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当时只道是寻常”,往事如风,每个人都只是红尘过客

subtitle
爱发呆的猫 2021-06-13 15:3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读纳兰的词:“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有显赫的家世,他的父亲为他安排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按理说,什么都有了,什么都不缺,可是却总在他的词里读出三个字:不快乐。

而彼时,他的妻,离世了。他曾经的爱,只能在他的字句里看到,可是她却不知。曾经活生生在他身边左右徘徊的人,却只能在一阕词里看到他的相思,他的忧伤。

那年春日,他醉得醺醺然,朦胧中要入睡,却恍惚间看到她走来,为他盖上薄被,他迷迷糊糊地静静地看着她,不自觉心中升起了安然和丝丝欢喜。

那时候,他心中自觉是不爱她的,因为他心中有一个少年时就爱恋的影子,那个入宫的女子,他不能靠近,只能远远地望着,挥之不去。

那个少年时期不得志的人,让他内心总是郁郁寡欢。但他们夫妻还是有闺阁情趣的,就像李清照和赵明诚一样,赌书泼茶,猜诗词,赌页码。

曾经她浅浅地笑着看他,温柔地和他细语,一如她的人,和煦温暖,她爱得沉静,他也习以为常。

殊不知,有一天,那个人会永远地离开了,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就不觉让人泪目,爱,最怕的就是阴阳相隔,可望而永远不可即。

他立在廊下,风轻轻的,凉凉的,残阳斜照,映衬着他落寞的脸颊,他看着周围的景,所有的摆设如常,来往的人如常,甚至他人脸上的神情也如常,而他内心中翻涌出来的记忆,却生生压倒了眼前的一切,曾经的一片片往事,枝枝蔓蔓,缠绕间,原来不知何时,已经入了心,曾经的小小细节,在此刻无比清晰。

说好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却只能是“天涯海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人哪,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原来在身边的触手可及的,才是最珍贵的。

在俗世的光阴里,每个人都在消磨着日子,自以为活得灿烂,回忆起来,却只是一片落寞。

人活一世,能遇到多少真正的红尘知己,拳拳心意?寥寥无几。

最真实的爱,往往平淡得无味,却淡而深长。

岁月留痕,年华再掷地有声,也只能是曾经,即便尘封了过去,也在未来永远走不进去。

情爱之事,很多时候,不过一场悲欢离合。人间悲喜剧不断在上演,很多曾经过往,让人看来潸然泪下,却最终是痛饮一杯忘情水。

相思,是一种醉。

我们读诗词有时候,也是在读人生,用他人的句子,来验证生命,验证生活。

岁月的流光,总会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那些诗词里遥遥无期的等待,那些青春时期秋千架上的飘摇,那些穿越苦海,不停地寻觅,那些“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逍遥。

最后都汇聚成“相思”两个字,不知当时的作者如何做想,但现在读来,让人沉浸其中的,不过是浓浓的思念而已。

透过悠长的岁月,穿透时光的长河,那些散淡在诗词里的爱恋,像暗夜百合,散发着芳香,让人沉醉。

我们想要探知其中的故事,如果可以重来,当时他会不会做这样的选择?是否还渴望这样的遇见?亦或,还会不会愿意这样相爱?

无从而知,但那一份相思入骨,却可以从字字句句里,读到,看到,体会到。

人生没有如果,很多人,明知道情感是无法掩饰的,还会去拙劣的表演,人生海海,这世上人,不过是寻一份真心罢了。

而可悲的是,明知失去后,才陷入了相思,便太苦,太累,太真,从此愁肠百转,无法拒绝。

回忆再美,都是虚幻的,都是过去的,情意再浓,回不到过去。

年年复复,复复年年,在时光婉转中,不知愁煞了多少人。李白曾诗云:如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一句“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是寂寥,也是落寞,再谈笑风生,犹如李白般谪居仙人的才子,也逃不开美女佳人的“撩人”。

然而,往事如风,每个人都只是天空中划过的倦鸟,都是过客。

在滚滚红尘中折腾的人,谁不是内心带着惆怅的路过?不过一场岁岁年年花相似,而人不同而已。

而事实上,风月本不是寂寞,寂寞的不过人心罢了。

用文字养心,用诗书养魂!感谢您的关注!——坦然的狐狸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