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房东说:要怪就怪你老公当初毁了我,所以我才设计睡了你

subtitle
老茶馆故事 2021-06-14 15:3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漂流萍 | 编辑:夏至

宝宝们,这是一个小连载,错过前面四集的宝宝们点这里哦:

第一集:

第二集:

第三集:

第四集:

我因为受不了良心的谴责,终于向老公坦白了出轨之错。林旭受不了打击,痛苦愤怒之下又回了珠海。

我满心忧伤,但又无可奈何,只能继续在家照顾儿子,等待着林旭某一天给我“判刑”。

为了避免再碰到丁强,我不再到镇上的服装加工厂上班,而是拿零活回家来做。

不料从工友刘英之口,我又得知丁强最近已来厂里找我两次,这令我又惊又恼。

刘英看我神色异常,就试探着问我:“你不来上班了,该不会就是为了躲他吧?”

面对刘英的询问,我十分尴尬,连忙摇头,然后赶紧离开了。

我担心丁强贼心不死,找不到我就去找壮壮,于是我又连忙给壮壮换了个幼儿园,为此还得罪了之前那家园长。

我以为丁强见我不来上班了,又找不到壮壮,自然就不再招惹我们了。但我没想到我仍没有躲开这个无赖。

一天接儿子放学回家,他告诉我丁强今天来看他了,还给他买了奥特曼和他最爱吃的沙琪玛。

我又气又怕,心想:这家伙怎么这么厚脸皮?我该怎么做才能摆脱这个无赖的纠缠?

我正烦着,却收到丁强发来的信息,他说他听壮壮说林旭和我吵架了,没有在家过年就走了。他又问我,林旭是不是知道了我跟他的一夜情,还打了我,因为他听壮壮说我一直哭。他很担心我,还问我打算怎么办。

我气得肺都要炸了,都是这个混蛋害了我,现在还在装什么好人!他千方百计联络我们母子,分明是贼心不死。

我立刻回了他一段话:我当初真是瞎了眼租了你这个街霸、地痞、劳改犯的房子,才会一步步掉进你的坑。现在被你害得工作干不成、丈夫不回家,你还不肯放过我吗?你跟你无怨无仇,你为啥要一直害我?你简直就不是人!

发完这些,我拉黑了他的电话号码。我决定,他若再对我纠缠不清,我会不顾名誉去派出所报警。

三天以后的下午,我接壮壮回家,儿子却从书包里掏出一封厚厚的信,他说是丁强让他捎回来的。

我本想一下撕碎,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拆开了。我读着信,越读越吃惊。

丁强说他的确曾经是街霸、地痞、劳改犯,但这一切都是拜林旭所赐。

当年,他跟我和林旭都是五中的同届学生,学习虽算不上优秀,但也不是渣子生。

那一天,他打了一个高一的女生,刚好被林旭这个学生纪律督查组长碰到,不由分说抓他到了政教处。

丁强说他之所以打那个女生,是因为那女生怀疑丁强的妹妹抢了她的男朋友,就雇了两个社会上的小流氓来替她出气。她不仅左右开弓扇丁强妹妹耳光,还怂恿小流氓对丁强妹妹动手动脚。

丁强知道妹妹受欺负后,立刻找到那女生,不由分说上去就打,却被林旭逮个正着。

在政教处,那女生对他的辩解一概否认,却说是不小心撞到他了没道歉就被他打。

最可恨的是那个自称公正无私的林旭,也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来指责丁强,说他亲眼看到丁强恃强凌弱,打那个女生。

学校领导信了林旭的指证,训斥并体罚了丁强,还让他回家反省一星期。被冤枉的丁强愤怒之下跟领导争吵起来,并推搡还手,结果当天就被学校开除了。

后来他父母又给他连找了两个学校,但人家都是因为得知他是被五中开除的,而拒绝接收他。

丁强的学业就这样断送了!受冤被学校开除,加上天天被父母责骂,让十七岁的丁强变得更加叛逆。很快他就在社会上交了几个有“个性”、讲“义气”的哥们,成了人见人怕的“四小龙”之一。

后来,在一次打群架中,他打伤了人,结果被警察抓去,坐了五年牢。那几年,连父母都不愿来看他。

出狱后,他才得知他母亲因为生气和对他的担忧,已经病死了。而他的父亲一见面就对他一顿揍,说都是他这个混账东西气死了他妈。

父亲不想见他,没多久也出门打工,多年都不回来。

丁强悔恨交加,才醒悟当年的自暴自弃不但毁了自己,更伤害了父母。他决心重新做人,就一边看家,一边在亲戚的修车厂帮忙。

同时,他对林旭的恨也在升级。他觉得自己的所有不幸都是拜林旭所赐。他想要报复林旭,可林旭那时却已大学毕业,远在大城市工作,而且还娶妻生子,可以说集所有幸运于一身。

他本以为自己没办法找机会报复林旭,却没想到阴差阳错地成了我的房东。

那晚壮壮发高烧,他送我们去医院。临走时,我给了他我房间的钥匙,说第二天如果还需住院的话,让他帮忙把一些生活用品送过来。

第二天一早,他进我房里准备东西,无意中看到相框里林旭的照片。就从那一刻,他决定利用我和壮壮来报复林旭。

他计划先和我们母子建立信任,然后再渐渐培养感情。他相信我这个常年独守空房的活寡妇一定会和他日久生情,到时就能让林旭妻离子散。

后来,他对我们母子更加关照,不仅取得我们的信任,还让我们和他的关系更友好了。同时,他对我的感觉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他想,若能得到我,既找到了如意对象,又报复了林旭,这实在是一举两得。

但后来他看出我对林旭感情很深,不可能随便就见异思迁,于是他决定见机行事。他觉得或许俘虏了我的身体,我的心思就会跟着动摇。

那次我过生日,他买来蛋糕送祝福,目的就是想和我一起喝酒,他只好趁虚而入。

他还特意穿了西装(因为他听我夸过林旭穿西装特别帅),好让我在喝醉后产生错觉。

为了加快我的醉意,他在我喝了不少啤酒的情况下劝我又喝了一杯白酒,很快我便酒精上脑。

刚好我在醉酒的情况下错把他当成林旭,他正中下怀,主动迎合我,跟我发生了一夜情。

丁强本以为有了一夜情后我会和他的关系更进一层,不料我又悔又恼,不仅骂了他,还立刻退租想躲开他。

他这才知道自己低估了我对林旭的感情。但他仍不甘心,又对我发誓,说以后绝不会再冒犯我,想挽留我继续住下去。

挽留不住,他又想方设法留东西。后来,我和林旭去拉东西,他故意表达出早认识林旭的意思,试探林旭。谁知林旭根本不记得他,更别说记得当年的事。

他又故意表现出他和我们母子有非同寻常的关系,想让林旭生气,并起疑心。

他以为只要我和林旭的感情出了问题,他就还有机会插足。

为了知道我跟林旭的情况,过罢年,他又去服装加工厂打探消息。发现我没有来,他又去壮壮的幼儿园打听。

当他发现壮壮也换学校了,仍然不死心,又去别的幼儿园打听,终于找到了壮壮。

幼稚的壮壮一直把他这个丁叔叔当好人,就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他。

他得知林旭和我吵架了,而且回来没几天就走了,就断定林旭一定是察觉了我跟他的一夜情。

他本以为,他趁我和林旭的感情出现危机,来给我关心和安慰,就能让我移情别恋。不料我不但发信息大骂他,还拉黑了他。

他十分沮丧,也有些难过。这几天,他回忆以前的种种,也想明白了很多事。

在这半年的相处中,他发现壮壮天真可爱,又特别黏他;我心地善良,对他也多有照顾。这让他感觉利用我们母子俩来报复林旭,实在是太卑鄙了。因为我和壮壮是无辜的。

他还明白了他对我的感情一直是一厢情愿,就算破坏了我和林旭的婚姻,我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他若仍不放手,只会给我造成更多的伤害,也会让我更加憎恶他。

所以他决定以后不会再打扰我了。但是他觉得必须要对我说清真相,否则,这辈子我都不知道林旭对他的伤害有多深。也不会知道,他这个街霸、地痞、劳改犯其实并非我想象中的那样不堪。

他说他告诉我这些,并不是想求得我的原谅,而是希望能减少我对他的憎恨。我和林旭的感情和婚姻,他也没办法帮忙挽救,但他会彻底退出我和林旭的生活。希望我和林旭有一天能重归于好,才能减轻他对我的负疚感。

读完丁强的这封长信,我心中如五味杂陈。我没想到,丁强之所以曾经成街霸和劳改犯,都是起因于林旭当年自以为是的错误指证。我更没想到,我租了一次房,竟会成为两个男人仇怨里的牺牲品。

可叹的是,一向自命清高的林旭,根本不知道他这个正义之士竟也会无意之中陷害了别人,并间接毁了人家的前程。他更不知道,正是因为他才给自己的妻子带来了无妄之灾!

丁强说的这些,我没有再向林旭提及。因为我觉得往事已矣,再重提只会再惹出麻烦。

我也消除了对丁强的恨,又莫名地对他产生了恻隐之心。但我很清楚自己的内心,我只是对他那段遭遇感到惋惜和痛惜,绝不是爱。

林旭的电话和微信仍躺在我的手机里,但却像蛰伏了一般悄无声息。

不管他是还在“过渡期”,还是已不再爱我,我都不去猜测,也不去忧虑。

因为这两三个月,我也想明白了许多事。我发现在爱情与婚姻里,我一直是以仰望的姿态卑微地爱着林旭。

当年我只是个普通打工妹,而上了大学的林旭却没有背弃最初对我的承诺。所以自惭形秽的我就一直掏心掏肺地为他付出,只怕抓不紧他的心。

我辛勤地挣钱,偷偷地攒钱,都是为了想帮他。当他母亲患癌、家境贫困潦倒时,我资助他上大学,还主动提出回来帮他照顾瘫痪在床的母亲。为了名正言顺地在他家尽孝道,我又自己出钱给自己办婚事。

我支持他完成了学业,替他送完老母亲最后一程。后来为了支持他的事业,我又心甘情愿长期在家做留守女人,一边做零工、一边带孩子。

这些年我没向他要过一分钱,却为他付出了我的全部。正因为我爱他爱得那么卑微,所以当我不小心做了愧对他的事,才会有那么重的负疚感。

我为了求个心安,不顾后果地向林旭坦白了自己的“出轨之罪”。甚至还傻乎乎地幻想,自己的坦诚会换得林旭的宽恕。但我没想到,他比别的男人更介意老婆出轨。

到现在我才明白,卑微的爱永远不可能有安全感。而过分坦诚的真心,有时反而是伤人伤己的利刃。

分离的时刻或早或晚总会到来,我已做好了坦然接受的准备。因为我也分析过林旭对我的感情。

我们虽然是自由恋爱,但共处的时间少之又少。他读了四年大学,之后又在繁华城市的大公司工作,而我一直停在原地,始终是一个勤劳、节俭的农妇。

也许,林旭对我的感情并不是出自欣赏,源自爱慕,而是为了信守初恋时对我的承诺,还有对我这个有恩于他的妻子的感激之情。

若是这样,我又何必再苦苦地恳求他的原谅、期盼他的回头?或许,我该主动提出离婚,解脱自己,也解脱林旭。

正当我心灰意冷,决定主动结束我们的婚姻时,杳无音讯了三个多月的林旭终于有了消息。

那天,他打来电话,先问候了几句,又说儿子生日快到了,他给儿子买了玩具和衣服作为生日礼物,让我到镇上快递点去取。

他又说夏天到了,天气变化无常,让我每天接送壮壮时都要记着带雨衣。若是遇到雷雨天气,就不要送壮壮去幼儿园了,安全第一。

我听了,心里酸酸的。但只是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他又说,下学期最好给壮壮找个有校车接送的学校,别心疼多掏那几百块车费。让孩子坐校车,我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他还让我去邮局办张银行卡,说要给我们寄点钱。

我这才接了他的话,带着嘲讽的语气说:“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给我们娘俩寄钱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又传来他的声音。他说这些年他一直觉得我像超人,似乎任何困难我都能解决。我从没向他要过钱,他也觉得肯定是我在家挣的钱够花。

但是最近他才想明白了,我并不是超人,我只是不想给他添负担。他觉得自己这些年挺失职的,因为他终于明白:一个女人再坚强、再能干,也需要老公来帮忙分担生活的苦。

我抑制住含在眼眶里的泪,又冷淡地问:“怎么?三个多月了,你终于过了那个‘过渡期’吗?”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然后又听林旭说:“小洁,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好吗?”

我没再说什么。但我知道他心中的那根刺根本不可能会彻底拔除的。

也许他是真的对我有很深的感情,所以盛怒过后仍然选择了回头。但是,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我对他有太多太重的恩情,他如果绝情离去会觉得心有亏欠。

但不管怎样,暴风雨看起来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或许,在婚姻中,有些事过于较真是自讨苦吃,不如糊涂一点,让往日的糟心事清零吧!

同时我也明白了:在爱情与婚姻里,不是时时、事事都要坦诚相待。因为有时真诚比欺骗更容易伤人。

婚姻之树的常青固然靠信任去培育,真诚去浇灌,但有时也需要用隐瞒去掩盖瑕疵。真诚如果用得过度,只会适得其反。

—完—

点一下在看

让我知道 你来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