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农民割麦得花钱喷淋降尘,基层政府哪来的权力?

subtitle
王学堂讲法律 2021-06-12 20:3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又到了北方农村收麦子的时节。

1

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2021年6月8日,记者在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区闫里乡的麦地里碰到了一桩怪事:一边是小麦联合收割机马达轰鸣割着麦子,一边是农民开着拖拉机,拉着自制的喷淋设备,跟着收割机洒水,抑制扬起的秸秆粉尘。

当地种植户无奈地说,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嘱咐,收割机扬起的秸秆粉尘会导致空气污染,需要采取措施才能收割。熟了的麦子不等人,为赶农时只能这么办。

小麦原产于西亚一带,从考古遗址来看,伊朗等地的小麦栽培有9000多年历史。欧洲的希腊和西班牙等地也有7000多年历史。而小麦传入中国的时间要晚一些,大约在5000多年前。中国农民种麦子这么多年都是手工割麦,如今的麦收早已不见人工弯腰割麦情景,从收割到运输,全部由农机进行运作。

但如果不是6月11日新华每日电讯刊发的《割麦污染环境?这里的农民割麦得花钱喷淋降尘》报道,我们怎么也想象不出,要割麦怎么就污染环境了?

新闻报道出来的当天,河北邢台市南和区政府发布情况通报称南和区阎里乡个别基层干部在工作中存在宗旨意识薄弱,作风不严不实,工作方法简单等问题,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处理。

哎,又把板子打在了基层。

2

说来,这几年,北方农村类似做法并不少见。

河南漯河裴城镇规定农户收玉米要办砍伐证。2008年9月初,河南漯河裴城镇政府每天派人派车赶赴该镇的所有村庄宣传,要求每亩玉米缴费500元,农户在办理“砍伐证”、“准运证”后才能收割,否则将“给予严重处罚直至追究刑事责任”。如今,宋岗村6000多亩玉米地绝大多数都未办“两证”,因为无法收割,村民们心急如焚。“现在好好的墒情给耽误了,有的玉米因雨水浸泡快要霉变发芽!”村民们说。

据了解,裴城镇今年全镇约种植了6万亩玉米。记者在该镇的多个行政村看到,每村的田间地头,都有一群身着迷彩服的人在巡逻。一男子告诉记者,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镇政府聘来的,发现有人“无证收割”,就要把他拉到镇政府处罚。

“我砍了几把玉米秆喂牲口,没想到让镇政府聘的人看到了,他们二话不说就把我抬到车上了,就这样我被镇政府‘拘留’了,还罚了我300元钱。”在梁庄村15组,63岁的老汉高保善提起被镇政府处罚的事仍感到不解。

眼看玉米难以收成、麦子无法下种,一些村民急了只好筹钱去办“砍伐证”“准运证”。但没想到,等待村民的是一套复杂的办证程序,往往跑一趟很难办成。一村民告诉记者,如果办证,村民首先要向所在村的村干部打报告,写清申请人的姓名、住址、收割的目的和用途、地块位置、亩数等;然后,村干部要审查后签字盖章同意;接着,要找到包村的镇领导签字批准;最后才能持证收割、拉运。

记者看到,在宋岗村东南处的一个养殖场内,裴城镇党委委员正在为已缴费的农民审批办理“两证”。据了解,凡是按照镇里要求把全部秸秆拉到这家养殖场的农户,可以每亩300元的优惠价格办证。其称,办理“两证”所收的费用,只是一种押金,目的是震慑乱烧秸秆的行为,将来还要退还。

“裴城镇凭什么强迫农民办‘两证’?这钱什么时候退还给农民?这些资金如何使用?谁去监管?这种做法是乱作为,是严重的政府“越位”,不但侵害了农民利益,也损害了政府形象。(2008年9月17日大河网)

3

河北成安农民收玉米需办秸秆放倒证。

2007年秋收前,河北省成安县漳河店镇朱庄村年逾70岁的张振岭老汉一直在发愁,到底能不能收自家地里的玉米。原因是这年9月24日,由于张老汉以先割后倒的方式收玉米时没有县里发的《秸秆放倒证》,就遭到镇政府负责“秸秆还田和禁烧”工作人员的打骂。当地派出所到场后以“双方没有受伤”为由未作处理。

张老汉的女儿到漳河店镇政府质问父亲被打一事时,镇委书记公开说:“如果你私自放倒(指秸秆)没有放倒证,派出所查后进行处罚,这是上面的规定。”这个“上面的规定”是指成安县委〔2007〕18号文件,即“县委县政府关于秋季秸秆还田和禁烧工作的实施意见”,其中明确规定“确需放倒、撂倒玉米秸秆的农户,需持有成安县秸秆还田和禁烧指挥部统一印制的《秸秆放倒证》,并做到当天放倒,当天清运。否则,按影响农机统一作业论处”。

朱庄村的一些村民透露,绝大多数村民都没有办《秸秆放倒证》,也不知道去哪里办,他们还是采取传统的先割稻再掰下玉米的收割方式,只是远远地看到镇政府“禁烧”人员来了就跑。成安县农委和“秸秆还田和禁烧”办公室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放倒证只是指导村民秸秆还田的一种措施,不存在对村民强制的措施。

成安县委18号文件规定:“我县邯大线等7条主要公路沿线两侧各延伸1公里,为我县玉米秸秆还田示范区,必须实行秸秆直接还田”。张老汉的4亩玉米地距邯大线400多米,正好在示范区以内,按文件规定秸秆是不能拿走自用的,只能“直接还田”。

记者了解到,成安县今秋要求秸秆综合利用面积达到19万亩以上,这将涉及到许多农民承包的土地,也必然涉及到像张老汉一样没有办理《秸秆放倒证》的问题.那么全县发了多少放倒证?县农委的负责人拒绝透露发放数字。有知情人私下告诉记者,没有多少村民办证,因为在实际中不好实施。

为什么一个没有法律依据,而且不好实施的办证规定县政府非要强行出台呢?记者不怀疑成安县要求农民办《秸秆放倒证》的良好初衷,禁烧是对的,但必须办放倒证否则就处罚的做法,是否有法律依据?老百姓千百年来便捷省力的收割方式是否靠用简单的行政命令就能奏效呢?

发放《秸秆放倒证》不只是成安一县,附近的肥乡县也同样发了文件,只是名称叫《秸秆放倒许可证》,而且还多出了一个《准运证》。经记者在网上查询《秸秆放倒证》一词,仅有的几条相关新闻大都出自河北省邯郸市各县。(2007年10月30日法制日报)

4

据官方调查显示,一吨散煤燃烧的污染排放量是火电的5~10倍,进入冬季后,京津冀55%左右的污染源都来自散煤燃烧。为此,北京率先实行“煤改气”——减少或禁止烧煤,改为使用天然气。随着北京经验的推广,河北等地也都开辟了“禁煤区”,按照政府的时间表,京津冀在2017年要做到燃煤锅炉的清零和农村散煤的清洁化替代。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8个城市,已有400万户居民以各种比较“清洁”的方式取暖。然而,政府和老百姓却没想到,锅炉拆了天燃气入户却没跟上,天燃气入户了壁挂暖炉却买不到,壁挂炉买到了天燃气却断了。(2017年12月6日第832期《中国新闻周刊》)

5

为了环保,老百姓付出的代价真不小。

更让人想不通的是,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区闫里乡真的是:个别基层干部在工作中存在宗旨意识薄弱,作风不严不实,工作方法简单?

农村干部常年在基层,谁不知道收割机收获是省时省力的事?谁愿意让农民花钱买设备?谁愿意挨农民的骂?

以环保之名,我们干过多少这样的事?

身为基层干部,谁没请示过上级?有请示就该有回复,只是有一种回复,基层干部听了心里会打鼓——3个字,“看着办”。这3个字,要说基层有人从来没听过,怕是没谁会信。只是,这3个字,怎么就成了基层干部的“紧箍咒”呢?“看着办”的实质是部分领导干部不肯担当、不愿作为、更不调查研究,折射出相当顽固的官僚主义心态——我是领导嘛,事情还要我亲自了解亲自干?同时,这样的领导干部只想坐收功劳之利,不想留任何过错痕迹,“背锅手下事,成绩交给我”,层层传导之间,也助长了基层治理形式主义。(2020年8月25日半月谈)

指标层层加码,出了问题就推给基层,这种作风可不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