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谁能帮中国拖住美国?

subtitle
云石 2021-06-14 20:12

现在中美关系闹成为这样,基本上美国人的对华观感已经跌入谷底了。不管是在朝还是在野,不管是哪个种族、族群,遏制中国、剿杀中国都已经成为他们共同的心声,这种趋势发展下去,中美关系将急速堕入修昔底德陷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或许这个在某种程度上是无可避免的,但这并不符合中国利益。毕竟从客观现实角度看,在当下和未来一段时间,中国实力依然是弱于美国的,影响力更是远远不如;但从未来趋势来看,中国又有极大的成长空间和可能性,美国则正陷入结构性困境。这种当下的不如,以及未来发展趋势的更优,决定了对中国最佳的战略态势,是尽量避免与美国决裂——就算避免不了,也要尽可能的缓滞这种决裂的到来。只有这样,自己争取尽可能多的战略时间——毕竟,时间是在我们这一边的。

那怎样才能拖延时间?一方面当然是要我们自己这边应对得法,该妥协时妥协、该硬气时硬气,胡萝卜+大棒,软硬兼施。但与此同时,也需要在美国内部,积极争取亲华势力的帮助。

当然,这个看起来有点天方夜谭,现在的美国,举国上下对中国都是一片喊打喊杀,连那帮华裔都为了“表忠心证清白”,在反华浪潮中上窜下跳。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哪里还有什么亲华势力?

其实这种观点还是太片面了点。确实,从情感角度来看,现在的美国确实已经不存在什么亲华派;但从利益的角度,美国的亲华派——或者说是希望维持中国友好关系的势力,其实一直存在,而且这股势力还很强大。

什么样的势力?

资本——再具体点说,就是美国的全球化资本。

众所周知,资本是冷血的——这意味着资本从不以情感好恶作为自己决策的依据。对资本来说,他们判断是非好恶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赚钱,或者说对赚钱工具的掌握。

这就决定了,他们是中国可以争取的对象。如果你要讲种族、讲国家利益、讲意识形态、讲政治制度,那现在的中国人跟美国人是完全不可能尿到一个壶里去的。但如果讲利益,讲赚钱,那中国绝对是美国全球化资本最佳的掘金场——这里已经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市场,而且未来还有极大的增长空间。在这里,美国资本可以赚到大量的钱。而且,鉴于美强中弱的战略态势,中国为了维护中美关系、缓滞美国对中国的进逼,也愿意向美国资本支付政治溢价——只要他们能帮中国缓解美国的敌意,中国就愿意为此向他们支付回报,向他们敞开更多的市场,甚至让他们享受一定程度上的超国民待遇。

这样的市场,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尤其是在全球经济颓靡,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危机迹象越来越明显,大萧条迫在眉睫的大环境下,这样一个经济基本面最好、应对大萧条的各项政策储备最充分的超大市场,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是它们平安度过危机,甚至趁乱壮大的最佳宝地

当然,从国家民族主义的角度来看的话,这样有出卖自己国家的嫌疑。但既然晚明的晋商,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将不顾朝廷禁令和自己的民族大义,而将粮食和军火源源不断的走私给关外的满清,那只要中国的利益足够诱人,没道理美国的全球化资本,就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利用自己的强大影响力,阻止美国政府的对华打击。

毕竟,资本无国界,这从来就不是一句空话。

当然,美国的当代全球化资本,和晚明晋商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一个最大的区别就是,晚明晋商在跟满清勾勾搭搭的同时,并不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的地位会被取代——关外注定出不了这个样一个能抢饭碗的同行,只要自己忠心,哪怕江山易色,它依然可以在大清入关后延续过去的辉煌。

但美国当代全球化资本不一样。不管你是特斯拉、苹果。还是高盛、摩根史丹利,甚至于沃尔玛、可口可乐、耐克,乃至他们背后的那些资本。这些东西在当今时代环境下,都不具备不可替代性——甚至中国都有对标公司和产品。哪怕是没有的,中国也都有自主化的追赶计划。所以他们是存在被取代的担忧的——它们基于现实利益,而对美国遏华战略的阻滞,有可能会成为加速中国同行追赶,将他们超越乃至取代的加速器。

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像晚明晋商那样改换门庭。毕竟中美和明清是不一样的。明亡清兴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场改朝换代,虽然皇帝和贵族由汉人变成了满人,但体制、社会运行规则其实并无本质差异。这种情况下,即便大明被晋商们折腾亡了,大清成为新的寄主,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不便——相反,还会因为“开国之功”,而享受到皇商的殊荣。

但中美就不同了。中美不光是种族、文化不同,更重要的是,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政治权力占据社会权力结构的核心;资本在这个体系下,是受政治权力监控和约束的——甚至还有一种叫国资的东西,直接由政治权力掌控,以政治利益而非经济利益,为其最高存在使命和价值。

这和美国这种资本主义灯塔国,资本位于社会权力结构顶端,甚至力压政治三分的处境截然不同。所以,西方资本不会喜欢中国这种模式——搞个垄断就要被打脸,扒下老百姓的皮保不准就被爆锤,这哪是横行无忌惯了的西方资本受得了的?

所以,美国全球化资本注定当不了晋商,不可能选择中国成为他们的新寄主——不是因为道义,而是因为利益。

但这也不意味着他们就不能为中国所用:

固然,中共领导下中国不是西方自由资本的理想寄主,甚至从长远看还是他们的强大竞争对手——中国国有资本和受其监督管制的中国民间资本,很有可能瓦解美国全球化资本对世界经济的控制。但是在现在,以及未来的一段不短时间内,中国却是美国全球化资本攫取利益的最主要市场之一。尤其是如果未来出现经济危机,全球进入长期的大萧条(这是大概率事件),中国市场将成为他们延续生命力的关键——如果没有中国市场的支撑,那他们中的很多可能熬不到那么久,就直接在危机中挂掉了。如果这样,那即便未来全球经济能复苏,新的资本成长机会来临,那也是另一波资本的事儿,和现在这一波没什么关系了。

这就形成了矛盾——长期看是有风险,但中短期又离不开中国。

还有一点,中国已经今非昔比,即便现在美国全球化资本为了长远着想,对美国打压中国置之不理、甚至支持,也未必就能成功,中国依然有不小的概率突围而出,成长为他们的劲敌。而与此同时,它们却势必会失去未来全球最大,且最有潜力的市场,将它们拱手让给作为他们未来劲敌的中国资本,成为它们汲取养分,与自己竞争的战略基地。

这么一算,美国的全球化资本就很纠结了。而纠结到最后,通常的理性选择,就是依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中国——至少这样能把现实利益抓在手里。

而这也中国所需要的。中国的“义”肯定不会受美国全球化资本的待见,但中国的“利”,却是他们无法抗拒的。只要中国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有步骤、有计划的不断释放开放红利,就可以将美国全球化资本牢牢拽在手里,让他们发挥自己的强大能量,在美国内部充当阻滞反华风潮的中流砥柱。

这是从中国市场角度来说的。而从美国内部角度来说,美国资本如果想要不被扒皮,其实也需要缓释中美关系,避免中美进入新冷战。

这个角度很多人可能没想到,但确实是有历史经验的。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这种体制下,政府想制约资本是很困难的,想抽资本的税,割他们的肉更难。但在历史上,有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1930年代到1980年代,也就是从罗斯福到卡特任期,在这长达近五十年的时间里,美国成功的对企业实现了高额征税。

这一段时期美国的经济模式,在经济学史上被称为国家干预型的市场经济模式——其实有点像我们现在中国搞的这种有中国特色市场经济模式。而对应的,也就是1930年代前和1980年代后,这两个时间段,美国采用的是自由主义市场经济模式。

这两个模式最大的不同在哪儿?说简单点就是字面意思——政府是否大举干预市场。而这个干预市场,有很大一个特征,就是政府会更多的通过所得税、财产税、社保等途径,积极介入分配——换句话说,政府要对企业和资本高额征税,这样才有钱去再分配。

为什么政府要在罗斯福到卡特时期高额征税?原因有两个——罗斯福时代,美国经历了大萧条和二战,这期间政府必须对资本强力征税,才能再分配给一贫如洗的穷人,避免他们吃不饱饭造反;才能让穷人有钱消费,进而让工厂有订单,进而让经济循环下去;才能把钱拿来供养军队跟日本人和德国人干仗。而在后罗斯福时代继续高额征税,则是因为当时面临苏联的竞争,美国不仅要高额征税打冷战,而且还要通过税收再分配,缓解贫富差距,提高普通大众的生活水平,以体现灯塔国的优越性,否则民众就会去向往苏联在全球宣传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

所以,在那五十年内,美国的税收是非常高的。尤其是罗斯福任期内,更是高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1932年,最高税率提高到63%,1936年78%,1941年81%,1944年94%,1946年91%,这种超出90%的最高税率维持了大约20年,而后虽有缓解,但依然高的恐怖——即便到1965,也才降到70%。直到里根上台前,整个美国的税率都是高位运行——对比下现在美国的税率,这简直就是逆天存在!

加税是针对谁?当然是针对资本——只有它们才最有钱。

那资本喜欢加税吗?废话,一个中国年入百万的中产,给个45%的最高个人所得税,他们都哭爹叫娘觉得被中国政府剥削的快死了;美国政府给美国资本定个90%最高税率,他们能不气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事实上,当初一手将罗斯福扶上总统宝座的美国著名财阀洛克菲勒,在罗斯福新政后对这个残疾总统恨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临死都不瞑目,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

这就衍生出一个问题:美国又不是中国,堂堂资本主义灯塔国,资本呼风唤雨,在社会权力结构中占据相对优势地位,为什么它们竟然能接受政治权力对他们的如此不人道盘剥?

因为没办法啊。内部,大萧条导致穷人一贫如洗,如果政府不收税把钱分配给他们,他们就会上街造反,把资本家挂路灯。二战时,如果不给钱,就打不赢德国和日本;二战后冷战又接着上来,美国的苏联斗的一塌糊涂,都在国际上大肆输出自家意识形态,如果不让政府收税收买人民,那民众就会接受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提枪上街要无产阶级当家做主。

资本家是怕死的、资本也怕被打土豪分田地。美国资本更受不了苏联那套国家肢解控制资本的玩法,所以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能忍受高税率。

美国前10%富人对社会财产占有比例

所以那五十年,美国中产很爽,美国资本却很郁闷,贫富差距也是历史上最小的阶段。直到80年代,苏联败局已定,国际共运也偃旗息鼓,美国灯塔地位稳固,所以从里根开始,资本重新露出锋利的牙齿,政府在资本的要挟下,逐步降低税率,资本疯狂收割民众,贫富差距又开始扩大。

而现在,又到了临界点——美国贫富差距已经突破1929,产业空心化大批民众失业导致民粹泛滥,股市泡沫和联邦债务已濒临爆破边缘。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新自由主义已经进入尾声,国家干预市场又要回来——对美国资本,尤其是全球化资本来说,他们又将面临美国政府的高税率洗劫!

怎样才能避免被收割——至少缓滞被收割的程度?答案之一,就是把中美关系尽量维持的好一点:

中国虽然也是共产主义国家,但改革开放以后就停止了输出革命,意识形态宣传仅限于国内,绝不对外输出,所以对西方资本威胁较小,不至于吓得他们屁滚尿流。而中国的这种态度,只要不被逼的打新冷战,在未来几十年内不大可能改变——这意味着美国资本家不必为了防止民众被发动起来把他们吊路灯,而不得不忍痛割肉羁縻。

而且中国极力避免跟美国决裂,不想打新冷战的态度很明显,所以只要能控住美国右翼的欲望,不主动挑起冷战,美国就没必要为了这场世界级的消耗,而对资本高征税

此外,美国经济已经病入膏肓,而放眼全球,中国现在是唯一还有实力救美国的国家。只要中美关系能维持下去,中国为了避免冷战,多少还是愿意支付些政治溢价——多帮美国背点通胀,多买点美国货,这样就算不能阻止美国经济崩溃,但至少可以延缓——将来崩盘了,恢复起来也会容易一点——如果中国人能多买点美债,买点美国货,让美国政府能多对冲点债务,让美国民众能从中美贸易中多赚点钱维持生活,那政府对资本收税补贴民众的必要性也就会有所降低。

总而言之,在贫富差距高度分化,大萧条即将降临的宏观背景下,美国资本,尤其是全球化资本,如果不想被政府挟民粹之势强行用高税率收割,重蹈罗斯福上台后资本家哭爹叫娘的覆辙,那尽量缓和中美矛盾,尽可能的施压政府跟中国缓和关系,绝对是为数不多的救命稻草之一。这么做,不仅会获得中国政府的赞赏,获得中国市场的丰厚回报,美国内部,他们也会因此压力大减,被收割的可能性会得到最大限度的缓解。

所以,美国资本,尤其是全球化资本,才是中国在美国内部最大的朋友——只有中国,能帮助他们逃避政治权力和民权的联手收割;只有中国,才能帮助他们维持住利益最大化的冷血本性!

这样的局面,可能大家觉得有点搞笑。毕竟美国资本可是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势力,而中共领导的中国,现在可以说已经超越了当年的苏联,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共产主义势力。两个你死我活的冤家死对头意识形态,它们自诞生以来的最强大代表,居然会在特殊的时代环境下,同坐一条船,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当然,美国资本也是滑头的。他们即便知道中国能给自己带来大量利益,知道美国经济崩盘后自己有可能被政府挟民粹再次收割,但在经济危机到来之前,在美国反华民意高涨的情况下,他们更愿意闷声发财——既不惹一身骚,又继续赚中国的钱。

不过现在中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近期《反外国制裁法》出台,里面对外资的要求明显加强,甚至包括极端情况下,有针对性的查封、扣押、冻结在我国境内的动产、不动产和其他各类财产。

据统计,截止2020,美国在华资产共计大约有2.25亿亿美金——远高于中国在美资产。而且中国还是全球最大消费市场;未来一旦经济危机主升浪来临,中国也是最有能力抵御大萧条,维持经济正常运转的主要大国。鉴于美资在华投入太大,现在和未来的生存发展又完全离不开中国,所以他们是不能接受在华鸡飞蛋打的结局的。

以前美资当缩头乌龟,一边赚中国的钱,一边又对美国的政治反华听之任之——这便宜占的可真够美的。可现在,有了这套法律,算是给他们提个醒——搞定不了白宫,搞定不了国会,影响不了舆论,你们也配称为灯塔国的资本?也配称为资本主义世界的当家人?赶紧的,把对华盛顿的影响力发动起来,好好在国会、在白宫、在媒体上给中国说好话,施加压力,不然的话,中国已经做好了跟美国决裂的准备;到那时,就对你们不客气了!

看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感叹世界的奇妙。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带头大哥,怎么就会搞成这种关系?非要找原因,可能还是因为咱们的玩法太与众不同了吧。这种特殊性,在已经入土的苏联老大哥嘴里,叫做中修;但在咱们这里,这叫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正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只要有利于国家,有利于中国人民,资本主义的带头大哥,咱们也是可以把酒言欢的!但如果想只拿好处不付出,以前或许可以;但在中国对美国已不抱幻想,拿出摊牌的勇气和决心后,这一套,没门了!

那么,接下来这些美国资本会有什么反应?他们会像我们预料的那样,对华盛顿强力施压吗?如果他们动手,大概会做到哪个程度?对中美关系的下一步发展,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下一节继续为您解读。

本文为云石海外风云系列2147章。喜欢的朋友,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云石,持续收看全部云石海外风云系列文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