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公的朋友圈太干净,我点了个赞,扯出他的前女友和某大佬

subtitle
不二大叔 2021-06-12 22:5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猪小浅

来源 | 猪小浅(ID:zhuxiaoqian0214)

2019年夏天,我在汶水路的联华超市门口,看见了庄宇。

还蛮震惊的。

因为他牵了条金毛。

要知道,我认识他的时候,我家小泰迪向他跑过去,他会吓得迎风招展,花枝乱颤。

我正犹豫要不要和他打招呼,庄宇看见了我,挥了挥手。

我看看他,看看狗。又看看他,又看看狗。

他一下子明白了,说,人都会成长的好伐?

我啧啧地说,有人成长可真简单,牵个狗就算成长了。

庄宇笑嘻嘻地看着我。阳光下,洁白的牙齿闪闪发着光。

真好看啊。

十几年未见,依然还带着葱葱茏茏的少年气。

当然,我嘴上是不会承认的。

因为我和他之间,存着过往,存着心病。

我和庄宇从小就认识了。

他爸走得早。他妈是回沪知青,从新疆回来,落户在我们这边。

庄宇那时正读初中,刚转到隔壁班的时候,引起了小小的轰动。

因为长得帅呀。

我同桌和我吐槽,不愧是吃牛羊肉长大的孩子,眉毛那么浓,鼻子那么挺。

庄宇的上海话不太灵光,普通话有淡淡的羊肉串味儿。喜欢打篮球,而且打得特别好。

这一点就比较致命了。

因为男女通杀。

男生喜欢他的球技,女生喜欢他耍帅。球场上下,各领风骚。

像这样的校草级人物,我本是无缘结识的,可架不住近水楼台先得月。

因为我们在同一幢楼的同一个单元。

他住502,我住301。

记忆里是盛大的夏天,没有电梯的老公房。

我外婆还活着,喜欢给我做软糯可口的红烧肉。

她老人家最烦空调了,认为它是百病之源。

傍晚时分,天气凉下来,她会打开门窗,让风穿堂而入。

有人经过楼道,外婆的小泰迪就会站在纱门后面汪汪汪。

众所周知,泰迪最会看人下菜碟了。

它认准了庄宇怕它,只要听见庄宇的脚步声,就会欢快地冲到门前,一顿狂吠。

即便隔着纱门,庄宇依然怕得要死,远远站着喊,杨米!快把你家狗抱走!

我就会懒洋洋地趿着拖鞋,走过去,抱起狗。

尽管我的样子看起来很随意,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我擦了淡淡的果冻唇釉,头发凌乱中,透着一丝不苟。

哪个少女没默默干过无人知晓的傻事呢?

比如,一放学,疯了似地骑车往家赶,洗脸,梳头,换衣服,只为那不经意地,三秒对白。

一只小狗,有什么好怕的呀。

然后开心到晚上睡不着。

我和庄宇真正有来有往,还是上了高中。

我们考上同一所学校。但他是学霸,我是走了狗屎运。

所以我在普通班里吊尾,他理所当然进了火箭班。

本来交集很少的。

可是高二的一天,学校大扫除。我正来例假,偷懒躲去教学楼的天台。

然后就看见了庄宇。我以为他也是来偷懒的,正准备出言不逊调戏他。

结果,他一抬头,竟然满面泪痕。

必须说,小帅哥哭起来真让人受不了。那站在风中的脆弱感,一瞬间就击中了我的心脏。

小小年纪就被激起了充满母性光辉的保护欲。

我特别温柔地说,怎么了,我家狗跑到学校欺负你了?

凄风惨雨的庄宇一下被我逗笑了。

后来,我们坐在一起聊了会天。

起初他还不承认哭了,说是风大,沙子迷眼睛。

之后在我的循循引诱下,说出了实情。

他压力好大,火箭班竞争太激烈了。

班里40多人,20多人准备考国外名校,拔尖的几个,妥妥保送,剩下10几个人,天天活在焦虑里。

他回到上海这几年,慢慢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压力。

越是好学生,越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钢琴了,口译了,公益项目了……逢证必拿。

而有些东西是可以追可以补的,但有些真的没有办法。

我说,没必要,别总和你们班那些变态好学生比好伐?他们不属于人类,多看看我这样的,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

他嘿嘿笑了,说,你才不属于人类。

晚上,庄宇加了我QQ,说,谢谢你。

把我高兴的呀,作业都没写完,第二天遭到老师痛批。

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和庄宇真正成了朋友。

每天都会在Q上聊天。有时候中午吃饭,他也会来找我。

放学,我会在学校对面的奶茶店等他。

那时候,奶茶的价格还没有起飞,5块钱一杯,还有大把Q弹珍珠。

闺蜜说我,哪有女生等男生的呀,没自尊。

可是没办法呀,他们班主任没有一天不压堂。

我有了一种谈恋爱的错觉。一天不说话会想他,晚上会梦到他。有牵手的冲动,想吻他。

我感觉他对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因为眼神不会作假。

后来就是情人节,提前好多天,我预感会有什么事要发生。

可能庄宇会表白。

但没想到,情人节还没到,庄宇他妈先和我告白了。

我一下子找到庄宇压力的根源。就是他妈。

她应该是个很要强,很有能力的人吧。40多岁回上海,依然在私企做到了中层。

她身上有种教导主任的强大气场,看你一眼,你就不敢说话。

估计是听到什么传闻了,单独约我见的面。

主题思想就是我和她儿子不是一路人,请我离他儿子远一点。

语气文明有礼,但全程散发着一种我是癞蛤蟆的潜台词。

小姑娘家,还是脸皮薄。我被说得满脸通红,不敢反驳。

晚上我就在Q上和庄宇说,以后别来找我了。

他隔了一会,回,对不起。

显然,他妈妈也找他谈过话了。

我不争气地哭了,心里特别委屈。

还未开始的初恋,就这么被掐死在萌芽阶段。

好后悔没主动吻他。夺去他的初吻,好歹也算没白挨他妈训一场。

我和庄宇再也没来往过。

在学校遇到,最多也是点点头。

后来高三,我们家买了新房,从闸北搬去了静安。

搬走的那天是个周末,我一直站在楼下等。等他下楼,等他路过,等他和我说声再见。

可是都没有。

心里全是失望。晚上,拉黑了他的QQ,从此再没有联系。

大学,我考去了杭州。

据说庄宇考进了上海的某985,人生从此真正走上分水岭。

直到大三,我才有了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男朋友。高高的,爱打篮球。有谁的影子不言而喻。

男朋友不敢相信地说,看不出来啊,你这个性格到二十岁才恋爱。

我差点脱口而出,不只男人有白月光的好吧。

还好,年纪大了,懂得有些话不能讲。

毕业,我回了上海。和男朋友异地,谈了两年。

他不想离开杭州,我不想离开上海。爱情看不到未来,自然凋亡。

我在一家教育机构工作,每天和孩子一起玩玩闹闹,开心得不觉年华流逝。

可我妈忍不了,开始焦虑。

威逼之下,25岁杀进相亲大军,见识了人间修罗场。

有开口就问月薪和房子的;有嫌弃我不是985、211的;有吃饭自己点杯水,然后AA的;有见面当天就要开房的;还有一位186斤的自信男士,劝105斤的我该减减肥的……

这哪里是相亲,分明是去见证生物的多样性呢。

直到有一天,我回汶水路那边看一位老朋友。

很意外的,在联华超市的门口,看见了庄宇,以及他的狗。

那,已经是2019年夏天了。

10年光阴,重逢的那一刻,竟没有太多的意外。

很正常的打了招呼,互怼了两句。然后嘻嘻哈哈的,互换了电话,加了微信。

说好改天一起吃饭,然后道了别。

心悸是慢慢回潮的。

像水坝裂了条缝隙,到了晚上,才汹涌溃堤。

想他了。特别是在无数次失败的相亲后,好想知道他的一切。

他也二十八了,肯定有女朋友了吧。

说不定婚也结了。可翻他的朋友圈,竟然比脸都干净,什么都没有。

突然想起曾经有个闺蜜讲过的名言警句。

她说,不发朋友圈的男人不要交,因为他们太谨慎了,心里有秘密。

然后就有点担心,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

而就在我胡思乱想刷朋友圈的时候,庄宇竟然发了个朋友圈,写着三个字:汶水路。

是的,就三个字。我的手下意识地点了个赞。

刚点完,庄宇发来一个表情,圆圆的小黄头,傻了吧唧地笑着。

他问,在吗?

在的。

方便聊天吗?

我故作不经意地说,聊呗,有什么不方便的。

一瞬让我想起曾经的夏天,我涂着冰淇淋色唇釉,故作随意地等着他。

我和庄宇就这样重新有了联系。

多半是在微信上聊,线下吃了两次饭。

断断续续地,了解了他的这些年。

他是学计算机的,保研成功,毕业就被大厂招安了。

后来,他妈妈给他介绍了一个女孩谈恋爱。金融行业,硕士,他算是才貌双绝。

一切都很顺利,女方怀了孩子,两个人急急忙忙,准备办婚事。

可是产检之后,庄宇怎么算日子,都好像不是自己的。

后来他和他妈一起和女孩谈了次话,说孩子生出来,会去做亲子鉴定。

如果是他的,就办婚礼,房子也写她名。

女孩蛮爽快,当即承认,孩子不是庄宇的,是业内某大佬的,名字不方便说。

她还反过来劝他们母子,睁一眼闭一眼。只要肯给这个孩子落个名正言顺的户口,日后好处就多了。

母子二人,三观尽碎,想骂都不知从哪下口。

分手之后,女孩带走了所有的东西,只留下一条狗。

就是那条大金毛。

因为怀孕了嘛,为了孩子安全,不能养。

我问庄宇,你以前不是怕狗吗?

庄宇说,人会变的。

没错,人会变的。

搁在以前,我要听说庄宇受了这么大委屈,一定会心疼吧。

可现在,我心里却有一点点凉。

要怎么说呢?

因为他的故事里,有个人一直没退过场——他妈妈。

就连和出轨未婚妻谈判都要带上妈妈,这样的男人,说一句妈宝不过分吧?

我终究不是十几岁的少女了,见到男孩子掉眼泪,就会保护欲爆棚,母性大爆发。

很明显地感受到庄宇对我跃跃欲试,欲语还休。

但,我满脑子都是累。

如果真和他在一起,我肯定斗不过他妈呀。

少女时代我已经领教过了。不论多喜欢,我都不能给自己找罪受。

我委婉地表达了我的想法。成年人嘛,丑话说前头。

可庄宇却说,我不是说了吗?我变了。以前听我妈的,却得到这个结局。以后,我会听自己的,不被别人左右。

我看着他的大眼睛,吧啦吧啦地闪着,忽然预感到,自己可能要危险了。

庄宇的改变是从一只狗开始的。

它叫吉吉,年满3岁。

妈妈是死活不让他养的。毕竟,那是前出轨女友留下的。

但庄宇说,毛孩子也是孩子啊,大人的错,不能让孩子承担。

于是带着吉吉,一个人搬去了他的婚房。

我觉得,他可能真的变了。

不但会对他妈say no,性格里还添加了幽默感。

我答应他,可以试试。可这一试就麻烦了。

感情一发不可收拾。

可能是年纪大了吧。纯情都是过往,成年人的眼里,全是电火花。

半个月,我们就在他的新婚大床上滚了床单。

那天,他抱着我说,对不起,都怪我,错过你这么多年。

我躺在他怀里说,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倒觉得咱们那时候在一起,未必能走到今天。

我说的是实话,不经历练,我和他估计都对抗不了他妈。

所谓缘分,不是轻易的遇见,不是时时刻刻粘在一起,而是在有能力在一起的时候,恰好相遇或重逢。

比如,现在的我和他,年龄到了,有房有车有工作。不富有,不贫穷。

小小地见识过人间现实,也浅浅体味了世态炎凉。

心脏的外皮有些冷,但里面依然保留着生活的信仰与希望。

再也没有比这更恰到好处的重逢了,不是吗?

除了,他妈。

我不想用“现实与功利”来形容她。

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词。

曾经他妈视我如“瘌蛤蟆”,现在就会高看我了吗?

而且,这个梁子我还没翻篇呢。

我和庄宇确立关系的第三个月,他约我去他家吃饭。

我挺满意的。

说明他知道我们之间唯一的问题在哪里。他妈做了5道菜,有一盘正宗的本帮红烧肉。

饭后,庄宇主动去洗碗。意图明显到我万分尴尬。

其实来之前,我做足了心理准备。可是见面当即气短,骨子里还是怂。

他妈说,小米,咱们好多年不见了。我们对彼此可能都有误解,所以我想和你谈谈。

那天她蛮坦诚的,说了他们母子当年的不容易。

可能那时小吧,看见的都是庄宇在学校里的风光。

完全不知道,作为回沪知青家庭,遭遇了多少刁难。兄弟姐妹的挖苦与冷漠,最让人心冷心硬。

庄宇他妈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回沪买房子的时候,想和他们借一点钱。

结果兄妹三人一共凑了3000块,让她去拿。后来他妈没去,觉得亲情太廉价。

说起往事,她眼里全是碎碎点点的星光。

她对我说,阿姨当初是功利心重了点,因为我所有的希望都在庄宇身上。我想他飞黄腾达,就算救我出苦海了。他和之前那个女朋友的事,估计你也知道了。分手之后,他和我说,妈,咱家不是以前了,不愁吃不愁穿,不要什么都先拿钱和学历做衡量。他算是点醒我了。

人的性格是有惯性的吧。

过去不堪的回忆,会推着你沿一个方向跑下去。哪怕你不再缺钱,不再缺爱,也会偏执不停。

不过,总有聪明的人会停下脚步,审视自己,跳出来。

比如,庄宇的妈妈。

我的婆婆。

没错,2020年,我嫁给了庄宇。

因为疫情,只办了简单的婚礼,没有旅行。

当然,也因为我怀孕了。

今年1月,生了个漂亮的女儿。

庄宇全程陪产。

其实,我不想他进来的。有人说男人看了生产过程,日后会影响“性致”。但庄宇坚持。

他一直站在我身边,拉着我的手。听我疼得声嘶力竭,陪我一起哭。

孩子出来之后,他第一句话不是问孩子,而是和我说,咱们以后绝对不要二胎,太疼了!

好像是他生的一样。

我一脸的眼泪鼻涕,被他说笑了。

今年情人节,在家里过的。没办法,有小小情人了呀。

下午,庄宇准备烛光晚餐的时候,婆婆来了,送了我一件情人节礼物。

她真是有心了。

很大一个粉色信封,扎了红色彩带。

我惊喜加疑惑地拆开,竟然是一叠泛黄的日记,上面全是庄宇青涩的笔迹。

原来当初婆婆之所以发现我们的苗头,就是偷看了庄宇的日记。

婆婆一气之下撕掉了一些,但没舍得扔。

现在,她把“罪证”统统送给了我。

庄宇惊叫一声“不许看”,向我飞扑过来。我抱着女儿,做娇弱状说,你敢?

他便没脾气了。

我一页一页地翻过去,差点笑疯了。

没想到当初酷酷的他,竟然这么闷骚。什么“塞里木湖都装不下磅礴的爱”这样的话,都能写出来。

婆婆说,我想着还是给你看看,我儿子是真的喜欢你。

其实,我一点不怀疑庄宇爱我。

因为爱一个人,眼神不会作假。

此时此刻,他正红着脸,望向我,眼神像一泓秋水,甘甜醉人。

忽然想去看看塞里木湖了,不知道,会不会和他的眼睛一模一样。

点个【在看】,祝福所有的爱情,年少是你,白头还是你。

作者简介:猪小浅,一个只写真实故事的公众号。在这里,你将看到百态人生。读猪小浅,相信爱。后台回复目录,可阅读所有故事。公众号:猪小浅 ( ID:zhuxiaoqian0214)。

还想看更多?

戳这里搜索你想要

分享出去,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