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内塔尼亚胡未尽的战争:与五任美国总统相爱相杀!拜登逃过一劫?

subtitle
冰汝看美国 2021-06-14 12:17

以色列迎来了历史性的一天,经过两年四次选举的政治危机后,以色列政坛常青树内塔尼亚胡12年的总理生涯“暂时”画上句号。说暂时,是因为内塔尼亚胡仍然会继续领导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而卷土重来这种事内塔尼亚胡不是没有成功过。(1996-1999第一次担任总理;2009-2021第二次)

而新成立的八党联盟就如同纸牌屋一样,摇摇欲坠。八党联盟由政治右翼、左翼、中翼组成,唯一达成共识的一件事即:推翻内塔尼亚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内塔尼亚胡13号誓言会继续自己一生伟大的使命,确保以色列的安全。如果他注定要成为反对派,那么他会挺身而出,推翻这个危险的政府,重新领导国家!

内塔尼亚胡12年总理生涯告一段落,让刚刚上任的美国总统拜登能够在中东问题上暂时喘口气。就在上个月,内塔尼亚胡才刚给拜登惹了麻烦,持续11天的巴以冲突差点没刹住车。迫使拜登公开给内塔尼亚胡下最后通牒:必须停火!

执掌以色列十多年,内塔尼亚胡经历了五任美国总统,从克林顿到奥巴马,都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他继续执政,毫无疑问他与拜登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与内塔尼亚胡相识30多年,拜登曾经公开表示:“我爱你Bibi (内塔尼亚胡昵称),但是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信。”

对于拜登政府来说,以色列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完全不是外交政策的要务。作为外交老手,拜登深知巴以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得到解决。而拜登把重点放在了恢复奥巴马的外交遗产—伊核协议上。但是伊核协议,却是内塔尼亚胡与拜登前老板决裂的导火索。

悲观者遇上理想主义者

2008年夏天,名不见经传的奥巴马突然成为了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对于内塔尼亚胡来说,那个时候的奥巴马犹如“外星人”。当时还没有正式当选政府首脑的两位候选人,在耶路撒冷第一次会晤。

负责报道此次会晤的美国记者卡尔布(Marvin Kalb)在耶路撒冷的大卫王酒店买咖啡,突然看一个人很面熟,那不是内塔尼亚胡吗?他正一个人坐在角落看报纸。卡尔布回忆道,当时内塔尼亚胡脑子里只装着一个问题:谁是奥巴马?

卡尔布坐下来跟内塔尼亚胡聊了几句,内塔尼亚胡三句话不离奥巴马。他说:“你知道奥巴马的中间名字是侯赛因吧?他爸是穆斯林!这个人能给以色列带来什么?”

很快,内塔尼亚胡就知道了答案。2009年1月20日,奥巴马在就职演说中直接向穆斯林世界喊话:“美国寻求与穆斯林国家基于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的新道路。”

上任第一天,奥巴马就给巴勒斯坦总统哈巴斯致电;第一次电视采访,奥巴马也选择了阿拉伯电视台。奥巴马说:“我的家人有穆斯林,我在穆斯林国家生活过,我想传递一个事实:美国与穆斯林世界的福祉息息相关。”

刚上任的奥巴马踌躇满志,他相信自己可以提出一个理性的解决方案,弥合中东的分歧。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2009年奥巴马上任当天,加沙战争刚结束四天。两边的敌对情绪高涨,跟今天拜登上任后的情况很相似。不同之处是,2009年内塔尼亚胡刚要上台,如今他却下台了。

曾经效力于克林顿政府的白宫幕僚长伊曼纽尔(Rahm Emanuel)对于内塔尼亚胡的上台感到非常焦虑,克林顿与内塔尼亚胡的交手还历历在目。伊曼纽尔警告奥巴马,不要重蹈覆辙,不要被内塔尼亚胡给耍了。

Bibi奥巴马交锋

2009年5月,内塔尼亚胡访问白宫。两人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会晤,客套寒暄还没几句,气氛就不太对了。奥巴马坚持要求以色列尊重1967年战争的界限,停止在巴勒斯坦的领土兴建犹太人定居点。内塔尼亚胡一听,脸色就变了。

内塔尼亚胡后来告诉自己的顾问,奥巴马是一位不同的美国总统,聪明、才华横溢,有想法,有目标。但是,他的灵魂太冰冷,无法与以色列连接。美国总统成为了以色列的对手。

2009年6月,奥巴马访问中东。奥巴马在开罗发表了著名的对伊斯兰世界的演讲,为美国与阿拉伯世界的新关系定调。奥巴马说:“巴勒斯坦人民的处境是不应该被容忍的。”“美国决不接受以色列继续修建定居点的合法性。是时候停止了!”

奥巴马发表这次演说前,完全没有知会以色列。对于以色列来说,奥巴马在以色列和穆斯林世界之间做出了选择。当时以色列资深记者告诉前美国驻以色列大使:“这是一场灾难!”

更令以色列气愤的是,奥巴马第一次中东行,他去了土耳其、沙特和埃及,但故意绕开了以色列。如今,不少参与决策的奥巴马政府官员认为,这个决定是一个错误。但是前白宫副国安顾问罗兹坚持认为,就应该一不做二不休,如果试图两边讨好,那更适得其反。

而在以色列,奥巴马成为了最不受欢迎的一位美国总统,支持率只有6%。奥巴马曾试图派遣他的中东特使米切尔(George Mitchell)修复美以关系,两年内,米切尔往返美国和以色列19次,开了数百次会议。最后的结果是,2011年,米切尔干不下去了,主动递交辞呈。

2010年底阿拉伯之春爆发,奥巴马坚定不移的选择“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抛弃了美国三十多年的老朋友穆巴拉克。内塔尼亚胡当时对奥巴马的理想主义感到震惊,穆巴拉克出局,埃及就和平了吗?在内塔尼亚胡看来,奥巴马实在是太天真了。

穆巴拉克宣布辞职后,奥巴马在美国国务院发表讲话,但长达一个小时的中东政策演讲,只让人们记住了一句话“美国认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应该以1967年的边界作为谈判基础。”

内塔尼亚胡当天晚上紧急召集了国安顾问商量对策,并且致电时任国务卿希拉里表示抗议。在内塔尼亚胡看来,1967年设定的不是和平线,而是战争线。奥巴马的公开表态是在损害以色列的谈判地位。

愤怒的内塔尼亚胡立即决定第二天前往华盛顿抗议。前以色列驻美大使Michael Oren说,内塔尼亚胡抵达华盛顿的时候,没有任何微笑,仿佛可以看到蒸汽从他耳朵里冒出来。内塔尼亚胡感觉自己被奥巴马逼到了墙角。

第二天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抓马再次上演了!这一次,内塔尼亚胡是有备而来。他当着在场记者的面,开始给奥巴马上历史课。内塔尼亚胡态度非常坚决地告诉奥巴马:“以1967年界限为基础?不可能!”

奥巴马当时用手托着脸,表情难看极了。现场的美国官员也如坐针毡,从来没有见过一位外国领导人这样给美国总统说话。前白宫国安会官员艾布拉姆斯(Elliot Abrams)说,那个时候内塔尼亚胡已经放弃奥巴马了。

内塔尼亚胡终于如愿以偿,和平进程被搁置,他可以更专心地对付另一个敌人:伊朗。由于内塔尼亚胡与奥巴马之间已经不再通话了,内塔尼亚胡还是疯狂地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渲染伊朗威胁论。

2012年秋天联合国开会的时候,奥巴马甚至不愿意与内塔尼亚胡出现在同一个房间里。而此时,内塔尼亚胡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会见奥巴马2012年总统大选的政治对手罗姆尼。

内塔尼亚胡押宝罗姆尼

以色列直接干预美国大选?押注罗姆尼证明,以色列情报部门的信息还是不够靠谱啊。获得连任的奥巴马当然也不给内塔尼亚胡好日子过,决定抛开以色列,直接与伊朗对话。

Bibi与奥巴马决裂

连任后的奥巴马批准了美国外交官与伊朗进行秘密谈判,而且命令美方人员不得告诉内塔尼亚胡。美国和伊朗在阿曼会晤了几个月后,终于被以色列情报部门发现了。

内塔尼亚胡再次抓狂,美国背着以色列与以色列“最大的敌人”伊朗进行了七个月的谈判?内塔尼亚胡立即与美国国务卿克里会晤,表示抗议。美方官员说,他们站在会议室外面,都能听到里面的怒吼。

2015年3月,内塔尼亚胡为了阻止伊核协议的签署,“勇闯华盛顿”,直接冲到美国国会发表了联席会议演说。这篇演说被视为内塔尼亚胡政治生涯中最重要的演说之一。试想一下,跑到奥巴马的地盘,公开斥责奥巴马。这一巴掌打得太响!为了阻止伊核协议,不惜牺牲美以关系。但那个时候,美国国会两院都是由共和党控制,所以也是极力配合内塔尼亚胡的演出。

内塔尼亚胡演讲完,奥巴马把记者召进椭圆形办公室。奥巴马说:“内塔尼亚胡总理提出的替代方案完全不可行。伊朗会立即重新开始,而那个时候外界根本就不会知道伊朗在谋划什么。”纽约客记者形容,奥巴马当时就是整个炸毛,气炸!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美以关系从此跌到谷底。奥巴马毫不掩饰他的愤怒。内塔尼亚胡的国会演说是对奥巴马外交遗产的直接攻击。可以肯定的是,2015年3月的时候,奥巴马和内塔尼亚胡是相互憎恨对方的。

而在内塔尼亚胡与奥巴马相互厮杀的这八年中,拜登就是美国的副总统。难怪他会说,Bibi的话他一句都不信。

不仅仅是与奥巴马,内塔尼亚胡与克林顿的关系也是相互伤害。为了保住奥斯陆协议,克林顿在1996年的以色列选举中,不惜一切代价为内塔尼亚胡的对手佩雷斯站台。克林顿不仅批准了为以色列数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还亲自飞到以色列为佩洛斯竞选。

克林顿与西蒙·佩雷斯

1996年内塔尼亚胡第一次当选为以色列总理后,他与克林顿之间的尴尬肉眼可见。在是否履行奥斯陆协议上,双方展开了拉锯战。虽然内塔尼亚胡最终做出了妥协,但是他故意放缓了以色列的脚步。前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委员会秘书长埃雷卡特(Saeb Erekat)说,他曾经在凌晨四点,听到克林顿发出愤怒的尖叫。

但是911事件后,美以在反恐问题上目标一致。内塔尼亚胡与小布什总统迅速回暖了美以关系。而到了特朗普政府时期,美以关系来到了四年“蜜月期”,内塔尼亚胡终于等到了同道中人。

在结束12年总理生涯的时候,内塔尼亚胡说出了一句似曾相识的言论:“以色列的政治联盟结果,是选举史上最大的欺诈。”

Bibi还能卷土重来?

将内塔尼亚胡从宝座上推下去的人,曾是他的忠实“门徒”,名叫纳福塔里·本内特(Naftali Bennett)的“70后”,他曾在内塔尼亚胡身旁担任高级助手。

本内特1972年出生于以色列的第三大城市海法,父母都是美国犹他移民,他能够讲一口流利的英语。18岁时,本内特应征入伍加入以色列国防军,他曾在侦查部队担任过队长,并且曾深入到黎巴嫩前线,参与了敌后搜索与摧毁任务,打击真主党的火箭发射器。

在以色列精英部队服役的本内特

27岁时,本内特与人合伙开了一家软件公司Cyota,这家公司主要是用于防止各种网络诈骗。6年后,他以1.45亿美元将公司出售,成为了一名亿万富翁。

成为亿万富翁后的他,开始了从政之路:33岁时,本内特成为了内塔尼亚胡身旁的高级助手,为了表示出自己的忠心,他甚至将自己的长子命名为约尼,而约尼正是内塔尼亚胡的亲哥哥,在1976年时在乌干达营救被劫持的乘客时殉职。

之后的本内特一路平步青云,先后在内塔尼亚胡的政府中担任国防部长,教育部长与经济部长。之后,他创建了“统一右翼联盟”亚米纳党,亚米纳党其实是一个小党,在今年3月的大选里,也不过就拿到了7个席位,那么问题来了,以色列议会总共120席,亚米纳就7席,党魁贝内特是咋当上总理的?

以色列国内中小党林立,所以需要组阁,一定要拉拢各党形成联盟,方才有机会获胜。所以每一票都很关键,无论是内塔尼亚胡,还是反对党阵营,都需要本内特这7票,才能拿到组阁所需要的超过半数的议会席位。

内塔尼亚胡的反对党,以色列的财长拉皮德与本内特定下君子协定,让仅握有7票的贝内特当上了以色列总理。按照君子协定,本内特将先当两年总理,随后再由拉皮德上任,担任后面两年的总理。

亚伊尔·拉皮德(Yair Lapid)是“变革联盟”的领导人,70后的他在从政前可谓是相当的文艺,当作家时写过多本惊悚小说,随后又凭借着英俊的面庞成为了电视节目主持人与新闻主播,还曾出演过电影。

不过,受到曾当过副总理父亲影响,拉皮德开始迈入政坛,而他也曾在内塔尼亚胡的内阁中担任过财政部长。如今他是以色列中左翼政党“拥有未来”的领导人,而这次他连横合纵,总算是弥合了“改变阵营”中各党派的分歧,签署了组建联合政府的协议。

而结束12年任期的内塔尼亚胡与特朗普的出奇相似。两人在各自国家都备受争议,内塔尼亚胡因为腐败指控,正在接受调查。内塔尼亚胡形容这是政治对手策划的未遂政变。这也并不会阻挠他重新掌权的决心。内塔尼亚胡的支持者,大多数是强硬的民族主义者,已经开始举行愤怒的抗议活动。

内塔尼亚胡今天还利用在总理任期内的最后一次演讲,抨击拜登对伊朗太软弱,危害了以色列的安全。

而以色列新政府成立后,拜登已经迫不及待致电贝内特,对他表示祝贺,并强调了美国对以色列坚定不移的安全承诺。拜登和贝内特的团队接下来将会就包括伊朗在内的地区安全问题进行密切磋商,并且促进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平、安全与繁荣。

但刚刚组建的以色列新政府异常脆弱,在议会中获得60票赞成,59票反对,1票弃权。只要有一个派系崩溃,八党联盟就会失去多数席位。而继续担任议会最大党领导人的内塔尼亚胡正虎视眈眈,等待下一个机会。

前两天有读者问美国的粽子有啥馅?端午节加班小王和同事吃了三种口味的粽子!有蛋黄的,红豆的和广东肉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