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姜文华案件的更多细节,复旦大学,特别是王书记对其特别好

subtitle
王小东 2021-06-15 15:50

这两天我接触了一些王永珍书记的熟人。所以我想给大家多介绍一点王永珍书记本人。王永珍书记其实是复旦大学化学专业毕业的。他不是数学系的正宗门生。他后来做党务工作,调到数学系,应该说数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他不是数学专业的正宗门生,而复旦大学的数院是很牛的一个数院。里边院士多的是。所以王永珍书记其实在复旦大学数院是属于挺弱势的。这个大家一定要搞明白,学校的院系党委书记跟学校党委书记不是一回事。
学校党委书记是有非常大权利的,但是院系的党委书记没什么权利,跟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省委书记更是不可同日而语,有些人搞不明白这个事。一看你是书记,就说强势横行霸道,是恶霸杀的好,这非常错误的认识,王永珍书记才真正的弱势群体。
有人说他利用职权侵占姜文华的科研成果论文。这真的是太胡说八道了。刚才我说王永珍书记的专业是化学。你们想想,一个化学专业的人怎么能够侵占数学专业的科研论文?那不笑话吗!
那么,回过头来再说说他们两个之间的事。其实这个姜文华非常不堪。他在苏州大学之所以被解聘,就是因为出了严重的教学事故。
由于他是复旦数院的本科生。复旦数院的老师就给他弄进去了。弄进去之后,其实就他这个凶神恶煞,看人也不跟任何人打招呼的这个做派,很快就没有任何人理他了。只有这个王永珍书记多次找他谈谈心啥的,而且当然不止谈谈心。其实就这姜文华,他是非常非常不堪的,他犯的错误,人家早就要解聘他了。王永珍书记当然还有复旦数院的心是很善的,几次帮他,还继续聘用他。就到最后,就这次说不再续聘是不再续聘他的这个教学岗。院里面正在考虑是不是给他换个行政岗,但是还是不准备开他。其实这个也是复旦的普遍的做法。

跟我聊天的复旦大学教授,当然这个教授是文科的。他说,就以他的记忆,复旦的文科就没开过什么人。就是这种预聘制,到了预聘轨的,就没有开过什么人,他都不记得开过什么人。其实这也是中国高校的普遍的说法。你们说的关于武大和中大这个事,我觉得很奇怪,要核实。是不是这两个学校有特殊情况?但就算这两个学校有特殊情况,你们也不能把这个事就归罪到中国所有的高校头上,归罪到复旦头上,归罪到预聘制头上。
说老实话。就复旦对姜文华之好还真的是农夫与蛇了。像这种偏执狂人格啊,你不理他还好。你理他他就认得你了。他不认得别人的,他就认你一个,那他就把他所有的仇恨都集中到了你身上。最后他就把你杀掉。这王永珍书记确实太冤了。
那么他在复旦数院为什么混不下去?
他也是出了严重的教学事故。
同学问他题,他认为是难为他,出他丑。一学期就给八位提问题的同学挂了科。他是当堂把提问题的同学给轰出去,而且还拿粉笔去砸人的后背。而同学问的问题是什么呢?都是很正经的问题,比如说为什么极限跟积分是可以交换的。这样的问题其实是很正经的一个问题。在我的微博下,就有学数学的学生留言说这个问题我们也问过,这是很正常的一个问题。而且学生能提出这样的问题,正证明,他是很专心听老师讲课的,他是跟上了的。我虽然多年不搞数学,但我作为数学系的学生,我也认为是这样的。极限跟积分为什么能够交换,你当然应该讲明白了,你讲不明白或者你没有讲。同学问你是很正常的,但是他却把这个作为对他个人的侮辱,不尊重他,给他出难题,出他丑。所以我想说,这个姜文华绝对不是有什么很高的数学才能的人。像那些给他洗地的文章当中把他说的又纯洁又有天才,而被一个党棍给破坏了,根本不是这情况。他应该是一个数学天分很有限。但是通过他特别艰苦的努力。在美国还是有了一点学术成就,所以得到博士学位,但回国也没干多少事。所以在苏州大学和复旦大学都没有能够完成考核。他的这种心态恰恰就说明了他的数学天分是不够的。他非常努力的获得博士学位,回国以后恐怕是躺平了。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说实话,一般有数学天分,数学天分很高的老师。不会这样对待学生提问题的,他们一般是很高兴学生提问题。给了他一个展示自己才华,自己的聪明劲机会。有些老师啊,反而是这样的,你不提问题,他就着急。他甚至会像小孩子样说你怎么不给我提问题?你提问题呀。这样的老师都有,这种老师才有自信。是有数学天分的老师。
对他的数学天分进行吹嘘的文章,好多都是在美国那个曾经帮川普助选出了大力的那个华人组织。但是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中国很多极左号称反对美国,却跟着美国这个极端反华的华人团体的文章走。跟他们的节奏跳舞。想想呢,也是有原因的。


有个叫cepc63的微博网友说:“在对待犯罪这件事上,左右差异很大,很难形成共识,很难合流。但在以下类型犯罪事件中,两方走到同一阵线,一,报复社会类。二,反抗现有统治类。政治挂帅是两者共同点,在政治的旗号下,丧失人的良知和良心也是共同点。”
我觉得这话说的非常精准,非常好。我也不用多解释了。除此之外,我也想给大家讲一个问题,就是所谓的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很多年轻人很有意见。
有个网友叫天津阿甘,他在我的视频里留言:“中国有个堂而皇之的政策,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从中央到地方都是这样。其实就是同工不同酬,人与人之间在法律面前不平等,严重的违宪行为。”
大家听着好像很有理对吧。可能很多年轻人都这么想。我回答了他,我说你还懂违宪?法不溯及既往是一项基本的法制原则,美国宪法规定追溯既往的法律不得通过。法国民法典规定。法律仅仅适用于将来,没有溯及力。中国的法律原则也是这样的,这是世界各国通行的惯例。所以我们的政策和规定就上不到法律层面的,他也会依据这个原则,如果他不依据这个原则。他就违法了。
那么你们说,在过去的那种老办法底下。废人多不多,毫无能力,毫无本事,却占据了非常高的位置。占据了甚至我们可以称为学阀位置的这样的老人。有没有呢?我告诉大家很多。即使像北大清华复旦这样的学校也很多,有些老人。要学问没学问,要品德,没品德,就占据了很高位置,由于老人老办法。你还不能轰他走。他们严重的降低了中国顶级大学的教学水平和科研水平。甚至还有更多其他地方的害处。
其实这正是我们要。采取新办法的。一个最重要的理由,但是根据法律。不可溯及过去的这条原则。你真的就动不了他,只能随着新人新办法。坚持不懈的推进。逐渐改变高校的这个状况。这也只能这样,那你说怎么办呢?

文/王小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