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当兵梦的破灭,原自没有当书记的爹

subtitle
巷尾的梧桐枝 2021-06-13 14:38

不错,我当兵梦的破灭,直接原因是因为我没有当书记的爹。然而,对此我倒并不十分气恼。我知道我的爹也只能当我爹,确实当不了书记。

好了,不说废话了,还是言规正传吧。

作为七十年代后期的青年,特别是农村青年,对兵哥哥还是十分崇拜的,基本上都有想当兵的迫切愿望。

那年,高中刚毕业,就赶上了秋季征兵,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哪曾想,大队书记的儿子也报了名。这可是个利空消息,直觉告诉我,这波“行情”不看好。

那年头,农村孩子要是不想在农村待一辈子的话,只有两条出路:一是考学,二是当兵。不知深浅的我,决心两条路都走走试试,哪条路走通了都能离开农村这个广阔天地了。

报名不久体检就开始了。身高体重,五官耳鼻,听力视力,内科外科,全身各个角落都查了个遍。所幸,一路过关,并没查出什么问题来,也没有好友文米所说的“验粪便”一项,自然也没遇上贵人相助的美事。

不料,在体检还在进行时,一个医生告诉我:“你有血丝虫病,回去吧!”于是,我怀着不解、不舍、不甘的复杂心情打道回府了。

结果:书记的儿子光荣入伍!喜事降临,全村同庆,社员们个个奔走相告。而我,却感到无地自容。让我百思其解的,不是当不当兵的问题,而是我怎么会患有“血丝虫病”呢?

大家应该都知道,“血丝虫”就是当年伟人所说的“华佗无奈小虫何”里的小虫。“血丝虫病”就是当时在南方水区人民所患的一种病。后来,经过努力被彻底消灭了,就像天花、疟疾一样。那为什么,我一个地地道道北方旱区的人,又在早已根除已久的时候,竟然患上了“血丝虫病”,真是奇迹了!

不相信?不理解?不接受?一点用也没有,说你有,你就有。那年头,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民后生,你能找谁说理去?

是的,当不成兵这个结果,虽然早先我也有所预料,可一旦真成了事实就难以接受了。其实,事情或许并不复杂,也许是名额所限,只能丢了我这个卒而保书记儿子那个军了。再说,办这个事情也许很简单,书记大人只需跟武装部长说句话,一切就OK了。

当兵的路走不通了,那就只有第二条路了——考学。经过一番苦读死拼,天助我也,终于换来了一张《入学通知书》。

看来,当兵还是不如考学好。让不让你当兵,大队书记说了就能算,而让不让你上学,他就说了不算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