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消失”的吉祥三宝:女儿并非亲生,父亲已经离世,妈妈隐退

subtitle
嘈坊 2021-06-13 13:1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爸爸!”“哎”“太阳出来月亮回家了吗?”

2006年春晚,一首名叫《吉祥三宝》的歌横空出世、一炮而红,穿着蒙古袍的一家三口,更是深深地刻在了观众们脑海中。

轻松欢快的小调、脍炙人口的歌词,令各年龄段的人都愿意哼上两句。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曾经幸福的“吉祥三宝”突然不见了

有人说,吉祥三宝解散单飞了。

有人说,吉祥三宝家中突生变故了。

还有人说,吉祥三宝依旧在圈内苦苦挣扎。

那么,曾火极一时的吉祥三宝,消失的真相是什么?

故事还要从很多年前说起。

01

1980年,尚且青涩的布仁巴雅尔在县文工团的推荐下,来到了位于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艺术学校学习蒙古长调和马头琴。

从小就爱唱歌的布仁巴雅尔仿佛鱼入池塘,在这里尽情的享受艺术带来的快乐。

随后,他又考入呼伦贝尔盟艺术学校。别人在学校是学习,他是一边学习,还一边担任着语文课的教学工作。

在任教期间,他遇到了中学时代的同学乌日娜

两个热爱艺术的人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拉琴、创作、唱歌。最后,志同道合的他们还谈起了恋爱,并顺利走入婚姻的殿堂。

1984年,乌日娜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学,并且在毕业后留任北京,成为一名声乐老师。

而他们的女儿诺尔曼也出生在了这里北京。

诺尔曼出生的当天,她的祖父在家乡呼伦贝尔去世。临终前他抓着儿子布仁巴雅尔的手嘱咐道:

“不要让孩子忘记大草原的根!”

布仁巴雅尔记住了父亲的嘱咐。

为了让女儿诺尔曼更好的学习母语蒙文、了解蒙古文化,孩子不到两岁的时候,布仁巴雅尔便狠心将她送到了自己在呼伦贝尔的哥哥家里

女儿虽然还不懂事,但似乎能感知道要被父亲“抛弃”了,所以在前往呼伦贝尔的路上,她表现的跟在家里完全不一样,一会给爸爸拿吃的,一会抱着爸爸亲亲。

等到了呼伦贝尔,女儿便寸步不离的跟在爸爸身边,生怕被爸爸扔下。

布仁巴雅尔看得很是心酸,但没办法,他还是趁女儿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了出来,独自踏上了回北京的路。

许久之后,等夫妻二人回到呼伦贝尔看女儿的时候,女儿虽然说了一口流利的蒙语,但却不认识爸爸妈妈了。

这让乌日娜哭了整整一宿,第二天便将女儿带回了北京。

02

虽然夫妻二人将女儿带回了北京,但因为工作需要,布仁巴雅尔常常要待在内蒙古。

聚少离多的日子里,布仁巴雅尔想念妻子女儿的时候,便将思念转化成歌声,在这一时期,他给女儿写了很多歌,例如著名的《吉祥三宝》、《七个母音》、《小白兔》等儿歌,就是在这一时期创作的。

很多人在唱《吉祥三宝》的时候发现,这首歌朗朗上口、歌词简单,多是些太阳、月亮、星星、花儿、草儿之类的词。其实,这首歌的歌词饱含着一个父亲的深深爱意

原来,为了让诺尔曼更好的学说蒙语,布仁巴雅尔还在家的时候经常用蒙语与她对话。

而小女儿的思维总是天马行空,她很好奇,什么都问。

当布仁巴雅尔回答不上来时,便告诉她是“吉祥三宝”

其中“吉祥”一词在蒙语中的发音需要卷舌配合,为了让女儿多学多练,他便将“吉祥”放到了歌词中。

他还在《吉祥三宝》这首歌中设置了父亲、母亲和女儿三个角色,每当一家人一起合唱时,感觉既有趣味性又温馨无比,让女儿开心的不得了。

父母在音乐上有如此造诣,继承了父母音乐天赋的诺尔曼自然也不赖。

1999年布仁巴雅尔去蒙古国深造,需要离家一年,女儿思念父亲,于是便自己写了一首歌,录制好后寄给父亲。

“爸爸的心像是辽阔的草原,我是羊群像白云。”

这首歌在创作过程中父母并没有进行干预,无论是曲调还是歌词,都充满了童趣以及纯真

这也让布仁巴雅尔夫妇看到了女儿的创作天赋,因此对女儿的培养与鼓励也更加积极。

于是在其后的几年中,诺尔曼陆陆续续创作了近一百首歌曲,发布专辑十多张,还被创作人方文山夸赞为自成一派的90后音乐人。

但每当被问及女儿成功的秘诀时,布仁巴雅尔却只有三个字:“不干预”

原来,在大草原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新生的小羊、小马身上是有“天火”的,只是一旦人抚摸了小羊、小马以后,“天火”便会消失。

而“天火”体现在孩子身上就是她们的创作天赋,孩子在探索世界的时候,自然而然会有一些天马行空的感想,这个感想最终被她化作艺术形式保留下来。

大人过多的干预只会使孩子的天赋消失,因此鼓励她、不干预她才是保护孩子的最好方式。

03

有诺尔曼这样优秀的孩子,带她上春晚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但实际上,随布仁巴雅尔夫妇登上春晚的并不是他们的亲生爱女诺尔曼,而是乌日娜弟弟的女儿——英格玛。

原来《吉祥三宝》这首歌在正式录制的时候,女儿诺尔曼已经长大。为了追求更好的录音效果,布仁巴雅尔希望找一个拥有童声的孩子一起演唱。

而妻子弟弟的女儿英格玛成了第一人选。

草原上的小姑娘几乎都无师自通的点了唱跳皆佳的技能,当英格玛扯着脆生生的小嗓子唱起歌来时,布仁巴雅尔便知道,她一定能把这首歌唱好。

果然,2006年春晚上,《吉祥三宝》与幸福一家瞬间成为爆款

这首一问一答的悠扬蒙古小调,歌词简单,朗朗上口。当马头琴悠扬的声音响起,人们仿佛置身于蒙古大草原中,稚嫩的童声就像是散发着青草味的鲜牛奶,让人的耳朵像洗了澡一样的舒服。

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是纯真可爱的孩子像小鸟一样围在爸爸妈妈身边,问东问西,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除了蒙语,这首歌的汉语译法同样令人啧啧称赞,它的句式简单、精巧,同时保留了原曲清新自然的草原风格。

春晚过后,《吉祥三宝》这首歌在中国大地上流传开来,几乎所有人都会哼上两句,很多商家更是请来他们进行商演。

布仁巴雅尔夫、乌日娜和英格玛更是频频出现在各种电视节目中,成为人们心目中“吉祥一家”的代表。

诺尔曼虽然没能与父母一起站在舞台上,但她并不嫉妒表妹英格玛,因为她知道这首歌是父亲写给她的,无论谁来演唱,其中包含的爱意永远不会改变。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吉祥三宝”出现的次数开始少了。观众们很难在电视上看到他们,有时候出现,也不是三个人合体的样子。

原来,随着英格玛逐渐长大,她也遇到了和诺尔曼一样的情况——清脆的童音消失

虽然唱歌的依旧是她本人,但是观众们却表示,“吉祥三宝”中,女儿的声音仿佛与记忆中的不一样了。

而布仁巴雅尔和乌日娜夫妇除了唱歌以外,还担任着幕后和教师工作,繁忙的工作使他们无法全身心投入到商业演出当中。

当然,如果只是这些原因的话,即便合体次数变少,但“吉祥三宝”总还会有一起登台的机会。

但不幸的是,2018年9月19日,“吉祥三宝”中的“爸爸”布仁巴雅尔突发心肌梗塞,在呼伦贝尔的家中逝世,年仅59岁。

自此,“吉祥三宝”再也没有合体的机会了

04

曾经带给无数观众温馨的“吉祥三宝”就这样天各一方了。

丈夫的离世给乌日娜极大的打击,乌日娜逐渐从娱乐圈隐退,专心教学事业,并且更好的陪伴女儿。

而小英格玛见识了娱乐圈的繁华,在长大以后依旧坚持在圈内打拼。她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发表了专辑,并且出演了《闯关东中篇》,不过都反响平平,不复往日的爆红。

如今她时不时的在社交平台发一些自己的照片和作品,但观众们对她的了解,依旧停留在“吉祥三宝”中的小女儿身上。

虽然“吉祥三宝”已不再,但这首经典的蒙古小调,却永远印在了观众们脑海中,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也让观众久久难忘。

父亲布仁巴雅尔因为疾病早早离世,但他对女儿的爱意却永远写在了歌曲中。

没有人可以永远陪伴在我们身边,父亲通过艺术的方式,巧妙地将自己对女儿的疼爱与思念融入歌声中。那么即便他离开,他对女儿的爱,也能永远传唱在人们之间。

也希望在天堂中的布仁巴雅尔再也不用被疾病所苦,能继续创作更多优美动听的歌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0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