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警卫连长牺牲于越南,交待战友:手表给家属,把我拉回埋在祖国

subtitle
北海森屿plus 2021-06-14 17:08

作者:朱炳东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广州军区拟定的东线作战计划中,有两路穿插合击越南高平。一路是42军126师加强43军坦克团从布局关出发,由东溪到高平;另一路是41军121师从那坡县念井地区出境,以3个轻装步兵团迅猛穿插,规定战斗打响后12小时穿插班庄到位,形成对内对外正面,阻击高平之敌外逃与越南太原、原平之敌进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1军作战示意图

121师穿插过程中,历经艰险。从宗梅开始3个步兵团全部转为徒步穿插。越北山区,山高草密、河流断涧,只有山间小路穿行其间。加上战前并没有认真勘察道路,以致有的部队迷路、走错路;有的被山上越军阻击难以前进。121师先头部队为了赶时间,不与越军纠缠,只管前进,此举却苦了后续部队、后勤人员,在路上被越军多次伏击,造成重大伤亡。其中在魁剥的战斗损失最大。

【广州军区政委向仲华(左一)在41军政委刘占荣(右二)、副军长毛余(右一)、121师师长郑文水(左二)陪同下,战前在广西那坡念井观察地形】

1979年2月18日中午,121师由副师长李德瑞、副政委丁文奎、副参谋长宋传家、师政治部副主任王子富组成的师预备指挥所,带领362团3营与师后勤部副部长尹庆家带领师后勤前梯队,先后来到越南通农县城。说是县城,就是中国一个乡村小镇的规模。他们无暇停留,赶时间要紧,跟着前面的队伍继续前进。前面这支队伍是362团的后勤队伍。不幸的是,他们也像前面的361团一样走错了路(361团后来又折回),踏上向东去安乐的公路。师预指也没有辨别方向,就跟着362团后勤前进。途中有参谋几次提出方向不对,但几个师领导不置可否,还是跟着走。

我军清剿通农县城

晚20点,向河安、扣屯穿插的41军123师侦察大队遇到121师这只拖拖拉拉的队伍,告诉他们路走错了!121师“预前指”下令后队变前队返回。返回途中,遇到了后面跟进,同样走错路的尹庆家副部长带领师后勤前梯队,主要是支前民兵和医疗队伍。

晚22时,返回经魁博。此地两山夹一路,一个叫魁剥的山村在峡谷的一头。越军从两面山上向山谷里121师后勤部队袭击。顿时,山上火星点点,此起彼伏。子弹扫向公路上。我军队伍陷入混乱。向山上敌人还击的、起身奔跑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各级指挥员呼喊声,一片嘈杂。指挥所首长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冲出去,回到通农。

支前民兵

这天,云彩遮月,一片漆黑。副政委丁文奎挥着手枪,站到高处,大声喊道:同志们,现在情况紧急,大家不要慌乱,听从指挥,完成上级交给的穿插任务!

没有想到的是,越军派出特工队,趁天黑混乱,摸进了我方的队伍。他们乔装成我支前民兵,在黑暗中用刀、用手榴弹袭击我军,手段毒辣。

越军特工中有的人会说汉语,显然是经过训练的,专找我军指挥员下手。离近了用匕首刺杀,远了就丢手榴弹,尽力避免开枪暴露自己。

丁副政委话音未落,“轰,轰”两声,在李副政委附近的人群里爆炸。警卫连连长李庆海职责所在,掩护首长向前冲,奔出峡谷。

峡谷里,情况混乱,天黑敌我难辨。师预指与362团8连、9连动作很快,冲出峡谷,脱离了越军火力圈,于19日1时到达那亭。7连担任后卫,与越军交火,师后勤梯队民兵肩扛手抬,负荷重,缺少训练,加上天黑不知所措,又在越军火力袭击主要地段,伤亡较大。在枪声稀疏处,李庆海发现其他首长还在峡谷里,又转身进入战场,听口音找到了副师长李德瑞,拽着李德瑞的手赶上了转移的队伍。但是,师政治部副主任王子富与警卫连黄副指导员还没有消息。李庆海在黑暗中用沙哑的粗嗓子喊:警卫连的,跟我来!

又带着6个警卫连的人员第三次返回战场。

李庆海一马当先,摸索着前行。山上敌人机枪扫射,路上黑影出没,向后跑的是我方人员。李庆海在爆炸的火光中,看见一个向我军甩手榴弹的人,毫不迟疑用手枪“啪、啪、啪”连续开枪将其击毙。6个人在黑暗中前进,看见敌人的火力点,就扫一梭子,然后迅速滚开,交替掩护搜索前行。

警卫连连长李庆海烈士

六班长王泽斌喊了一声“连长”,李庆海忙应了一声:叫李庆海,别叫职务!忽然,一个不熟悉的声音生硬地喊了一声“李庆海”,就摸了过来。李庆海警惕起来,拔出匕首。那人过来后,见黑乎乎几个人影在一起,转身跳入路边水沟草丛里,

山东大汉李庆海一步扑过去,左手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一下提溜起来,那个人掏出手榴弹就要拉火,李庆海右手的匕首对准敌人胸膛使劲扎下去,敌人身子顿时瘫倒,李庆海一脚把敌人蹬下公路。

“哒哒哒”,敌人扫射过来,李庆海左手负伤,忙招呼大家滚下公路。

六班长主张与越军拼了,李庆海说,还没到时候,现在任务是找到首长,找到丢失的电话保密机,救护兄弟单位的战友。现在马上分散行动,听到暗号再集合。

正要动身,一颗手榴弹落在他们6人中间,“手榴弹!”有人惊叫起来。手榴弹嗤嗤冒着烟火打转。要捡起来,要卧倒,都来不及了,年轻士兵惊呆了。

这时李庆海两臂一伸,推开身边的战友,一下扑倒在手榴弹上,一声闷响。李庆海壮实的身躯一震。战友们在呛人的硝烟里把李庆海扶过来,只见李庆海的胸腹都炸烂,肠胃血肉模糊……

战友们都流了泪,李庆海这时还有一口气,说:“别哭,也甭包扎了。掏掏我的口袋里,看有什么文件要烧的。”战友们解下李庆海腰上的手榴弹、匕首、指北针。李庆海喘着气说:

“这些交给连队……这手表,交给老杨(注:李庆海家属),叫她,别伤心,把孩子养大……记住,把我拉回去,埋在祖国。”

说完,闭上了眼睛。

李庆海连长的通信员跑去,哭着向首长报告连长已牺牲,丁文奎副政委听了报告说:别哭……自己眼泪也掉了下来。他转身对警卫连贺司务长说:你们连长是个英雄,一定要把他的遗体抬出来,大部队在这里等你们。

第二天,我军后续部队来到魁剥,峡谷里,遗体遍地,大部分是支前民工。各种弹药、医药箱、压缩饼干箱、担架、水壶、被复线、棉被、塑料布、大锅等战场上需要的器物,到处都是。

王子富副主任的遗体也被找到,知情人回忆:王子富听到民工队伍里求救呼喊后,带领几个战士冲去救人,但黑暗里敌我难分,王副主任高声指挥,又是北方口音,被越南特工摸了过来,用短刀刺了王副主任的胸腹部三四刀,王子富当场牺牲。他的警卫员则牺牲在他身边。师后勤部副部长尹庆家,也牺牲在民工群中。

师预指的机要人员在黑暗混战中,担心电台密码落入越军手中,就把密码本焚毁了。之后10天10夜,师预备指挥所无法与上下级正常联络,影响了指挥作战。

后勤中医疗机构中,医护人员伤亡30多人,所携带医疗器械、药品全部丢失。之后只能利用缴获的越军器材、药品给伤员治疗。

魁剥战斗,我军牺牲300多人。越南人叫嚣:一个越军士兵可以打30个中国士兵。其底气之一,就来自于对121师的伏击。

121师团以上干部伤亡11人,牺牲1300多人,居各参战陆军师之首。41军、42军穿插作战,团以上干部伤亡人数分别是第一、第二。李庆海烈士被军委追授“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