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鞭子真的是公园大爷最后的绝活吗?

subtitle
新周刊 2021-06-14 07:2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

网易上流

(ID:heyupflow)

作者:位亮

编辑:未生

叫醒上流君起床的从来不是闹钟也不是梦想,而是楼下小公园每天准时传来“啪…….啪……啪”声,别想歪,我说的公园大爷甩鞭声。

可能你对公园大爷的印象还停留在两手抡圆比划太极拳或是一言不合就撞树上,但其实大爷们早都耍起了钢鞭。

腰一弯,气一顿,腕一抖,鞭一甩,啪一声!


为什么大爷爱甩鞭

据说,男人沉迷军事武器。

放摔炮的孩子,在炸裂四溅的纸屑蓝烟和炮声中证明自己的英雄气,尽管他们手无缚鸡之力。

这屡试不爽的方法,也被日渐苍老的大爷们从记忆中唤醒,当然放鞭炮在一些地方不合法,但鞭子的声音,堪比炮仗。

借助鞭声,大爷们也能寻找已逝的雄风,鞭响是不服老的大爷们最后的骄傲。


试想一下,月黑风高夜,当你途经某处公园或小树林,忽然之间后背一阵发凉,紧接着一声巨响炸开,无数声音碎片割裂风声,嗖嗖从耳边划过,留下耳鸣阵阵。

乍听还以为是哪里的惊雷,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位大爷正身手矫捷当街甩鞭——昂首挺胸,手腕一抖,手里的鞭子啪啪直响。

打不过打不过,撞到了只敢绕道走,还生怕几米长的大鞭子抽到我身上。

为了证明这不是我的个人恐惧点,上流君实地采访了一波群众——

“上次在小区差点被大爷鞭子扫到,真的就差一点点,鞭梢带来的风贴着脸过去,差点就尿了。”

“就这么说吧,自从有了甩鞭大爷,小公园的草坪再也没好好割过草,毕竟都给鞭子搞秃了。”

“我就想知道大爷的鞭子响声能盖过大妈的广场舞喇叭不?”

△抽鞭子代替鞭炮,好是挺好,喜庆又环保,就是有点费大爷

其实人们对鞭响的发现,不是在现在的小区、公园,而早在清朝就洞察得一清二楚,运用到朝廷之上,这就是静鞭。

《西游记》第十回:“静鞭三下响,衣冠拜冕旒。”上早朝时甩几下鞭子,以示肃静,紫袍华衮的诸公要整理衣冠,参拜皇帝。

电视剧《雍正王朝》中,有太监在乾清宫门前甩鞭子的镜头,穿透力的鞭声在辉煌的宫殿上空回绕。

不是哪种武器都可以发出鞭子的穿透力,这也就是甩鞭的诱人之处。

早在一百年前,有好奇的人寻找鞭子声响原理:

当挥舞鞭子的手突然中止,根据高中课本上的能量守恒定律,鞭子的动能依然存在,会从手握的地方,顺鞭子向鞭梢传去,由于越往鞭梢质量越小,速度就从慢到极快。

鞭梢速度达到音速,压缩空气会产生,产生音爆。

“啪!”

据说,想找寻同款音爆的刺激,只能去看超音速飞机了。

大爷甩的是鞭子吗?这是超音速飞机啊!

自然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公园大爷们,会如此热衷钢鞭。

试想一下,啪的一声巨响在公园中荡漾开去,方圆五十米的人无不闻声一惊,十米之內无人敢靠近,一幅横扫千军的既视感。此情此景,再疲软的人也能短暂支棱三秒钟。

只要大爷不遇上另外一个甩鞭的大爷。

甩鞭武学遍地开花

没人研究,陆家嘴八佰伴拱门墙下的广场舞大妈,和五六线小镇超市门口的舞蹈风格有何区别,也许大妈根本就不在意。

但你不能说公园里挥鞭的大爷也是无差别的瞎甩。

大爷肯定会骂你不讲武德, 毕竟他们认为自己都是门派正统武术人士。

随着短视频传播,各大挥鞭门派在大地上燃起星星之火,遍地开花。

这时谁再说中国人没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看到挥鞭流派的名字都应该满心愧疚地抽自己嘴巴子。


鞭子是中国冷兵器上一个意外又细小分支,但这分支如今在中国公园里欣欣向荣——

大连市杨德全老同志,在《通背鞭》、《罗汉鞭》、《四门八步鞭》、《竞赛鞭》、《梅花鞭》等传统鞭法的基础上创造了随心所欲、任我逍遥的“逍遥鞭”

梅超风的“毒龙鞭法”也被湖南小伙子使得出神入化。

△连小伙子都开始练鞭了|来源:好看视频

此外还有“夺命追魂无常鞭”

上流君本以为是生拉硬扯攒出来的一个门派,后来才发现我错了,大师写了两千字的小作文介绍:无常有双重意思,一是速度快,变化急,出没无常;二是此鞭出手狠辣,歹徒遇见就得见无常,所以叫夺命。

对,不仅夺命还追魂。

到了陕西,在陕西华阴非遗故事中,“华山鞭术”,2015年被评为华阴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当甩鞭来到山西,自然要跟从山西走出的关公发生点关系,不管关公用啥武器,但此刻关公就要为山西甩鞭代言——“关公龙凤鞭”

而所有的鞭子中,也只有从东北走出来、由上世纪马车队常使的赶车大鞭进化来的“麒麟鞭”,暂时攻破地域公园的抱团,被其他地区的大爷们喜爱。

总之,一时间鞭子武学在中华大地上多点开花。

目前市场上流行的响鞭主要由“不锈钢链+呢绒麻鞭+呢绒条带”三部分构成,据说市面上还有专门的培训班教学技术性甩鞭,就为了让大爷们能在公园里“一甩称王”。

当然遍地开花的繁荣景象一如后宫三千佳丽,对事不关己的局外人来说是满园春色,而身为局内人的三千佳丽就避免不了走上了争奇斗艳的道路,内卷是必须要卷的。

一山难容二虎,一个公园中也不能允许有两个鞭王的存在。

鞭王的内卷时代

对于鞭学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好的是,公园是他们的习武房,互联网是他们扩音喇叭,于是,鞭王们在镜头里怒目圆瞪,永远情绪亢奋嘿呼哈嘿,为门派壮大,寻找家人们。

“多谢家人们的点赞,感谢老铁们的关注。”

但这也是最坏的时代。如果说,麒麟鞭类的花活没有明确的高下标准,但是谈到重鞭,标准清晰可见:鞭子的重量,断定鞭王的水平。

2013年,奚成义挥动重五十斤的钢鞭一鸣惊人,被封为“中国鞭王”。

而时至今日,短视频加速信息流动,凡自称“中国鞭王”的,都要来一次彻底展示隔空对话,互相掰头一番。

互联网让鞭王们不得不卷。

曾经的“中国鞭王”,也在持续加码,五年鞭子增重了七倍,开始挑战412斤的鞭子。

如今,甩响重达365斤、长36米的铁鞭,也只敢称自己“禹州鞭王”。没人知道禹州多大,也就不再苛责。

河南一钢鞭哥,挥动200斤的钢鞭,也只能混迹河南村里的庙会,戴着三个村里奖牌。

成绩不好拿,而且付出的成本也愈发惊人。

青岛的郭哥,从几斤的铁鞭一直加重到现在的45斤,拥有九条铁鞭的他,改装定制已经花费数万元了。

更何况这个412斤的钢制龙鞭,看来想要成为鞭王还得有真金白银做底子。

猛然想到,“夺命追魂无常鞭”老师傅的骄傲:朋友,当你甩出一套鞭法时,那就是歹徒的末日!

但老师傅没想到的是,昔日武学的荣耀终要面对现实文明的又一困境:

行侠仗义,甩出一套鞭法是有噪音污染的。

甩鞭产生的音爆,超过噪音标准值两倍,易引起听力下降,能导致幼儿耳鸣。

鸡贼地说,这可以作为鞭王的参考。没被一百个居民上门投诉过的铁鞭,好意思称“鞭王”?

自然这种方法就少不了邻居的登门投诉,老同志们发挥他们耳背的机智,一脸真诚反问:什么钢鞭?甩钢什么?甩什么鞭?


有九条鞭的郭哥告诉《青岛早报》说,他在内蒙古建设兵团时赶了8年马车牛车,那时马鞭玩得就很溜,回青岛后就不适应,还得了抑郁症。

但小区居民苦甩鞭声久矣。

或许当我们看到这篇推文,已经有居民按下12319噪音投诉电话投诉鞭王们了。

上流君这边强烈建议,老大爷们,请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惊扰别人的美梦之上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