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别人家的政府:看看人家安徽合肥敢投蔚来,再看看你

subtitle
娱乐刘逗逗 2021-06-15 05:24

感谢相遇和关注:「芳博士」

因最近受伤,很久没写头条号。但这两天,受伤的还有除安徽合肥之外的各地政府。

《对话》栏目专访合肥市委书记虞爱华的视频剪辑,红遍整个朋友圈。

央视《对话》栏目专访合肥市委书记虞爱华,虞书记首次公开解密为何投资蔚来,合肥又是如何从古代的兵家必争之地,成为当今的商家必争之地。感恩“有为政府”,感恩“最好时代”。

大量创业者、投资人在转发的同时,还不忘@一下本地政府。

语气像极了家长们在教育自家娃:

你看看别人家孩子,再看看你——你看看别人家政府,再看看你。

我相信这些“自家政府”的公职人员的心里一定不好受。

作为曾在体制内任职又投身创投圈的人,我来说说那些不好受也不好说的事。

才疏学浅,点到则止。各位客官,就当听个另外的声音。

01)蔚来,何时进入安徽合肥视线?

在安徽省和合肥市的政府网站,搜索蔚来。最早可追溯到2017年。

在2017年12月的一篇文章《我省24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集聚发展基地,集中优势资源,按下结构调整“快进键”》中,只一句话提到了蔚来,还是因为江淮汽车:

“江淮汽车与上海蔚来汽车推进互联网协同制造,成为国内互联网造车经典案例,首款汽车有望于年内上市。”

那时候的蔚来,还是上海蔚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在同期另一篇《合肥打造公众绿色出行示范城,前11个月在全国推广2.5万辆新能源汽车》中,蔚来也是跟在江淮汽车后出现。

“一批重大项目进展迅速。江淮汽车与大众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正式签约,江淮大众项目列入省政府先进制造业“一号工程”;蔚来汽车10万辆新能源汽车12月底将量产。”

到了2018年,合肥高新区组织区内企业参观蔚来,依然是“公对公”的礼貌,并未展现出“一家人”的情谊。

毕竟江淮汽车才是安徽的“自己人”,而蔚来汽车还是“上海人”。

但到了2020年,合肥谈起蔚来的口气完全不同,放在娱乐圈,那就是“官宣”。

合肥市发改委通过《在江淮汽车和蔚来汽车公司之间,合肥市应有所取舍》一文,正面回应和蔚来的“关系”。

02)合肥投资蔚来,冒了多大的风险?

这里很有必要全文引用上图中的文章。

如果你是合肥的纳税人,如果你是江淮汽车的员工,恐怕,你也会发出如下的质询:

信件内容:

之前,有官宣,说是合肥市政府注资100亿给蔚来汽车公司,换取其把全球总部建在合肥。昨天,又见新闻,江淮汽车公司向银行借贷16亿,要以27亿资产做担保。蔚来汽车公司的车,是由江淮代工的,业内俱知。合肥宁愿向一家美国上市公司注资100亿,去承担市场风险,为什么不考虑向国有的江淮汽车公司注资?是因为蔚来汽车公司的所谓美国上市公司的血统,还是所谓的蔚来汽车公司为高科技电动汽车的噱头?蔚来汽车公司,合肥市府投100个亿,有董事会的权益吗,有足够的投票权吗?可能只是单纯的财务投资者的身份吧?江淮汽车,一年产多少车?在合肥,有多少员工?在合肥经济结构中的占比是蔚来汽车的多少倍?江淮汽车历年,为合肥纳税又有多少?蔚来汽车,一 年产多少车?在合肥,有多少员工?为合肥纳过多少税?在合肥经济结构中占比多少?能否撑过2020年都存疑!!!孰轻孰重,一目了然。支持实体经济,不能叶公好龙,不能博眼球,也并不是外来的和尚才会念经。合肥市完全可以资产置换,将江淮汽车公司在合肥市区的闲置土地资源置换出来,这样,合肥市拿到土地资源,江淮汽车公司有了流动资金 。一石二鸟。

投资100亿给蔚来汽车,安徽合肥确实冒了很大的险。

在《关于合肥市2019年度市级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

“全市财政收入在减税降费基础上完成1432.4亿元……全市地方收入746亿元。

如果把合肥比做一个家庭,一家之主决定从746元可支配收入中,拿出100元接济来自“上海的朋友”,而看着“江淮的亲戚”苦求16元生活费,你作为家庭成员,会作何感想?

如果你是合肥的一家之主,你这100元,会不会给得如芒在背、如履薄冰?

别说合肥了,就连安徽省也不宽裕。

根据《安徽省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安徽省)全年财政收入5710亿元……其中地方财政收入3183亿元”。

当时合肥发改委的回复如下:

经产业协调处了解,答复如下:一、合肥市拥有江淮、长安、安凯等整车及专用车生产企业,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产品覆盖乘用车、轻型货车、新能源客车和新能源专用车等全系列品类。合肥市在“十三五”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中,将新能源汽车列为重点发展产业,未来将持续完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条,扩大产业规模,加快打造在国内外极具影响力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二、在“十三五”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中,合肥市提出支持江淮、安凯等新能源汽车企业加快发展,积极推进江淮新能源乘用车及核心零部件等项目建设。合肥市将按照相关政策规定,继续支持江淮等本地汽车企业高质量发展。三、目前合肥市与蔚来汽车签署了框架协议,达成初步合作意向。至于您关心的市场风险、投资权益、经济结构占比等问题,我们将在后续具体合作商谈中充分研究,规避风险,力争项目早日落户,加快完善合肥市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条,提升新能源汽车产业竞争力

如果你是合肥市的纳税人,你是江淮汽车的员工,会对上面的回复满意么?

答案显而易见。

根据天眼查的信息可以看到:

2020年6月,蔚来汽车的投资人主体发生变更;

2021年2月,在工商上,蔚来汽车才从“上海人”变成了“安徽合肥人”。

打不恰当的比方,“结婚”官宣是2020年2月发布,聘礼给出去挺久,盘桓一年,这姑娘才姗姗来迟、款款落户。

安徽合肥确实拿出了很大的诚意,也冒了很大的风险。

投资永远是风险与收益并存的举动。投资蔚来,在现在看来,是成功了。

《合肥又刷屏了,入股蔚来半年翻10倍,可是也有一堆项目被他们做死了》。可见,合肥也有不少“失败的婚姻”。

投资当然有赢有亏,但:

地方政府该不该拿着纳税人的钱,做风险投资?

如果投资失败,谁来担责?谁来填上财政窟窿?

虞书记说得很感人:不能让企业呛水了也不拉它,政府应该到里面跟大家一起游泳。

但如果地方政府也呛水了,谁拉它?中央么,其他的地方政府么?

公开信息查不到合肥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决算表,只能看到安徽省的。

2019年,安徽省省级税收收入1721514万元。中央税收返还及转移支付收入33773732万元,其中一般性转移支付收入27563546万元

可见,中央是对安徽省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强大支持的。而中央的转移支付来源,正是其他“较富裕”地方政府缴纳的国税。

03)别羡慕合肥,你所在地方政府也投了蔚来

就像前面说的,合肥冒了巨大风险投资了蔚来。

背后有合肥市纳税人的贡献,更有中央和其他“较富裕”地方政府的支持。

因此,投资蔚来,其实和国内许多地区的纳税人有关。

同时,别羡慕安徽合肥,其实很多地方政府都或多或少参与了蔚来的投资。

根据天眼查“蔚来控股有限公司”可见,参与投资蔚来的有:

(1)合肥建恒新能源汽车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穿透的实控股东是合肥市国资委。

(2)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二期:穿透的股东有——国资委、财政部、广东省人民政府、北京市国资委、上海市国资委、浙江省财政厅、广东省财政厅、江苏省财政厅、山东省财政厅、深圳市财政局、广州市国资委、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佛山市国资委、佛山市财政局、珠海市国资委、珠海横琴新区管委会财政局、南京市财政局、湖北省国资委、厦门市财政局……(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工商登记可查)

(3)安徽金通新能源汽车二期基金合伙企业:安徽省国资委、安庆市财政局、淮北市财政局、滁州市财政局、黄山市屯溪区财政局……

(4)安徽省三重一创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安徽省国资委。

最后,我佩服安徽和合肥的领导,能冒投资蔚来的风险。

但佩服之余,这样的冒险,是否值得各地政府领导效仿和跟风,我打一个问号。

这个问题,留给我,也留给各位读者朋友。

投资向来是成王败寇。蔚来的李斌曾经是“2019年最惨的男人”。

但当我们在望向王的时候,也别忘了:

寇曾经也是王,或者曾经也可能成为王。

而王,是不是永远都是王呢?

感谢相遇和关注:「芳博士」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