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曾毓群三场“赌局”成万亿企业,爱打麻将的首富与宁德时代的焦虑

subtitle
和牛商业 2021-06-13 19:1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来 源 | 和牛财经(ID:heniucaijing)
作 者 | 穆清

在庞大的宁德时代之上的,是一位赌性极强,并且善于掩藏锋芒的60后企业家。今年5月,曾毓群以345亿美元身家一举超越李嘉诚成为香港首富,人们的视线终于朝向了曾毓群。

曾毓群是土生土长的福建人,冒险、敢拼敢闯素来是闽商文化中的一大特点,这也造就着曾毓群的人生底色。

关于赌性,曾毓群有个广为人传的故事。曾毓群之前的老板喜欢打麻将,有人送给这位老板一幅字:“赌性坚强”,曾毓群看到后觉得很有意思,就想要来,老板对他说,打麻将是小赌,新能源事业是大赌,这幅字还不够深,另一幅字更适合他。

这幅字就是震撼到王兴的“赌性更坚强”,王兴调侃道: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呢?曾毓群答: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随着宁德时代和曾毓群经历的变化,如今在他办公桌后面挂着的字换成了“溥博渊泉”。这句话出自《中庸》,“溥博渊泉,而时出之。”是说智慧广阔深厚,像源源不断的泉水,时时涌出。这是一种至圣的状态,也揭示了曾毓群另一个人生阶段的信条。

作为动力电池龙头的宁德时代,是今天新能源汽车风口绕不开的话题,特斯拉、理想、蔚来、小鹏等造车势力的背后,有一个共同的伙伴:宁德时代。5月31日,动力锂电池概念股再次大热,宁德时代大涨5%,总市值突破1万亿元,成为创业板首只万亿市值公司。

曾毓群是如何依靠“赌性”造就宁德时代?宁德时代又有哪些喜与忧?和牛财经(ID:heniucaijing)将为大家讲述曾毓群与宁德时代的精彩故事。

01 赌行业:放弃当老总,扎进电池行业

1968年,曾毓群出生于福建宁德岚口村,一家人住在一幢低矮祖屋里,在村民的印象里,曾毓群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

1985年,17岁时的曾毓群成功被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录取。毕业后,他被分配到福州的一家国有企业新科磁电厂。然而,曾毓群上班还不到三个月,就辞职了。随着当时改革开放逐步推进,下海经商成为当时年轻人的潮流,广东省因为地理位置和政策优势成为他们的首选之地。于是,曾毓群抛下“铁饭碗”,跑到广东东莞的一家外资企业新科磁电厂。

就像他喜欢的令狐冲一样,不走寻常路。
由于能力突出,曾毓群很快得到顶头上司陈棠华的赏识,陈棠华于曾毓群而言,好比伯乐与千里马。这之后,陈一路提拔曾毓群,从基层员工,到管理层。后来,陈将曾毓群送往国外深造,进一步学习电池的生产技术。1999年,31岁的曾毓群就成为了厂里最年轻的技术总监。

陈棠华(一排左二)

但此时的曾毓群很不安,新科是外资企业,自己在公司的话语权其实很有限,面对外国人趾高气昂的态度,曾毓群心里有说不尽的憋屈。这时深圳的一家公司要高薪挖他过去当老总,曾毓群动心了,但还没有给出最终答复。

公司这一边,新科的执行总裁梁少康也向他发出邀请,想拉他一起创业做电池。梁给出的理由是,手机作为奢侈品已经在中国发展两年了,电子产品也会逐渐普及,今后一定会成为主流市场,电池厂商潜力巨大。

起初曾毓群并不答应,但梁最后把老领导陈棠华搬来当说客,在两个人描绘的美好蓝图中,曾毓群也被说得热血澎湃起来。三个人面对窗外,望向脚下的东莞,“赌一把!”多年后,曾毓群回忆起这段经历说:“这完全是一种冲动。

事实上,这场赌局正是曾毓群人生的重要转折点之一,也为日后拓展电池市场点燃了第一把火。

不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在香港注册成立,并在东莞建厂。创立之初,公司资金紧张,并没有能够在行业内立足的实力,但曾毓群清楚地认识到,其实这项技术并没有真正被国内企业掌握。经过对比,他发现,索尼的聚合物锂电池尺寸小而轻薄,或许就是当下的正解。

曾毓群随后前往美国贝尔实验室购买聚合物锂电池的专利授权,但令他失望的是,这种电池经过反复充电后会鼓包,团队250万美元的创业基金花去大半仍没有改观。曾毓群又到美国去质问,但对方的回应只是,他们也没有办法。

之后几个星期,曾毓群把自己关进研发室,尝试了数十种电解液配方,终于通过修改工艺流程解决了电池鼓包问题,ATL也实现了量产。作为当时唯一一家技术成功产业化的公司,ATL从此名声大噪。

2002年,ATL经过艰苦奋斗,终于了实现整年盈利。而一年后,比亚迪成为国内第一、全球第二大手机电池制造商,并收购秦川汽车,高调宣布进入汽车行业,王传福被称为“电池大王”。

王传福比曾毓群大两岁,两人在经历上有些相似之处,同是白手起家,在专业领域同样追求极致。此时,曾毓群早已将超越王传福的决心埋在心里。他们之间,注定要上演一场激烈的争夺战。

02 赌时机:拿辞职要挟团队,
用5年超越比亚迪

2005年,凭借过硬的技术,ATL进入苹果供应链系统,后逐渐成长为世界领先的聚合物锂电池供应商。

当曾毓群回头看向行业内其他竞争对手,尽是模仿和低价,ATL一时不知何去何从。摆在他们面前就两条路,要么上市,要么回笼资金找下一个项目。于是,他们选择将ATL卖给老东家新科的母公司——日本TDK株式会社。

2007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逐渐拉开帷幕,国家补贴政策发布,大量新能源汽车企业闻风而动。曾毓群也敏锐地察觉到动力电池的巨大需求,但根据国家政策,TDK作为外资企业,将被限制动力电池产业的股比。

而在曾毓群心里,还装着另一件事。早在几年前,宁德老家的地方官员就注意到了曾毓群做的电池生意,想要把他招商回乡。但根据实际情况来说,回乡都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公司有不少外籍专家,而宁德这个小地方,连个外文报都没有,营商环境和硬件设施都跟不上,何况当时公司已经有几千名员工,都在东莞安家。这些都是曾毓群一度拒绝的理由。

但最终,曾毓群还是回去了,2008年3月,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Robin(曾毓群)的乡土情结非常强烈。”公司的员工评价说。不但如此,为了说动团队,曾毓群甚至以辞职为要挟。

“曾毓群是一个看准了就全力以赴的人。”熟悉曾毓群的人说。经过三年筹备,2011年,曾毓群与同乡黄世霖回到了老家宁德建成投产,并且把动力电池团队从有外资背景的宁德新能源独立出来,也就是后来的宁德时代(CATL)。

作为在ATL这个巨人肩膀上站起来的宁德时代,很快就得到业界的关注。2012年,宝马找到了曾毓群,想让他做旗下新能源品牌“之诺”的电池供应商。而选中宁德时代的原因是,宁德时代脱胎于ATL,有大量锂电池研发经验,加上ATL长期受到苹果的信任,这更加坚定了宝马的选择,之后越来越多的订单找上门来。

2016年,国家工信部发布动力电池企业“白名单”,用政策保护把日韩竞争者都挡在补贴门外,宁德时代成为政策最大的受益者。北汽、现代、捷豹、路虎等相继和宁德时代达成合作。这一年宁德时代也一举超过了比亚迪、松下,占据全球电池领域的领先地位。

资本也纷纷涌入宁德时代,据传,马云曾亲自前往宁德市登门拜访曾毓群,为的就是让旗下上海云峰拿到10亿元额度。

也是在这一年,曾毓群将办公室的“赌性更坚强”换为了“溥博渊泉”。

(宁德时代大楼)

眼前的成绩让宁德时代患上大公司病,逐渐“自得、麻木”,曾毓群立刻敲响警钟。2017年,曾毓群向员工发了内部信《猪真的会飞吗?当台风走了,猪的下场是什么?》,信中提到:“当我们躺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的时候,竞争对手正在面临生死关头玩命的干,一进一退期间的差距可想而知。我们有无想过,如果外国企业下半年就回来,我们还可以蒙着眼睛睡大觉吗?国家会保护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吗?答案不言自明。”

2019年,“台风”果然走了,工信部正式取消了“白名单”,宁德时代3年的政策保护期结束,三星SDI、LG化学和SKI等外资电池企业个个身怀绝技,纷纷入场。

03 赌对手:与马斯克博弈,
成万亿电池巨头

曾毓群说:“日本人发明了锂电池、韩国人把它做大,中国人把它做到世界第一。”

“假如我们不是世界第一,我们没有存在的价值。”

登上第一的宝座,要面对的就是无数竞争对手的虎视眈眈,但曾毓群向来不缺王者的底气。

2018年,马斯克到上海签署关于特斯拉工厂落地协议后,与曾毓群见面,双方相互试探,最终却不欢而散。

对于特斯拉来说,选择在上海建厂后,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就需要找到中国本土优质的电池供应商,此时,宁德时代已在深交所上市,对于特斯拉来说,宁德时代是一个绝佳的合作伙伴,他们要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压低价格,扩大利润。

曾毓群无论如何也不能任他们拿捏,就算与世界顶级车厂合作能带来新一阶段的胜利,但合作决不是牺牲自己的利益为代价。他只需要等,等马斯克尊重宁德时代的价值。

果然,2019年8月,马斯克飞抵上海参加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期间再度与曾毓群见面,据《联合早报》报道,只用了40多分钟,双方基本敲定了合作意向。2020年1月底,特斯拉在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时,提到“已经跟中国最大的动力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达成了合作”。

此消息一出股民狂欢。宁德时代市值一度高达7500亿元,成为中国创业板史上首只市值突破7000亿元的公司,曾毓群跃升为福建首富。

十年间,宁德时代从几间厂房成为市值万亿的电池巨头,曾毓群的赌性之下是对全局的准确把控。但没有谁能成为永恒的赢家,宁德时代也有无可避免的焦虑。

早在2018年时,宁德时代的居高不下就带来了反思。李想曾在某投资平台评价:“CATL太强势,会让汽车厂商故意去扶持别的电池厂来平衡CATL……”后来2019年李想又在专访中提到:“都是董事长到们那排队去要电池,大家最后发现电动车的核心一定是电池。”这些问题逐渐成为行业内的共识,并试图击破这一格局。

(来源:雪球)

2020年3月,比亚迪高调发布了江湖传闻已久的刀片电池,并通过“针刺实验”直击三元锂电自燃隐患痛点。针刺试验是对动力电池安全性最严苛的测试方式,但同时也证明着电池的稳定性。

三元锂电池的研发一直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磷酸铁电池以比亚迪为代表,总的来说,磷酸铁电池安全性好,三元锂电池性能好。比亚迪“针刺实验”一发,刺痛了不少人的眼睛。宁德时代称其为“滥用测试”,比亚迪立马反击:“不服?那也来扎一下吧!”

虽是口舌之争,其中环境复杂可见一斑。

在他们的争斗间,一股新的力量徐徐升起。电池上游材料作为动力电池的变量之一,由于材料价格上涨,动力电池成本随之升高,不少巨头车企选择自造电池,并形成趋势。

曾毓群在今年的上海交大100年庆祝大会上提到:“电池材料的供应链会有巨大变化,老说磷酸铁锂和三元,这话不合适,因为后面还不见得是磷酸铁锂,也不见得是三元。”不久后,曾毓群在公司股东大会上透露将于今年7月前后发布钠离子电池。这个答案又会带来哪些故事?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在曾毓群看来,积累和穿透就是制定一切战略的方法。

The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