落实“共同富裕”的战略目标,国家将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

最近这项中央文件出台,更像是靴子落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是浙江?

显然,从GDP总量来看,浙江不仅比不上广东、江苏,甚至比起山东还有一定距离。

但相比内斗散的江苏、内部悬殊的广东,浙江各方面发展均衡,贫富差距并不大。杭州、宁波,温州等勤劳致富的城市,社会活力强,对周边正向溢出的能力更为明显。

要知道,早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浙江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就已经连续30多年排在了全国省份首位。

拿2020年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来说,浙江仅次于京沪两大直辖市,在省份层面领跑全国,达到了52397万元。

在城乡居民收入倍差层面,浙江同样拔得头筹,位居国内各省第一。2020年,浙江这一数据为1.96,相比全国城乡居民收入比(2.56)低了不少,足以一窥其均衡全面的发展程度。

尤其是,浙江农村收入方面的优势也相当明显。

具体到城市来看,2019年,嘉兴、舟山、宁波、杭州、绍兴五座浙江城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包揽长三角前五,将全国经济体量最大的上海甩在了身后。

这背后,少有人知道的一点是,浙江是全国最早完成脱贫任务的省份,早在1997年就率先消除了贫困县,并在2002年率先消除贫困乡镇。到2015年,浙江已全面消除家庭人均年收入4600元以下的绝对贫困现象。

像是今年年初,豪华精致的农村自建房堪比别墅引发热议,“浙江农村有多豪华”的话题一度霸屏网络,便是浙江农村发展的一个大缩影。

甚至可以说,你在浙江看不到城乡之别。

图源微博网友

种种迹象都在表明,浙江不仅是藏富于民那么简单了。

细究起来,内生性的民营经济是浙江致胜的根本性“大招”。

据统计,浙江60%以上的税收、70%以上的生产总值、80%以上的外贸出口、90%以上的新增就业岗位,都是由民营企业创造的。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起,浙江“千家万户搞家庭工业”,就助推了区域块状经济的迅速崛起。

时至今日,各大县乡都有各具特色的产业集群。例如义乌的小商品、慈溪的小家电、海宁的皮革、永康的五金、绍兴的轻纺、乐清的电器、苍南的印刷……民营经济遍地开花,造福了一方百姓。

眼下浙江看似热门的互联网产业和电商经济,前期同样离不开下辖各个县市以及乡镇农村的努力奋斗作为下游供给。

长江产经智库区域经济首席专家吴福象就曾在受访时表示:浙江经济的本土性和根植性很强,具有共同富裕的经济基础和产业基础。

有了发家致富的产业,浙江常住人口情况也相当乐观。

过去10年,浙江增加了1014万人,人口增量仅次于广东,位居全国第二。罕见的一点是,除了位于山区的衢州和丽水,浙江所有地市人口都实现了正增长,尤其是杭州,近几年已经坐稳了“引才”第一城。

杭州钱江新城CBD,图源图虫创意

除此之外,浙江还有值得其它省市学习的营商环境和生态环境。

那项被各地效仿的“最多跑一次”数字治理改革,那句人们耳熟能详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都是出自浙江。

因此,无论是各项指标、各大产业还是软环境,浙江基本都走在了全国省份的前列。

获批共同富裕示范区,称得上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只不过,这颗“定心丸”是吃下了,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

02.高房价难题,必须解决

更大的期许,必然伴随着更大的改革动作。

文件具体内容,城叔就不一一罗列了,主攻方向是要解决收入差距,大致内容为:

1.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完善再分配制度,合理调节过高收入;
2.健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长效机制;
3.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推进租购同权;
4.加大反垄断执法力度,引导高收入群体和企业家向上向善、关爱社会……

也就是说,政策至少要直面几个核心问题:收入差距、地区差距、公共服务均等化以及高房价。

这里重点说说高房价。有网友认为:在房价层面做到“共同富裕”,是不是说大家未来都能住差不多的房子?

需要厘清的一点是,共同富裕本身,是“共富”,不是“均富”。


政策目标是努力让更多人安居、乐居,但不会让市场变成只有一个档次、一种类型房子的市场。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一系列政策红利叠加的大背景下,房价持续攀升也成为浙江乃至整个长三角都市圈面临的头号难题。

早前,温州炒房团的事例刷屏全国,人们对浙江人的印象便是“房子一栋一栋地买”。

事实上,在一众土豪组团炒房增值赚钱的风气下,浙江所有城市的房价,都能挤进全国前30,就连衢州、丽水这样的弱四线城市,房价都高到让人咋舌,遑论一众县城的房价。

图源楼市参考

作为卖地狂魔,省会杭州的市场则更为魔性。近两年,杭州人买房最大的感受是千人摇:西湖的水我的泪,从南摇到北,从白摇到黑,还在摇,就是买不到……

房价高当然不是百姓乐见的事,浙江房价之所以炒到这么高,背后存在诸多积重难返的结构性问题。

长期而言,势必会挤压当地的人才和产业,磨灭掉年轻一代的闯劲。更何况,整个长三角老龄化都比较严重。破解高房价难题,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

对此,《意见》相应的有这么一条:

加快完善长租房政策,使租购住房在享受公共服务上具有同等权利。

也就是说,未来租购同权将在浙江实质性落地。

倘若真是如此,学区房再次被做空,浙江将带头引导房子回归居住属性。

只是房价是不可能大跌的,至少也会横盘,要实现这一目标,浙江后续多半会配套加大交易成本,率先在浙江推行房地产税。

如此一来,光是楼市这块,就势必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届时,必然有人欢喜有人忧。那些囤积炒房的,势必会内心一紧,面露难色。

那些差点躺平的年轻人,将因此不用再为房价烦恼。

这一点,还是值得期待的。

03.如何分好“蛋糕”:反垄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最后,我们来看看调节收入分配层面,浙江该如何出招。

有没有发现,经济步入存量发展阶段后,人们纷纷调侃资本躺赢、劳动者躺平,惊觉富人在避税,穷人在内卷。

于是,近来不少互联网上的年轻人,将怒火对准资本和自由市场,开始用激烈的民族主义去对抗资本和市场。

这样的情绪,随时可能因某个人物或事件爆发出来,比如马云今非昔比的网友评价,左晖逝世后两极化的舆论争议。

这背后,正是由于人们对长期财富分配不公的事实积怨已久。

浙江获批“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题中之义,便是要破解这一谜题。

从基础层面看,文件提到,最关键的是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数量,同时引导有劳动能力的低收入群体步入中等收入群体行列,以缩小收入差距。

对此,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曾在接受媒体专访中公开回应:将探索稳定和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新机制,高度关注“平均数以下”问题,推动低收入群体持续较快增收。

当然,这只是分好蛋糕的第一步。

除此之外,这份文件对高收入群体也有相关说明:

要鼓励引导高收入群体和企业家向上向善、关爱社会,增强社会责任意识,积极参与和兴办社会公益事业。

这意味着,在第三次分配的大背景下,反垄断、抑制资本无序流动等措施将在浙江先行先试。

那些利用垄断、不正当竞争等手段取得了过高收入甚至非法收入的部分,将会及时受到调整或取缔。

类似阿里这样一家独大的情况也将不再被推崇,中小企业则会得到更多扶持。

当然,风向变化不只针对浙江一个省,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

可以看到,对浙江乃至全国更多的企业家来说,露富不再是政治正确,做公益或退居幕后已成常态。

毕竟,发展中国经济社会的天平,早就从“效率”一端回摆到“公平”的一端。

浙江新昌县,图源图虫

而整体来看,如何切实分好“蛋糕”,形成“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是“浙大富”转型“浙都富”、为全国探路的关键线索。

不少细则涉及众多利益层面,需要更大的魄力和决心。

但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也期待浙江建成共同富裕示范区,为其它省市好好打个样!

作者:城叔
金角财经x城市价值论 联合出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