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八六海战”后,蒋经国遭美国嘲讽:没我们参战,反攻大陆必败

subtitle
原廓侃历史 2021-06-13 20:39

1965年8月6日凌晨2点左右,我人民海军与国民党海军的”八六“海战进入了最白热化的阶段。我军的598、558、601、6114号共4艘炮艇,正在对敌“章江”号猎潜舰进行围追堵截。
追击中,我军冲在前面的611艇连续中弹,后机舱主机停转。611艇在失去部分动力后,速度顿时慢了下来。要知道,敌“章江”号猎潜舰的满载排水量为450吨,而追击的4艘我军炮艇,每艘的排水量才刚过100吨。
因此,缺了611艇,剩下3艘炮艇将很难拿下敌“章江”号猎潜舰,甚至有可能被反杀。更别提,附近还有一艘满载排水量1250吨的敌“剑门号”扫雷舰在虎视眈眈了。就在这关键时刻,611艇的动力突然恢复了。于是,4艇合力将敌“章江”号猎潜舰击沉,并配合我鱼雷艇部队,将敌“剑门号”扫雷舰也送进了海底。
后来也有观点认为,此战我人民海军表现出来的强悍战斗力,让台湾国民党当局不得不放弃“反攻大陆”的春秋大梦。那么,这次打碎蒋介石“反攻大陆”美梦的“八六”海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1965年,此时距离台湾当局喊出“反攻大陆”的口号已经有四年之久了。在经过“十年生聚”式的“卧薪尝胆”,蒋介石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故而开始蠢蠢欲动。

尤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64年10月16日成功地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最迟只要1-2年,人民解放军就会将原子弹实战化,反攻的窗口期正在快速消失。因此蒋介石迫切希望尽快发起“反攻”作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在进行两栖登陆训练的台湾国民党军队

进入1965年后,台湾方面的准备工作开始加速。1月中旬,蒋介石撤换了对“反攻大陆”态度消极的“国防部长”俞大维,并任命自己的儿子蒋经国担任这个重要职务,命令他对全军的备战工作进行监督和检查。

蒋介石一心反攻大陆,出动特工试探东山岛

1965年4月29日,蒋介石在了解到解放军的核武器试验和装备工作进展迅速后,深感不立即采取反攻行动就要失去眼下这个“良机”。出于他一贯的赌徒心理,他决心在1965年下半年进行“反攻”。

1965年5月14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功地进行了第二次核试验后,蒋介石决定派儿子蒋经国访美,以寻求美国的支持。

正在进行两栖登陆训练的台湾国民党军队

美方识破了蒋的意图,故而一再拖延答复时间。但是蒋介石已经等不了了,决心在美国没有许可的情况下铤而走险。

于是,蒋介石在6月中旬撤换了没有两栖实战经验的参谋总长彭孟缉,换上了黎玉玺,并且将反攻大陆的《国光行动》秘密启动。

这个计划的主要内容是,在1965年8月由金门派出登陆部队,对对面的厦门进行大规模的两栖登陆,然后以厦门为跳板,进一步对厦漳泉地区实施攻击。

台湾的国民党军队将出动约20个师,蒋介石希望这个大规模的行动在发起后,会最终达到将美方拖下水的目的。

为了弄清解放军在沿海的设防情况,台湾海军决心派出巡防第2舰队的2艘战舰在司令胡嘉恒少将的指挥下,执行“海啸一号”行动。

这次行动是运送化装成解放军的“国防部情报局”武装特工到,大陆沿海的闽粤两省交界处的东山岛。其任务包括摧毁东山岛的我军雷达站,伺机捕捉俘虏,以获取我沿海驻军情报。

窜犯大陆被解放军和民兵抓获的国民党特工

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敌后渗透”任务,而是“国光行动”的前哨战。蒋氏父子严令: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国民党海军对这次行动异常重视,“海军副总司令”冯启聪中将亲自牵头,组成了由10名海军高级军官组成的“督导组”,负责执行和指挥整个行动。

8月5日凌晨6时,国军“剑门”号和“章江”号炮舰组成的特遣支队。在胡嘉恒的指挥下悄悄地驶出了台南的左营军港,开始执行所谓的“海啸一号计划”。

为了迷惑我军的沿海雷达和观通哨以达到奇袭的目的,台军特遣支队选择了从高雄至香港间的商船的常用航线。

但敌人低估了我军的警惕性和识别能力,这敌舰在驶出左营后,解放军在厦门的雷达站,就已经发现了这2个可疑目标,并且对其进行了长时间地跟踪。

经过对雷达信号的研判,我雷达站于当天15时12分使用无线电向上级报告发现不明目标,但最初我军判断可能是美国军舰。

台湾军队极度依赖美国援助,因此非常盼望能将美国拖下水

8月6日傍晚17时45分,在长时间对2艘敌舰进行监控和研判后,解放军南海舰队最终判明这是台湾国民党海军的军舰。

雷达发现敌情,南海舰队出动

解放军南海舰队司令员吴瑞林在向上级汇报敌情后,一面命令沿海各雷达站和观察所继续严密监视敌舰的行动,一面命令汕头水警区准备炮艇和鱼雷艇,对敌舰进行拦截;并成立由水警区副司令员孔照年和参谋长王锦为首的海上指挥所,孔照年担任海上编队总指挥。

水警区的41护卫艇大队的4艘炮艇,11鱼雷快艇大队的6艘鱼雷艇组成第一攻击梯队,前往南澳岛待机。

当晚21时,10艘快艇相继启航离港,随即在夜暗中以高速直扑待机海域,并在南澳岛外海会合。

晚21时30分,吴瑞林接到海军总部传来的命令:

首先,要查明这2艘军舰确实是台湾国民党海军派到大陆沿海进行破坏活动的军舰;

其次,对敌舰的攻击可不限定在领海范围内,可以放宽到30海里左右;

第三,不要误伤外国军舰、商船和渔船;

第四,海军总部和广州军区均不参与这次战役的指挥,由南海舰队负责具体指挥。

南海舰队则直接向总参谋部的李天佑副总参谋长报告,同时李天佑负责协调广州军区空军对我海军提供空中掩护。

与我军紧锣密鼓备战的态势相反,此时敌军对我军的动向却一无所知。胡嘉恒指挥2艘敌舰穿过海峡中线,不断地向大陆沿海逼近。

在夜幕降临后,“剑门”号上的7名“国防部情报局”特工穿上了我军军服,然后登上甲板,开始准备橡皮艇。

23时许,2艘敌舰已经接近大陆海岸线。为了防止被人民海军打个措手不及,敌舰进入一级战备。

0时,2艘敌舰按计划转向正北的东山岛方向,随后“剑门”舰减速,7个特工登上橡皮艇,向东山岛方向驶去。

但我军的岸上雷达因性能有限,未能及时发现敌舰编队转向北上,因此在0时30分指挥所下达接敌命令时,给出了错误的方位,引导2个大队向外海迂回拦截敌舰。

结果双方背道而驰,距离迅速从4海里扩大到14海里。但我雷达站在最终发现敌舰准确方位后,立即引导炮艇编队高速接敌。

敌军 “章江”号炮舰

2艘敌舰在发现我海上编队追击后,立即加速向外海逃去。但我编队以航速上的优势,很快在凌晨1时42分发现了殿后的敌"章江号"炮舰。

我军4艘炮艇随后高速接敌,2艘敌舰凭借其火炮射程远的优势,抢先向我炮艇编队实施拦阻射击。著名的“八六”海战就此爆发。

我军炮艇以小吃大,海上拼刺刀

孔照年随后命令4艘炮艇展开战斗队形接近敌舰。当我指挥艇接近到距离敌舰500米,已经看清敌舰桅杆时,他才下令各艇一齐炮击。我编队向先是切断了2艘敌舰的联系,随后集中火力攻击吨位较小的“章江”舰。

4艘炮艇一直打到距离敌舰约100米处,才掉头转向与“章江”舰保持平行,以集中全部火力射击敌舰。

进行实战演习的我军炮艇

我鱼雷快艇对“章江”舰实施了第一次鱼雷攻击,没有命中目标。随后接到报告的吴瑞林司令员,命令各艇使用穿甲弹集中火力,打敌舰指挥塔和水线以下的部位。

孔照年随后组织炮艇对"章江"舰进行了轮番攻击。“章江”舰在舰长李准的指挥下做困兽之斗,拼命对我炮艇射击。

在激战中,我611艇连续中弹,机电军士长杨映松中弹牺牲。2发炮弹打进了机舱,造成后机舱的主机停转,电力中断。611艇在失去部分动力后,速度顿时慢了下来。受伤的艇长崔福俊大声命令副指导员周桂全立即下机舱查看情况。

当时,机电部门的轮机兵麦贤得正坚守在前机舱岗位上。敌人的2发炮弹打进了机舱,狭小的机舱内顿时弹片横飞,轮机班长一头栽倒在地。

麦贤得的头部中了一块弹片,弹片从右额骨部位穿入,深入脑部达二寸之多,一直插进左侧的额叶。鲜血和脑脊液顿时从头部流下,糊住了麦贤得的眼睛,他当场昏迷。其他受轻伤的战友,赶紧上来为受伤的班长和麦贤得包扎伤口。

当时的情况可谓十分危急,敌人的炮弹造成611艇的4部主机有2部停机,航速大减。611艇不但无法咬住正在逃跑的敌舰,反而因为航速放缓成为了敌舰火力的靶子!

更危险的是,缺了611艇,剩下3艘炮艇将很难拿下敌“章江”号猎潜舰,甚至有可能被反杀。附近的敌“剑门号”扫雷舰也在虎视眈眈。如果611艇的动力不恢复,战局将急转直下。

《人民英雄麦贤得》,《求是》2020年第1期

英雄轮机兵麦贤得

在这关键时刻,昏迷的麦贤得逐渐清醒过来。他感觉到主机的声音减弱,航速也变慢了。强烈的责任感促使他忍着巨痛,慢慢地爬了起来,在一片漆黑中向前机舱摸去。

在那里,麦贤得果然发现主机停转了。他毫不犹豫地开始在黑暗中摸索,尝试修复主机。

在自己的脑部受到严重外伤的情况下,麦贤得凭借着在平日训练中掌握的熟练技术,从主机的声音中判断,可能是某处的气阀或着油阀的螺丝震松了,造成漏气或者漏油,从而导致主机无法正常运转。

但一部主机上大大小小的阀门有数十个,至于螺丝那就更多了,还有弯弯曲曲的管道。而机舱里此时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虽然有手电筒,但麦贤得的眼睛上糊满了鲜血,根本睁不开,怎么办呢?

麦贤得想出了个办法,他用手去一个个地摸,排查故障。靠着扎实的基本功,麦贤得开始摸黑在机舱里一个个地摸着阀门、螺丝和管道。

终于在几十条管道、上千颗螺丝和数十个阀门中,他找到了一颗松动的螺丝,他又在黑暗中找到了扳手,把螺丝拧紧了。

终于,主机重新开始慢慢地轰鸣起来,动力逐步恢复。但敏锐的麦贤从机器的轰鸣声中,感到故障并没有完全排除,制动器似乎还有问题,发动机的功率无法提高,舰艇仍然无法以高速航行。

于是,他不顾自己失血过多,再次顺着管道摸了过去,果然是爆炸致使波箱移位了。但身负重伤且大量失血的麦贤得非常虚弱,无力越将波箱复位,他只能用整个身子扑到波箱上,同时双手死死地压住杠杆。

我海军指战员围坐在炮艇的后甲板唱歌

终于主机恢复了功率,611艇重新恢复航速,跟上了另外3艘炮艇,重新投入了攻击“章江”舰的战斗。

“八六”海战,我军完胜

“章江”号很快就我炮艇编队打得招架不住。晕头转向的敌舰在我炮艇逼近到100米时,突然右满舵向我编队扑来,企图拼死一搏,撞击我军快艇以突出重围。

这愚蠢的举动被我高速炮艇灵活规避,结果不但没得手,反而使得“章江”舰陷入我方4艘炮艇的包围之中。

4艘炮艇紧咬住“章江”舰不放,集中火力用穿甲弹攻击敌舰水线以下部位,造成其大量进水,航速降低,操纵失灵。随后我6艘鱼雷艇分三个艇群投入战斗,对“章江”舰实施鱼雷攻击。

凌晨2时20分,“章江”舰被1条鱼雷击中,立即起火爆炸,并且在 3时30 沉没在东山岛东南约 25 海里。

“剑门”号舰趁着我编队围攻“章江”舰时,趁机向东脱离,离开了战场。但胡嘉恒在发现“章江”号没跟上来后,不敢丢下僚舰擅自撤回台湾,但又不敢掉头返回去增援“章江”号,只得在外海徘徊,指望着“奇迹”的出现。

我南海舰队指挥所在接到击沉“章江”号的消息后,见“剑门”号仍在我方近海徘徊。为了扩大战果,3时35分,我方又从汕头水警区派出5艘鱼雷快艇和1艘大型炮舰,从云澳出发增援第一梯队。

我快艇编队以42节最高航速赶往战场,原先围攻“章江”舰纠缠的4艘炮艇,除了中了17发炮弹的611艇重伤返航外,其余3艘也在 4时10分,接到向“剑门”号发起攻击的命令。

我编队仍然使用炮艇压制敌舰火力,待敌火力减弱后,鱼雷艇再发起攻击的战术。

3艘炮艇在黎明前最黑暗时段开始接敌,“剑门”号在11000米的距离上,就开始用76毫米主炮滥射。在双方距离缩短到7500米时,敌舰的40毫米和20毫米机关炮也开始疯狂扫射。

但在暗夜中,敌弹无一命中。而我快艇编队一直进逼到距敌舰180米处才猛烈开火,仅4分钟的时间就将敌舰的火力完全压制。

八六海战结束后,胜利返回汕头基地的我舰艇编队将被俘的台湾海军官兵移交给基地警卫部队

我方猛烈的炮火,击中了敌舰堆放在驾驶台前面的20毫米机关炮弹,胡嘉恒和驾驶台上的11名官兵全部被诱爆的弹药炸死。舰长王韫山中校也被炸的遍体鳞伤,但侥幸未伤到要害。

凌晨5时20分,从云澳方向赶来的 5艘鱼雷快艇抵达战场,并且迅速占领了有利发射阵位。我编队共发射 10条鱼雷,其中 3条命中,“ 剑门”号仅2分钟就迅速沉没。

至此,"八六海战"以我军的完胜告终。

我军以2艘炮艇和2艘鱼雷艇受伤,4人牺牲、28人负伤的代价,取得击沉敌舰2艘,击毙敌少将司令胡嘉恒以下170多人,俘虏中校舰长王韫山以下33人的重大胜利。

2艘敌舰上仅有10余人先后被台湾渔船、外籍商船和美国军舰救回。

我舰艇编队在打捞完俘虏后随即胜利返航,并于8月6日上午10时15分抵达汕头基地,受到了当地干部群众和兄弟部队的热烈欢迎。

码头上的人群欢迎胜利返航的我炮艇

而611艇艇长崔福俊在退出战斗后,就立即打着手电下到机舱。他在前机舱的主机操纵台上,看到感人的一幕,身材高大浑身是血的麦贤得已经昏迷不醒,但仍然保持着整个身子压住波箱,双手紧握着杠杆的姿态,就像一尊雕塑一样挺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崔福俊上前轻轻地拍了拍麦贤得的肩膀,大声命令他休息一下,但麦贤得没有任何反应。崔福俊随后叫人把麦贤得轻轻地抬出了机舱,先安置在甲板上,随后艰难地向汕头基地返航。

当611艇抵达码头后,早已等候在码头上的救护车立即将包括麦贤得在内的伤员,送到了医院。为了抢救伤员,整个医院全都被动员起来了,附近的群众也自发地到医院给伤员献血。

8月8日上午,汕头医院对麦贤得进行了第一次手术。但由于弹片深入其脑部太深,以汕头医院当时的技术,手术难度太大,第一次手术没能取出弹片。

8月11日上午,被上级紧急调来的广州军区总医院脑外科专家,对麦贤得进行了第二次手术。手术整整持续了18个小时,但仍然没能成功取出弹片。

经过医护人员的精心救治和护理,麦贤得逐渐康复

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在得知“八六海战”英雄麦贤得的伤势极为严重,救治工作陷于僵局后,立即指示派直升机将麦贤得和另外三名重伤员,送至条件较好的广州军区总医院。

广州军区总医院为此成立了专门的救治医疗小组,对麦贤得进行全天候护理。在经过长时间的精心调理后,麦贤得终于逐渐清醒了。

1966年5月18日,在麦贤得受伤后的第9个月,广州军区总医院集中专家组再次对麦贤得进行手术,终于取出了那块弹片。直到此时,麦贤得才真正地脱离了危险,并且逐渐康复。

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接见八六海战的有功之臣

“八六海战”我方的胜利,在台湾引发了一场不亚于地震的震撼。

愤怒的蒋介石在8月30日将海军总司令刘广凯撤职。在这次惨败一个月后,蒋经国以“国防部长”的身份访美,他在向美方兜售蒋介石反攻大陆西南五省的计划时,被美方一口回绝。

美方甚至公开说反攻如果没有美军参战是必败无疑,美方还对台湾当局在美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派遣舰队袭扰大陆沿海向蒋经国表示了不满。

面对美方的冷嘲热讽,蒋经国最终两手空空地返回了台湾。这也使得蒋介石最终无奈地取消了已经箭在弦上的“反攻大陆”计划。

2019年9月17日,麦贤得被“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

参考资料

《当代中国海军》,当代中国出版社

《人民英雄麦贤得》,《求是》2020年第1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