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柴进广招天下客,为何出了事没有一个帮得上忙?

subtitle
杂谈胡侃 2021-06-15 20:44

水浒江湖知名人物柴进落难时,平常养的几十位庄客没人来帮忙的原因都藏在他平时待人接物的细节里了。梁山大兴兵甲来救,人家看上的还是柴家产业及社会名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用钱买来的好评‍‍‍‍‍‍

沧州地界,有一大财主,平生爱好以钱交友,无论你是流浪四方还是亡命天涯,但凡从他财富范围内经过,都可随机获得真金白银若干,硬菜酒席数顿。

人送外号小旋风,他时常朝人夸耀,小可乃柴世宗之后,家有誓书铁券,财富无数,从来不把官军放在眼里,四海八荒的兄弟,你越是犯过大事,在哥哥这里越受尊敬。

坊间传闻,有人当做酒间饭后的谈资,有人视为救命的稻草。劳务派遣人员林冲在职场暗流中落败后,路经柴进名声覆盖边界时,人肉广告机店小二特地种草,推荐他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能交个朋友。

林教头将信将疑,肃然前往,头戴7斤半铁叶护身枷与柴进小酌,酒都还没喝几口,就有一位洪教头闯进来质疑林冲打着武术教练名头混吃混喝。

柴进一听就不乐意了,这好歹是我的客人,你这没头没脑地来膈应人算什么事。当先介绍林冲身份,,没想到洪教头根本不领情。立马质问起柴进来:“大官人,你平时接待配军都只是十贯钱、一盘肉、一盘饼,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还吃上席了?”

柴大官人接下来的回答特别有趣:这位身份不同寻常,人家可是八十万禁军教头。

显而易见,柴大官人并非像江湖传闻那样完美,他也看人下菜碟。

洪教头十分自恋,以为眼前位仁兄是沾了他的光,才有机会吃席。心里面特别不痛快。

毕竟在这块地盘上,经济上他柴进有绝对主导权,说难听点,洪教头之流,玩物而已,柴富豪哪天看腻了,随时让他收拾铺盖走人。

玩具还敢质疑主人,着实过分。柴进一方面是想借林冲之手来出出这口恶气,二是想验证自己眼光如何。

越看越是生气,越想越是愤懑,小旋风立即开启拱火技能。站在洪教头身上捧杀林冲,洪教头情绪早就失控了,只等用棍棒为自己找回点面子来。

林冲长时间在职场混,进退之道完全是小儿科,深知小不忍则乱大谋,一声也不吭,完全无视挑衅。

柴进那真叫焦心如焚啊,急问林冲:“林武师,别人都快要骂娘了,你意下如何?”

明摆着想看戏,柴官人言下之意,你只是个犯人,来我这里,好酒好肉都吃了,不亮两手绝活,说不过去啊。

欲擒故纵林冲更有一手,继续装怂:“我不敢,我怕怕……”

洪教头那边则有其他心思:这厮估计是害怕装X被打,所以才不敢应战。越想越得意。

主人柴官人毕竟是玩物丧志老手艺人,眼目前的林冲吃人嘴短,就算是挨打,也得让我一乐。

不多时,好菜好酒又被造掉许多,柴进也终于琢磨出今日玩具人林冲的心理来,他是担心打伤洪教头,伤了我面皮。

小旋风继续使出矛盾火上浇油二技能,让林冲放心动手,果然,他上钩了,以至于柴大官人两眼放光迫切等待好戏上演。

两人操上棒子较量起来,柴府上下全都睁圆了眼,只等双方一较高下。洪教头愤怒,林冲渴望赢得尊重,硬着头皮奔上前,连头上的枷锁都不在乎了。

没几个回合,就主动认输,一来给足庄主人面子(你说的事情,我去办了),二来想给洪教头个台阶。

此刻,柴进心有不快,干脆质问林冲:“教头为何不使真本事?

这话一语双关,第一你林冲不厚道,我好酒好肉招待你,你就给我看个三脚猫功夫;第二,我没把洪教头看在眼里,他就没你厉害。

一句话,激怒两个人,小旋风在油里加足松香,大手一推朝火中泼去。

林冲实在推辞不过,干脆反戳柴大官人:“这叫让我办事?让我戴着个将近10斤的玩意跟人比武?就算使唤生产队的驴都不带这样的!”

柴进被怼得很不好意思,干脆打起圆场来:“是我照顾不周。”

真话其实是,光忙着幸灾乐祸了。你脖子上的枷锁才被我视而不见。

施耐庵后面写的更加深刻,小旋风直接叫人取来一大锭银子,丢在地上,谁赢就是谁的。敢情是眼前两位男子汉比试都没斗个鸡,咬个狗有尊严。

林冲懑怒,洪教头爆燃,今天这脸,无论如何得凭本事找回来。柴进火上浇油三技能全面开启,激得一方院子里,双棍来来往往,林冲略胜一筹,洪教头尴尬倒地,众人大笑,想必柴大官人是笑得最欢的一个。

按照诚心待人的行事逻辑,这场切磋完全不可能发生,故意驳人面子的挑唆也不会出现,而柴进仗着那个唬得住普通人的名头来找人取乐,以人为玩物之事,又能得到多少真心实意的社会好评呢?

那些五星评价,跟花钱买来的有啥区别?

02没有忠诚度的粉丝

宋江当年跑路,最先想到的是横海郡柴大官人。刚见面那阵仗,完全给宋押司整得身心温暖,又是杀牛宰羊,又是送全套流浪装备的。

及时雨这个只是在社会人口中有点名气的县城基层职员,居然被盛情款待,喝酒有人陪,吃菜有人夹,一色的柴府管理人员陪伴,面子不可谓不大。

他有些感动,今日虎落平阳,却遇人间真情。

接下来的事,倒让他看透生活真相:无论走到哪,别人始终看重的还是你的社交价值。

那晚宋家兄弟喝得有点多,免不了奔赴厕所释放库存,宋江恰好走错路,把走廊里一位大汉的炭火打翻,被人家揪住领口就要往脸上送祝福。常年在郓城县横行无忌的宋押司哪有过这待遇。沙包大的拳头在眼前晃荡,吓傻了都。

柴府几个主管出来找宋江,眼见这一幕,纷纷来劝,那大汉不依不饶,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言语交锋之间,黑三郎听得十分明白,那大汉刚开始来柴府的时候,也是被人家喊得贵客长,贵客短的,现在却连上桌吃席的资格都没有,自己是被拿来泄愤了

看来柴府水很深……

接着,柴进出场,见人要打架,常人反应肯定是先劝开,可他偏不!当着众人面,任凭大汉揪着宋江衣领子闲谈起来。

宋江此刻心中肯定有上万匹羊驼奔腾而过。别人劝不开,你作为家主人,你不给人面子,叫别人如何下台?

Q:“朋友,你知道你现在要打的这位人物是谁么?”
A:“人物?他算哪颗葱?郓城县那位黑脸哆啦A梦才叫人物!”
武松:咦,眼前这位特征有点符合呀……但戏得做足……
Q:“你认识他不?”
A:“我虽然不认识,但听说他喜欢用钱交朋友,并且都是大手笔!”
柴进:当年你来我这里,好歹我也款待过你啊,现在当着我的面说别人大方是几个意思?

宋江:看来这柴进也并非像其他人说的那样白璧无瑕。

Q:“他凭啥就闻名天下了?”
A:“人家做事有头有尾,真心实意,始终如一!等我不再拉肚子就去投奔他。”
柴进:你这小子是在指桑骂槐啊。
Q:“你想跟他见面不?”
A:“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要是身体好,还在你这里天天受气吗?”
Q:“小子,活人宋江就在你手里。”
A:“你不会是用个人来套我心里话吧?”

宋江寻思,终于到我上场了,要是等你柴进再废话下去,俺呼保义的名声都要毁在尿裆上。

宋押司坦然承认,真人宋江在此。

武松顺势解围:“这一定是我在做梦,居然梦到我的偶像,郓城任意门,山东阿拉丁。”

此时,柴进算是真正见识到社交宗师是如何炼成的了。自己花钱买热搜那套,全是小儿科。

当然,人家维持社会关系,并不只靠嘴上两张皮,给人最需要的东西,说最贴心的话,才叫雪中送炭,玩的是谋略。相比之下,柴氏锦上添花那套,能有真感情才怪。

宋江对此误会没有任何不悦,反而大声大声叫着武松兄弟,眼看天气转凉,竟然掏钱要给这哥们买新衣裳。

柴进一看,这不明摆着用脚踹俺柴府的脸嘛,果断搬出些上好绸缎来给三人做冬衣,可称:宋江横海郡新衣零元购。

宋江几句话,几个动作,便收买了一条好汉的感激。而柴进,却亮出了砸钱买名声的所有底牌——口碑认证有水分,水浒社会多水军。

三郎太清楚了,这家伙只会买假粉。

03柴进家誓书铁券含金量有多少?

还记得柴进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吗?

“不是柴进夸口,任他捕盗官兵,不敢正眼觑着小庄。”

跟现代语境差不多,人要一旦要吹牛,都会在话头前面加一个“不是我吹牛”。柴进的社交心态跟大多数人别无二致。至于说证据,马上给您拿出来。

当年林冲火烧草料场后前来投靠,被四处通缉,内心慌得一批,生怕柴进平时爱吹牛,关键时候掉链子,干脆向柴大富借钱上岸。他也没有挽留,给林冲简单做了个职业规划。

按理说柴家算是被特殊照顾家庭,没人敢欺负才对,可他叔叔盖了座庄园,却被高唐州知府的小舅子强买强卖,要知道当时他亮出过家世,对方却以一副:嘿嘿,老子不识字的姿态搪塞过去。

知道此事的柴进,决定凭借祖上引以为傲的荣耀去告御状。大宋公民李逵却一语中的,要是天下能按规矩行事,我还会拿着板斧在江州上下翻飞么?

果然,知府小舅子被李逵送了身体健康的祝福。柴进拿自己祖上荣耀来吓知府,人家根本不买账,反而招来棍棒嘲讽:让你理直气壮地装X!

而宋江一伙高端玩家,给柴进搞了一场救你命,要你钱,得好名声的实景大戏。只是这次,小旋风亲自上角斗场表演。

柴大官人养着的那几十位庄客之所以没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大概还是因为花钱买的粉,撑不起票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