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象群开始南行,最终何以为家?专家建议设亚洲象国家公园

subtitle
极目新闻 2021-06-12 19:52

极目新闻记者 曾凌轲 刘琴

6月12日,从西双版纳出走的象群仍在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逗留。好在从6月8日开始,它们行动的大致方向已是一路向西南。象群已经踏上返程,但它们曾经出走的栖息地还能久留吗?生态学博士、云南大学生态与环境学院教授吴兆录建议,在西双版纳或者普洱有亚洲象活动的地方建立一个没有行政界限的亚洲象国家公园,相当于一个为保护野生亚洲象和热带森林系统的野生动物保护特区。

象群目前比较慌张

观察大象出走轨迹多日的吴兆录向极目新闻记者表示,经过一段时间观察,他认为为寻找栖息地而做出的试错行为、中途迷路都是此次亚洲象长距离迁移的原因。

而进入峨山后,象群不像以往只在河谷的平缓地段移动,而是时常“上山下乡”。吴兆录认为,这是大象慌张的表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西双版纳大生物圈保护区示意图(吴兆录提供)

吴兆录解释称,如果说从西双版纳到普洱北边,亚洲象的移动还可以理解为是一种为了寻找栖息地的试错行为。但当它们要返回西双版纳时,很可能是因为迷路了,才翻越哀牢山到了玉溪、昆明地界。

6月11日象群在村落附近活动(图源:云南省森林消防)

“迷路以后,它们在玉溪、峨山一带行走是很慌乱的。它们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慌不择路,才向北跑到了峨山县、红塔区、晋宁区。从迷路到慌不择路,这是质的变化。”吴兆录说。

而且,吴兆录观察到,亚洲象在西双版纳和普洱通常是在坡度20度以下的河谷地段平缓移动。可以看到,翻越哀牢山后,象群在元江、石屏的行动方式也基本还像在西双版纳时的状态。但到了峨山后,象群不走河谷地段,反而走山地里的森林。偶尔,还会进村或到农田偷吃农民的作物。这是因为峨山以北,河谷区域硬化道路多、交通繁忙,人为活动的干扰会让它们害怕。这导致它们不像在西双版纳时那样安详,更多是慌张。

中国亚洲象保护已处于全球前列

此次大象出走引来一些人士指责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保护不力。吴兆录认为,这样的指责并无道理。纵向比较,西双版纳与数十年前相比,象群栖息地确实整体有所退化。但横向比较,中国已经是全球13个亚洲象分布国家中保护最为得力的国家。

6月12日独象在村落附近出没

“曾经亚洲象最北分布在河南。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它们的栖息地一直在收缩,这才退回到云南。就全球来看,中国位于亚洲象分布区域的最东北面,是保护亚洲象的最前沿,也是最困难的位置。我曾经参与过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成效评估,在我看来,在全球保护亚洲象的13个国家中,中国是做得最好的。”吴兆录说。

不过,吴兆录进一步解释称,与过去数十年相比,西双版纳大象宜居地确实整体退化。这里的退化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天然森林总体减少,人工森林明显增多。亚洲象可吃的食物不够,它们才会在南、北两个方向反复移动;第二,各种非食物方面的干扰增多了。包括大面积的经济林地(里面有吃的但很少)、高速公路、水电站,还有很多外来人口。这些阻隔和干扰,驱使亚洲象离开西双版纳,往普洱方向走。

“中国亚洲象保护得最好,但人象冲突也非常突出。这是现实。”吴兆录说。

建议建立亚洲象国家公园

吴兆录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亚洲象的宜居地应该是密林、疏林和水域三个生态系统组成的复合体。稠密的森林可让亚洲象在里面躲避,保证安全;稀疏森林方便亚洲象在里面觅食;溪流、河流等水域则可以让亚洲象在里面喝水、嘻闹、沐浴。它们还可以找含有盐分的不流动水洼(俗称硝塘)补充盐分。

吴兆录在村民家做访谈

而在玉溪和昆明均很难找到这样符合条件的生态系统。所以,目前的环境对亚洲象本身是不利的。亚洲象活动区域还应是中国热带森林保存最好的地方。但与此同时,这里也世代居住着10多个土著民族。“过去这些区域经常被我们称为生物多样性与文化多样性融合的热土。但现在看来经济发展和动物保护的矛盾也十分尖锐,亟须妥善解决。”吴兆录说。

有村民与亚洲象正面相遇受伤

吴兆录建议,缓解人象冲突,要在国家层面上通过财政补贴方式,降低或减缓地方经济增长标准,同时开展野生动物保护特区试点。在这个顶层设计之下,在西双版纳或普洱当前有亚洲象活动的地方建立一个没有行政界限的、以亚洲象为主的国家公园。不过,这个国家公园不是让人去旅游的,是保护野生亚洲象和热带森林生态系统的。

具体而言,要建设亚洲象国家公园,现有的自然保护区和国有森林都要作为严格保护区域,任其 “自然”演变。在其外面,要将相当一部分经济林土地转化为生物保护廊道,把几个保护区 (和国有森林)连起来。部分土著农民通过保护生物多样性解决自己的生计问题。他们可以一边种植庄稼,维持自己的生存,另一边服务亚洲象和参与热带雨林的管理。

而管理国家公园的队伍,应是一支跨行政地界的专门机构,全权负责亚洲象保护。在亚洲象问题上,有超越地方政府的管护权力。不能以 GDP 作为单一指标去考核地方政府,这样才能让当地政府的工作重心放在保护热带森林保护亚洲象方面。“如果按照现在这个样子,任意开展大型建设工程,大量的外地人口跑到西双版纳谋生。要解决亚洲象和人的冲突,基本做不到。”吴兆录提醒。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