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婚姻名存实亡,丈夫好面子不离婚,用孩子将她绑在身边20年

subtitle
夏槿凉安城 2021-06-14 13: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警笛声急迫又刺耳,惊动小区里的人们出来看究竟。

3栋2单元的楼道口,围了警戒线,大伙伸长了脖子往里看。

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抬了担架出来,上面躺着人,白布盖脸,显然已经死了。有血迹沾染在白布和白大褂上,令人脑补无数现场画面出来。

于秀娥随两名警官走下楼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张一张窥探的脸。

儿子李海就站在人群最前面,沉默地看着父亲被抬走,母亲被带走。

他的眉头皱得很紧,眼睛紧紧盯着于秀娥不放松。

于秀娥冲他笑了笑,垂下了头。

他不用这样,她知道该怎么做。

1

于秀娥因过失杀人罪,被关押进市里的第二女子监狱。

狱中的于秀娥,沉默得像一道影子。无论狱友传递给她善意还是恶意,她都表现得无动于衷。

她这样的状态最容易出事,于是,她成了管理人员监管的重点对象。

于秀娥出事,是在她被关押的两个月后。

她浑身是血地躺在女子浴室,被发现时已经失去意识。

在昏迷了两天两夜后,于秀娥终于醒了过来。监狱方专门给于秀娥的儿子李海打了电话,让他们母子在特定环境下见了一面。

令人意外地是,于秀娥竟然拒绝了跟儿子的见面。

“我妈怎么样?”李海焦灼地等在病房外。于秀娥被关押的这两个多月,他曾多次去看她,但都被她拒绝了。没想到,再见面竟然是这样的局面。

“已经脱离危险,但精神状态不好。”医生交代,“病人情绪不宜过于激动,所以,想要探视,最好等她情绪平稳且有意愿的情况下。”

没有办法,李海只好跟随负责此事的林警官去了一旁的值班室。

医生护士们不在,这里成了临时的接待室。

“我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海带点质询的口气问。

“她在洗浴的时候摔伤了头。”林警官简明扼要地交代经过。

“摔伤了头?!”李海急了,“是不是因为你们看管不利?”

林警官平静地说:“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做了详细调查,并没有发现疑点。当然,你若是怀疑,也可以走司法途径。就目前的调查结果来看,我们有理由怀疑,这是你妈妈有预谋的一次自杀事件。”

“自杀?”李海惊愕地站起身,“她为什么要自杀?”

林警官摇头,“具体原因还得问于秀娥本人。她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也不配合心理医生的疏导。”

她看了一眼李海,又突然问道:“你妈妈为什么不想见你?”

李海脸色一变,有些支吾道:“我怎么知道。她可能是觉得没脸见我吧。”

“她为什么会这么觉得?”林警官皱眉追问,“她是在被家暴的过程中自卫才失手杀了人,这又不是她的错,她为什么没脸见儿子?”

李海不耐烦起来,说:“你觉得一个家庭里,母亲杀了父亲,儿子会觉得很光荣吗?别人会怎么看我,我在社会上怎么自处?我要承受的压力得多大,你想过没有?”

他情绪的突然爆发让林警官一愣。

李海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深吸一口气,又说:“我妈可能是想到了这些,所以觉得对不起我,才不愿意见我吧。”

“你知不知道你妈多年来一直遭受你爸的家庭暴力?”林警官换了个话题,突然问。

李海一怔,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爸爱喝酒,他只有在喝多了之后才会耍酒疯,其他时候,他人很好的。”

作为儿子,李海明显更维护他的父亲,即便他暴力对待他的母亲,致使他的母亲无奈之下反抗,最后锒铛入狱。

林警官大概理解了于秀娥不愿见儿子的心理。

“你其实是怨恨你妈妈的,对吗?你更爱你的父亲。”

于秀娥自打入狱后,就一直表现得像行尸走肉,对一切都失去兴趣,或许,答案就在儿子对她的态度上。

李海闻言,腾地再次站起身来,情绪很激烈地说:“我是来看我妈妈的,不是你的犯人,请你注意你的言辞!”

林警官目光深邃地看着他,李海被盯得不自在,转身离开了值班室。

2

于秀娥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医生判定她有严重的抑郁症。

心理医生来了两拨,于秀娥都不太配合。她存了死的心思,毫无留恋的。

直到第三次,医生带了一个人来见她。

这期间,于秀娥不见任何人,包括儿子李海。唯有在听到这个人的名字时,她的眼神出现了波动。当医生问她要不要再见一面时,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来的人叫徐玉良,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

两人一见面,就都老泪纵横。

“秀娥,我来看你了。”徐玉良哽咽地说。

一直对外界都毫无反应的于秀娥,在见到徐玉良的那一刻,终于打开了心上的硬壳,露出心底最柔软的情绪。

“秀娥,你不要犯傻!最坏的事都过去了,你好好改造,咱们还有机会。”徐玉良哭了,“你要是死了,那咱们这辈子的遗憾就要带进棺材里去了。”

尽管于秀娥一直强忍着情绪,但在听到徐玉良这样说时,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在徐玉良的宽慰下,于秀娥终于开口,承认并讲述了自己的自杀行为。

当初被公审时,尽管被判定为失手误杀,但于秀娥那时已经有了不想活的打算。入狱之后,她一直被困在严重的抑郁情绪里,自杀的念头每天都有。在观察了很久之后,她才在浴室里实施了自杀行动。她想造成自己是在洗澡时不慎摔倒的假象,打造自己意外死亡的局面,她不想给监狱带来麻烦。

“活着太痛苦了。”于秀娥哭着说,徐玉良陪在一旁深深叹气。

“我国有不少像你这样的类似案件,你本身也是受害者。”心理医生安慰她,“你才54岁,在狱中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出来,未必不能过上想要的生活。再说,你还有儿子。”她又看了徐玉良一眼,“还有一直等着你的人。你要振作起来。”

于秀娥看了一眼徐玉良,闭上了眼睛,泪水却汩汩流得更快了。

“你儿子一直在申请来探视你,你要不要见一见他?”心理医生试探着问。在她看来,所有母亲都是护子的,或许,见过儿子,于秀娥会更多一丝对尘世的眷恋。

没想到,于秀娥却坚定地摇头拒绝:“我不想见他。”

心理医生感觉很奇怪,私下里问徐玉良,为什么于秀娥肯见他,却一直不肯见儿子李海。

徐玉良苦笑一声说:“李海跟他父亲的感情很好。”

心理医生不理解,将这话告诉了林警官。

“如果李海因为跟父亲感情好,转而怨恨于秀娥的话,那他又怎么会在公审时为于秀娥作证,证明父亲李春林经常家暴于秀娥,并竭尽全力为于秀娥减刑?而这一切,于秀娥都是知道的啊,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肯见儿子。”

林警官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忘记徐玉良这茬了。假如于秀娥跟徐玉良是一对相爱的情侣的话,那她这就是婚内出轨。李海跟父亲感情深厚,而他母亲在婚内出轨的同时又失手杀掉了父亲,这当中的纠葛就复杂了。”

“于秀娥觉得对不起儿子,没脸见他?”心理医生恍然大悟。

林警官却摇了摇头,“不一定。”

在两人讨论这个问题的两天后,李海再次造访。他情绪很激动,质问监狱方:“为什么徐玉良能见到我妈,我作为儿子却不能?”

“是当事人拒绝见你。”林警官出面接待李海。

“我不信!凭什么?”李海喊道,“无论如何,我今天一定要见到她。”

李海的行为已经是在扰乱监狱的正常秩序,林警官完全可以依照规章制度来处理,但她想起了心理医生的话,想起了监狱里仍旧半死不活的于秀娥,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她很想知道,这对母子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或许,知道了真相,就能找到改变于秀娥的方法。

于秀娥得知儿子来监狱里闹事,尽管精神状态不佳,但仍旧表现出很愧疚,她答应了林警官的要求,愿意见李海一面。

这对母子见面的气氛很沉默。

于秀娥低着头不发一言,李海则显得很紧张。

“妈,你在里面过得好吗?”

于秀娥点点头。

“妈,我不怪你,真的。”

于秀娥又点点头。她始终只是点头,没有抬头。

“妈,你......”李海的额头冒了汗,几次三番欲言又止。

于秀娥抬起头,目光凝视着他。李海到了嘴边的话,突然卡在喉咙里,再说不出口。

“你放心,我什么都没说。”于秀娥轻声说出母子见面后的第一句话。

李海闻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站在门边静默不语的林警官,然后搓了搓手,说:“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小静怀孕了,你就要做奶奶了,你高不高兴?”

他脸上挂着刻意的讨好的笑容。于秀娥扯动嘴角,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再次点点头。

探视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于秀娥头也不回地跟着林警官消失在探视室。

像是得到了什么承诺,让李海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来一般,他很殷勤地跟林警官道歉,说自己刚才太糊涂。瞧着他跟之前的焦躁跋扈判若两人的模样,林警官对母子俩为数不多的谈话内容起了疑心。

于秀娥的那句“你放心,我什么都没说。”到底是什么意思?看样子,她好像隐瞒了什么,而她隐瞒的内容对李海而言,又好像很重要。

她到底隐瞒了什么,这是否就是让于秀娥坚决想要死的关键?

3

徐玉良再次来探视于秀娥时,跟李海碰了个正着。在等待探视时,暴躁的李海对徐玉良动了手。

狱警及时将两人拦下来,分别带到不同的接待室。

“你们怎么还让他来看我妈?”面对林警官,李海仍旧暴跳如雷,“他有什么资格来看我妈?”

“你妈只愿意见他。这是让她可以配合治疗的条件。”林警官说。

听到这话,李海突然哭起来,“就是因为他,我爸才变成后来那个样子,要不是因为他,我爸也不会死,我妈也不会坐牢!都是他害的!我妈...我妈怎么能这样?”

一个大男人突然跟个孩子一样哭起来,让林警官有点啼笑皆非。

等李海的情绪平稳下来后,林警官问他:“我看徐玉良跟你妈都是很克制的人,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才没误会!”李海急道:“他很早之前就觊觎我妈了。”

说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情急之下说了不该说的话,眼神顿时变得警觉起来,然后便再不发一言。

由于徐玉良不打算追究李海的责任,李海很快就离开了,连探视都没再继续等。

“李海说你很早之前就觊觎于秀娥,说李春林之所以家暴于秀娥,都是因为你。”在确定徐玉良仍旧想要探视于秀娥之后,林警官陪他等在接待室,有意无意地问道。

徐玉良脸色一变,随即苦笑:“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他妈妈!”

“我跟秀娥认识的时候,她就已经在遭受李春林的家暴了。当初,我新调到我们厂子里工会工作,在了解职工情况的时候,发现秀娥每隔一段时间脸上、身上就会有点伤。当时年轻,总想在岗位上做出点成绩,就本着想给职工解决困难的念头,找到她。没想到她却不肯说。

我认定她家肯定有问题,那个年代,打老婆的事时常发生,但像她家这么频繁的,也是少有。于是,我跟很多人了解情况,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还去她家附近蹲过点,有一次被秀娥发现,她还骂过我。”

看得出来,被人误解已经让徐玉良不想再沉默,不管是为了他,还是为了于秀娥。

“后来,我掌握了事实根据,带着人去了李春林的单位,跟他们的工会交涉,让他们做好员工的思想教育工作。

我承认,我这种做法不够周全,没有预估到后果。李春林因为这件事,被单位调了岗,失去了晋升资格。从那以后,他就认定我跟于秀娥之间一定有关系,所以才会去搞他。”

徐玉良叹口气,“我本来是想给于秀娥解决问题的,没想到,一念之差,好事办成了坏事,反而让她遭遇了更严重的家暴。李春林爱喝酒,只要喝了酒,他就会对于秀娥动手,后来发展成无缘无故没有理由的动手。

我意识到自己做错了,过意不去,就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于秀娥,渐渐地,就有人说我们之间关系不一般,但其实,于秀娥一直对我都是很冷淡的,她不想要我的帮助。”

“那你们的关系又怎么变好了呢?我看得出,于秀娥很信任你。”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原因。我记得有一次我值夜班,夜里巡视时,在厂区一个小湖边发现了秀娥。她的脸上有干涸的血迹,眼睛都肿成核桃那么大,我一看就知道李春林又打她了。我即气愤又后悔,一边抓着她的胳膊,一边把她拖离,生怕她想不开,那么晚了,她一个人坐在湖边,想想就令人后怕。”徐玉良回忆道,“我发现,她整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对劲,她就像个木偶一样伏在我的怀里。

可能是因为我救了她,从那以后,她就开始信任我,愿意跟我交流了。”

“既然李春林这么对待她,那她为什么不离婚?”

“她舍不得孩子。”徐玉良又叹一口气,说,“人心都是肉长的,我承认,在经历过这么多事之后,我确实对秀娥产生了心思。我也劝过她,让她离开李春林。可她说,李春林威胁她,如果她敢离婚,就让她一辈子都见不到儿子。更何况,李春林这个人除了对她很坏之外,对待外人都很好,同事、家人、邻居朋友对他的评价都很高,说他热心肠,是个好人。如果秀娥跟他离婚,他会让所有人都知道,是她胡搞。那个年代,名声比什么都重要,尤其是女人。”

“那时候你们多少岁?”

“她28,我30岁。”徐玉良想了想说。

也就是说,为了孩子,为了名声,于秀娥又继续忍受了将近20年的家庭暴力。

“冒昧问一句,你结婚了吗?”

徐玉良摇了摇头,“我实在放心不下她。”

林警官闻言,忍不住动容。

4

于秀娥在看到徐玉良的伤后,大惊失色。在得知是李海打伤了他之后,再控制不住,哭了起来。

“我没事,秀娥。”徐玉良安慰她。

“我对不起你。”于秀娥抽泣着说。

探视结束后,林警官决定单独跟于秀娥聊一聊。

“徐玉良为了你一辈子没结婚,你想没想过,你要是死了,他这辈子得有多冤。”脱下警服,林警官决定从单纯的女性角度入手,尝试用徐玉良来唤醒于秀娥活下去的决心。

“我是个罪人。”于秀娥眼圈红了。

“不,你不是。”林警官摇头,“你只是有点懦弱。”

于秀娥落了泪。

“尤其是,这种家暴的影响已经作用到你的孩子身上。”林警官加重语气,“无论如何,作为一个正常人,他都不该对一个老人动手。”

于秀娥哭得更凶了。

林警官有些不忍心,软了语气道:“既然找到了真心爱护你的人,当初为什么不咬咬牙离开李春林?”

于秀娥用手背抹去汹涌而出的眼泪,哽咽道:“离开哪有那么容易呢?”

“为什么?难道你还留恋他?”

于秀娥苦笑着摇头,但仍旧一副不打算开口的样子。

林警官见状,恨铁不成钢地说:“你看看你这样子,来世上走一遭,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到死,你自己不觉得冤枉?这还不算,你还害了人家徐玉良一辈子。如果我是你,事都做下了,我就老老实实承担,等这一切过去了,再好好过日子,总不能让爱护自己的人,也后半辈子跟着遭罪啊!”

“更何况你还有儿子,未来还会有孙子,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不知道是哪句话,让于秀娥的情绪突然波动起来,她抱住头呜咽起来,嘴里喊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那你说说,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林警官也喊起来。

“李春林...李春林是因为徐玉良,所以才这么对我。”于秀娥哭道。

李警官没反应过来,说:“我知道啊,他觉得你婚内出轨,所以才打你。”

于秀娥继续哭着摇头,电光火石间,李警官突然意识到,事情的真相可能是另外一面,内心顿时一片冰凉。

5

于秀娥的情绪平稳下来之后,断断续续地跟林警官讲了她的故事。

于秀娥跟李春林是相亲认识的。当时李春林表现很木讷,于秀娥以为李春林没看上她。可没想到,介绍人却告诉她,李春林很满意她。

李春林长得很好,工作也体面,于秀娥对他也是满意的。既然双方都满意,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结婚很快就被提上日程。

可让于秀娥怎么也没想到,本以为是开启了美好生活,实际上开启的却是一场噩梦。

婚后,李春林对外谦逊温和,对她却一改恋爱时的温柔,变得冷漠寡言。最让于秀娥受不了的是,自打结婚后,李春林就从来没动过她。

于秀娥接受的是最传统的家庭教育,夫妻之间的事,李春林不主动,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能自己默默忍受。

在公婆强大的催生压力下,于秀娥实在受不了了。她跟李春林摊牌,既然他这么不喜欢她,那俩人不如离婚。

那个年代,谁家要是闹离婚,是会被人指着脊梁骨说三道四的。但当时的于秀娥,还有着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渴望,还有着无穷的勇气来对抗世俗,所以,她宁愿离婚,也不愿意再过那样的日子。

可李春林不答应,他在无视于秀娥反抗的情况下,强行跟于秀娥发生了关系。他认为,于秀娥是想要个孩子,所以才离婚,只要有了孩子,婚姻就可以持续下去。

事后多年,于秀娥曾多次回想这个对她的命运极其重要的事件,她当初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坚决离开对她毫无尊重的李春林,一个是持续那场婚姻,而她选择了后者,也切断了走出黑暗命运的出口。

很快,于秀娥怀孕了。新生命的到来,稀释了于秀娥对婚姻生活的不满,在她看来,世上的婚姻有千万种,她跟李春林不过也是其中一种。

他们是哪一种呢?

自从于秀娥怀孕,李春林就跟于秀娥分床睡了。孩子生下来以后,李春林对待儿子如珠如宝,却对于秀娥淡漠如冰。

李春林是分裂的。他对待除于秀娥以外所有的人都很好,包括于秀娥的父母,而把所有暴虐都留给了于秀娥。

于秀娥怀孕之后,李春林染上了酒瘾,几乎每天都跟朋友喝酒到半夜才回家。于秀娥忍受不住抱怨几句,李春林就会大发雷霆,先是砸东西,等孩子大一些了,就开始动手打人。

他也不往狠了打,总能让于秀娥出得了门。

有一次,于秀娥实在受不住了,在李春林又一次酒醉后家暴她时,奋力跑出家门,向邻居求助。可令她想不到的是,当邻居出来查看时,李春林竟瞬间换了一副模样,笑呵呵地给邻居递烟,说:“见笑了,见笑了。”

谁家夫妻不闹点矛盾,邻居很快理解了李春林,反过来劝于秀娥:“嫂子,你学学我媳妇儿,我喝完酒,她都不理我,就等着我酒醒了才收拾我。”

于秀娥浑身发麻。李春林就是个骗子!她以为他是喝醉了才耍酒疯打人,实际上,他却一点都没醉,他就是故意的!

于秀娥崩溃了,她质问李春林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李春林竟然也不愧疚,他告诉于秀娥,给她结婚前,他早就有了喜欢的人,但就因为父母相中了于秀娥,所以,他才没办法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于秀娥气得浑身发抖:“是你父母要拆散你们,关我什么事,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我们既然都过得这么痛苦,你凭什么幸福?”李春林冷漠又残忍地说,“我只要看到你笑,我就受不了。”

于秀娥大骂李春林不是人,“你们全家害得我这么惨,你竟然还说这样的话?既然这样,我们离婚,你滚去找你喜欢的人啊!”

“已经晚了。”李春林说。

于秀娥也不明白李春林这句“晚了”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么多年,或许对方也早就成立的家庭。

这次跟命运的抗争,于秀娥仍旧以失败告终。阻力来自双方父母,来自对孩子的不舍。

李春林说,如果于秀娥要离婚,她将永远看不到孩子。

这么多年,李春林的父母对于秀娥很好,当老两口流着泪苦口婆心要于秀娥看在孩子,看在他们的面子上,不要离婚时,于秀娥心软了;当她的父母让她不要任性,对她说再过个两三年,等孩子大点就好了时,她彻底妥协了。

没有人支持她,而她也深陷在命运的沼泽中,没有了拔出腿就走的勇气。

后来她曾想,不过就是个曾经喜欢的人罢了,日子越过越长,年轻时候的事就成了肥皂泡,很快就没影了。

但当她发现他真正的秘密之后,才发现自己当初的想法有多愚蠢。

那时,徐玉良已经闯进了她的生活,并给她的生活带来了翻天巨浪。

因为要帮她,徐玉良擅作主张,搞得李春林失去了颇有前途的工作。那段时间,李春林喝酒喝得更凶了,为了躲避他的暴力,于秀娥找到了一个窍门:只要发现李春林的情绪又暴躁起来,她就躲进儿子的房间里。彼时,李海已经上初中,李春林特别注意自己在儿子眼里的形象,在李海面前,他从来都是和善慈爱的模样。

于秀娥通过这个窍门,躲开很多次家暴。

起初,于秀娥还担心李春林会报复徐玉良,但李春林却提都没提。直到于秀娥发现李春林等在徐玉良下班的路上,满面温和地跟人家交流。

于秀娥不解,问徐玉良,李春林找他干什么。徐玉良很不好意思地说自己之前太武断了,李春林并没有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他不该冲动下让李春林失去工作。

于秀娥惊愕万分。她放心不下,李春林那么会骗人,万一他有什么阴谋呢?于是,她暗地里一直在观察李春林,生怕他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来。毕竟,徐玉良是为了帮她,才得罪了李春林,她不能让人家为此遭受李春林的责难。

观察来观察去,于秀娥发现李春林看徐玉良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儿。至于哪里不对劲儿,她又说不上来,直到她看到徐玉良看她的眼神,她才醒悟过来。再回想自打结婚后,李春林就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她的碰触,除了要孩子那段时间他们有过肌肤之亲外,其他时间,她都在守活寡,于秀娥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当天晚上,于秀娥就质问李春林,事情是不是她想的那样。李春林竟然一点都不惊慌狼狈,就好像他一直在等待摊牌一样地长松了一口气,他说自己终于可以不再装了。

“你根本无法理解那种绝望。”于秀娥对林警官说,“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想死了,可我又不甘心,他毁了我一辈子!”

“徐玉良在厂区湖边发现你的那个晚上,就是你知道秘密的那个晚上?”

于秀娥点了点头,眼底有些回忆往事的迷离。

“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为什么没离开他?”

于秀娥轻轻扯动嘴角,说:“我说了是因为我不甘心啊!”

此时的于秀娥,因为嘴角漫不经心的扯动,气质突然有了变化,这让林警官一愣又一惊。

“他折磨了我那么多年,我当然要报复回去。”于秀娥又说。语气再也不复刚才的脆弱,带着一丝轻蔑和冷意。

“报复?”林警官咀嚼了一下这个词,明白过来,“利用徐玉良?”

于秀娥看了一眼林警官,神情瞬间变回落寞,“我不是故意的,可我控制不住自己。”

林警官心生不忍,说:“可徐玉良是无辜的!”

“我知道。”于秀娥又哭起来,“所以,我是个罪人,我该死。”

利用李春林对徐玉良的感情,然后把徐玉良对自己的情意当作利剑,折磨李春林,竟是这样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报复方式!

6

于秀娥从那以后就拒绝了徐玉良的探视。

或许是将心底最黑暗的情绪抒发了出来,于秀娥开始愿意接受心理医生的疏导,精神状态好了很多,最起码不再坚持自杀,抑郁的情况也有所改善。

她给徐玉良写了一封信,让林警官交给他。在信里,她向徐玉良坦白一切,向他忏悔。

徐玉良看到信,情绪久久不能平复。

那次后,徐玉良很久没来探视。

等他再来探视,已经是两个月后。林警官很遗憾地告诉他,于秀娥拒绝了探视。

“你两个月没有来了。”林警官知道自己不该说这些,但还是没忍住。

“以后不会了。我每个月都会来。”徐玉良瘦了许多,但精神状态要比之前好很多。

“你原谅她了?”

徐玉良摇了摇头,林警官神色一变。

“我们之间说不上谁原谅谁。”徐玉良说,“这十几年,秀娥对我并不是一点感情没有,她只是一个被命运捉弄的可怜人。再说,李春林后来的暴力行为,有大多半也是因为我。”

徐玉良有点尴尬地看了一眼林警官,说:“如果不是我,秀娥虽然可能还会蒙在鼓里,但心里的痛苦会少很多。”

林警官神色松了松。

“你告诉秀娥,我心甘情愿被她利用,不仅如此,我还会一直等着她。你让她一定要好好的。”徐玉良对林警官说完,想了想,又从兜里掏出纸笔,给于秀娥写了一封简短的信函。

“麻烦您一定要多多鼓励秀娥。你知道吗,李海其实也知道李春林的秘密,可他却一直跟李春林一起,给秀娥身上泼脏水。他眼里只有自己的面子,根本不顾及他妈妈的痛苦。我想,秀娥当初一心想死,也跟这个有关吧。她很可怜。”

在知道于秀娥的故事之后,林警官就已经想明白了这一点。

她点点头,接过徐玉良递过来的信函,说:“我替于秀娥谢谢你,希望你不要放弃她。”

“我不会。”徐玉良点头,温和笑道。

狱中的于秀娥仍旧沉默无言,但林警官知道,每当夜深人静,她总会攥着徐玉良写给她的信,仰望虚空。

那眼睛里的点点水光,就是她坚持好好活下去的希望。作品名:《沉默的妻子》;作者:遇见而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