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53年,60军5天内2次大败南朝鲜“无敌”师团,为180师报仇雪耻

subtitle
原廓侃历史 2021-06-16 11:14

1953年6月15日凌晨2时许,在朝鲜战场中部战线的敌军所谓“密苏里”防线上,被南朝鲜总统李承晚誉为“天下无敌”的第5师团,面对着中国人民志愿军60军的179、180、181三个师所发起的凌厉攻势,已经完全陷入溃败状态。
这场空前的惨败不但导致师团长崔泓熙在第二天就丢官去职,还在美军和南朝鲜军之间爆发了一场嘴皮官司,美军指责南朝鲜军无能,在5天之内连续2次被中国军队使用相同的战术突破阵地,并最终把全师都几乎赔光了;而南朝鲜军反唇相讥,称美军没有给他们提供足够的航空火力支援才导致自己的失败。
此战,也成为曾在第五次战役惨败的180师的翻身与雪耻之战。

1953年6月,朝鲜战争虽然已近尾声,但由于南朝鲜李承晚当局仍然在不断地采取各种措施破坏双方的和平谈判,力图扼杀和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志愿军部队在合影

为了给南朝鲜方面以足够的教训,中国人民志愿军决心发起夏季攻势,对当面的南朝鲜军队发起一系列攻势,大量杀伤其有生力量,同时尽可能控制住己方的阵地,而压缩敌人的地盘。

60军剑指“密苏里”

位于战线中部的我60军,下辖179、180、181师,遵照志愿军司令部的命令,决心对被李承晚吹成是“天下无敌”的南朝鲜军第5师团,所据守的“密苏里”防线核心阵地发起攻击。

其中180师因为在两年之前的第五次战役期间,曾陷入联合国军重围,伤亡失踪被俘7000多人,只有4000多人突围归队,成为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遭受的最大的一次损失。于是,一度有要撤销180师建制的传闻。

最后,还是毛主席表,180师不要撤销建制,要打翻身仗。

为此,解放战争期间的60军老军长张祖谅,重新担任了60军的军长。我方还从四川调来3个基干团,与180师余部合编,重建了180师。

因此,180师以及整个60军都憋着一口气,想打出一个翻身仗,为牺牲的战友报仇。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当时,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将朝鲜中部战线的1089.6、902.8、973、883.7、949.2等高地所在的、东西向延伸的接座首洞南山等山脉,构筑成了一条防线,称为“密苏里”线。

南朝鲜军第五师团曾经多次被南朝鲜领导人题词表彰

这条防线位于朝鲜金城以东和东南方向,是敌军屏护金城这个要点的第一道防线。突破并拿下这条防线上的这些高地,就会使敌金城地区的防御失去平衡,有利于我军进一步向敌军防御纵深发展,扩大战果,为收复金城做准备。

敌人也明白这里的重要性,在第五次战役后期敌人占领这里后,经过两年的苦心经营,已将这里变成了一个以山峰和高地为主要支撑点的坚固阵地防御体系。

这几处高地,地势高、地形复杂,易守难攻,敌人的阵地普遍比我军阵地高出一二百米,我军的行动完全在敌人的眼皮下,毫无隐蔽性可言,一旦有大部队出现,几乎肯定会遭到敌人航空兵和炮兵的猛烈火力攻击。

敌人还在这几个山头上都部署了重兵,纵深还有坦克和重炮可以随时对一线部队实施火力支援。怎么看,这里都是整条战线上最难啃的硬骨头。

但我军也不是没有有利的地方。由于这里是敌人防御的强点,因此我军很少主动在此采取行动,双方主阵地之间的一片宽约3公里的中间地带,由于长时间没有经受战火的蹂躏,长满了茂密的灌木和野草,一直延伸到敌军据守阵地的山脚下。

为此从1953年春天开始,60军就开始有意识地“保护”这一片植被。我军专门组织了一批神枪手和特等射手,只要敌人的零星人员或者小部队一靠近中间地带,就立即射击。

久而久之,敌人对这片地带充满了恐惧感,再也没人敢到这里来巡逻或者侦察了。

朝鲜战争中,美军教官在教授南朝鲜军官兵战术

我军有了茂密的植被掩护,大部队就可以隐蔽接近敌人,突然发起攻击拿下阵地。但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军拿下阵地后,怎么能守住呢?

此前我军在夜袭中经常遇到的问题就是,在夜暗中拿下了阵地,但距离天亮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攻击部队还来不及补充弹药和人员,后送伤员,修补工事就要面对敌军在优势的空炮火力掩护下的轮番反扑。

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得手的阵地很难守住,部队最后只能撤回。但这次不同,上级要求60军要守住阵地,把战线往前推。

通过集中全军指战员的集体智慧,60军军长张祖谅提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设想,就是提前一个晚上让攻击部队秘密接敌,隐蔽到敌人的前沿,待第二天天黑后再发起攻击。

这样子可以有效缩短接敌冲击的距离和时间,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减少伤亡,节省体力。争取在上半夜就拿下阵地,然后利用天亮前的几个小时抢修工事,补充人员和弹药。这样子天亮后,我军就能有效地对付敌人可能发起的反击。

美军在指挥南朝鲜炮兵射击

至于敌前需要潜伏多少部队才能保证一次性拿下阵地?在进行了反复估算后,60军决心组织181师的542和543团的15个步兵连和4个机炮连,还有2个团部的前进的指挥部,总兵力约3700人。

3700名志愿军阵前潜伏

6月9日晚19时30分,我军参战部队开始从主阵地秘密出发,向敌我双方的中间地带匍匐前进。

到10日凌晨4时前,我军全部进入潜伏地点。这还是我军第一次将这么多部队埋伏在敌人的眼皮下面,最近处距离敌人只有约200米。连敌人哨兵的对话、咳嗽和打呼噜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完全出乎南朝鲜军的意料之外。

夏天昼长夜短,约1小时后,天就亮了。南朝鲜军不时漫无目的地向我军阵地方向打几发冷炮,或者扫一梭子子弹。

仅仅2个多小时,先后有8名战士被敌人火力击伤。好在他们位置比较靠后,按照战前制订的方案,前沿部队假装派出小分队活动,将伤员救回。

但到了下午,也许是敌人察觉到了什么,试探性的火力越发猛烈和密集。

14时许,敌军的一发冷炮打中了535团5连的潜伏位置,战士张保才当场受了重伤,但他的位置实在太过靠前,既不能包扎,也不能组织救护,稍有动作就会被敌人发现。

张保才以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和革命战士的高度纪律性,趴在原地一动不动,直至光荣牺牲。

18时许,敌军的冷炮又打到了542团的潜伏地点,8连战士苟子清腹部受伤,肠子流了出来,但他忍痛将肠子塞回进肚子里,再用毛巾紧紧扎住,继续潜伏,没有暴露目标。

此战,我军先后有30多人在潜伏中壮烈牺牲。正是靠着这些战士的忍耐力和意志力,确保了潜伏行动的成功,为最终胜利埋下了伏笔。

藏在坑道里的美军向志愿军战士投降

19时30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按照战前的计划,首先我军以540团2连、539团2连、4连等部向949.2高地发起佯攻,以吸引敌军的注意力。

南朝鲜5师团果然中计,命令35联队和炮兵拼命射击,同时命令36联队占领纵深阵地,准备应付我军的攻势。

20时20分,我军炮兵突然集中316门火炮,对973、883.7和902.8高地实施猛烈炮击。

5分钟后,我军炮火开始向敌军防御纵深延伸,对南朝鲜军的炮兵阵地和指挥所等目标进行射击。敌军以为我军步兵要发起攻击,立即钻出掩体进入工事,准备投入战斗。

可没想到3分钟后,我军的炮火又再次覆盖了敌人的3个山头阵地,暴风雨般的炮弹将阵地上的敌军士兵炸得血肉横飞。

7分钟后,我军炮兵再次延伸射击,残存的敌人又进入阵地,但2分钟后,包括苏制“喀秋莎”火箭炮在内的我军炮兵对3个高地进行了第三次急速射!敌军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将夜空完全映红。

“联合国军”在前线集结,准备对我军发起攻击

经过20分钟的炮击后,3000多潜伏部队紧跟着炮兵延伸射击的弹幕,兵分13路对3个高地同时发起了突袭,白白挨了三轮炮击的南朝鲜军第27联队完全被打懵了,躲在坑道里的敌军根本没想到我军那么快就冲上了自己的阵地。

仅15分钟,我突击部队就全线突破了敌军苦心经营近2年的防线!仅仅50分钟,27联队就已经溃不成军,到21时50分,我军基本控制了3个高地。

直到这时,第5师团才反应过来,原来我军的主攻方向不在949.2高地。崔泓熙急吼吼地命令炮兵立即调转炮口,企图对我军后续部队实施拦阻射击,但为时已晚。我军的第二梯队也紧随一梯队进入了阵地开始搜缴残敌。

在我军的猛攻下,27联队第1、2、3大队和5师团指挥部部直属的搜索中队被全歼。

6月11日拂晓,27联队的南朝鲜军狼狈地退往第二道防线。天亮后,27联队残部和5师团的22联队在空军和炮兵的火力支援下,对3座高地进行了轮番反扑。

敌人的多次攻击在我军纵深炮火和一线部队的火力之下,被一一击退。敌人的攻击一直到19时天黑后才告一段落。此后多天,60军击退了南朝鲜军对这3座高地的一切反击,巩固住了新占领的阵地。

投入1953年夏季反击作战的志愿军坦克部队

但60军的目标并不仅局限于已经攻占的3座高地,对于敌人“密苏里”防线上的949.2高地,我军同样是志在必得!这处高地也是敌人的重要制高点,可俯瞰周边的高地,联通各处,一直为敌我双方所重视。

自从敌人占据此处后,就在这里高地上设置了炮兵观察哨和炮兵阵地,居高临下地对我军防线实施火力压制。

60军自1952年底接防阵地后,就一直处心积虑地想拔掉这个钉子,但是碍于这里地形险要,而且敌人的工事坚固,加上火力配置严密,而且有重兵防守,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在此次夏季反击作战中,我军集中了数量空前的炮兵和装甲兵,60军认为夺取949.2高地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决心虎口拔牙,从号称“无敌”的敌军手里夺取这座制高点!

从6月10日开始,我60军就不断地在949.2高地方向实施佯攻,但却将攻击矛头对准其他高地,而对949.2高地一直没有采取实质性的行动。

这在一定程度上麻痹了第5师团。刚刚才在5月1日接替金钟五少将出任第5师团师团长的崔泓熙准将心急火燎地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他积极地调兵遣将想发起反击夺回被60军攻占的阵地,挽回自己的面子。

敌军的炮兵对志愿军阵地实施炮击

但第5师团上下认为此时我军攻势正盛,而且随时可能对949.2高地发起攻击,因此纷纷向崔泓熙提议先稳住阵脚,守住既有阵地,再图伺机发起反击。

刚愎自用的崔泓熙根本听不进下属的建议,他在6月12日直接去见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美第8集团军司令泰勒中将,表示自己要“收复失地”。

泰勒见他态度坚决,就勉励他“好好打!”,随后命令南朝鲜第2军将1个化学迫击炮营拨给崔泓熙,以加强第5师团的反击火力。

180师打出翻身仗

在得到美军的许可后,崔泓熙欣喜若狂,他迅速将自己手里3个联队的步兵、炮兵和增援的美军461重炮营全部部署在北汉江东岸,摆开了一副要与志愿军决一死战的架势。

崔泓熙信心满满,大有要一举的士气很高,可一线部队的情况却非常糟糕,特别是35联队,不但兵力处于分散的状态,弹药供应不上,手榴弹不足,子弹因为保管不善被雨淋,许多无法正常使用。

结果崔泓熙原定于在6月12日下午13时30分进行的全线大反击,成了右翼的22联队的独角戏,35联队没有参加战斗。最终,这次牛皮哄哄的反击以失败告终。

志愿军战士利用沙盘讨论战术

但崔泓熙并没有死心,仍然紧锣密鼓地做着反击的准备。他将没有做好准备的35联队和伤亡过大的22联队撤到二线,换上了尚能一搏的27联队和36联队。

崔泓熙准备利用1天的时间来完成部队的轮替工作,然后让2个联队在6月14日凌晨并肩向志愿军阵地发起反击。

此时,60军180师准备出手了。180师的计划是,在13日夜,以539团位于师突击方向的中央位置,沿着我军已经攻占的方形山向949.2高地实施突击。

为了达到最大限度的战术突然性,这次180师决心仍然采取6月10日已经成功实施过的、提前埋伏在敌人眼皮下的战术。

于是,539团2000多人在6月13日夜悄悄地从我方阵地出发,进至敌949.2高地前,秘密隐蔽起来。

志愿军向敌人阵地发起猛攻

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成功使用的战术在仅仅3天后就再度使用,敌人会不会有警觉?在经过反复的讨论和研究后,我军决心在6月10日成功潜伏的经验上,更加机动灵活地使用炮兵以掩盖我军的真实企图。

14日白天,180师的炮兵一反常态,集中榴弹炮、山炮、野炮、重迫击炮等,在前进炮兵观察所的统一指挥下,对949.2高地前沿实施不规则的射击。

我军有时以直瞄火炮摧毁敌人的火力点和暗堡,有时又集中炮火轰击敌军集群工事,还不时地对敌人的炮兵阵地实施火力急袭,而对敌人前沿的雷区、铁丝网、鹿砦等障碍物的破坏性射击更是一刻不停。

我军此起彼伏的炮兵火力,对前沿的潜伏部队起了有效的掩护作用。

20时20分,180师以11门火箭炮在内的132门火炮,开始轰击敌人的阵地。配合此次作战的还有33师炮群的94门火炮、181师炮群的32门火炮和179师炮群的火炮,一共300多门。

我军的炮兵同时从几个方向上对949.2高地进行了压制性射击,让敌人无处可藏。在10分钟的炮击后,我军炮火开始延伸,潜伏部队开始迅速前进开辟通道。

当敌人的步兵进入工事开始射击后,我军假延伸的炮火立即掉头继续轰击敌人的阵地。在近5分钟的炮击结束之时,我军以火箭炮排山倒海般的齐射结束了火力支援。

开赴前线的南朝鲜军

这次我军只进行一次假延伸,故而成功地造成了欺敌,再次把躲在坑道里的敌人给堵在里面了。

担任突击949.2高地主峰的是539团1营1连,在一排手榴弹砸进敌人的堑壕后,20时35分,我军突入了敌人的防线,开始逐点拔掉敌人的火力点。

1连3排的尖刀班把一个排的敌人堵在了掩蔽所里,俘虏30多人。8连8班一个3人战斗小组连续打掉敌人5个火力点。

随着我军节节推进,8连4班首先在21时许冲上了949.2高地的主峰!随后我军各部攻击频频得手,将周边高地的敌人也一一歼灭。

180师在战斗中共俘虏南朝鲜军官兵250多人,其中有2个穿呢制服的军官。虽然他们眼明手快地撕掉了自己的军衔,但在俘虏的指认下,其中一人不得不承认自己是35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孙同建。

179师则报告攻占预定目标,毙伤俘敌309名,俘虏包括3名美军顾问在内的17人,还占领了敌人一座弹药库,缴获迫击炮弹和榴弹炮弹约10万发。我军取得了完胜!

志愿军利用夜间对敌人阵地实施攻击

至15日上午8时,60军已经完全控制了加罗峙沿汉江北岸经三幕谷、水洞里、通先谷地区,南朝鲜军第5师团的整条防线已经被我军控制。

溃不成军的第5师团则丢弃车辆、重武器和辎重,无序地向后方败退。崔泓熙担心我军尾追败兵进一步深入“联合国军”的防御纵深,在一线部队行将全线崩溃之际,他不顾还有2个联队的部队尚未撤出阵地,就命令工兵炸毁了旧岱以北的人行桥和黄柄洞、后洞之间的人行桥。

与此同时,南朝鲜第2军的工兵也炸毁了旧岱东北的铁桥。凌晨3时,已经惊惶失措的南朝鲜军又进一步将北汉江上的2座浮桥也全部炸毁。

在一片隆隆的爆炸声中,第5师团的部队全线溃退,甚至包括配属给5师团作战的美军第461重炮营也不得不炸毁了全部火炮和车辆,而只撤出人员。

当狼狈不堪的败兵好不容易才逃到汉江边时,他们面对的是宽阔的江面和滚滚的洪流,在前有大江后有追兵的情况下,许多人不顾一切地攀着断桥,有的泅渡,有的随手捞一件漂浮物就想逃到江对岸,结果淹死无数。

连27联队第1大队大队长崔奎瑄中校也在泅渡途中因为腿脚抽筋几乎丧命,最后是靠着一个抢来的橡胶垫才游到对岸。光是崔奎瑄就在火光中看到有20多人被淹死。

我军将大批被俘的南朝鲜军押往后方

这场惨败在南朝鲜军方面引起了一场地震,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刚愎自用的第5师团师团长崔泓熙准将。

南朝鲜方认为正是由于他的无能,才导致“天下无敌”的第5师团被我军重创,甚至连美军的461重炮营也被其连累,炸毁了全部重武器和车辆才得以逃出生天。

为此崔泓熙遭到了上司无情的责骂,同僚的指责和下属的抱怨。最终他在6月16日灰溜溜地去职,而金钟五重新被召回担任师团长以挽救败局。

而我军在战斗中歼灭敌军15000多人,第5师团一线部队几乎全部被歼灭,同时还缴获大批武器装备,汽车60多辆和坦克3辆,并将战线全线推进到水洞里和孙佑目一线。

60军,尤其是180师在这次夏季反击作战中打了个翻身仗,取得了重大的胜利,为此受到了3兵团、20兵团的嘉奖,以及兄弟部队的祝贺。我军的胜利为接下来更大规模的金城反击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参考资料

《屡创奇迹的60军》,中共党史出版社

《抗美援朝敌军史料第五卷---对峙末期》,黑龙江朝鲜民族出版社

《抗美援朝战争史》,军事科学出版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