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博山记忆——乡愁(12)山王庄村

subtitle
博山的故事 2021-06-16 01:04

点上方蓝字关注留言

山王庄村位于淄博市博山区石门风景区,距离博山城区11.1公里,与黄连峪、西北峪、青龙湾、天门峪相邻,纯属“深山老林”,原汁原味的原生态,是一方天然净土,一处人间仙境,以“山重而多奇,水丰而秀丽”为主要特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山,绝壁突兀而立,村庄房舍随山势所建,错落有致,旅游资源极为丰富。春天鸟语花香、桃红柳绿;夏天万木葱茏 、浓阴蔽日;秋天天高云淡、硕果累累;冬天瑞雪纷飞、银装素裹。一年四季不管啥时候去,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都会“不虚此行”。

《郑氏族谱》载:"吾始祖于明洪武二年,自冀州枣强十八行庄迁居益都县之邀兔崖,八世祖讳山、讳玉兄弟两人,自冶头庄迁双王庄,……"据此,郑氏当于明嘉靖年间在此村定居。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淄川县志》、清乾隆八年(1743年)《续修淄川县志》、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淄川县志》,均载村名为"山王庄"。

据该村老人讲:郑氏来此定居之前,已有赵氏世居于此。相传明朝以前已有此村。因村处双王山之麓,故定名为"双王庄"。后因"王"与"亡"谐音,村民忌之,遂改村名为"山王庄"。

2016年5月,山王庄村两委自筹资金在过去狭窄的沙土路上改造升级成水泥路,公路全长2000多米。

2017年5月,山王庄村被山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认定为第四批传统村落。

山王庄在抗日战争时期,曾留下过可歌可泣的抗日英雄故事。

1938年,中共淄川县委成立,当时对外称八路军驻淄办事处。

1940年6月起先后迁至淄西岳峪、镇门峪、山王庄一带。

1941年秋后迁到了东牛角村,直到抗战胜利。

1942年,日军对淄西根据地反复“扫荡”,根据地只剩下“一沟之宽、十里之长”的狭长地带。在那段抗战最艰苦的时期,这块不大的地方,却是连接鲁中区和渤海区的秘密交通线——淄西通道。

在一次敌人疯狂对山王庄村扫荡中,为了保护当地的抗日武装和地下工作者郑振生,魏吉军,赵京喜及村中老百姓。当时的特派员陆宝泉勇敢地挺身而出,承认自己是八路军,当时就被敌人残忍杀害。

1945年秋抗战胜利。5年的时间里,淄西抗日根据地军民艰苦奋战,用满腔热血书写了一段段光辉的抗战传奇。

在山王庄村的东南方,高高耸立着一座峻峭的山峰,因为它像一匹奔驰嘶叫的骏马头,所以古人取名曰:马头崖。它的后面连接天门峪的石炕沟顶,从泽蒜峪看它象野马的脊背,故此岭叫野马岭。地图上标记野马岭海拔高度为 724米。

古书中有唱:“亮马岭东老君堂,一片风景强又强。上边龙虎来相斗,下有水泉一池塘。夹山寨上有孟良,孟泉长在石崖上…….”书中的亮马岭,就是野马岭。传说春秋时期齐鲁两军在夹谷台对峙,因野马岭山顶平坦。齐军在此平台上展示强大阵容,想在气势上压倒鲁军。因此,古人将此地称之为亮马岭,后又叫野马岭。

山王庄村四面环山,南高北低,一条古老的河道贯穿南北,村南头一口久旱不干的古井是村民的主要汲水之地,这里泉水清澈,绿荫蔽日,民风淳朴,空气清新,是一个休闲养生,摄影,绘画写生的好去处。自然景观东有野马岭,虎头崖,老虎窝;南有凤凰岭,落凤窝,三台山;西有点将台,王坟,阳平寨,大石头风脉石;北有鸡冠岭,老实崖,它们惟妙惟肖,姿态各异,向人们展示着它的美丽和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据村里老人讲,这几个字就是60年代当时为民服务的“扁担精神”岳峪门市部的负责人邓永正写的。

来的时候,村里正在修建停车场。乡村振兴的路上,大家一起在努力。期待山王庄的明天更加美好。

走进这样的四面环山的小山村,犹如走进了生我养我的小山村。怕是永远也忘不了出生的小山村,记忆中小山村十分的荒凉,没有城市的喧嚣,也没有城市的富丽堂皇,但是这里却承载着我的童年,承载着我无数的欢声笑语,那些美丽的过往总是在忙碌中被提起,那些山村的点滴像雨露一样滋润着我的心灵。

家门前的小道,是我们的起点,将来落叶归根,也会是我们的终点。小村,在思绪里是一片乐土,在游子的心里是一片乡愁,而在地图上是一个圆点。

每一个离开村庄的游子,都带走了小道上的沙尘,却留下了永远的脚印。归鸟飞回黄昏的巢穴,袅袅的炊烟升起来。

走进村里,很多的老屋从外面看,已经翻修好了。因为大门紧锁,里面的样子是看不到的。和村里的一位70岁的老人聊起旧村改造,聊起乡村民俗。老人说:这样的翻修才是留住历史,老屋外面的石头墙才是历史的见证和岁月的沉淀。

我不知道这个东西用来干什么,做工虽然粗糙。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我们跳出了小山村,却突然地发现我们的根在这里,我们脑海中梦魂牵萦的地方就是这里。我们怎么会记不住我们的故乡呢?土坯子墙是土,经历风雨。绝对大的反差显示着日子是真实的。山村带给我们的生活已经深深地刻入脑海。

村里除了修停车场几个人时不时传来说话声和偶尔的鸟叫,再也听不到其他的说话声。所有的思绪在一刹那被冻结,只想静静地拥抱这个小山村,甚至不忍心打扰她的宁静,一个人提着相机静静地感受这份久违的宁静,忘记了摁下快门,生怕相机快门声惊扰到小村的宁静。

一个100KVA的变压器,足以支撑现在一个村子的所有用电负荷。听老人说:当初她的叔叔结婚时候,就是在牛栏结婚的。房子都是土坯房。只是到了后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各家各户才慢慢盖起了石头房。

因为住进了新房子,所以原来的生活用具基本没拿。落满了厚厚的灰尘。

因为是山体滑坡的原因,这一排屋子灌满了山石泥土。如果有人的话,后果挺可怕的。

一共有6把锁,门里面的故事出不来,岁月进不去。

曾经熟悉的回家路,现在,已经灌木丛生。在这里看到了生生不息,想起那过去的岁月里飘过田野的炊烟,想起了白发的父母在村口对远在异地儿女的盼望。对于远走他乡的游子,故乡的炊烟和父母的爱是永不能扯断的绳子。

这个手艺估计已经失传,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走进这样的四面环山的小山村,犹如走进了生我养我的小山村。怕是永远也忘不了出生的小山村,记忆中小山村十分的荒凉,没有城市的喧嚣,也没有城市的富丽堂皇,但是这里却承载着我的童年,承载着我无数的欢声笑语,那些美丽的过往总是在忙碌中被提起,那些山村的点滴像雨露一样滋润着我的心灵。

村里的健身广场,还有一盘碾,另外一边是一盘石磨。

没有院落的屋子。不设防的心灵不设防的家。

听老人说:这里曾经是村里的小学,小学就到4年级。5年级的学生到青龙湾小学去上学。初中则去石门中学上学,在《记住乡愁》的下一集,就是石门村。详细介绍一下关于石门中学。现在的小学早已没有了学校的样子。因为大门紧锁,进不去,也不知里面什么样子。

这在当时,应该是比较豪华的房子了,现在,基本是人去屋空。

这家房子的主人应该是非常善良的人家。大门口有8个燕窝。现在,依然有人居住。要不然,燕子不会在标注的4号的地方做窝了。

老胜利桥的桥墩:一边写着:斗私批修,一边写着:放眼世界。下面的的胜利桥石碑上一边是:听毛主席话,一边是跟共产党走。另一边是一个阳刻的五星。很有时代感的字迹。

父亲翻耕过的土地,在土地上翻出希望。母亲每日推过的石磨,留下馒头的香甜。岁月像利剑一样把父亲的脸上刻得万千沟壑,深深浅浅的生活贯穿于苍苍的岁月。

漫步于这个静谧的小山村,思念仿佛在天空翻印一帧帧晶莹易透的剪影,然后布满血脉。小河是一曲未经化妆的民谣,驮着阳光驰过村庄,让纯粹的光芒照亮事物的根须和旧庄的黑暗。在城市劳碌的我们何时可以再躺在安静的小山村里睡去。

曾经的碾棚,已经坍塌。石碾是不是广场上的那一盘,不得而知。

很现代的大门。

走进这边的老屋,所有的老屋基本坍塌了。除了满园的葱绿杂草,偶尔的鸟叫,基本是寂静落寞。

从墙头拍一张片子,漂亮的二层小楼。我不知道小楼的主人回来,会是什么心情。每次回到老家,看到破败的老家,都会感触很多。回来后,好久缓不过来。期待有一天,回到老家,返修好老房子,种上满园的花。

走过很多村子,所有的村子都是一样的命运,村里只有老人,如果这一代老人离开了,所有的古村也就恢复了平静。

有时候,我就想,如果当初没有关闭各个村里的小学,中学,卫生室,门市部…………,现在的农村是不是依然的生机勃勃。很多是没有如果的。

看这样精致的堰墙。当初的付出是巨大的。家是社会的最小单元,只因为一个个的小单元组合,才成就了伟大的国家。

因为每个院子都这样并排竖起的两根管子,这次才看清楚,原来里面是一块水表,一个阀门。

这本数学综合复习是1998年的。这本书的小主人现在也该30多岁了。

生活就是一个无尽跋涉的过程,乡愁只是跋涉途中一个寂寞的思念,故乡也在流年中变化着时空。以前栖息的老屋已更加的沧桑,可这些情结却依然魂牵梦绕。

听老人说,当初的房子都是这样的茅草土坯房。抗日战争时期,也都是这样的房子。所有的石头房子基本是解放后,六七十年代才开始返修的。这三间石头房子当初也是茅草土坯房。曾经做过当时抗日武装的联络点。

老人说,整个庄子里,就只有这一口屋子还是茅草土坯房。所以多拍了几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