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师弟知乎发文举报同门师兄博士论文数据造假,称对自己伤害巨大,你怎么看?

本文硕博人才招聘平台撰写。参考来源:知乎、学术头条、腾讯新闻等

近日,知乎上一则“举报信”引起了小募注意,这是知乎用户@xuyanru发的一篇文章《复旦大学医学院吕XX博士论文惨无人性地强暴式数据造假》。

通读文章,举报者@xuyanru(后文简称A) 是被举报者吕博士的同实验室师弟,A表示,自己当年重复了1年实验也重复不出师兄的实验结果,且师兄本人也重复不出结果,师弟A觉得这足以说明师兄的实验结果是伪造出来的,是严重的学术造假事件。遂写了这个类似“举报信”的文章。

该文章也收获了巨大的关注度。目前,被举报师兄没有做任何回应,举报事件的真假也待考证。但背后,一个更值得深思的问题是,如果同门学术造假,会对我们造成伤害吗?

师弟实名举报同门师兄博士论文数据造假

称伤害愈10年!

近日,知乎用户@xuyanru在知乎发文,实名举报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吕XX10年前博士论文实验数据恶意作假,称“这是一起严重的学术造假事件”。据述,两人为同门师兄弟,作者表示“这段经历虽然过去大约10年了,但是对我的伤害可以说是巨大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文中的描述,师弟A在2010年10月正式进入赵XX在上海植生所的实验室进行博士后研究。进站之后做的第一个课题是顺着赵XX在复旦大学招收的博士生吕XX在博士期间发表的文章往下做。

该文章刊登在JBC (2010) 285: 28076-28085。据师弟A描述,从2010年的9月份一直到2011年的3月份,他一直无法重复出吕XXJBC文章中图4的实验结果(图1)。

图 1 吕XXJBC文章的题目及相关图(原文中的图4)

吕XX自己重复了3次也没有重复出他的结果(其中两次是师弟A跟随他一起做的)。后来师弟A采用别的实验方法验证后,认为师兄吕XX伪造实验数据。但赵XX只是终止了这个项目,没有撤稿。还表示实验室大小负责人多次暗示或明确表示我(们)不要把这个事情张扬出去。赵XX在2011年9月份给他的邮件中还明确暗示了吕XX的文章有问题。

后来,从2010年9月-2011年9月,师弟A重复了大约40次左右实验,作者本人吕XX重复了3次,都没有一次能够重复出JBC文章中的结果。

在该项目之后,师弟A在赵XX实验室做的第二个项目在已经做了很长时间并有部分实验结果的情况下突然无缘无故被终止。而吕XX在两轮博士后结束之后,以一篇并列第一作者(排第2位置)的PLoS ONE (2008),一篇数据造假的JBC和一篇并列第一作者的PLoS Pathogens (2013),于2015年9月在赵XX的安排下进入复旦大学医学院任教至今。

师弟A表示,事情过去近10年间,他查阅到有两篇文章直接支持了他的结果,进一步说明了吕XX在JBC文章中数据造假。而也正是因为这些文章让他有更多的勇气来向大众陈述揭发此事。

这两篇文章一篇是2015年,中科院微生物所课题组发表在PLoS ONE 10(7): e0134596上的文章“Distinct Responses of Mycobacterium smegmatis to Exposure to Low and High Levels of Hydrogen Peroxide”。

另一篇是2020年,FEBS Letters 594(17): 2867-2880上发表了“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 TetR family transcriptional regulator Rv1019 is a negative regulator of the mfd-mazG operon encoding DNA repair proteins.”

文章的最后,师弟表示:这段经历虽然过去大约10年了,但是对他的伤害可以说是巨大的。“你们可以想象,师兄论文造假,师弟却在那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长时间地呼吸着苯酚和氯仿的有毒刺激性气味,重复不出来,他就说你的实验技术不行。最后做出来了阳性结果,课题戛然而止,造假者不仅没有得到惩治,却对我是百般欺压。”

该文章也迅速引起了大众的讨论。

但小募注意到,其中也有人对文章所述真实性表示质疑。

目前,作者并没有回复该条评论。

实验室同门造假

会对师兄弟造成伤害吗?

因为被举报者并没有回应该文章,所以该文章所述真假究竟如何,我们无法盖棺定论。

但背后引起小募注意的,是实验室同门造假,对师兄弟造成伤害这一话题。

实际上,类似的事情在高校并不少见。

有不少网友都分享了自己的类似经历,因为现在课题组研究的东西基本都是“一脉相传”。甚至很多硕士生和博士萌新都是在课题组大师兄/师姐的研究上接着研究。

所以就像蝴蝶效应,看似和我们毫无关系的同门造假,却实实在在的给我们造成了影响。

小到被导师骂,耽误个人实验的进度。严重的,甚至是会被撤稿并影响自己的学术信誉。

2020年1月2日,诺贝尔得主 Frances H.Arnold 教授被迫撤回在 Science 上发表的顶级论文,该篇论文发表于2019年,揭示了一种名转化率非常高的C-H固有反应,而且在此理论的基础下,生物催化合成内酰胺化合物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然而当通讯作者 Frances H 教授在重复实验时,发现实验结果并不具有可重复性。

后来她仔细检查第一作者的实验记录,发现缺少同期条目和关键的实验原始数据,这也让 Frances H.Arnold 感到非常的愤怒,于是她要求 Science 撤回相关的论文。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撤稿还有一位受害者就是该篇论文的并列第一作者,作为同门的师兄弟,自己辛苦的实验成果受到影响也被清零。

这篇撤稿的论文,作者分布很简单明了,两名共同一作和一名通讯作者,简单的作者排序,说明了该篇论文分工明确,两名并列一作共同完成了该项科研成果的验证工作,其中并列第一作者分别是lnha cho和Zhi-jun Jia。

并列一作说明了两名作者完成的工作量基本相当,然后根据论文的卖点进行前后的排序,由于这篇论文的主要卖点为lnha cho通过数据造假而发现的转化率非常高的C-H固有反应,因此lnha cho不仅让自己实验室的老板Frances H教授名誉受损,同时也让自己的同门师兄弟Zhi-jun Jia 白费了大量工作。

通过目前Frances H教授实验室的最新安排,lnha cho已经在2019年12月被实验室开除,Frances H教授把正常的数据交给Zhi-jun Ji,并重新组成团队,继续延续该项课题做实验。

发现同门造假

该举报吗?

同门造假就像是埋了个“暗雷”,所以面对这种情况时,我们该怎么做?

随便搜索一下,就会发现有不少人都有类似的疑问。

其实从学术的角度出发,发现学术不端行为,如果证据确凿,举报造假是正确的做法。

可在现实生活中,同一个实验室,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也很难让师兄弟下决心去举报同门学术不端。一方面举报同门意味着事情影响会被瞬间扩大,这样导师可能也会被影响,重则取消研究生招生资格。另一方面,每个人都要面对日常生活中最基本的“人情世故”。

所以面对这种事情时,最重要的反倒不在同门师兄弟,而在于导师要尽到自己的责任,来处理好相关事情。如果数据真的出错,对整篇论文影响很大,导师应当负起责任,联系师兄或者期刊进行处理。

你有遇到过类似事情吗?当时又是怎么解决的呢?

关注我们!了解更多硕博信息!

▼点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