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珍妮特·温特森因反感封面设计焚烧自己的图书

subtitle
全现在APP 2021-06-13 11:11

作家珍妮特·温特森烧掉了几本新近再版的实体书,以表达对出版方在自己作品再版过程中一系列操作的不满。在温特森看来,出版社给她再版旧作设定的宣传方式,完全曲解了自己作品所希望表现出来的精神。

6月4日,温特森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图片:自己的图书正被焚烧。从封面上可以辨认出,这些书籍包括她的《激情》(The Passion,1987)、《写在身体上》(Written on the Body,1992)、《艺术与谎言》(Art and Lies,1994)和《力量之书》(The Powerbook,2000)。温特森在这条推特中说,这些封面设计预设了这些图书所书写的是一个个关于温馨家庭的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珍妮特·温特森

在温特森看来,这些书在创作时,每一本都是先锋性的,呈现出了与当时主流文学风格迥然不同的取向。但是,这套再版的书,让温特森的旧作看起来是“最糟糕的小说”——这些小说并不奇怪,也不超前,更不好玩,“所以我把它们烧了”,温特森说。

诚如温特森对自己的定位,她的小说一直以来都从未流俗过。自1985年23岁时出版第一部小说《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后,温特森一直在性别认同、性别和爱的议题上持续探索。温特森说:“每一本书都在当时做了不同的事情,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英]珍妮特·温特森著,于是译,新星出版社2010年7月版

在温特森看来,《耶稣受难记》在试图重新想象历史的过程中,建构了一个有异装癖的叙述者;而《写在身体上》则进一步拓展了叙述者的类型, 它超越了“叙述者-读者”之间的二元对立;《力量之书》则提供了一种早期的虚拟和现实的混合体验,既扭曲了时间,也扭曲了性别。“这些宣传广告没有这些内容,而是把书变成了平淡无奇、显而易见的东西。”温特森称。

温特森出生于英格兰曼彻斯特,在兰开夏郡阿克灵顿长大,16岁的温特森已经确定自己是女同性恋并离开家。不久后,她来到阿克灵顿和罗森代尔学院学习;随后,考入了牛津大学圣凯瑟琳学院学习英语,并靠打零工维持生计。目前,温特森已获惠特布莱德图书奖、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戏剧奖、大英帝国勋章等多个大奖。2012 年,温特森接替科尔姆·托宾成为曼彻斯特大学创意写作教授。

被温特森焚烧掉的图书。

温特森的这一行为,引起了一些人的反对。毕竟在文化史上,焚书总是带给人不好的回忆。在一些作家看来,温特森是在作秀,甚至在一些人看来她是在贬低整个出版业。温特森说她完全不想留着这些书,她把其中的大部分都捐给了慈善机构,剩下的就付之一炬,通过烧掉它们这一象征性举动,来振奋自己的精神。

英国最大的版权代理机构柯蒂斯·布朗(Curtis Brown)的经纪人乔尼·盖勒(Jonny Geller)在推特上认为,在这次再版之前,温特森总有机会和出版社沟通,“焚烧书籍是不好的象征,它有着糟糕的历史。”在一些作家和出版商看来,温特森的这一行为,不过是想炒作其旧作再版的吸睛之举。

引发温特森反感的图书封面。

6月5日, 温特森在推特上再次回应了相关的质疑:她称自己从未焚烧过其他人的书,而批评她不环保的人则是大错特错,因为自己住在小木屋里,并骑自行车上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