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于人类社会未来的一些思考(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不会很远)

subtitle
央木央木 2021-06-12 23:25

今天的计划原本是延续昨天的SCAMPER,写写如何放下纠结、迅速开始一项新事务的几个思维模型:“满意度”与“最大化”的选择;40%——70%定律;帕累托最优与二八法则。

但是下午辅导苏语桐写作业,在与其博弈“今天写几张卷子”的过程中,辩论主题从最初的“言出必诺才会受人尊重”,到“不是年龄增长了就是未来”,然而越辩论越觉得荒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要怎么告诉她,你现在辛苦,才能在未来拥有更多的选择权,才会有更少的遗憾;要怎么跟她讲明白,公平这种东西,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需要自己通过努力去争取的;要怎么说出口,她本可以不必这么辛苦,只是因为社会上某些阶层自私的贪欲,炒作教育焦虑,人为制造内卷,才让她失去本可以无忧无虑的童年。

1

跟朋友讲过很多次,我是个怀着共产主义理想的人,无关政党和政治。

我所认识的共产主义形态,和先贤们“大同”的理想相似,是自由市场经济和私有化发展到一定程度,社会产品丰富,刚好达到能够满足人们需要的平衡点(非常理想化的“帕累托最优”),而后不再追求产能的扩大,也不必去产能去库存倒茶叶倒牛奶。

在这种物质供求动态平衡的状态下,人们不必被“利润”“阶层升降”“资产负债”裹挟,不必所有人都必须去为“经济增长”“高考”这样的KPI而焦虑,不必为了谋生而被迫从事不喜欢的事情。

这样的话,那些重复的机械化的劳动谁去做呢?人工智能和机械化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这几年,有些公众号在制造另一种焦虑,未来,那些重复而机械的工作,都会被人工智能所替代,这些行业的从业者就会失业。我看到的想法是,把人从这些枯燥乏味的事情中解放出来不好吗?让大家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好吗?

我们从小背诵的“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我们已经把生产力发展到可以实现“解放生产力”,任务只剩下“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了,这不应该喜大普奔吗?

然而一个很简单又现实的问题是,被替代了就会失业,失去经济来源,无法继续生活。

不过,这个“简单又现实的问题”并不是普遍存在的,欧美诸国,已经达到不工作不劳动也能正常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的高福利社会状态了。但他们并不是共产主义,因为他们的社会如果要保持如今的正常运转,依然需要很多人付出劳动——很多人,很多外国人,很多他们称作“第三世界”的外国人,在替他们做那些所谓低端的工作。

欧美诸国只是一个个较大的资本集团式国家,在剥削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劳动力、能源、资源,以维持本国的高福利。

从帝国主义沿袭至资本主义的剥削、掠夺、转嫁的内在逻辑——别人好的我要抢来,我这儿不好的要扔给别人——使得生长在帝国资本主义红旗下G7各国领导人们以为,中国崛起后势必会用相同的方式对待他们:掠夺他们的财富,榨干他们的剩余价值,再把垃圾和劣等工作留给他们的国民——上帝的子民养尊处优,素质高尚,简入奢易,奢入简难,内卷不起的,哪里遭得了这些罪?

2

然而,剧本其实早已写好,就像工业生产取代农业生产成为经济支柱的同时,资产阶级革命推翻了上千年的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一样,信息产业取代工业制造业成为经济支柱的时候,资本主义社会的终结也必然会到来。

就像Netflix的交互影视剧一样,我们想象一下,当前场景结束时有2个选择:

场景1 延续资本主义。继续盖住不完的楼,发用不完的钱,生产喝不完的牛奶,同时不停提高生产效率和水平,提高产能,提高经济增长率,囤积卖不完的库存,制造处理不完的垃圾;另一方面不停消耗资源能源,掏空地球。总体而言,就是提高生产力,拿地球的活力来生产冗余的早晚要倒掉的垃圾。

财富不停向着垄断巨头积累,人类劳动被机器替代,贫富差距不断拉大,中产及以下丧失消费力,导致冗余的产能更显冗余。

人无恒产则无恒心,穷则思变,资本巨头为了防止被武力推翻,一方面加强军备,另一方面制造令人沉迷的消遣娱乐和充满感官刺激的产品,进行精神统治,无声息的进行人道主义毁灭。

不过,按常理推断,到不了那会儿,人类就已经被自己作死了。所谓天灾,皆为人祸。

以上是最极端的情况,巨头们可能会考虑到,所以现在就开始提高大型企业所得税,开始搞碳排放权,虽然他们的动机一部分是要联合围剿圈子外的国家,但总算还为挽回资本主义的颓势做了些努力,甚至疫情带来的各行业的停滞,也为飞速发展的产能和飞速囤积的垃圾降了温。只是,从某种程度上说,碳减排,也是在掘以工业制造业发展起来的资本主义的地基,不知当他们一心扑在政治倾轧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以此来断臂求生。

只是这些努力,像不像大清朝末期的“明定国是”诏,和“戊戌变法”?如果衰落是注定,内部改革的结果一定是无力回天。

为什么说如今的局势,资本主义的衰落是注定?

这就要提到今天本要写的“满意度”与“最大化”之间的博弈了。这也是个思维模型,在日常中,“满意度”就是足够,“最大化”就是大家常说的“完美主义”,这两者都是中性的,只是有些事做到“满意”就好,这样能留出更多精力去做其他,比如很多常规工作;而有些事必须做到极致,比如……拆弹专家。

但是对于资本来说,不存在满意,只有最大化。你作为独资的老板,可能比较佛系,觉得利润率到这样就可以了。但是你一旦引入投资,特别是大资本的投资,就只能追求利润最大化,想做事的人无法安心做事,一切必须利润优先。

这是资本和私有化的天性——利润最大化,最大化,即永无满足之时。贪则多失,忿则多难,急则多蹶。贪多失多,所以它必定要归零。

场景2 若干年后资本主义消亡——被革命推翻或者自然消失——“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任务完成。

人们不用再去追求“经济增长”“高学历”“学区房”“亿万富豪”“省部级干部”这样的标签;

人人可以生从本性,在接受基本的人文和科学教育之后,自主选择想要做的事情;

歧视和偏见被限制在最小的范围内;

家人不必因为谋生而相隔千里,离乡必是因为远方有梦想,而不是那里的空气更甜,医疗、教育资源更好;

不必996,不必被压榨剩余价值,不必背负无可奈何,能安心的各得其所,所向皆所愿。

3

虽然如今的形势看来,资本主义的已是人类生存的共敌,但这只不过是自然规律,与之共生的工业革命,为人类进入下一个阶段提供了充足的生产力基础,也带来了足以颠覆自身的人工智能技术。

望人类社会早日脱离资本的绑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