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郭威死亡证明有三份?医院一份,家属一份,殡仪馆一份,别有意义

subtitle
漫漫搞笑 2021-06-15 14:38

面对许多难以解说的巧合和错误,杜新枝的做法便是转移话题,表面上将自己包装成真相的“捍卫者”,背地里却不断搞小动作,导致许敏彻查真相举步维艰,心力交瘁,错换人生也渐渐偏离了本意。

本应是两家人合作追查,哪怕不惜一切代价,结果当下的局面却变成了其中一家为另一家设置阻力,导致真相迟迟无法问世。尽管在两潘克和李圣两位律师的努力下找出了许多疑点,但目前将对方定罪的证据却依然不足。

两位律师为此案的付出,大家都明白。

李圣律师是较早受理此案的,“偷换”概念的提出让他不得不面对舆论压力,甚至有砸掉饭碗的风险,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接受了,赌上了律师的未来;潘克律师则是在首次不予立案后,以公益援助的形式加入,分文不取,为许敏规划诉讼方向,同李圣一起四处搜查证据,就连淮河医院28年前的账目都给查了出来,可惜依然没有充足的证据。

李圣律师赌上整个职业生涯!提出错换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难道,一件事真的可以做到滴水不漏吗?真的不会留下任何破绽吗?真的找不出任何突破口吗?实际上,不可能存在天衣无缝的计划,大家听说过“灯下黑”吗?错换人生真相的突破口,或许就隐藏在这片灯下黑中,或许就连潘克律师也忽略了这一点。

灯下黑在什么地方?答:杜新枝。

杜新枝为郭威办死亡证明,的确不是什么新料,关注此事件的人都知道,大家关心其中的问题无非两点,为什么杜新枝要办假证?究竟是什么人为她办理的?

正因如此,大家往往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份死亡证明究竟有什么意义?

翻看互联网的记忆,杜新枝是个满嘴跑火车之人,前后矛盾之处太多,她对当初办死亡证明的解释是“为了逃避计划生育”,因为没有准生证。

这个说法,似乎有那么几分合理,但实际上却是非常站不住脚的疑点,我们慢慢揭开。

1992年的6月,杜新枝抱着郭威回到了老家兰考,常理来说,应该表现非常低调,但杜新枝却反其道而行之,逢人便说自己生过孩子,只是没生下来,流产死了。

更让人疑惑的是,杜新枝还专门将淮河医院的医生与自己单位领导叫到家中做客,尽管当时杜新枝孩子坐月子,不能吹风扇,但她还是忍了。当领导提出让杜新枝将孩子抱出来看看时,杜新枝直言孩子流产了,而医生对她的检查结果为“子宫不大”,意为没生过孩子。

在这之后,杜新枝的领导似乎成了小广播,孩子流产的“事情”流传开来,被许多人知晓。

是不是觉得非常诡异?杜新枝说的是自己生过孩子,没生下来流产,淮河医院医生的检查结果则是没生过,为什么会有两种说法?既然假装流产没生过孩子,还需要开死亡证明吗,应该开流产证明才对吧?这操作看不懂!

不,这还不是最诡异的,死亡证明的意义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1995年,远在江西的姚策,被检查出乙肝大三阳,许敏和姚师兵找到淮河医院,但最终并未取得任何收获。在这之后不久,郭威1995年的假户口办理完了,这两件事发生的事件竟如此巧合,但真的是“巧合”吗?

让我们将目光转向另一个点,杜新枝老家的计划生育规定,彻底打脸了老杜“逃避计划生育”的说法。早在1990年,计生办就颁布规定,只要年满28岁,且第一个孩子有先天缺陷,完全可以申请生二胎!

言下之意,即使没有准生证,只要申请也能生二胎。老杜的大女儿智力障碍,完全符合要求,她根本没有必要逃避,直接承认就好了,为什么要搞一张死亡证明呢?就算杜新枝关系过硬,但办理假证也是需要多方疏通的,死亡证明一式三份,医院一份、家属一份、殡仪馆一份,大费周章还费钱,何苦呢?

其实,这就要谈到死亡证明的意义了。一般情况下,谁会查看死亡证明?除了孩子家属外,又会是谁呢?实际上,这份死亡证明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当初姚师兵致电杜新枝,询问92年孩子如今动向,杜新枝直言孩子已死,而且自己手中有死亡证明。这一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但姚师兵细想之后便会发现蹊跷之处,于是选择前往河南派出所求助。

冥冥之中,正好遇到了郭威,命运的齿轮再次被拨动,阔别28年的亲人再度相逢。

很明显,这份死亡证明就是为了对付许敏一家,为了掩盖真相。但对于郭威而言,不论是死亡证明,还是95年的出生证明,都是一张废纸。因为,郭威是一个有两张身份证的人,第一张便是1992年的。

由此可见,郭威实际上办理了1992年的户口,1995年的身份证并不能影响他的生活。关于92年的身份证,郭威最起码在两件事上早早暴露。

首先是郭威和田静结婚,如果是按照95年的身份证,那郭威年龄不满法定婚龄,是无法获得结婚证的,如果用92年的身份证,那一切都能说得通。

其次便是郭威的一张病历单,上面赫然写着1992年,很显然没有在病历单上作假的必要。而且,郭威对外工作的身份证也一定是92年的,不然当初他的领导也不会主动让郭威与姚师兵验DNA。

只能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杜新枝机关算尽,却无法算到天意难违。

死亡证明和假身份证,无疑是此事件最大的突破口,两位律师完全可以顺着这条线,一步一步顺藤摸瓜,毕竟为健康的婴儿办理死亡证明这种高难度的操作,绝非一般人可以做到。要知道当年的淮河医院成为三甲医院仅有一年,规章制度非常严格,开死亡证明要走很多程序,其他材料也会跟着作假,结果连验明正身都没有便签字,如果说没有内幕,估计淮医自己都不相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