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端午佳节,苏轼为王朝云写了一首词,最后一句表白最感动

赏析古典诗文,聆听先贤心声,感受如画意境!古诗词悦读,与你一起感受中文之美!

编辑整理:盛唐辉煌

精品推荐>>>

在公众号会话页面,回复“加群”,即可加入粉丝交流群。

作者:燕七

来源:燕七读诗词(ID: gh_55afc179c9b5)

对于苏轼,我们太过熟悉。

读过“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了解他的豪迈;

读过“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了解他的孤独;

读过“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了解他的豁达;

但是,你读过苏轼的表白诗吗?

一个端午佳节,苏轼感念于侍妾王朝云的不离不弃,写下一首词,书写端午习俗之外,还写下与王朝云相守的誓言, 最后一句最动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首词就是苏轼的《浣溪沙·端午》。

《浣溪沙·端午》

轻汗微微透碧纨,明朝端午浴芳兰。

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

佳人相见一千年。

这首词作于宋哲宗绍圣二年(1095年)端午,此时,东坡被惠州已是第二个年头了,在端午节这个团聚的日子里,看着侍妾朝云,于是作此词送给她。

词的上片,预示端午节日,将开展浴兰活动,“明朝端午浴芳兰”,显得有愉悦的审美性。沐芳浴兰,遍及社会。参与者人山人海,气氛热烈,正如词人词中所写:“流香涨腻满晴川”。

下片词人着重写了两项端午节俗健身活动。

其一,“彩线轻缠红玉臂”“以五彩丝系臂”。它辟邪驱鬼,使朝云“玉臂”“红”而长命。与用五色花线缠粽子投江以吊屈原之魂有同等意义。

其二,“小符斜挂绿云鬟”以“赤灵符著心前”。它能通神明,使朝云“云鬟”“绿”而身健。与小孩穿老虎腰肚,门上挂蒲剑以辟邪护身有同等意义。

词人着重描写缠线、挂符等民俗活动,新巧有趣,且用对偶句式,为的是“佳人相见一千年”,愿灵验得到应证。真是一语中的,画龙点睛。

这里的佳人,指的就是王朝云。

有些事,努力一把才知道成绩,奋斗一下才知道自己的潜能。花淡故雅,水淡故真,人淡故纯。做人需淡,淡而久香。不争、不谄、不艳、不俗。淡中真滋味,淡中有真香。心若无恙,奈我何其;人若不恋,奈你何伤。痛苦缘于比较,烦恼缘于心。淡定,故不伤;淡然,故不恼。欲望是壶里沸腾的水,人心是杯子里的茶,水因为火的热量而沸腾,心因为杯体的清凉而不惊。当欲望遇凉,沉淀于心,便不烦,不恼。不要嘲笑他人的努力,不要轻视他人的成绩。每个人的价值不同,无需对任何人不屑。在你眼中的无用价值,未必真的无用。不轻一人,不废一物。活不是战场,无需一较高下。人与人之间,多一份理解就会少一些误会;心与心之间,多一份包容,就会少一些纷争。不要以自己的眼光和认知去评论一个人,判断一件事的对错。不要苛求别人的观点与你相同,不要期望别人能完全理解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和观点。人往往把自己看得过重才会患得患失,觉得别人必须理解自己。其实,人要看轻自己,少一些自我,多一些换位,才能心生快乐。所谓心有多大,快乐就有多少;包容越多,得到越多。而光脑,则是梅克斯博士在研究矩阵模拟系统程序的时候,意外发现灵能晶石的特异之处,不同于光电等任何物质和能量,灵能晶石蕴含的能源本质类似于精神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

命一场, 或喜或悲,都是一次洗礼,一次岁月的历练;或浓或淡,都是一抹绽放,一抹美丽的风景。春风得意时,不必张扬骄傲, 淡定从容一些,没有人能永远一帆风顺。一切得与失、隐与显,无非风景与风情。淡看世事,静对春花秋月,即使遭受别人的不看好和挤兑,不必辩解讨好,云淡风轻一笑,用时间来证明自己。何必追慕名车香宴,我只需清茶淡饭,爱相随,情也真。该来的自然来,会走的留不住。不违心,不刻意,不必太在乎,放开执念,随缘是最好的生活。不管这世上会有多少寒凉,依旧会有不一样的烟火。遇山过山,遇雨撑伞,有桥桥渡,无桥自渡,淡若清风,含笑走过。人世喧嚣,名利来往,放下浮躁,心静自安。淡淡的岁月,淡淡的心。人生的味道,淡久生香,安之若素,人淡如菊。淡淡地做人,淡淡地生活,淡淡的日子,每天都散发着淡淡的芳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机甲就是驾驶者,驾驶者就是机甲。而光脑的运算能力,也足够负担机甲运行时所需要的全部运算。

但由于灵能的特质,导致机甲对驾驶者的精神强度要求较高。同时也出现了驾驶机甲的精神强度和精神契合度的问题。精神契合度是天生的,也是几乎恒定的,契合度越高,那么驾驶者与机甲的协调度也就越高。机甲的动作也更快更精准,更接近驾驶者使用自己肉.体的层次。世上最酸的感觉不是吃醋,而是无权吃醋。吃醋也要讲名份,和他相爱的是另一个人,他的醋也就轮不到你吃,自有另一个人光明正大地吃醋。原来,吃不到的醋才是最酸的。最难过的,莫过于当你遇上一个特别的人,却明白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或迟或早,你不得不放弃。曾经以为,伤心是会流很多眼泪的,原来,真正的伤心,是流不出一滴眼泪。什么事情都会过去,我们是这样活过来的。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悄悄的,草软绵绵的。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儿;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了,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喉咙,唱出宛转的曲子,与轻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地响着。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儿却绿得发亮,小草儿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起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蓑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天上风筝渐渐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上前去。精神强度到达一定程度后可以提高驾驶者与机甲的契合度1%—5%,但也仅止于此。 往日时光,有那么一种情结,经年难解,有那么一件事,想做却没有勇气做,有那么一个人,自己没有笃定的意念追随。历历种种,都成为今天时而感叹的源由。然而,当机会摆在面前,依然会顾虑重重。当那个深恋过的人再次遇见,却一样没有勇气做什么!沧海桑田的变幻,并不是一句:物是人非,可以解释的了的!时过境迁的无奈,也不是一句:此情可待成追忆,能够诠释的心境!或许,留在光阴深处的,总是最珍贵,念念不忘的,总是最美好吧!我们时常在别人的故事里,一遍遍温习着自己曾经的心境,而所有有关年轻的记忆,都带着迷人的醉意。茫茫大地的影子,似流光拉长的叹息,路旁夭折的情意,洒泪,为祭。太多想做的事、想见的人,没有固执到底,都丢在了旧年的风里;记下那人最初的样子,坚持着最真的自己。不言不语,将一扇往事的门,轻轻关上。人生中经过的每个人,或温暖,或凉薄,都感恩于一场交集的缘分。留一抹绿意在心底,回眸,一个纯粹的微笑,便是一朵盛大的春天。做个不算糊涂的人,明了一些善意的委婉,也会发现流动风景的美丽。时间是一切生命哲学的定理,羁绊与遗憾都将散落尘埃。从未预约的前程,永恒着心上的希望与光明。有生之年,不贪求事事皆如人意,不奢念所有想要的都得以圆满,只希望,生命中的每分每秒,都不曾浪费便好。每一天醒来,做着自己该做且喜欢做的事,每一段空闲,陪着自己该陪且珍爱的人;拈花惹草的心情,侍奉一些爱好情趣,品茶捧书的雅致,供养心灵与思想,如此,便不辜负命运优渥相待的静好时光。光阴旧,覆水难收,再回首,敬往事一杯酒,说好,永不回头。向前走,穿过一段岁月的风烟迷雾,走到山清水秀……

“佳人相见一千年”是苏轼对王朝云的誓言,亦可看作是一句表白。

这个端午,苏轼和朝云相偕而过,望着一旁的朝云,苏轼说:与朝云同过端午节,天长地久,白头偕老。

一千年,可见苏轼感情之深。

能让苏轼付出深情的女子,定然不简单,朝云就是如此。

朝云认识苏轼时,才12岁,彼时,她是苏夫人买来的丫鬟。

《东坡笔记》里有这样一则故事:

东坡有一天退朝了,他吃了完,摸着肚子,对一旁的侍婢说:你们说我肚子里是什么呀?

一个侍女说:是文章。东坡不以为然。

另一个侍女说:满肚子都是机巧智慧。东坡也觉得说得不正确。

到了朝云,她说:学士一肚子都是不合时宜。

苏轼捧腹大笑,说:知我者,朝云也。

从此,他把朝云引为知己。

18岁时,朝云被苏轼纳为侍妾。在古时,妻子的丫鬟升为丈夫的妾,是非常稀松平常的事。

况且,苏轼是那么赞赏王朝云,而朝云也不负东坡。

苏轼被贬惠州时,年近花甲,此时,王夫人已经仙逝,身边众多的侍儿姬妾都陆续散去,只有王朝云始终如一,追随着苏东坡长途跋涉,翻山越岭到了惠州。

对此,东坡深为感叹,他以白居易的侍妾樊素对比,写下“不似杨枝别乐天,恰如通德伴伶元”的诗句。

白居易的侍妾樊素晚年离他而去,而朝云却一直相伴苏轼左右,不离不弃。可见王朝云在苏轼艰难时的陪伴,给了他多大的安慰。

来到惠州的第二年,到了端午节,看着老迈的自己,对着不离不弃的朝云,苏轼说:佳人相见一千年。

可以想见苏轼此时老怀安慰的心情。

誓言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写下这首诗的第二年,朝云因为染上瘟疫,不幸去世,她永远的葬在了惠州。

苏轼大为悲痛,他写下墓志铭,许多诗作,怀念这位相依相伴的红颜知己。

想到那一年的端午,两人同过端午节,系绳结愿,那么美好,如果时间能够一直停留在这里,该多好呀。

如果人一生中,有一个人一直不离不弃,不论坎坷,不论幸福,都相伴左右,那么,年年都是快乐的节日,又何必非要应节令呢?

本文来源于燕七读诗词。

请联系QQ 917293188(微信同号)

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E-mail:917293188@qq.com,电话:0377-62751636。

你若喜欢,记得点个在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