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白话聊斋之乐仲

subtitle
夏槿凉安城 2021-06-14 14:13

乐仲,陕西西安人,父亲早丧,乐仲是遗腹子;母亲潜心向佛,不喝酒,不吃荤。乐仲逐渐长大,却喜欢喝酒吃肉,心中对母亲行为,不以为然,常常用美酒佳肴,劝母亲吃喝。

乐母此时就会呵斥他。后来母亲生病,弥留之际,很想吃肉。乐仲慌忙间,也拿不出肉,于是割下左腿上的肉给母亲吃。

母亲吃下后,病情稍有好转,又后悔破戒,不吃不喝,很快就死了。乐仲十分悲痛,用利刃使劲刺右腿上,都能看到肉下骨头。家人都来搭救,急忙上药,裹好纱布,很快就痊愈了。

乐仲想着母亲在世时,遵守佛教各种约束,受尽折磨;又哀伤于母亲的愚蠢,于是焚烧母亲生平所供奉的佛像,换上木头做的母亲牌位。每次喝醉后,就对着牌位哭泣。

乐仲二十岁才娶妻,结婚前还是童子身。成亲三天后,乐仲对人说:“男女同居一室,实乃天下最肮脏之事,实在让我难受!”于是休妻。

妻子父亲顾文浻,委托亲戚求情,让女儿顾氏回乐家,说了三四次,乐仲还是不同意。半年之后,顾文浻于是让女儿改嫁。

乐仲从此孤身一人,生活了二十年,行为更加放荡不羁:和奴仆,歌妓一起开怀畅饮;村里人来借东西,都是毫不吝惜地赠送出去;有人说嫁女儿,办喜事缺少锅碗瓢盆,乐仲就把厨房里的炊具全都送给此人。自己于是从邻居那里借锅做饭。

乡里的无赖知道他的性格,都想着法骗走乐仲的钱物。有人想去赌博,没有钱,对着乐仲欷歔不已,谎称说是胥吏追缴赋税太急,以致到了卖儿卖女的地步。

乐仲听到这里,就要替此人凑齐交赋税的钱,凑够后,全都交给此人;等到胥吏来催缴自己的赋税,又只有典卖家中物品,所以家道日益衰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来以前乐仲家也是很富裕的,以前同族的子弟们,都争着讨好他,他们有所求,就任他们拿走,从不和他们计较;等到乐仲如今穷困潦倒,却鲜有登门问候的。

乐仲一向为人旷达,也不放在心上。侍奉母亲忌日,乐仲却刚好生病,不能去上坟,打算安排族中子弟,替自己到墓前祭拜;乐氏子弟们却以各种理由推辞。

乐仲不得已只有在家中摆上祭品,以酒洒地,代为祭拜,对着母亲牌位号哭不已;如今这才想起没有子嗣的悲痛,闷闷不乐。于是病情加重,昏迷中,觉得有人抚摸自己,眼睛微睁,正是母亲。

乐仲大惊:“母亲怎么来了?”

乐母道:“因为家中没人上坟,所以来家中享用祭品,正好看到你生病了。”

乐仲又问:“母亲平日住在哪里?”

乐母道:“住在佛教圣地,南海。”母亲抚摸结束后,乐仲觉得遍体冰凉。睁开双眼,四周看去,却空无一人,病很快就好了。

起床后,想着要到南海朝拜。刚好隔壁村子有信仰佛教之人,在结伙打算到南海,祈神进香,乐仲于是卖掉十亩良田,带着钱,求他们带着自己一起到南海。

这些佛教信徒们,却嫌弃乐仲喝酒吃肉,不斋戒,都要拒绝他。乐仲请求做他们的随从仆人,跟着一起去。信徒们这才同意。

在路上,乐仲还是不改喝酒吃肉,生姜大蒜之习惯,信徒们更加讨厌他,乘着乐仲睡着了,信徒们不告而别。

乐仲不得已,只有独自一人赶路。到福建,遇到朋友请自己喝酒,有一位名妓,名叫琼华也在座位上。

席间谈到要到南海,琼华表示愿意跟着一起。乐仲很高兴,等琼华收拾好行李,于是一同出发;虽然二人吃睡都在一起,却毫无男女私情。

到了南海,信徒们看到乐仲竟然带着妓女一起来,更加嘲笑,鄙视,并且不和他一起朝拜观音。

乐仲和琼华也看出来了,于是等信徒们朝拜完,他们二人这才朝拜。

信徒们朝拜时,却毫无神明显灵迹象,引以为恨。等到乐仲,琼华二人朝拜时,正下拜磕头,忽然看到南海上都是莲花,花瓣连缀成佛珠;琼华看到莲花上是观音菩萨,乐仲却看到花朵上都是母亲。

乐仲大声疾呼,朝母亲奔去,跳入南海,朝着莲花游去

信徒们看到万朵莲花,顷刻之间变成彩霞,铺在南海上,如同锦缎。眨眼间,却波光澄澈,什么都不见了,乐仲仍然在海岸边。

乐仲自己也不明白是如何回到岸边,而且身上衣衫全没打湿。对着南海大哭,声震岛屿。琼华拉着乐仲衣袖,安慰他,只有悲戚回到古刹,租赁船只北归。

路途中,有富豪召唤琼华去陪酒,乐仲只有独自在旅店休息。

有个小孩儿,才八九岁,正在酒肆讨饭,看打扮,却又不像乞丐。细问之后,才知道小孩儿是被继母驱逐。乐仲心中可怜他,小孩儿也对乐仲依依不舍,苦苦哀求乐仲搭救自己。乐仲于是带着小孩儿一起回家。

闲谈中,乐仲问小孩儿姓名。

小孩儿回答:“姓雍,名叫阿辛,母亲姓顾。曾经听母亲说:才嫁到雍家六个月,就生下了我。我本来姓乐。”

乐仲心中大惊,回想起和顾氏三日姻缘,只有一次交合,不应该会有儿子。又问阿辛家在何处,阿辛道:”不知道。但是母亲去世时,交给我一封信,嘱咐我不要遗失。“

乐仲急忙索要书信,打开一看,正是当年写给顾氏的休书。大惊道:“真是我儿子啊!”细问他出生年月,果然全都对得上,颇为欣慰。

然而家道中落,才两年时间,良田逐渐卖光,甚至连仆人都养不起了。

一天,乐仲,阿辛父子二人正在做饭,忽然一位丽人走进来,仔细一看,正是琼华。

乐仲大惊,问:“琼华姑娘怎么来了?”

琼华笑道:“南海途中,做了一路假夫妻,又何必多此一问?之前之所以没有跟着你一起回家,只是因为还有老鸨管着。

如今她也死了。想着不嫁人,无法得到庇护;如果嫁给其他人,却又无法解释清楚你我二人假扮夫妻之事:两全之计,还是不如跟着先生,所以不远千里来找你。”

说完放下行李,替阿辛做饭。乐仲很高兴。这天晚上,父子二人睡在一起,另外收拾一个房间,给琼华居住。

阿辛把琼华当成母亲,琼华也很擅长抚养孩子。

亲朋好友听说此事,都送来结婚贺礼,二人也不争辩,都笑着接受。客人到了,琼华就准备酒菜,乐仲也不问琼华这些酒菜都是何处得来。

琼华逐渐变卖首饰,赎回乐仲家以前的产业,买了很多婢女仆人,牛马之类,家道日益兴旺。

乐仲常常对琼华说:“我喝醉后,姑娘就离我远点,不要让我见到你。”琼华笑着答应。

一天,乐仲在街上喝得大醉回家,急喊琼华。琼华盛装出来。乐仲斜眼细看良久,大喜,跳着舞,像疯了一样,大喊:“我悟道了!”

顿时清醒过来,觉得整个世界充满光明,平日居住的房子,都变成琼楼玉宇,一会儿才消失不见。

乐仲从此不再到街上饮酒,只是对着琼华喝。琼华吃素,只用茶侍奉乐仲。

一天,乐仲喝的微醺,让琼华给自己按摩大腿,看到大腿上的刺痕,变成两朵红色莲花,不过都还是花骨朵,隐隐从肉中凸起。琼华觉得很奇怪。

乐仲笑道:“姑娘看这莲花盛开时,就是你我二十年假夫妻分手之日。”琼华信以为真。

接着给阿辛完婚,琼华逐渐将家中产业都交付给儿媳,和乐仲在别院居住。

儿媳三天来问安一次,如果不是遇到解决不了的疑难事,都不告诉琼华。养了两个婢女:一个温酒,一个煮茶罢了。

一天,琼华到阿辛住处,儿媳请示良久,要求一同前去见父亲。走到门口,看到父亲,正光着脚,坐在榻上。听到声音,乐仲睁开眼睛微笑道:“母女二人都来了,很好,很好!”接着又闭上眼睛。

琼华大惊,问:”郎君要做什么?“看到乐仲大腿上,莲花开得很茂盛。上前一探,已然气绝。

琼华用两只手,捻合莲花,并且祝祷:“妾身不远千里,前来跟着夫君,也不容易。并且替夫君教养儿子,训诫儿媳,也有些微功劳。离二十年,还差两三年,郎君怎么就不能再等等?”

一会儿,乐仲忽然睁开眼睛,笑道:“夫人自然有自己的事,何必牵挂我一人作伴呢?没办法,就姑且为了夫人,再留一段时间。”

琼华放开双手,就看到盛开的莲花又变成花蕾。于是谈笑一如以前。

三年过后,琼华快四十岁了,外貌仍然如同二十出头一般。

一天,琼华忽然对乐仲说:“普通人死后,被人抓头弄足,实在不清雅高洁。”于是让阿辛准备两副棺材。

阿辛大骇,询问为何这么早准备棺材。琼华回答:“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

棺材准备好后,沐浴打扮好,让儿子,儿媳上前,对二人说:“我要死了。”

阿辛哭泣道:“这几年全靠母亲经营打理,一家人这才衣食无忧。母亲还未能享福,怎么就要舍弃儿子离开?”

琼华道:“你父亲种下福根,你享受福禄而已。奴婢牛马这些,都是之前骗走家产之人,偿还给你父亲的。我又有什么功劳。

我本来是散花天女,偶尔有游历凡间的念头,于是被贬谪到人间三十多年,如今期限也到了。”

说完,琼华自己走进棺材。阿辛再喊母亲,看到琼华双眼已经闭上。阿辛哭着去告诉父亲,却发现父亲不知道何时,已经全身僵硬,衣冠整齐。

阿辛悲痛欲绝。将父亲也放入棺材,和琼华的棺材一同放在大堂上,好几天都没入殓,希望父母能再活过来。

看到父亲大腿上,射出佛光,照亮四周墙壁;琼华棺材中,香雾流溢出来,周围的房间都能闻到。棺材合上后,香雾才逐渐消散。

下葬后,乐氏诸位子弟急于抢夺乐仲家产,一同谋划赶走乐阿辛,阿辛于是报官。

官员也分辨不清楚,打算将阿辛家产分一半给乐氏诸位子弟。阿辛不服气,写好讼状,告到省城,很久都没判决下来。

最初,顾氏嫁给雍先生,一年多后,雍先生一家人流徙到福建,音信断绝。顾文浻年老,没有儿子,很思念女儿,去福建拜访女婿,才知道女儿已经死了好多年,外孙也被赶出家门。

顾文浻告到官府。雍先生害怕,贿赂他,顾文浻不接受,一定要找到外孙。四处都找遍了,却还是没有消息。

一天,顾文浻偶然之间,在路上看到一辆彩色马车经过,于是在路旁躲避。马车中一位美人呼喊道:“您就是顾文浻老先生吗?”

顾文浻回答:“正是。”

美人说:“您的外孙就是我的儿子,现在乐家,不要再去诉讼。您外孙现在有难,您赶紧去搭救。”顾文浻还想细问,马车已经远去。

顾文浻这才接受雍先生贿赂做盘缠,回到西安。

到后,阿辛和乐氏子弟们的官司,正闹得沸沸扬扬。顾文浻到官府自首,说出女儿何时嫁给乐仲,何时被休,何时再嫁,以及哪一天生下阿辛的具体日期,都说的很清楚。

县令听完,将乐氏子弟们杖责一番,赶出衙门,这才结案。

回家后,顾文浻讲诉自己见到美人的日子,正是琼华去世那天。原来指引顾文浻回西安帮助阿辛的美人,正是琼华。

阿辛帮助外公顾文浻搬家,给他建房子,赠送他一个婢女。顾文浻六十多岁时,还生下一个儿子,阿辛对这比自己还小的舅舅,很是照顾。

异史氏说:“断绝荤腥,远离男女私情,和佛家教义很接近;天真烂漫,正是佛家真谛。

乐仲面对琼华,只是把她当成芳香洁净,一心向佛的求道伙伴,毫无男女私情的念头。

乐仲,琼华二人在一起生活三十年,好像有情,又好像无情,这正是菩萨真面目,俗人又如何能明白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