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起诉书:四川厅官夫妻双双落马,妻子伙同丈夫、弟弟受贿千万

澎湃新闻

2021-06-14 12:38

关注
原标题:起诉书:四川厅官夫妻双双落马,妻子伙同丈夫、弟弟受贿千万

四川一对厅官夫妻双双落马,妻子被指控伙同丈夫、弟弟受贿财物价值超千万元。12309中国检察网近日发布的《梅榕受贿案起诉书》(简称起诉书)披露了上述内容。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梅榕曾任达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其丈夫肖雷曾任广安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等职,两人分别于2020年9月1日和2021年1月5日通报被查。

根据起诉书内容,梅榕曾多次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肖雷(另案处理)、其弟梅某甲(另案处理)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788.7454万元。此外,梅榕还利用肖雷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多次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70.6万元。

落马女厅官被通报“超计划生育”

公开资料显示,梅榕,曾用名梅蓉,女,汉族,1965年4月生,四川邻水人,中央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1984年7月参加工作。

梅榕曾长期在四川达州国资系统工作,曾任达州市国有资产管理局副局长、达州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副主任、达州市国资委副主任等职,2011年7月跻身副厅,出任达州市政协副主席,并于同年9月不再担任市国资委副主任。

2016年10月,梅榕转任达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20年9月1日因涉嫌严重职务违法接受监察调查。

2021年5月,梅榕被开除公职。纪检部门通报指出,经查,梅榕法律意识淡薄,收受可能影响公正行使公权力的礼金,与管理和服务对象打牌赢取钱财,既想当官,又想发财,违规从事或参与营利活动;违反计划生育相关规定,超计划生育;将公权力沦为谋取私利的工具,亲清不分,甘于被“围猎”,利用本人的职务便利或他人的职务影响力,为他人在职务晋升、项目承揽等方面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梅榕落马4个月后,她的丈夫、正厅级官员肖雷也宣告被查。

公开资料显示,肖雷,男,汉族,1959年3月生,四川邻水人,中央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1982年8月参加工作,198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肖雷早年在达州下辖的区县工作,曾任宣汉县长、宣汉县委书记、通川区委书记等职,2007年1月赴广安出任副市长。

2009年10月,肖雷跻身广安市委常委之列,并继续担任副市长,期间还兼任过市总工会主席。

2011年11月,肖雷转任广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16年11月任广安市政协党组书记、为市政协主席提名人选,次年1月担任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2021年1月5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约七成受贿财物为开发商所送

肖雷、梅榕夫妇因何被查?2021年4月,攀枝花市人民检察院就梅榕受贿案提起公诉。澎湃新闻梳理起诉书发现,梅榕单独及伙同丈夫、弟弟受贿所得的1059.3454万元财物中,约七成来自开发商。

检方依法审查查明,2013年底至2014年初,梅榕利用职务便利,伙同弟弟梅某甲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某项目在土地违规变性(划拨转出让)、少缴土地出让金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多次收受开发商宋某某等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800万元。在为土地违规变性(划拨转出让)、少缴土地出让金等过程中,梅某甲支付土地评估公司中介谢某某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42万元,剩余558万元由梅榕姐弟二人获得。

起诉书还披露,2016年6月,梅榕伙同肖雷以低于市场价163.4154万元的价格,向房地产开发商伍某某购买位于广安市的房屋2套、车位使用权2个。伍某某之所以这么做,是为感谢肖雷对其公司人员涉及的刑事案件提供帮助及谋求肖雷长期关照。

此外,早在2013年春节后,梅榕就在肖雷授意下,收受房地产开发商张某某送的广安某房产一套,价值27.33万元。

除伙同丈夫、弟弟收受他人财物,梅榕还被指控利用影响力受贿。

起诉书显示,2019年下半年,梅榕利用肖雷职务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广安市某公司谋取办理石材开采延期许可以及与国有企业合作开采石材等不正当利益,并收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某某现金150万元。

2010年,梅榕利用肖雷职务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某公司设立运营提供帮助。2013年5月,梅榕非法收受该公司20%的股份(价值65.6万元),并安排其妹梅某乙代持,2015年变更为梅某甲代持。2016年至2019年期间,梅榕收受股份分红现金133.025万元。

起诉书显示,被告人梅榕到案后,主动交代了大部分同种犯罪事实,并自愿认罪认罚。

检方认为,被告人梅榕利用自身及其丈夫肖雷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肖雷、其弟梅某甲共同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788.7454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利用肖雷的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70.6万元,数额巨大。该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分别以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截至澎湃新闻发稿,有关梅榕的实际获刑情况尚未公开发布。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