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WLA科学家说⑫ | 朋友圈全是诺奖得主,是什么样的体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编者按

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世界顶尖科学家协会(WLA)指导委员会成员埃里克·马斯金(Eric Maskin)是哈佛大学亚当斯讲席教授,经济学、数学教授。他不仅在博弈论、契约论、社会选择理论和其它经济学领域做出了卓越贡献,还培养出了一大批活跃在世界各地的一流经济学精英,包括知名的中国经济学大咖钱颖一和许成钢。

马斯金曾多次参加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WLF),并在2020年第三届WLF之前接受了WLA的独家连线采访。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他指出,市场的自动调节机制在大部分情况下是有效的;但是疫情环境下,不能依靠市场机制来调节公共产品的生产。例如,“病毒检测剂盒在疫情中是必要的,但不是消费者特别想要的”,在此情况下,政府必须介入,但“美国在这方面做的很失败”。

一路走来,马斯金遇到了众多良师益友以及优秀学生,他们都在经济学领域颇有建树,其中有10位都是经济学诺奖得主。对于这些缘分和自己的成就,他谦卑地表示都是“幸运”二字。

埃里克·马斯金因创立和发展了“机制设计理论”,与莱昂尼德·赫维奇(Leonid Hurwicz)以及罗杰·迈尔森(Roger Myerson)获得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最突出的贡献是将博弈论引入机制设计。在他之前,机制设计最重要的学者是莱昂尼德·赫维奇,机制设计只是从中央计划者的角度考虑问题,而马斯金认为并不需要一个中央计划者。作为对策论领域的大师级经济学家,马斯金代表了经济学理论形而上的价值取向。1977年,马斯金完成论文《纳什均衡和福利最优化》(虽然时隔22年后才正式发表于1999年的《经济研究评论》),成为机制设计理论的里程碑。在该论文中,马斯金提出并证明了纳什均衡实施的充分和必要条件,他在证明充分条件时所构造的对策被称为“马斯金对策”,广为流传。

埃里克·马斯金参加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图 | WLF

马斯金十分喜欢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美国肯尼迪总统的弟弟)的一句话:“有些人看到事物的现状,问为什么。我梦想着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并问为什么不发生。”他表示,经济学中自己最喜欢的部分便是“对未发生过但应该发生的事情进行研究”,即规范价值经济学(normative economics)。而机制设计也是基于此,它能在当下一些最重要的经济政策中发挥作用。

幸运的一次课程

接触经济学新兴领域

马斯金于1950年12月出生在纽约市,但却是在新泽西州、居民不到一千人的阿尔彭(Alpine)镇长大。因为居民太少,当地没有设立中学,他得去三英里外的特纳夫利(Tenafly)镇上就读初中和高中。

在特纳夫利高中,他有幸遇到了一些敬业的老师。其中,他特别感激微积分老师弗朗西斯·皮尔萨,是他让马斯金领略到了数学的惊人之美;也正是在皮尔萨的影响下,马斯金成为了哈佛大学数学专业学生,在众多优秀教授的指导下学习代数和分析学。在他的印象里,那些教授们都很有启发性,其中一些人还“古怪得十分有趣”。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马斯金学习了肯尼思·阿罗(Kenneth Arrow,197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教授的信息经济学课程。这门课被马斯金称为“经济理论前沿的一个大杂烩”,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内容讲述了莱昂尼德·赫维奇(后与马斯金共同获得2007年经济学诺奖)在机制设计这一新兴领域的基础工作,而正是这方面的内容,给马斯金带来了重要的启示。

机制设计具有纯数学的精确性、严谨性,以及美感,同时也解决了真正具有社会意义的问题”他说,“这对我而言,是一个无法抗拒的组合。”

幸运的学术生涯

经济学领域展露锋芒

因此,尽管马斯金的学位上写的是应用数学,但他在爱好的驱动下选修了大量经济学的课程,这样算下来,他“实际上读了一个经济学博士”。这得益于那时哈佛大学的应用数学课程非常灵活,学生可以选择任何想学的东西,只要最后写了一篇“有重要数学内容”的论文即可。

其中包括杜鲁门·布利(Truman Bewley,知名美国经济学家)教授的一般均衡理论课,在那里,他遇到了同学罗杰·迈尔森(后来亦与马斯金分享了2007年经济学诺奖)并与其一起工作,例如解决“相当苛刻的问题集”。那时的两人大概谁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们会共同获得诺奖。

而经济学教授肯尼思·阿罗后来也成为了马斯金的博士生导师,不仅给了马斯金许多自主学习的时间,还经常与之进行一对一的讨论。“我从我们的讨论中学到了大量东西。”马斯金回忆道,他还在阿罗教授的指导下写了一篇关于阿罗不可能定理的论文。

随后,阿罗教授认为马斯金能在他朋友兼合作者弗兰克·哈恩(Frank Hahn,知名英国经济学家)教授门下受益良多,便帮马斯金在剑桥大学耶稣学院安排了博士后研究。而在这一安排下,马斯金经历了“非凡的一年”。除了精彩的平日生活,如剑桥大学的学习生活、伦敦的戏剧以及欧洲各地的旅行,更让他觉得颇具亮点的,一是哈恩教授每周的辅导课程,二是与同学让-雅克·拉丰(Jean-Jacques Laffont,已故的知名法国微观经济学家)、帕萨·达斯古普塔(Partha Dasgupta,知名印裔英国经济学家)开始了研究项目并建立了终身的友谊。

同时,阿罗教授也把研究机制设计的莱昂尼德·赫维奇介绍给了马斯金。赫维奇的工作给了马斯金新的启发,让他陷入了一个颇为困难的问题。在冥思苦想大半年后,马斯金完成了前半段的工作,并最终幸运地在朋友卡尔·温德(Karl Vind,知名丹麦经济学家)的帮助下,于麻省理工学院(MIT)担任助教的期间,完成了那篇知名的论文《纳什均衡和福利最优化》

埃里克·马斯金参加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图 | WLF

幸运的教职生涯

师、友、生都是大咖

当时MIT的经济学系人数并不多,因此大多数老师每天都会在教师俱乐部的大桌子上一起午餐——这样的场合对马斯金来说是一种享受,作为初级教员的他可以围观一帮优秀前辈们之间的相互交谈并收获满满。

例如保罗·萨缪尔森(Paul Samueslon,1970年经济学诺奖得主)或佛朗哥·莫迪利亚尼(Franco Modigliani,1985年经济学诺奖得主)等人经常会滔滔不绝,而罗伯特·索洛(Robert Solow,1987年经济学诺奖得主)则经常插话。而彼得·戴蒙德(Peter Diamond,2010年经济学诺奖得主)的教学和工作让马斯金获益匪浅,“他像大哥哥一样对我悉心指导”,马斯金说。

MIT不仅有着极其优质的师资,也以那些天赋异禀的学生们而闻名。马斯金自嘲自己当初是一名“菜鸟”教师,面对众多聪明过人的学生,自己像是被丢入了“狼群”中。但让他感到幸运的是,这些学生中有一些人会愿意包容他作为一个讲师的不足之处,并继续与他共同钻研论文。马斯金还在这里遇到了一对伙伴,德鲁·富登伯格(Drew Fudenberg,美国知名经济学家)和让·蒂罗尔(Jean Tirole,2014年经济学诺奖得主),他们很快成为了埃里克·马斯金的共同作者,以及很棒的朋友。

在MIT工作7年后,马斯金离开了MIT,去往他认为更合适自己长期工作的哈佛大学。在哈佛大学发展的高级理论小组里,有着如安德鲁·马斯科尔(Andreu Mas-Colell,知名西班牙经济学家)、奥利弗·哈特(Oliver Hart,2016年经济学诺奖得主)等业内他人难以与之媲美的优秀人员。同时,他还与同事一起,培养了一批来自中国、非常有才华的学生,而其中的两位,钱颖一和许成钢还成为了马斯金等人的共同作者。

“和在MIT一样,我很幸运地在哈佛也能遇到一系列出色的学生。”马斯金感慨道,他们中的四人还成为了长期的合作者和朋友,包括共同获得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和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

埃里克·马斯金参加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图 | WLF

我真的非常幸运,一开始就接触到了经济学,并且在机制设计刚刚开始绽放的时候进入这个领域,”马斯金说,“而且最关键的是,在这个行业里,我遇到了众多无比优秀的老师、学生、同事和朋友。”他再一次由衷地感慨,能够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么的幸运

特约撰稿 蔡 骏

编辑 冬青子

排版 杨 周

责任编辑 羽 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