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白之师:来自盐亭高渠镇的赵蕤......盐亭籍作家:岳定海

subtitle
盐亭在线网 2021-06-12 23:46

你知道诗仙李白

或许不知道李白的恩师赵蕤

来来来一起走进盐亭骄傲

蜀中人杰——盐亭赵蕤

赵 蕤

在中国有这样一本奇书叫《长短经》,成书之初作者赵蕤定名叫作《长短要术》,它共九卷六十四篇,从唐开元四年(716)完稿到现在不过一千五百余年间,已在世上累计印刷达数百万册,有六十种校注、版本问世,从而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它就是被史学家称为“置于枕头,秘而不宣”的书籍,堪与巨著《资治通鉴》齐名,因为史上称《资治通鉴》为《正经》,故而将与之比肩的《长短经》称为《反经》。《长短经》付印后,“千古一帝”乾隆最为喜爱这本书,朝廷组织编撰《四库全书》时,乾隆帝特意为大臣励守谦进献的南宋净戒院刊本《长短经》扉页题诗一首,以彰显荣耀,诗云:

乾隆题诗

郪县创为救弊论,爱憎殴业匠和函。
向时虽类纵横说,忧末原归理道谈。
宋刊弃自教忠堂,通变称经曰短长。
比及乱时思治乱,不如平日慎行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短经

连皇帝也这样赏识它,可见 《长短经》真是一本谋略奇书。这本书的作者是唐朝伟大诗人李白的老师、大韬略家赵蕤,他以唐之前的华夏历史为素材,集诸子百家学说于一体,融儒、道、兵、法、阴阳、农等诸家思想为一炉,广涉政治、外交、军事等各种领域,形成一部逻辑体系严密、涵盖文韬武略的谋略全书。自唐以降,历代有作为的帝王将相、名臣谋士,都把《长短经》置于枕边,当作为官治政秘籍。那么作为作者本人的赵蕤是如何看待这本浸透毕生心血的著作《长短经》的呢?他说写《长短经》“大旨在乎宁固根蒂,革易时弊,兴亡治乱,具载诸篇,为沿袭之远图,作经济之至道,非欲矫世夸俗,希声慕名。”也就是说,赵蕤从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出发,在书中提出自己的思想理论和安邦治国的主张。书中,赵蕤对“家天下”的君主专制制度和“君权神授”进行了有力的批判,认为“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若同舟而济,皆同其利,舟败皆同其害。”他特别重视人才的使用,曰“料才核能,治世之要,”提出对人才要全面考核,了解他们的德、廉、贞、勇、诚、辞、变等方面情况,掌握每人的情况后恰当地使用。赵蕤的《长短经》中包含丰富的辩证法内容,“天地变化,必有阴阳。”这些都是极其难能可贵的。从唐代至今,政治界经济界文化界都公认赵蕤的《长短经》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珍库中的瑰宝!当代哲学史专家张岱年讲:“赵蕤《长短经》中主要讲政治问题,但也有哲学思想,有辩证法思想……赵蕤的《长短经》中有进步思想,我们应该加以研究。”

绵阳境内自古以来第一隐士《长短经》作者———赵蕤

四川省盐亭县两河镇(今高渠镇)白虎村赵家坝人,赵蕤于唐高宗永隆(680)出生,儿时在赵家坝搓泥巴玩耍,与庄稼地和静谧的田园风光朝夕相伴。赵蕤的祖上也荣耀过,他的祖先是西汉宣帝时蜀中有名的《易》学家赵宾,繁衍二十余代,到赵蕤父亲辈已定居盐亭县赵家坝了。赵父经商是把好手,几十年辛勤劳作已在赵家坝成为殷实大户,相继在嫘祖故里东关县(今盐亭嫘祖镇)、永泰县(今盐亭永泰乡)等地广置田产,家业兴旺。

及至赵蕤长成,虽饱读史书,然几次科考不第,不免心灰意冷,便放下入仕之心,想写一部教化皇帝与官吏的著作服务社会。梓州(今四川三台)在唐代极为繁荣,更以“川北重镇,剑南名都”享誉巴蜀,堪与益州(今成都)齐名。

赵蕤偕妻从盐亭白虎村风尘仆仆地来到距离梓州城不远的长坪山安昌岩下的古刹“慧义寺”时,只见庙壁刀刻千余佛像,时人称之为“千佛岩”,千佛岩左侧崖壁间凿有一座汉代崖墓洞穴,深三丈,宽两丈,石壁前后俱二室并带耳房,年青的赵蕤心中自是欢喜,决定将此作为“清修之所”并终身在此隐居。他将好几车书籍和生活用品卸下,携妻儿来此居住。

赵蕤当年隐居的山洞

刚一安顿好,赵蕤走出汉代墓穴向前方眺望,梓州北坝乡村却如仙境一般绚丽:阡陌纵横千里,天空白云飘拂,仲春麦浪翻滚,炎夏藤蔓垂帘,初秋稻香扑鼻,隆冬古木挺立,季风翻卷于崖壁间,与不远处琴泉寺的暮鼓晨钟交替鸣响,正是一个修身养性、治学成卷的好去处。(一千多年后的我曾去踏访过“赵岩洞”,去的那一天,已近朔冬,沿途霜雪连绵,草茎枯萎,站于局促之“赵岩洞”前打量:寒冷、潮湿、生硬、浑浊,我不禁潸然泪下,我的先哲啊,我们的思想家,你如何在这眼粗糙的洞子里,写出不朽的《长短经》?)

李白师从赵蕤

赵蕤是个奇人,他的奇表现在远离喧嚣世俗,一心撰写书卷上,更体现在他的生活情操上。他驯养了上千种鸟儿:鸽子的飞行、鹦鹉的饶舌、鸳鸯的忠贞,一一在洞前草丛与碧树展现。赵蕤写作累了,看夫人搂柴做饭,观西山夕阳隐没。赵蕤快乐了,他吹个响亮的口哨,那些聪明的鸟儿齐扑扑飞落他的肩头手上,上下翻腾,翩翩起舞,把来客都看呆了。没错,这个客人便是慕名寻访山林高士的匡山人李白。李白当属年少,却怀“匡时济世”之壮志,这位有着侠客情怀的英雄少年听闻梓州赵蕤隐居山林而剑法精湛,长啸江湖而志存高远,便登门拜访,意欲向赵蕤求取剑术与功名之道。李白找赵蕤找得辛苦,他从江油匡山出发,奔陆路、赶水船,一路风尘扑面,就为的是早日拜师赵蕤。听到客人喝釆,赵蕤放下心爱的鸟儿,与来宾互致问候。此时李白刚满18岁,骨子生性高傲,赵蕤建议用师徒关系相处,李白欣然同意。对于李白,深居简出的赵蕤早就有所耳闻,他向执弟子礼的李白送上《长短经》一卷,供其品读交流。在益州与梓州一带已经有着诗人美誉的李白,突然间读到赵蕤《长短经》,心中甚是惊讶,随着字里行间的展开,李白高傲的心理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一位旷世高人的尊敬。

在长坪山洞穴相伴一年多的光阴里,李白虚心向赵蕤学习剑术,还勤勉地帮助赵蕤整理装订《长短经》九卷,并请先生彻夜讲解《长短经》的帝王权术、哲学思想后而大受裨益。(时至今日,安昌岩下还回响着师徒二人击剑时清脆的声音,孤树下还铭记着把酒言欢彻夜长谈时留下的身影)。在长坪山洞穴隐居两位大师级的人物,不免惊动了地方官吏,梓州刺史和广汉郡太守先后临洞拜访,对二位隐逸之士表达仰慕之意,并索要赵蕤所著《长短经》几册订正稿献于朝廷。赵蕤深知李白非“池中之物”,不可能同自己终生隐入山野,力劝他不走科举路,在荐举或制举上找门道,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大鹏飞举。这一席彻夜长谈,两人酒喝了很多,洞前釆下的菜蔬也被赵夫人细心烹制后吃下不少,到曙光初现,两人沉沉大醉。李白在一个昏暗的上午与恩师泣别,他接受赵蕤亲送的《长短经》作伴,曲折山路上,依依不舍的赵蕤送李白至道口,挥袖作别。李白走后不久,益州大都督长史苏颋上任途中巧遇“仗剑出游”的李白,对李白考察后便有推荐起用之心,同时苏颋早已耳闻隐士赵蕤的高风亮节,他感叹不已:“白与蕤为蜀中二杰。”上任不久,苏颋向唐明皇写了《荐西蜀人才疏》,称赞“赵蕤术数,李白文章”,对蜀中人杰大为赞赏。唐开元十年(722),唐明皇收到苏颋的奏表后,又将献于他的《长短经》细读后深思一番,认为是“一部奇书”,随即下诏召赵蕤入京供职。皇帝下诏可了不得,梓州刺史命人牵上高头大马,披红挂彩,前往长坪山“赵岩洞”前传达圣旨。接下来的事儿出人意料,赵蕤夫妇长跪不起,婉言谢绝,拒不接旨。赵蕤给出的理由用今天大白话讲叫“喝土酒醉了,吹山风爽了,自由散漫惯了,”去不了朝廷,恳请刺史转告皇上“吾隐没山林,其志不变,万望成全”云云。梓州刺史传旨不受,怏怏而归。把围到长坪山看热闹的百姓惊了,齐声喝采,送赵蕤个雅号“赵征君”四处流传。

赵蕤是高寿而终,大约活了80多岁。史载地方官员敬其品德与才学及所著《长短经》一书的深远影响,在这个小小的墓洞外竖一方《赵蕤处士碑》,将其生平事迹刻于石上,以表怀念之情。此碑在晚唐就很有名气,文人墨客均前往赡仰吊唁,当地百姓怀念这位高风亮节的隐士赵蕤,将他生前在此居住了50多年的岩墓称为“赵岩洞”,并流传至今。人们感叹,从盐亭白虎村走来的隐士赵蕤,继承了晋陶渊明、魏晋“竹林七贤 ”的隐逸之士风尚而发扬光大,世人叹而敬之。

赵蕤的父亲有经商才能,因此在唐代的永泰县、东关县(今均属盐亭)添置别业,赵蕤不时去两地走动,在东关县青龙山下,地方长老慕其声名,恭请赵蕤为青龙山撰写《重建嫘轩宫圣地碑》既唐四方碑,碑文记载:“女中圣贤王凤,黄帝元妃嫘祖,生于本邑嫘祖山,殁于衡阳道,遵嘱葬于青龙之首,碑碣犹存”。赵蕤所记,当是历史上第一位考证嫘祖诞生在川北盐亭县的碑文,为揭开历史谜云、传承嫘祖文化揭开了历史新篇章。那么,《长短经》作者赵蕤的故里在哪里呢?《长短经.自序》曰:“唐梓州郪县长平山安昌岩草莽臣赵蕤撰。”史载清乾隆间,纪晓岚编纂《四库全书》时明确记述唐赵蕤撰《长短经》。宋孙光宪《北梦琐言》载“蕤,梓州盐亭人也。博学韬钤,长于经世。夫妇俱有隐操,不应辟召。”盐亭两河白虎村古地名与当地编印的《赵氏族谱》标注的名称内容完全相符,如大坪山、桑登坪、二坪山等,它们将赵蕤祖宅长坪山围抱在山地中央,赵家坝赵姓的祖墓集中在梧树沟左边的圆凸山,把白虎寨围成缺月,构成了一幅天生太极图,最后注入洗马滩的梓江,风水甚佳。

人们常说,四川偏僻之地盐亭藏龙卧虎,不仅孕育了嫘祖、岐伯、严震、李义府这样的千古风流人物,还出了赵蕤、文同、蒙文通三位文史界的大师,是盐亭人民乃至中国人民的骄傲。据悉文同墓已经在故里永泰重新修缮。

赵蕤之墓

史载赵蕤出生盐亭县两河镇白虎寨长坪山,当地文史爱好者谢国强、谢明元与石云龙都是八旬以上的老人,他们是亲眼见过“赵蕤墓”的见证人。家住桑登坪下的谢明元老人介绍,桑登坪“赵蕤墓”毁于1958年“大跃进”,狂热的农民将大石碑打烂后,抬到桑登坪下面的茅舍沟口搭了一座小石桥。谢国强说,他童年时经常去桑登坪“赵蕤墓”玩耍,亲眼见过一道青石“无字碑”。为什么立“无字碑”呢?赵蕤生长于盛唐武则天时代,武氏辞世后,她的玄孙唐玄宗即位,为其祖母立了一座无字碑,意在功过应由后人评说。而身为隐士的赵蕤,吸取武氏的教训,视功名如浮云,故立无字碑留世。现在已有当地热心人士出力捐资在“赵蕤墓”前竖立一方花岗石碑,上面庄重而刻“唐经世家赵蕤之墓”。听闻此信息,作者亦于2013年仲夏与友人探访“赵蕤墓”,见墓地柏木森森,一派肃然,故写下小赋记之:

赵 蕤 墓 重 建 侧 记

岳定海 撰

宋人孙光宪《北梦琐言》记曰:“蕤,梓州盐亭人,博学韬钤,长于经世。夫妇具有隐操,不应辟召。”清乾隆年间纪晓岚编纂《四库全书》赞赵蕤撰《长短经》矣。恍然回想唐朝,盐亭两河白虎村赵家坝人赵蕤,几上盐亭高山庙 “仰天窝”教李白习剑;而宿“昙云庵”多议政事、科举之弊也。师徒三赴郪县长坪,著书立说、舞剑习字、驯鸟下棋、漫步林间,真世上隐居高人乎。

《长短经》亦《反经》者,凡九卷,纸页芬芳如早间凉爽风至。年余,李白泣别恩师,庄重一揖,潇洒奔长安而去之。赵蕤牵夫人目送,心黯然哉,缓步坐于坝前石凳,见林下一桌,桌上一棋局,旁立陶罐酒壸,几土杯,杯里散酒香也,下有红尾鸟碎步觅食乎,赵蕤见之,唤鸟,鸟飞立于肩头,奇也。赵蕤著《长短经》多为皇室置于枕畔秘用之,虽森严朝廷,亦称《长短经》与《资治通鉴》齐名,敬矣。后人评曰,赵蕤且为世间培养弟子李白,功绩如者,史多敬重,传布不朽。有此二,赵蕤可笑慰百世而足矣。再,赵蕤临东关别业小住,地方宿老恳请为嫘祖故里四方碑序,蕤允,仅数日,《嫘祖圣地碑》序灿然出世,黄帝元妃嫘祖含笑九泉,多思故土。赵蕤夫妇传为神人,惊动长安,朝廷请用,二人坚辞,神话愈重也。不知何日,赵蕤隐没于山中草莽间,而不知所终。千余年而过,今有好事者于盐亭两河白虎赵家坝山岩处,砍荆除棘,密丛发现一墓穴,约米宽,橫与竖筑青石,极为坚固矣。几老者曰,此为赵蕤魂归故里处,墓大而深,墓洞惜毀于“大跃进”利斧,残存断壁,呜乎。

几日间,墓穴前恭立一通花岗石碑,书“唐 经世家赵蕤之墓”,残阳照之,如血闪烁,后来人肃立感念而记。

赵蕤著《长短经》对李白的影响大家知道,李白青年时期受老师赵蕤的影响很大。《唐诗纪事》卷十八引东蜀杨天惠《彰明逸事》说:“隐居戴天大匡山,往来旁郡,依潼江赵徵君蕤。蕤亦节士,任侠有气,善为纵横学,著书号《长短经》。太白从学岁余。”今观《长短经》一书,阅其内容,确是所谓王霸之道。赵蕤在《反经序》中虽然称孔子为先师,赞扬他作《春秋》《孝经》,自称其书为《儒门经济反经》,然而按之全书,察其论点,可知它与儒家关系甚浅,实与纵横家与法家为近,赵蕤著《长短经》中的理论沿袭商鞅、韩非一脉而来,赵蕤特别强调从政原则,即“达于时变”,从这样的前提出发,也就会得出“当代之士,驰鹜之曹,书读纵横,则思诸侯之变;艺长奇正,则念风尘之会”,并以此作为“向时之论,必然之理”了。这种理论曾对李白起过潜移默化的影响。他在《避地司空原言怀》中说:“刘琨与祖逖,起舞鸡鸣晨,虽有匡济心,终为乐祸人。”安史乱起,他避地庐山,永王磷征召他时,韦子春等人三次上山礼聘,李白审时度势之后,终于认为施展个人才能的机会到了,他欣然下山,准备在混乱的时局中一显身手,但随着李磷的兵败,师傅赵蕤的纵横之术也帮不了他了。尽管如此,赵蕤与李白的师徒之情贯穿一生,在唐开元十六年(728),困顿中的赵蕤在长坪山洞穴辗转收到李白托人捎来的信函,疲惫的赵蕤拆开一看,是李白写给师傅的一首诗,题为《准南卧病书怀寄赵征君蕤》:

“吴会一浮云,飘如远行客。功业莫从就,岁光屡奔迫。良图俄弃捐,衰疾乃绵剧,古琴藏虚匣,长剑挂空壁。楚怀奏钟仪,越吟比庄舃。国门遥天外,乡路远山隔。朝忆相如台,夜梦子云宅。旅情初结缉,秋气方寂历。风入松下清,露出草间白。故人不可见,幽梦谁与适?寄书西飞鸿,赠尔慰离析。”

同病相怜,惺惺相惜,读罢此信,赵蕤已是潸然泪下,一方面祈福李白平安,再者也感慨世道艰危罢了。

相关文章推荐▼

作家简介

岳定海公元1955年农历4月18日生,汉族,中国四川省盐亭县云溪镇中北街人,祖世原籍盐亭县古来乡(今嫘祖镇)石水缸村(岳家湾),另外一脉分布射洪市凤来乡张家沟,系作家、书画家、文化学者、旅行家、收藏家,无党派人士。1958年进入盐亭县城北街幼儿园启蒙,1960年入盐亭县城城关小学(现云溪小学)读书,1965年毕业,1966年遇上狂热的“文化大革命”,1967年入盐亭中学读初中,1969年毕业,1970年做临时工,1971年上山下乡到四川省绵阳市盐亭县两河区章邦公社6大队5生产队(现盐亭县云溪镇东永村,世称“苏家山”)当知青,近七年。后招收回县城当工厂学徒,累计工作于盐亭县塑料厂、丝棉针织厂、二轻局,从学徒工起步,历任办公室主任和民选厂长。1987年考进绵阳市广播电台任主任记者,期间从北京广播学院(今中国传媒大学)编采专业和四川省委党校经管专业本科毕业,现长居中国唯一科技城、四川第二大城市、诗仙李白故里绵阳。任中国散文诗学会理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委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集邮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创作学会副会长,四川省散文作家联谊会副会长,四川文化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兼省嫘祖文学院院长),四川省文艺创作学会散文创作中心副主任,四川省辞赋家联合会副主席,四川省老作家书画院院士,四川省级《嫘祖文艺》编委,四川赵蕤文化产业园顾问,中国知青协会四川绵阳市分会副会长,第四届绵阳市政协委员,绵阳市人民政府政风督察员,绵阳市嫘祖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绵阳市岳飞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绵阳市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绵阳市《嫘祖》文艺主编,绵阳市丝雨嫘祖书画院副院长,《绵阳散文选》主编,绵阳市三江文化研究院顾问,绵阳市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副秘书长,绵阳市收藏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绵阳市盐亭商会顾问,绵阳市广播电视学会副秘书长,盐亭县文同文化促进会顾问,盐亭县岐伯研究开发会荣誉会长,盐亭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盐亭《云溪》文学杂志社顾问,中知协绵阳市盐亭县分会顾问。

作家岳定海从事业余文学创作数十年来,在国家级和省级出版社(包括“作家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大众文艺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天地出版社”“伊犁人民出版社”“成都出版社”“三江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公开发行个人文学著作20部,代表作系《蜀境》《岳定海散文卷》《小史记》《人民》《庚子暮春文稿》《大盆地》《岳定海思想录》《灵魂在高处》《生命激情》《苏家山:知青岁月实录》《故园》《孤独者的梦想》《笔记》《人类的困惑》《老盐亭》《云》《白云下面是家乡》《嫘祖故里大揭秘》《虚拟虫洞》等达五百万字,涵盖小说、散文、诗歌多种文学体裁,相继正式出版,社会各界好评如潮,目前正筹备出版发行《岳定海文学卷》小说集、散文集、诗歌集,已由《作家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50万字的《岳定海散文卷》。他先后在《诗刊》《诗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青春》《江南》《诗选刊》《文学报》《世界名人会》《中国旅游报》《中国交通报》《工人日报》《中国现代散文精选》《海外文摘》《散文选萃》《大国诗典》《中国当代诗词选》《格调》杂志《词吟神州》《巴蜀散文年选》《中国知青文学》《四川文学》《中国乡土文学》《天津文学》《鸭绿江》《青海湖》《河南文学》《西南文学》《重庆散文》《西南作家》《中国西部散文选刊》《北方文学》《四川日报》《成都商报》《星星》诗刊《滇池文艺》《华西都市报》《绿风》诗社《天山文学》《辽海散文》《川鲁散文精选》《四川散文》《山东文学》《当代散文》《四川经济日报》《首都文学》《当代四川散文大观》《海峡文学》美国洛杉矶《世华文艺》加拿大《枫叶文学》《散文选刊》《西北文学》《成都日报》《川鲁现代散文经典》《江西日报》《成都商报》《中国当代诗词选》《川黔散文选》《山花》《湘楚文学》《西南当代作家》《晚霞杂志》《天下文摘精选》《四川史志天地》《乡土文学》《劳动时报》《芳草》《作家文汇》《天府影视》《贵州散文》《湖南新传媒》《晚霞报》《国防时报》《沙河风》《菏泽日报》《鲁北文学》《四川招生考试报》《剑南文学》《嫘祖文艺》《四川文化报》《德阳散文》《西部散文》《德阳散文文萃》《四川工人日报》《山东工人报》《廊坊日报》《散文笔会》《大洼文学》《绵阳散文选》《文摘旬刊》《金秋文学》《四川农民日报》《泸州作家》《南充文学》《个旧文艺》《牡丹晚报》《绵阳日报》《南充日报》《绵阳晚报》《吾乡》《德阳日报》《三星堆文学》《中岩》《嫘祖故里》《太白文艺》《散文笔会》《花溪文学》《绵阳文学作品精选》《伊犁日报》《广元日报》《乐山日报》《伊犁晚报》《嫘祖文艺》《西蜀周刊》《伊犁文选》《几江文艺》《贡嘎山》《泸州作家》《遂宁日报》《蜀籁》《绵阳政协文史丛书》《子昂诗报》《云溪文学》《盐亭百年新诗选》《蒲公英》《嫘祖风》《井研文学》《盐亭百年文学作品选》《文同诗刊》《盐亭文史丛书》等上百家国内外重要文学报刊正式发表各类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达几百万言。并执行主编《绵阳散文选》,《绵阳大观》等文学选集,荣获“中国通俗文艺奖”“四川五一文学艺术奖”“四川散文奖”“绵阳市五个一工程奖””等六十余个奖项。

作家岳定海还喜爱书法绘画创作,已创作近千幅气象万千、色彩斑斓、图象奇异、用笔老道的书画作品,已被海内外藏家精心收藏,代表作是《泄露天机》《天歌》《物象异类图》《生生不息》等。

岳定海词条入编【中国作家辞典】。

通讯地址 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小北街7号富临外滩花园

岳定海 收

手机号 13320892799

小盐工资已与挂钩

一毛钱

求!打!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