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雷某某在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因同学债务纠纷引发故意杀人案

subtitle
娱乐综艺说 2021-06-13 17:12

曹某某与余某某系同学关系,二人合伙经营公司。随后在公司经营过程中,曹某某借债垫付工人工资并出借给余某某使用,余某某则于2019年7月14日向曹某某开具欠条,并承诺三年内还清243000元欠款。在此之后,曹某某多次向余某某催讨欠款,但余某某均以各种借口推脱不还,曹某某因此心生怨恨。

2020年5月10日20时许,曹某某独自到余某某位于汕头市澄海区×××××亭1001房的租住处准备向其追讨欠款未果,遂微信联系余某某得知其在汕头市龙湖区×××宜华城工地做工。同月11日13时许,曹某某根据余某某提供的位置定位寻到汕头市龙湖区×××××××交界处宜华城工地,与余某某交谈至余某某下班后各自离开。同日20时许,曹某某再次到余某某租住处时,遇余某某女友候某某,候某某告知其该处已转租,曹某某因此认为余某某有意躲避,遂萌发伤害报复余某某的念头。

同月13日10时许,曹某某通过微信与余某某相约在上述宜华城工地见面,随后曹某某从其位于汕头市金平区××××路的出租屋内拿取一把橡胶锤及一把美工刀放置于电动车座椅下置物格内,后驾驶电动车前往上述宜华城工地。二人见面后,曹某某随即向余某某讨要欠款,但余某某仍表示无能力归还,曹某某由此坚定伤害报复余某某的念头。同日12时许,曹某某与余某某驾驶电动车到汕头市龙湖区新溪镇谢记鹅弟鹅肉饭店吃过午饭,后返回宜华城工地,至工地北门口处,曹某某趁余某某不察之机,从电动车座椅下取出事先准备的橡胶锤及美工刀并随身携带。

随后,曹某某跟随余某某至宜华城4期X栋xxxx房内佯装与其一起午休,实则伺机作案。当余某某在房内窗台处熟睡后,曹某某取出橡胶锤并连续猛击余某某头部右太阳穴,余某某醒后立即挥手格挡未果致从窗台滚落至地板处;曹某某又持橡胶锤继续击打余某某头部、胸部及后背部等处,致其倒地不起。期间,曹某某为毁灭证据,遂用橡胶锤将余某某的华为牌手机捶打毁损后从窗台处向外抛弃。之后,曹某某见余某某趴在地上挣扎,遂取出并使用美工刀划割余某某后颈部至左肩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后,曹某某将1XXX房内入户花园玻璃门关闭并将橡胶锤丢弃于4栋X楼的飘窗下侧土堆处,后逃离现场。

同日15时许,宜华城工地工人李某1行到宜华城4期X栋1XXX房内时,发现余某某侧躺在房内血泊中,随即向包工头缪某1报告并逐级上报至四栋负责人陈志,后陈志向汕头市公安局龙湖分局报案并联系120救护车到场救治。同年6月5日15时许,曹某某接办案民警通知,自行到汕头市公安局龙湖分局龙津派出所接受审查。经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余某某的损伤程度评定为重伤二级,十级伤残。

公诉机关认为,曹某某持凶器故意杀人,因其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致人重伤二级,十级伤残,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曹某某着手实施犯罪,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是犯罪未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曹某某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公诉机关向法院提供了相应的证据。

曹某某当庭辩称其并没有想要杀害被害人,对于公诉机关指控其犯故意杀人罪不认罪。辩护人辩护意见:1.曹某某与被害人存在同学关系并存在债务纠纷,曹某某在催要债务不成的情况下实施此次犯罪属于激情杀人。2.曹某某是初犯,具有自首情节,且其行为属于犯罪未遂。综上所述,建议法庭对曹某某从轻处罚。

2021年5月14日,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法院评析如下:

(一)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证据充分,足以认定。

公诉机关指控曹某某犯故意杀人罪,提供了余某某的陈述及辨认、证人李某1、郑某1、陈志、刘某1、江某1、杨某1、曹某1、曹某2、缪某1、丁某1、张某1、候活米、余某1的证言及相关辨认、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书等证据予以证实。经审查,上述证据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认定曹某某与余某某因经济纠纷问题发生争执后,为发泄情绪,持橡皮锤、美工刀故意击打并割划余某某的头部、胸部、背部、颈部等部位的事实。

(二)曹某某的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犯罪构成,理由如下:

主观故意是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时的一种主观心理状态,包括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两个层面。要准确认定行为人的主观故意,首先必须查明行为人的认识状态,即行为人是否对相应犯罪构成要件中的客观方面也就是事实有着明确的认识,以此为基础,再考察行为人的意志态度,从而判断行为人是否存在犯罪故意以及何种故意(直接故意还是间接故意)。具体到本案,对于故意杀人罪的主观故意认识的界定,应当从以下三方面进行判断:(1)行为人认识到自己是在实施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2)行为人认识到其行为将会产生致他人死亡的结果;(3)行为人认识到其行为指向的对象是人而非人的尸体或者动物。

由于主观故意总是通过客观行为予以体现出来,因此可以通过对案件的起因和有无预谋、有无使用工具、打击部位、打击力度、有无节制等多方面进行综合分析判断,从而准确认定行为人案发时的主观故意,进而避免客观归罪。

就本案而言,(1)从案件的起因和有无预谋看,曹某某因余某某欠钱未还且经多次追讨未果而怀恨在心并准备了橡皮锤、美工刀等作案工具报复余某某,故曹某某事先已经存在犯罪的预谋;(2)从有无使用工具看,曹某某案发前已经准备了橡皮锤、美工刀等作案工具;(3)从打击部位和力度看,曹某某趁余某某熟睡之机,持橡皮锤多次击打余某某的头部、胸部、背部,还持美工刀割划余某某的后颈部至左肩膀等部位,造成余某某受伤的损害后果;(4)从有无节制方面看,曹某某在余某某发现后下意识用手抵挡的情况下并未停手,而是持橡皮锤继续上前连续击打余某某头部、胸部、背部,还持美工刀割划余某某的后颈部至左肩膀等身体要害部位,可说明其具有追求余某某致死的主观故意。(5)从案发现场的情况看,余某某被曹某某持凶器殴打倒地时,身体多处出血,晕倒在血泊之中,而涉案房间属于宜华城工地的在建房间,平时人员出入较少,属较为隐秘的空间,如果不是证人李某1碰巧到该房间取工具的话,余某某极有可能会出现因失血过多得不到及时抢救而死亡的后果。

综上所述,曹某某上述持橡皮锤继续连续击打余某某头部、胸部、背部,还持美工刀割划余某某的后颈部至左肩膀等身体要害部位的行为必然会使余某某面临直接死亡或者因失血过多导致其死亡结果发生的高度危险性,这是生活的常识,正常的成年人一般都能预见,曹某某作为心智健全、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成年人,不存在对此种情况认识上的障碍。在此前提下,曹某某不顾余某某的反抗而决意实施上述行为,主观上具有故意杀人的事实性认识,其行为体现其追求余某某死亡结果的可能发生,反映出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剥夺余某某生命的故意,故其行为完全符合故意杀人法定构成特征,依法应认定曹某某犯故意杀人罪。

法院认为,曹某某持凶器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曹某某犯故意杀人罪的罪名成立。鉴于曹某某在故意杀人犯罪过程中,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属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其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对于曹某某当庭提出的辩解意见,经查,与事实及法律规定不符,法院不予采纳。对于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经查,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部分,法院予以采纳。

综上,法院根据曹某某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悔罪表现及其行为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判决:

曹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0年6月5日起至2032年6月4日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