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崔健又要来淄博了......

subtitle
淄博综合广播 2021-06-15 22:30

CUI JIAN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SUMMER 2021-07-22

2021

7.22

崔健又要来淄博了,这个时代我们还需要听这种“老炮儿音乐人”的作品么?

我在能买票的第一天毫不犹豫的下了单。

影响我们85年出生的这批孩子成长的主流音乐的主体应该大多是“小虎队”,Beyond,邓丽君,齐秦……而那些真正潜移默化影响过我们思想成长的歌手中——

崔健,算是一个精神上的领袖。

我的出生环境比较普通,算是工人阶级集体大院长大,爷爷是第一批援助齐鲁石化炼油厂建厂的工人,父亲也在这里成长,算我校友。父亲有一个爱好,那就是力所能及的收集一些黑胶唱片,流行音乐和古典唱片均有涉猎。

有一次傍晚,父亲用唱片机放了一首英文版的《草帽歌》,一种伤感的美好扑面而来,他兴奋的和我解释到,实际上他是通过崔健的《梦中的倾诉》专辑里面的草帽歌,才知道了一部电影叫做《人证》,后来看了这部电影就深刻的迷上了原唱的这个版本,就想办法收集了这个唱片。

每个时代的灵魂歌手往往都有一个特质,那就是“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他们的作品也会听,也会惊讶,但是无法能在你幼小的内心掀起太大的波澜,原因很简单,那个时代我们太小,经历的太少,还不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但是崔健不同。

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崔健是文艺界普世价值的意见领袖,哪怕是我们的孩童时代,他也引导了很多我们应该分辨出的美好,模糊的认识或以为是,或以为非。

就这样,崔健的专辑会偶尔在家中响起,而我最喜欢唱和模仿的就是那首当时觉得又滑稽,又搞怪的《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孩子的世界往往都是这样看似无厘头的肤浅,谁也说不清。

以后没想到自己在音乐这个行业里深耕了十几年,看了很多崔健先生描述他当时创作的心境,才会深刻的感知到,音乐人身上是应该具备士大夫的那种“进亦忧,退亦忧”的品格标准,恰如其分的让自己练就了处江湖之远或居庙堂之上随时掌握平衡的能力。

而这种能力的源泉,之于我,是来自于崔健这类音乐人。类似的音乐人还有,The Beatles,Pink Floyd,Suede,马兆骏,胡德夫,张雨生,NIRVANA,Eric Clapton等,在我的音乐生涯里,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记。

冯小刚导演的《老炮儿》最后的片尾曲用了崔健的《花房姑娘》,着实让这首歌又出来勾了一把人心。

用崔健的歌结尾是有深意的,他们二位用不同的艺术体裁呐喊,对旧时代道义的吊唁,悄无声息的叙述了他们那一代江湖制度更迭的代价。

所以当冯小刚提刀呼喊,回声混杂的那一刹那,也就顺理成章成了整篇故事文脉的收尾。

表述此种江湖规矩更迭的作品有很多,如97年香港出品的《古惑仔》系列,大陆贾樟柯导演的《三峡好人》,《江湖儿女》等,尽显了新旧碰撞对梦想坚持与破灭。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当崔健苍凉利落的烟嗓从喇叭中呼出时,瞬间丰沛的回忆夹杂着开放式的结局,让我们回响良久。

《古惑仔》里面新社团的接班人蒋天养对着手下说:已经97了,多去认识几个有钱人比认识一堆矮骡子强。

《江湖儿女》最后巧巧从监控中看着斌哥远去的背影,她也清楚,不必再追,他去了“大海”的方向···

她凭借一己之力想重新维系起来的那个旧江湖,终将还是在青春散场后逝去。

那么同时期华语乐坛百花齐放之地的台湾音乐人们,认可大陆的崔健么?

我们从小的流行音乐启蒙基本是以港台歌手为主的,从早期的邓丽君,李宗盛,张雨生,费玉清,周华健,再到后来的陶喆,周杰伦等等,似乎大陆的思想枯竭,那么到底是不是这样一个局面,这个局面又是谁来破冰的呢?

我们借用台湾最资深的乐评人、音乐人马世芳老师的话来说,那就是崔健。

马世芳在看理想的节目中评价崔健是华语乐坛第一人,当台湾的民谣运动如火如荼时,崔健《一无所有》专辑里的一声小号划破长空,当时所有人沉默了,苍凉广袤的声线竟让大家对大陆产生了很多向往。我当时就已经知道,这种音乐永远不会原创自台湾这片小岛。

那么马世芳到底有没有资格代表台湾乐评人来说这句话呢?我认为在流行民谣领域,似乎没有人比他更权威。他的父亲是知名作家亮轩,母亲则是台湾资深广播人,引领了1970年代台湾民歌运动,被誉为“民歌运动之母”。

(图片为南方周末人物期刊拍摄的陶晓清女士)

像崔健这样的音乐,在这个时代是否每个人都需要?

答案:并不是每个人的必需品。

因为我们知道任何时代的任何音乐都不可能是取悦所有人的。巴赫在他的时代远不如亨德尔出名,甚至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如同一个民间音乐老师和一个国际巨星之间的对比。

但我们可以确切的说,我们这个时代一定需要这样的音乐人。

需要有一个歌坛“鲁迅”的存在,提醒大家对于各种现象不要麻木,就像歌词唱的那样:“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面对这个快速迭代物欲膨胀的时代我们应该如何保持本心?保持感觉?

人民日报曾发过一篇社论:如果你觉得你的祖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政府不好,你就去考公务员去做官;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就从你开始做一个高素质的公民;

如果你觉得同胞愚昧无知,就从你开始学习并改变身边的人。

她有缺点,我们一起修正,而不是一昧的谩骂,抱怨,逃离。

出了问题只知道谩骂,抱怨,逃离这里的人,除了懦弱,更是无比自私。

这种自私的人,都得了崔健说的这种病,就是没有感觉。没有一点在雪地上撒野的豪迈与斗志。

崔健的新歌在不断的尝试融合新元素,但其作品的核心永远是在于他结构式的写作。

简单的说现在音乐人大多是根据灵感写歌,或拿到了好的歌词原创来写歌,或是根据好的旋律来填词。

但崔健的创作方法是根据自己想要表达的主题思想来进行整体结构的旋律创作和词的补充。

他的这种能力也一定得益于他在北京交响乐团度过的六年时光。

这种能力是在不断尝试创新的过程中试炼出来的,若可以简单粗暴的称之为天赋,毋宁说是一种使命。

结束语

这就是崔健,不疾不徐,带着歌声从往年的夏天吹到今年的仲夏,我们七月底见,在淄博这座古老的春秋战国古都来感受这个来自八十年代的呐喊带来的一丝清凉,回到那个白衣飘飘,热血你我的年代。

END

编辑:石头

作者:韩小韩的偏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