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水浒传:杨志出身天波杨府,杨家将后代,为什么给人感觉这么衰?

subtitle
杨角风发作 2021-06-12 22:49

杨角风谈水浒第41期:

在《水浒传》中,若是问哪位“好汉”最怂,相信很多人会选择林冲,作为一名武艺高强的禁军教头,怎么面对高衙内时,这么怂呢?

可是翻遍整部《水浒传》后,竟然发现还有一个“怂人”,林冲不管怎么怂,好歹没想到过自行了断生命,而这位,竟然怂到要自尽的地步,他就是青面兽——杨志。

杨志第一次出场,就在林冲落草为寇之后,林冲为了交给首领王伦一份投名状,于梁山脚下与杨志大战一场,从而揭开了杨志的身世秘密。

杨角风谈水浒第41期:杨志乃杨家将后人,属将门之后,为什么沦落到卖祖传宝刀的境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

杨志的第一次出场就揭露出,此人,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

林冲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人就是杨志,两个人是斗了数十回合,也是不分胜负,最后被王伦等人喊住:

“林冲听得,蓦地跳出圈子外来。”

林冲一听到有人喊住手,立马就跳出了跟杨志的打斗圈,一方面林冲本来就是被王伦所迫,其本身是不想打斗的。另一方面,也说明杨志的武艺确实高强,林冲都有点惧他。

而且,按照杨志后面对王伦和林冲等人的说法,他可是出自天波杨府,属于杨家将后人:

“洒家是三代将门之后,五侯杨令公之孙,姓杨名志。”

杨志不仅出身名门,祖上也是世代为将,他自己更是武举人出身,做到了殿司制使官。

作为将门之后,杨志却不能上战场杀敌,反而当上了快递员。先运花石纲,后运生辰纲,对,还有这次,运自己搜罗来的一担子金银财宝,打算去东京买官用。结果杨志这三次当快递员,不是遇到天灾,就是遇到人祸:

运花石纲,遇到邪风,货物沉湖,结果丢了工作;运这一担子金银财宝,也是一波三折,好不容易送到了,也是打了水漂,连朵浪花都没起来;最后运生辰纲,更惨,不仅被人抢去了,还差点丢了性命。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连卖把祖传宝刀都能惹上人命官司,即使到最后,也不是正常死亡,而是“背疮”发作而病逝。

二、

虽说点儿背不能全怪社会,可是杨志身为名门之后,本就比其他人起点要高,可怎么就这么衰呢?

按照《水浒传》中杨志自己的说法,他是五侯杨令公之孙,杨令公一般来讲是指杨业。但是传到他这一代,家道没落,本来杨家将是世代镇守麟州的,属于西北方向的,到杨志这里却:

“流落在此关西。”

“五侯”应该是指爵位,杨令公是指杨业,杨继业,他又称杨国公,实际封的是公爵。在古代爵位分为公、侯、伯、子、男,前面再加上一个王爵,总共六个爵位。

在《三国演义》中,袁绍每次自我介绍的时候必讲,自己是四世三公,当然,这里的三公是指三公职位,司徒、司空和太尉。由此可见,杨志的祖上也是世代被封爵的,这里的五侯,很有可能就是指五个侯爵,也可能是指五个爵位(泛指公侯伯子男)。

除非被封的爵位是世代承袭,不然的话,还是没办法做到持续封爵的。按照《水浒传》中的说法,可以推断,杨志从未谋面的父亲也是被封爵的,但或许犯了什么罪,导致全家流落到了关西。到了杨志这一代,就开始衰落了,所以,杨志并没有被封爵。

这也导致杨志一直想恢复祖上的荣耀,在高太尉那里碰了壁之后,他就自己嘀咕过:

“只是洒家清白姓字,不肯将父母遗礼来点污了,指望把一身本事,边庭上一枪一刀,博个封妻荫子,也与祖宗争口气。”

三、

由于到了杨志这一代,杨家没落,没能继续得到朝廷的恩荫,爵位的世袭,所以杨志才对封妻荫子之事耿耿于怀。

由于书中并没有讲,杨志的父辈究竟犯了啥错,是自己太作,还是朝廷刻意刁难,总之杨家的权势到这里完犊子了。

本来家世就没落了,再加上杨志这人运气实在是不咋地,除了一身武艺之外,真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坏事。

其实点儿背真不能全怪社会,杨志本身就存在很大的问题:

首先,虽说杨家到这里衰落了,没能承袭爵位或官位,但杨志自己还算是争气,凭借自己的能力混到了一个小官:

“年纪小时,曾应过武举,做到殿司制使官。”

这个殿司就是殿前司,属于皇室的禁军部门,而制使官就是我前面形容的“快递员”,属于给皇帝跑腿的一个小官,,在《唐律》中记载:

“天子所作之令,谓制使司。”

那么杨志当这个官,都干了些啥事呢?

“道君因盖万岁山 ,差十个制使去太湖边搬运花石纲。”

这里的道君就是指宋徽宗,原因是他极度崇尚道教,在1117年的时候,徽宗自称“教主道君皇帝”,所以道君就是特指宋徽宗。

就像刚才我(杨角风)讲的那样,杨志就是一个快递员,征收花石纲又不是他们负责,苏杭那边早就准备好了。杨志只需要跑过去运回来就成,而且这玩意也不会有强盗觊觎,相当轻松的一个差事。

四、

但在运送花石纲的途中,杨志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这个错误导致了后面一系列错误地出现:

“不想洒家时乖运蹇,押着那花石纲,来到黄河里,遭风打翻了船,失陷了花石纲,不能回京赴任,逃去他处避难。”

天灾这玩意确实不好说,谁也无法预料,虽说黄河行船,同时翻了十船也确实蹊跷,但并非多大的罪过。

事实上,发生这个事之后,这十个押运的制使,除了杨志以外,其余九个都回去复命去了。按照大宋律法,遇到这种事,也不算多大的事,若是杨志所言非虚,并非是监守自盗,或者故意翻船,则无罪:

“卒遇风浪者,勿论。”

偏偏就他跑了,这一跑,性质立马就变了,说杨志光练武了,一点儿书都不看,是法盲,也并没有冤枉他。

后来,他挑着一担子金银财宝去找高俅求情,希望官复原职,高俅当场就火了:

“既是你等十个制使去运花石纲,九个回到京师交纳了,偏你这厮把花石纲失陷了!”

所以,遇到怪风,花石纲船翻了后,杨志干得第一件蠢事就是逃了。实际上,他逃就逃了,若是往西北杨家的原先的大本营跑,比如投奔老种经略相公或小种麾下,甚至北方梁中书那里,都可以。他们几个也是《水浒传》中,能跟高俅顶上几句的人物,不然也不会保王进,容杨志。

五、

可惜,杨志脑子又秀逗了,好不容易遇到了大赦,结果东拼西凑把全部家当拿出来想贿赂高俅官复原职!

作为一名在皇帝身边做差的小官,应该明白皇差无小事,出了这样的事还想回到皇帝身边,这不是痴心妄想吗?

这一点连远在梁山泊的王伦都清楚,他都劝杨志:

“制使又是有罪的人,虽经赦宥,难复前职。亦且高俅那厮见掌军权,他如何肯容你?”

王伦说的这段话其实非常有道理:

你犯了罪,结果遇到了大赦,罪名免了,最后你得寸进尺,还想官复原职,这怎么可能啊?

再说了,高俅是什么样的人啊,你应该清楚啊,你搞丢了皇上的花石纲,还不知道皇帝多生气呢。这时候再给你官复原职,你让皇帝怎么想,他又怎么可能会再容你?

可惜,杨志不死心,非要去撞撞南墙,散尽家财才获得一份引荐文书:

“把许多东西都使尽了,方才得申文书,引去见殿帅高太尉。”

可惜,刚提出自己的要求就被高太尉骂了一顿,赶了出来:

“又不来首告,倒又在逃,许多时捉拿不着!今日再要勾当,虽经赦宥,所犯罪名,难以委用!”

其实这件事也怪不到高俅,换谁也会恼火,其他的九个人都回来汇报了,偏偏你杨志跑了。不仅跑了,派了那么多人还逮不到你,今天你又想回来,别痴心妄想了,不给你定罪你都得阿弥陀佛!

六、

本不想辜负祖上的荣耀,可杨志偏偏在持续消耗着祖上仅剩的那点儿光环,他竟然要卖祖传宝刀!

其实杨志这个人啊,很孤僻,后来的“智取生辰纲”这段故事还被搬上了语文教科书。那时候我就看出来,杨志很不讨人喜欢,也没啥朋友,对身边的人吆五喝六的,早晚会吃大亏。

事实上,作为一名殿司制使官,工作单位也在京城,连梁中书都说认识他。可惜,面对身无分文的情况,工作多年的杨志竟然孤立无援,连个能帮忙的朋友都没有。

即使后来他上了二龙山,也没发现他跟谁的交情比较深,连人家鲁智深都能跟武松打成一片,他却融不进去,足可见这个人性格中的问题。

可是,你要说杨志怂吧,他也不怂,面对一个牛二这样的小混混,他也下得了狠手:

“一时性起,望牛二颡根上搠个着,扑地倒了。杨志赶入去,把牛二胸脯上又连搠了两刀,血流满地,死在地上。”

实际上,牛二的战斗力可以形容成渣,杨志要想甩开他不要太简单了,可惜他中二病犯了,非要宰了人家。

就算是牛二故意找事,但人家手里没有武器,本意也仅仅是想讹点钱。杨志却轻重不分,本没有必死的罪,硬是送牛二见了阎王。

其实这也没啥,既然都这样了,前面王伦还喊过他入伙,直接就上梁山好了,可惜杨志不,他非要自首:

“洒家杀死这个泼皮,怎肯连累你们。泼皮既已死了,你们都来同洒家去官府里出首!”

若不是牛二没有啥背景,判案的推司又可惜杨志是名好汉,不然这次他非被斩不可!

所以,身为将门之后,杨志的智商和情商相当之低,该逃的时候不逃,不该逃的时候偏逃;该求的人不求,不该求的人非求;该冷静的时候不冷静,不该冷静的时候又特冷静,整个一跟正常人颠倒的性格。

作为杨家将的后人,沦落到卖祖传宝刀为生,也就非常好理解了,他能活着走上梁山,除了这个朝廷确实差劲以外,其自身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我叫杨角风,换种视角看水浒,你会发现不一样的乐趣,精彩还在继续,欢迎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