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50年,上海一位银行老职员点钞时发现伪币,牵出一桩建国后首案

subtitle
风猎极速办公 2021-06-14 17:37

随着人民解放军取得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胜利,中国辽阔的土地上,响彻了一个口号——“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

蒋介石闻声而动,准备进行最后的顽抗,亲自部署“保卫大上海”的作战方针,意图将上海建成抵抗解放军的坚实“堡垒”。

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将蒋介石的意志在上海执行得非常坚决,除了布置20万国民党守军外,更建造了4000余座钢筋水泥碉堡,还设置了掩体碉堡一万有余(其中包含了永久和半永久两种),在城市周边布下了地雷阵,地雷数量达数万之多。

上海同时具备海陆空部队和坚固的防御工事,令汤恩伯信心大增,嚣张地放出话来:“我们的大上海,要成为攻不破、摧不毁的斯大林格勒第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汤恩伯这句话,让笔者想到太原解放前夕,阎锡山为了守住太原老巢,在面对所向无敌的解放军时,也是修建了无数的坚固防御工事,在战前也放过“豪言壮语”,称“共军能攻占临汾 ,但绝攻不破太原城防。”结果呢?太原解放的事实,证明他就是过度自信。

在上海顽抗的汤恩伯,与固守太原时的阎锡山何其相似?上海解放已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汤恩伯的狠话也不过是过度自信的表现而已。

但话说回来,解放上海的结果是必然,但是解放上海的过程也注定不容易,时至今日,解放上海仍被誉为“战争的奇迹”。为什么这么说呢?主要有两点原因:

第一,上海当时有国民党精锐部队20万,同时拥有飞机、军舰和装甲兵,在海陆空都有很强的战斗力。同时,又积极构建了防御工事,将上海打造成了一个“铜墙铁壁的城市”;

第二,上海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城市和经济中心,环境极其复杂,其中牵扯到各方利益。作为远东第一国际大都会,有很多外国侨民在上海生活,如果在解放上海的过程中,伤及外国侨民,事情就会瞬间变得复杂起来,一旦帝国主义在华利益受损,局面失去控制,给了他们武装干涉的借口,事态将更加复杂。

对于上海当时的复杂局势,陈毅将军分析得极其到位,他说:“上海之战好比瓷器店里打老鼠,既要捉住老鼠,又不能把那些珍贵的瓷器打碎”,一句话就将上海问题说得清清楚楚。毛泽东就解放上海也作出了极其准确地指示:

“打上海,要文打,不要武打,打的不仅是一个军事仗,也是一个出色的政治仗,不仅要消灭敌人,还要保全城市,还要争取人心。”

伟人的见解高瞻远瞩,对解放上海指出了一条非常正确的路,最终,顺利解放上海,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但事情并不算结束,在上海解放以后,国民党虽然以失败者身份退出上海,却并未就此放弃顽抗,而是采取阻挠上海经济发展的手段,扰乱上海人民币的使用,甚至叫嚣道:“解放军可以打进上海,人民币则进不了上海”,至此,一场没有硝烟的经济战争,在上海以“人民币”为中心拉开帷幕。

今天,笔者便将发生在建国后的首例假币案如何破获,给大家做讲述和分析,真实再现那段建国之初的艰难岁月,希望读者朋友们能从中有所领悟,深刻了解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1950年6月16日下午,上海市新成区(现静安区)新闸路上的一家人民银行办事处营业所内。

虽然此时已经接近下班的时间,营业所内的几名职员却丝毫没有下班的迹象,仍在紧张地清点着当天存进来的人民币。

各种票面的人民币在营业所职员的手中飞快地捻过,发出数钞票时特有的声音。突然,一位年逾五十的职员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从手中的一沓钞票内抽出一张钞票看了又看,这是一张票面为一万元的崭新钞票(旧人民币,相当于新币1元),上面印着一艘深绿色的兵舰图案,乍一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名老职员却并没有将它放回其他钞票中,反而举起它对着头顶的日光灯又仔细查看一番,经过反复确认,他认为这张看起来与真钞似乎并无差别的钞票是一张伪钞。至于具体哪里不对,他也说不清楚,只是凭借经验,在点钞时觉得这张钞票的手感不对。

要知道,老职员点验的这沓钞票,是新职员点验过才给到他手中的钞票,那时候不比今日,银行点验钞票全靠人工,没有今天的验钞机,想要查验一张钞票的真伪,不仅需要惊动领导,而且还要找专业人士才能确定。

即便如此,老职员还是坚定地认为,这张钞票有问题,并将钞票送到营业所的领导手中,层层上报后,最终由分行对这张钞票进行了鉴定,结果正如老职员所料,这是一张足可以假乱真的假钞!

当时的人民币刚刚在上海投入使用,正处于能否站稳脚跟的关键时期,此时出现假币,说明匪特想借伪币来破坏新中国在上海的经济建设,而阻止匪特对新中国的金融市场搞破坏,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扼制住假币的流通。所以,这起新中国首例假币案,必须侦破,才能给那些妄图利用伪币继续捣乱的敌人震慑。

上海发现伪币的消息,当天晚上就被分行工作人员送到北京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同时向公安机关报案,上海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马上又收到上海市常务副市长潘汉年亲自下达的调查命令。

上海市公安局新成分局侦查员李谋谷、宋得新奉命调查此案,次日上午前往新闸路营业所对假币案展开调查。

经调查发现,老职员点钞时发现的这张伪币,来自于兴隆公司存入营业所的营业款,二人获此线索后,立刻前往兴隆公司进行调查。

兴隆公司是当地比较有规模的一家百货商店,属于私营公司,因为经营状况较好,每日的营业款数额非常可观,为确保财产安全,会在每天定时送往银行营业所存款。

两位侦查员来到兴隆公司后,公司的老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老板姓金,身材较胖,在得知侦查员调查后,十分配合的叫来了他们公司的财务股长。经过一番询问,财务股长也没说出什么有用的线索,他对这张假币的来源也不清楚。为了了解假币的来源,两位侦查员又叫来公司内所有柜台的柜长,让她们回忆一下是否对这张假币有印象,遗憾的是,每一位柜长都表示,自己对这张假币没有任何印象。

至此,假币来源的调查受阻,收到假币的报案却越来越多,根据报案人的身份来推算,假币已经覆盖了米行、百货公司、银行以及公共汽车,而且伪造的假币也不止1万元票面一种,印有黑蓝色拖拉机图案的5000元票面也出现假币,同样印制逼真,普通人很难用肉眼识别。

为了尽快破案,上海市公安局新成分局的侦查员,组成了侦查组,侦查员李谋谷、宋得新也参与其中,但调查假币的进展却并不理想。随着时间推移,假币始终不能得到有效的制止,一时间上海市内风言风语四起,侦查员们的压力更大,却始终没有摸到假币来源的脉络。

正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就在上海市侦破假币案陷入困局时,远在无锡方面却传来消息,令案情有了转机。

无锡市为何会出现上海市假币案的线索呢?这件事说来也巧,之所以在无锡发现上海市假币案的线索,还要从一起假药案说起,看似无任何关联的两个案件,偏偏就存在着必然联系,让隐藏的敌特露出了“狐狸尾巴”。

1950年5月,无锡市一家私人医院在临床使用盘尼西林注射剂时,竟然发现该药没有任何效果。在打开一个全新密封的玻璃药瓶进行测试后发现,这些“药”竟然都是蒸馏水,难怪没有药效。

盘尼西林注射剂是抗菌特效药,在当时是非常紧俏的药品,价格十分昂贵。私家医院发现这批盘尼西林注射剂有问题后,立即就联系了帮他们购买这批盘尼西林的掮客郭真峰。

掮客是当时存在的一种职业,专门为买主与卖主签订合同来赚取佣金,私家医院这批有问题的盘尼西林正是掮客郭真峰帮忙联系的货源,供货方是名为钱品君的人,与郭真峰已经认识两年之久。

不过,二人在此次交易之前虽然多次见面,也曾互相交换过名片,但并未有过生意往来,没想到第一次做交易,便出现了如此严重的问题,令郭真峰十分恼怒。

无锡的私家医院找到郭真峰时,他为了追回损失,翻出钱品君的名片,按照上面的地址找了过去,令他没想到的是,他在上海市找到名片上的地址时,那里早已有部队进驻,原来居住在这里的人,都在解放后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

郭真峰并不死心,他让哨兵帮忙通传后,见到了部队的一名参谋,参谋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却对钱品君一无所知,郭真峰只好悻悻的离开上海,回到无锡另做打算。

郭真峰作为掮客,此刻没能追回私家医院的损失,如果医院方面将此事闹大,郭真峰不仅要承担责任,而且他的名声从此以后就毁了,在无锡地界和掮客行业里就再也没了容身之地,郭真峰虽然憋屈,却也无可奈何,只好自掏腰包将医院方面的一大笔损失先补上。

郭真峰此次做了亏本买卖,气得老婆回了娘家,好在医院方面拿到他赔偿的货款,没有继续追究此事。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几个月后,郭真峰本来已经不再纠结此事时,却意外在无锡火车站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是他曾经前往上海寻找未果的钱品君。

无锡是江南重镇,火车站平日里人来人往十分热闹,郭真峰来到火车站接一位远方来客,等待期间感到口渴,便去卖饮料的摊位购买汽水,却在饮料摊前遇到了钱品君。郭真峰再三确认后,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服领子,口中怒喝:“姓钱的,你干的好事!”

钱品君显然被郭真峰的一声大喝吓了一跳,他看到郭真峰时,半天也没缓过神来,他可能是没想到会在此处遇到郭真峰。一般做了亏心事的人遇到冤家都会因为理亏而处于弱势,但钱品君反应过来后,不仅没有示弱,反而豪横地对郭真峰吼道:“神经病!我不认识你!你揪住我干什么?”

郭真峰一听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动手打了钱品君一耳光,钱品君也不认怂,与郭真峰扭打到一处,二人这样一闹,很快引来了公安,将他们带到了公安局调查后,钱品君卖假药的事情自然也瞒不住了。

无锡市公安人员对钱品君讯问后得知,他的假药是从上海一个名叫徐俊德的人手中进的货,当被问及徐俊德的住址时,钱品君却一无所知。显然,钱品君也是此次假药案的受害者之一。

无锡公安立即发函至上海市公安局,通报了相关案情,希望能获得上海市公安局的协助,取得有关徐俊德的线索。

上海市公安局获得无锡方面提供的假药案线索后,立即引起重视,因为上海市在此之前也发生了伪造假西药,只是因为线索中断,才一直没有进展,此刻再次得到有关假药案的线索,自然不愿意轻易放弃,立即派了承办该案的侦查员前往无锡,亲自讯问钱品君,进行深入调查。

上海市侦查员抵达后,根据情况制定了对应的讯问方案,他们在讯问钱品君时,并没有采取生硬的口气,而是用上海家乡话与他交谈,又破例提供香烟给钱品君,令钱品君的精神放松,话也逐渐多了起来,双方交谈的过程中,钱品君的一句话引起了侦查员的特别注意,他说:“徐老板本事大着呢,你们看那包装盒,完全跟真货一模一样,听说他连钞票都能造!”

“钞票都能造”,这句话让上海市赶来的侦查员非常重视,因为上海市不仅发生了假药案,也发生了假币案,目前都因没有重要线索而搁置,他们虽然是负责假药案的侦查员,但对假币案也有了解。

出于侦查员的职业敏感性,他们很快将假药案和假币案联系在一起,有了这方面的想法后,侦查员将假药案的详细案情汇报给领导,负责假币案的侦查员闻讯后,立即赶往无锡,带回假药的外包装盒,进行印刷方面的技术鉴定,惊喜地发现,假药盒印刷的技术与假钞竟然有相似之处,二者之间很可能有密切关联。

假药案与假钞案并案侦查后,向钱品君提供假药的徐俊德成了破案的关键人物,可惜,有关徐俊德的信息并不多,甚至连徐俊德是真名假名都不清楚,案情看似有了进展,却再次断了线索,假药案与假钞案的调查工作,再次被搁置下来。

读到此处,肯定有读者质疑,没线索为什么就不继续调查了呢?其实这个有历史原因,建国初期的公安局人数有限,有刑侦经验的侦查员更是少之又少,加上建国初期的各种案件又非常多,侦查员根本没有精力逐一案件长期跟踪调查,只能是哪个案子有线索跟踪哪个,这样才能最高效破案。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人力不足,但公安侦查员当年的破案率依然很高,这主要得益于侦查员的刑侦经验丰富,还有百姓积极协助调查,令敌特和犯罪分子很难有藏身环境,只要稍微露出马脚,便会被缉拿归案。

所以,案件虽然会被搁置,但负责调查此案的侦查员却会始终关注此案,一旦有相关线索出现,就会立即继续跟进调查,尤其是这起建国后首例假币案,更是重中之重。

果然,时隔半年后,新成公安分局查获一起假药案,再次牵出假币案的线索,这一次,侦查员顺藤摸瓜,一举破获了这起建国后首例假币案。

1951年3月17日,一个人怒气冲冲地闯进上海新成区分局报案,此人自称是“仙凌诊所”主任,名叫聂仙凌,他对公安人员说,自己在昨天通过西药掮客宁国宝购买了两箱盘尼西林针剂,经过鉴定全是假药。当他找宁国宝讨要说法时,对方竟然耍起了无赖,称他卖出的是真药,被聂仙凌调包成了假药,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便来报警了。

盘尼西林针剂,这个名字在新成公安分局可不陌生,公安人员听到这个熟悉的名称再次出现后,立即通知了侦查员李谋谷、宋得新负责调查此案,因为假药案与假币案此前已经做了并案处理,侦查员李谋谷、宋得新此前负责过假币案,此案由他们跟进最为合适。

二人听说假药案有了新案情,根据聂仙凌提供的线索,马不停蹄地赶往了宁国宝的住处,却扑了个空,他妻子称他去浦东乡了,很晚才能回来,两位侦查员告诉他妻子,让他明天到公安局一趟,有些情况需要向他了解,宁国宝妻子满口答应。

令人意外的是,宁国宝次日并没来,聂仙凌反而来到警局,告知侦查员李谋谷、宋得新不用继续查了,昨天夜里宁国宝已经对他进行了赔付,他们已经和解了。聂仙凌的话令人哭笑不得,他举报的可是一起假药案,很可能还会牵扯假币案,又不是民事纠纷,怎么可能他说不查就不查了呢?

两位侦查员反而更加确定,这个宁国宝很有问题,当即再次赶往他家。当侦查员抵达宁国宝的家中,他正在家中的卧室酣睡,侦查员直接将他从床上拉起,带回了分局。抵达分局后,宁国宝已经清醒过来,他这才知道,售假药的事情并没有因为赔偿而结束,或许其中还牵扯更重要的案情,他也不敢继续隐瞒,将假药的来源如实交代。

从宁国宝的口中得知,他的假药来自于远东药厂的徐老板,这位徐老板原名徐鑫山,解放后改名为徐俊德。

侦查员根据现有情况作出分析和商讨,最终决定将宁国宝当天被释放回家,并给他一个立功的机会,要求他一旦发现徐鑫山的线索需要立即上报。

徐鑫山在此之前与宁国宝通话时,已经知道他因为假药引发了纠纷,在宁国宝回家后,再也没有主动与他取得过联系。不久后,宁国宝听说徐鑫山已经外逃香港了,他得到消息后,立即报告给了公安局。

公安局很重视宁国宝提供的这个消息,立即对消息的真伪进行核实,就在核实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时,宁国宝却再次传来消息,徐鑫山很可能还在上海!

原来,徐鑫山有一个结拜兄弟,因为患重病而死,他的妻子在他死后,跟一个商人跑去了美国,只留下他女儿孤零零一人无依无靠,徐鑫山将她收为养女,一直带在身边。宁国宝与她见过面,对她有些印象。

这一天,宁国宝在新闸路一家饭馆吃饭时,遇到一名少女前来点菜,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徐鑫山的那名养女,宁国宝认出她后,立刻想到徐鑫山很可能没有逃到香港,而是在上海隐蔽起来了。

宁国宝一路尾随徐鑫山的养女来到一条弄堂,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没有继续跟踪,而是记下弄堂的位置后,赶到分局报告情况。侦查员得到消息后,立即采取行动,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先去居民委员会了解情况,得知小女孩所在的弄堂是该弄的37号,住着王姓一家人,他们家目前确实有一名少女居住,而且还有一名男子,很可能就是徐鑫山。

弄清楚基本情况后,侦查员立即采取抓捕行动,由于行动迅速隐秘,徐鑫山全然不知,被捕时还在家中饮茶呢。徐鑫山被抓捕归案后,对制造假药的案件供认不讳。侦查员趁机追问制造假币的事情,徐鑫山自知无从抵赖,承认了假币是他的朋友娄寿昌雕刻版子所伪造的。

假药案破获,假币案有了进展,消息立刻传到了上海市公安局,此前负责假币案的侦查员,被委派到新成分局参与侦查。经审讯得知,徐鑫山已经长期与娄寿昌不联系,并不知道他目前的准确位置。

根据徐鑫山的交代,侦查员们立刻做出准确分析,他们认为,娄寿昌此时很可能就在新闸路某处藏匿,遂决定做一次全面排查。经过一番努力排查,果然如侦查员所估计的那样,在新闸路221弄21号将娄寿昌捕获。

娄寿昌与徐鑫山和宁国宝等人完全不同,即便到了分局依然顽固不化,拒不承认自己的罪行,还称病拒绝回答侦查员提出的任何问题。显然,这位娄寿昌具备一定审讯的经验,也了解审讯的流程,是有备而来。

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猎人,侦查员们对他的顽抗置之不理,直接到他的住所进行搜查,结果在他家中许多隐蔽的地方找出了大量的假币以及制造假币的工具和印章。

搜查的过程中,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一个不明情况的人,一边喊着“老徐”,一边走进了娄寿昌的住所,当他见到警察时,立刻声称自己走错门准备离开,被正在搜查的警察给拦住,经过讯问得知,他叫郑庆华,家住上海市大通路。但他在回答侦查员问题的时候支支吾吾,明显有问题,侦查员立刻决定赶往他的住处搜查,意外的发现了大量的制造假币的设备。

成功抓捕郑庆华后,加上发现的大量制造假币的证据,已经容不得娄寿昌再抵赖,他只好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并供出了同伙22人。

至此,这起建国后首例伪造人民币大案告破,娄寿昌正是此案的首犯,他的真实身份果然不一般,是原国民党区分部执行委员。

娄寿昌精通美术、雕刻,善于制假,制造假人民币之前,他就伪造过大量华中币,带到解放区使用,目的就是为了破坏解放区金融。如今在上海故技重施,共伪造假币3.37亿元,期间还承接了一些伪造假药包装的生意。

最终,娄寿昌、郑庆华等10名罪犯依法判处死刑,震慑了隐藏在新中国搞破坏的敌特们。
新中国成立之初,仍然有很多的敌特隐藏,他们在暗中从各个方面对新中国搞破坏,但他们最终无一不以失败告终!

今天的美好生活来之不易,是许许多多的先辈拼搏才取得的成果,前人栽树,后人不仅要乘凉,更要不懈努力,接过先辈的接力棒,服从党的领导,将祖国建设成和平、富强的伟大国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