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宗盛林忆莲离婚后首次同框:我终于放下了你,从年少到白头

subtitle
VIKAN薇 2021-06-14 18:0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才华水木君

来源:水木君说(ID:shuimujunshuo)

众人听一首歌,能听到一千个哈姆雷特。

而能将一千个哈姆雷特汇聚成同一种沧桑与寂寞的歌者,世间唯有李宗盛。

年轻的时候,薇薇也听过他的歌,只觉声线独特,再无其他感触。

直到十几年后的某个夜晚,听到他的某句歌词,发觉字字如钝刀割肉般令人心碎。

才体会到了那句:“最怕在某个年纪,突然听懂一首歌,看懂一个人。”

这个能将深情化作一声长叹的歌者,从年少轻狂到白发苍苍,终于在耳顺之年,学会了如何与生活和解。

▽点击下方视频,观看李宗盛的人生故事

看 透女人心,写了无数情歌的李宗盛, 自然 也有几段遗憾的情缘。

其中最让人感慨的,还是在他心里驻扎时间最久的林忆莲。

1992年,电影《霸王别姬》拍摄,李宗盛正在为电影制作主题曲。

同年,林忆莲签约了滚石唱片,两个人就因为一首歌,相识相知。

即便李宗盛在当时已有家室,但艺术方面的契合,还是让他们被彼此的才华折服。

眼波流转间,也开始暗生情愫。

1994年,他们同台演唱《当爱已成往事》的时候,他止不住地紧张。

直到听到林忆莲有力又绵柔的第一句:往事不要再提。

他才安定了整颗心。

“像林忆莲这样的女人,听她的声音就足以爱上她。”

在当时的李宗盛眼中,林忆莲或许就是那个能让他收获力量的白月光吧。

爱情是一件不可琢磨的东西。

而李宗盛对白月光爱意的表达,也一发不可收拾。

在林忆莲对这段关系依然有迟疑的时候,他曾翻越几千里跑到加拿大,在林忆莲的门前,站了一天一夜。

就在那一夜,为心爱的人写下了传唱至今的经典,《为你我受冷风吹》。

那天之后,林忆莲终于抛开了世俗的看法,接受了李宗盛炙热的爱意。

1998年,李宗盛与林忆莲走进了婚姻。

这样的才子佳人,在谁眼中都是“天生一对”。

可多情总被多情伤。

轰轰烈烈的誓言没能抵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原本在对方眼中最具魅力的艺术品味,也因为分歧而逐渐生出嫌隙。

他们的婚姻持续了6年,便匆匆收了场。

只是在离婚声明中,道出了一声遗憾的感叹:“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

“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思念是紧跟着的,好不了的咳”。

正如他自己唱的那般,婚姻结束了,可自己的念想却没有结束。

离婚十年后,李宗盛在演唱会上,再次与林忆莲隔空对唱。

只是连第一句“往事不要再提”都没有唱出,就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想必他也会感慨,原来歌词里的那句经典,早就预见了他们的结局吧。

“为何你不懂,只要有爱就有痛,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什么是人间最痛苦的事?

不是爱而不得,而是失去后才发觉,世界上再无第二个你,能让我心起涟漪。

林忆莲后来又有了新的恋情,可她依然选择孤身一人。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说:

有时你遇到了一个人,以为就是她了,后来回头看,其实她也不过是这一段路给了你想要的东西。

可看似通透的李宗盛,却并没有看清这个事实。

他依然固执的,不想为那段无果的感情画上句号。

直到去年,他们共同陪伴20岁的女儿吃饭。

那是离婚十五年间,他们唯一的同框。

照片中的李宗盛,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

是啊,十五年了,也总该放下了。

如今他终于明白了,人群来来往往,都是过客匆匆。

不念不打扰不挣扎,感谢陪伴过就好。

对于李宗盛来说,林忆莲是因爱而 起的固执。

可有一个男人,却因为埋怨,让他足足纠结了半辈子。

“我们住在一个菜市场旁边,我必须扛过瓦斯,穿过臭水四溢的夜市......”

这段经历,李宗盛刻骨铭心。

但这并不只是因为生活困苦,而是这段经历总会让他想起,使自己自卑过的人。

那个人就是他的父亲。

他从来没让父亲满意过。

学习成绩一直排名倒数,连高中录取线都达不到。

在第一次中考落榜后,他又上了10个月的补习班,准备二战,但他还是失败了。

据说当时的补习班里只有两个人没考上,一个是他,另一个有智力问题。

“你注定会成为一个没出息的人。”

这就是年少时的李宗盛,在父亲眼中读懂的唯一语言。

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即使才气满满,李宗盛还是避免不了内心的自卑。

在读书期间,他不敢上台,不敢参加活动,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终于,他在读中专的时候,碰到了一点生活的希望。

他在校园遇到了“木吉他”合唱团。

虽然上台演出还是会有恐慌与不安,但至少喜欢的力量让他愿意努力克服。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全部的希望,在父亲眼中,依然是件不靠谱的事情。

在父亲严厉要求他必须送瓦斯的时候,李宗盛再次陷入了绝望。

随后,他做了有生之年唯一一件忤逆父亲的行为。

“不让我做音乐,我偏偏要做。”

即便没有逃离送瓦斯的工作,但他也同样没有放弃写歌。

事实证明,这个选择对华语乐坛来说是对的,它成就了一代天王。

可于他自己而言,父亲严厉和失望的眼神,却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跟随了他的一生。

成名后的李宗盛在做客节目时说:

“那时候写歌,都是挖空了心思......我好不容易才坐到那个位置,其实很害怕,生怕这一张搞砸了,我就又要回去送瓦斯了。”

后来的李宗盛,鲜少提到自己的父亲。

那些年的不理解和叛逆,也成为了埋藏在这对父子之间最深的一条鸿沟。

时间越久,越难以逾越。

直到父亲去世,他们都没有过一场交心的对话,甘心成为了只带着血缘关系的甲和乙。

直到过了60岁那一年,他有了更多陪伴女儿的时间,才突然看懂了“父亲”两个字。

他开始停下来,反省这段关系。

他是否也有一些难以启齿的言语,在张口之前就被自己的骄傲给逼退了回去?

物是人非,这个答案,他已经得不到了。

也只能用一声怀念,向已经不在了的父亲,抛出一封“和解信”。

“一下子也活到容易落泪的岁了,当徒劳人世纠葛兑现成风霜皱褶,爸,我想你了。”

心怀内疚的李宗盛,用一曲《新写的旧歌》,再次惹哭了千万个有着相同家庭的听众。

或许只有在自己进入相同的年龄,成为父亲的时候,才能化解这份情感吧。

所谓父子一场,就是共同成长。

很遗憾,李宗盛等到来不及的时候,才看清了真相。

张艾嘉说: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李宗盛。 ”

确实,火爆于90年代,他的名字放到30年后今日也仍让人神伤与感叹。

从小李变成了老李,他一直都在创造歌坛奇迹。

这个奇迹成就的,不只是他自己。

因为一首《梦醒时分》,陈淑桦奠定了歌坛天后的位置;

因为一首《爱如潮水》,张信哲成为了新一代的情歌王子;

因为一首《我是一只小小鸟》,赵传的名字迅速被人熟知;

因为一首《阴天》,对音乐感到绝望的莫文蔚再度拾起了信心;

因为一首《勇气》,梁静茹也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歌坛时代;

高晓松说:

“李宗盛可能是华语音乐最大的一口井,当这口井滋润到那么多当年的歌手的时候,他周围其实形成了一片森林,枝繁叶茂。”

是啊,放眼望去,整个华语乐坛造就的美景,都有李宗盛播种的影子。

李宗盛被封神,在谁看来都是当之无愧的事情。

可就是这样一个被誉为“音乐教父”的人,也没有逃过近十年的低谷和迷茫。

那应该是让李宗盛改变最大的十年。

因为情感上的打击,离婚后的李宗盛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再也写不出一句歌词。

“别人以为我很轻松,其实不是的,每次做一张专辑都好难。卖了五十万,数字摆在那儿了,下次就要八十万、一百万。写一首爆红的歌,下一首怎么办?天天为此绞尽脑汁。”

纵然天赋异禀,手握才情,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凡人。

同一时间,周杰伦以一张专辑《Jay》惊艳华语乐坛。

“属于自己的时代是否要过去了?”

他不敢想,也不敢承认,他怕输。

“我怕会露出马脚,我怕被人家知道。”

于是,他选择了逃离。

2008年,李宗盛开始隐退歌坛。

说来也令人唏嘘。

已年过半百的他,在离开江湖后,竟然才学会了享受人生。

他开创了“李吉他”品牌,玩手艺玩的不亦乐乎;

他开始爱上美食,为女儿做一顿美餐成为了他最幸福的事情;

他开始接受访谈,与三两好友聊人生,聊音乐,聊喜好。

那些曾被认为浪费时间、耽误创作的小事,如今在他眼中都成了最珍贵的时光。

当他沉下心来反观这个纷繁芜杂的世界时,才发现没有任何事情、任何人,可以与自己为敌。

他唯一的敌人,只有他自己。

前半生,他在爱恨纠葛里挣扎,用歌声安慰了万千凌晨崩溃的灵魂。

后半生,他终于学会和自己相处,用歌声给了自己一个答复。

再出手,就是那两首史诗级的巅峰创作。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该还的还,该给的我给。岁月你别催,走远的我不追,我不过是想弄清原委。”

一首《给自己的歌》,是他对爱情与生活中“想得却不可得”的追问。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一首《山丘》,是他对追问的回答。

瞧,他还是那个“欲买桂花同载酒”的少年。

铆足了劲儿,与生活不断较着真。

只是仍然执着于追问的他,似乎也明白了,生活原本就是没有答案的命题。

也正是有了这样的感悟,他才能发现无关风月的温柔吧。

人生不过是一场孤独的修行。

往后余生,他不再念及过往,也没有了老去的惊慌。

就像他自己写的一样:

“迎风起舞,让月光爱抚。我为王,在自己的国度。”

曾在李宗盛的音乐下看到这样一条留言:

“这么一个胡子拉碴,毛里毛糙的老男人,把风流往事嬉皮笑脸地讲给你听 ,如酒发酵。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懂他有多好。”

历经世间沧桑的人,都不敢听李宗盛的歌。

因为他在歌词里写的遗憾,也是每个人都逃不过的人生。

每个人都想为自己赢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最终发现“黯然心碎才是爱的代价”;

每个人都想在父母面前得到一个肯定,最后才发觉“父子一场,幸运的是知己,不幸的只能是甲乙”;

每个人都曾与生活冲撞,想要翻越一个又一个的山丘,最后才发现“山丘那边,无人等候”。

就像那句话说的,“等你听懂了李宗盛,你就读懂了人生”。

李宗盛曾在采访中说过这么一句感叹:

“希望你们听懂我的歌,却不用像我经历得这般多。”

是啊,他用了62年,与撞到头破血流之后,学会了与生活和解。

不再逃离,也不再追问,无论痛苦与幸运,都视作一种命运的馈赠。

这是一种怎样沧桑的感悟。

但愿你能听懂他的歌,却不必经历这样的沧桑。

如果你经历过了,也愿你能像“老李”一样,潇洒的挥一挥衣袖。

对过往道一声:

“罢了,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点个“在看”,祝大家都能肆意生活,潇洒一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参考资料:

1.新周刊《人物|李宗盛:越过山丘,与命运和解》

2.往事叉烧《笨蛋李宗盛和他一生都无法摆脱的宿命》

3.鲁豫有约十年故事《男人50之李宗盛》

*作者:才华水木君,来源:水木君说(ID:shuimujunshuo),清华人的视角,剖析人间万象。我是水木君,加入我的读书会,每天免费领好书。

你的分享、点赞、在看

就是对薇刊最好的鼓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7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