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铅球名将巩立姣:20米有戏,剑指东京奥运冠军

subtitle
中国新闻周刊 2021-06-14 15: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刊记者/杨智杰

赛场上,巩立姣有些与众不同。轮到自己投球前,其他选手在帐篷下或站或坐,或观察别的选手如何比赛。巩立姣显得有些疏离,她面无表情,独自沉默地在一边绕圈。这是她的习惯——她能很快进入自我世界,脑海里反复回忆此前投球的每一个细节,并不断叮嘱自己,记住那个最完美的动作,下次投掷时必须做到。

2021年全国田径冠军赛暨奥运选拔赛的第三个比赛日,巩立姣在第六投时做到了。她投出20米31的成绩,夺得冠军,并创造了该项目本赛季的世界最佳,成为今年首位投过20米大关的女子铅球选手。

女子铅球,是中国田径队在东京奥运会上的最大夺金点之一。32岁的老将巩立姣从不掩饰自己对奥运冠军的渴望,多次表达,“对我来说,2020东京奥运会上的冠军,是我必须做出的回应。”

2017年以来,她获得两届世锦赛冠军、蝉联钻石联赛年度总冠军,但却总被外界质疑“只能在强手缺席的时候拿金牌”。她参加过三次奥运会,却始终没能登上最高领奖台。最让她遗憾的是,2016年上半年,她曾创造20.43米的个人最好成绩,但踏上里约奥运会赛场,只拿到了第四名的成绩。此次东京奥运会,是她与世界铅球强手同台角逐、证明实力的时刻,也是她与曾经的自己赛跑的关键比赛。

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一个多月,国家田径队运动员巩立姣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谈及她准备第四次奥运会的心路历程。

“我投完第一个球,

就预感这次有戏过20米”

中国新闻周刊:你这次比赛发挥很好,赛前有没有感觉到状态不错?

巩立姣:我前段时间一直在封闭训练,练得比较系统,训练或者力量的成绩都比去年要好,所以这场比赛我就是奔着20米(的成绩)来的。东京奥运会之前,我还要去重庆比赛,那场只是以赛代练,不会像这场有所调整。所以这场比赛我就是希望能突破20米,这样会让我更有信心去争取冠军吧。

中国新闻周刊:这次比赛你做了哪些调整?

巩立姣:之前也比过几场比赛,但节奏一直不好,蹬地的动作慢,这是技术性的问题。所以我一直在找我自己的节奏,这场比赛虽然没有达到最好的状态,但是我至少能做到了一点。这(个节奏)在训练中是找不到的,只能在比赛中刺激你的神经,让它做得更好。

像我们练这么多年,自己都是有感觉的,比如说,这场比赛我从准备活动到投完第一球,就知道这场比赛大概可以投到多少米。第一个球,我这段时间一般都是投18米50以上、19米以下,没有一下子投到19米40,所以我投完第一个球,就预感这次有戏过20米。

中国新闻周刊:赛场上,你在等候轮次时一直走来走去,这是你的习惯吗?你当时在想什么?

巩立姣:我投完每一个球,都会去回想到底哪里做得不好。走圈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回想我做得完美的那个动作,然后告诉自己下一个球一定要(做到)这样。

中国新闻周刊:投掷铅球需要非常集中的力量爆发,动作结束后你的身体是什么感受?

巩立姣:完全空虚的状态。但在我状态非常好的情况下,如果这球投了20多米,我会大脑缺氧,突然间晕一下。包括今天也是,但是今天我的状态不是特别好,只是说还可以,所以我对接下来的比赛会特别有信心。

中国新闻周刊:是因为你知道还可以达到更好的状态?

巩立姣:对,等真正投到自己极限的时候,投完之后我脑袋就是晕的状态,一片空白,是飘的感觉。今天最后一投后,我还在猜自己的成绩,只知道过了20米,但是不知道是20米31,所以我知道没有达到我最好的状态。如果是最好状态,在我喊出去一刹那,脑袋就发晕了,那种感觉是有一股劲儿从脚底直接窜到了脑门。

“得知奥运延期,

那一个月我整个人都垮掉了”

中国新闻周刊:得知奥运延期时,你的压力有多大?

巩立姣:宣布奥运会延期一年的时候,当时那一个月,我觉得整个人都垮掉了。因为那一年我练得很好,2月份时成绩就突破了20米,那时候眼里只有奥运会。等日本宣布要延期,我当时有点垮,就是会有点暴躁。但我是那种自我调节性特别好的人,适应能力也特别好,过了一个月,我又开导自己,“没事,好事多磨”。没有办法,也不是只对自己有影响,然后慢慢开导,最后也放下了,所以去年一直是在调整的状态。

中国新闻周刊:延期对你训练的影响是什么?

巩立姣:我也算是老运动员,当知道奥运会延期后,整个训练计划就全变了。原计划是每天练很多,全部围绕7月底到8月初的奥运会。但是延期之后,整个训练计划每天就很轻松,因为练再多也不比赛,所以就每天练3个小时,主要保持正常的体能状态。

中国新闻周刊:当时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巩立姣:我记得那时,我整个人的肌肉或者神经都放(松)下来之后,左膝盖就出问题。就比如逛街,越逛你可能越兴奋,但是坐下来休息后再逛,就感觉很累。这跟我们一样,如果我一直练着可能啥事没有,但当我去放松下来,我的身体、腰、膝盖都开始发出信号。

有段时间我只能坐着投球,不敢用(左膝盖),本来我体重也大,压下去对膝盖里的关节(有影响)。当时左膝盖上水肿特别厉害,练完以后,(膝盖附近)会出现跟包子一样大小的肿块,也蜷不了腿。当时很焦虑,虽然大夫说,对我这种练了20年的运动员而言,这已经算是很好的膝盖了。但是对我来说,因为之前一直没有怎么受过伤,突然间出现了这么严重的伤病,我觉得像天塌下来一样。不过国家队的保障很好,去年我也一直在做治疗。现在我的左膝盖也会疼,但是每天在做理疗,可以正常训练。

中国新闻周刊:你也对媒体说过,你现在还处在投掷运动员的黄金年龄,所以投掷项目对于选手年龄的要求,弹性更大吗?还是说你保持的状态更好?

巩立姣:投掷的话,每个选手的技术感觉不一样,就像现在,我对技术的理解就不一样。年龄不同,理解的东西也不同。我觉得(铅球)对于岁数越大的选手,她(他)对技术理解越深刻,练得也会更轻松。但不是说不靠体力,这也不可能。只能说我们不像那种纯用腿(提升速度)的体育项目,因为人老腿先老,我们的项目主要靠的是核心,腰胯的力量。

渴望冠军,但心态更稳

中国新闻周刊:你曾说过,里约奥运会的失利,是因为你太着急想要那个冠军。但是这一次,你经历了2019年非常好的状态、2020年奥运会延期一年,对冠军的渴望还是非常强烈。这和2016年的心态有哪些不同?

巩立姣:心态肯定有区别,里约奥运会时,我还跟着外教训练。外教的水平确实挺高的,但是我们在沟通上还是存在问题,需要借助翻译,不能把我最直接的想法说出来,毕竟每个人的翻译都不一样。但这次不同,现在的教练更了解我,沟通也更直接。而且我也更成熟了,对冠军虽然很渴望,但是我的心态还是会很稳,一步一个脚印比较好。

中国新闻周刊: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一个多月,你接下来训练的重点是什么?

巩立姣:还是最基本的技术。像我们投掷项目,力量其实很好练,但是技术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还是希望在训练中能把握住我最佳的发力点。

中国新闻周刊:东京奥运会一直存在一些变数,你是怎么去看这个事情?会不会影响你的心态?

巩立姣:其实我也想过万一东京奥运会取消怎么办。我刚参加“田径进校园”的活动时也说过,如果再让我练几年参加巴黎奥运会,我可能还会等得起。所以只要我这个梦想没有达到,我会一直坚持,虽然会很难受、很沮丧,但是这个过程只要过去了,一定会是意想不到的结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