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那个“拱白菜”的衡中学霸,高考结束刚出考场,又被骂了……

作者:教育编辑部 来源:教育(ID:edu618)

“我还是愿意幻想高考结束的那个下午,最后一科收卷铃声响起,

我放下笔,侧过身,倚在墙上,有人走过来拍拍我的肩,对我笑着说: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说这句话的正是自比“乡下土猪”,立志去拱大城市“白菜”的,衡水中学高三考生张锡峰。

(张锡峰演讲视频)

近日,张锡峰结束了自己的高考,从河北省衡水中学走出,

他并没有跟随同学的“大部队”出校,而是坐着一辆载着他行李的三轮车出的校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果然他一出现,立刻引来了围观,有家长边拍视频边说:“张锡峰说得真好,说出了我们老百姓的心声!”

记者想采访他,被他拒绝了,

随后张锡峰被家长开车接回家。

可除了同学送给他的这个牌子和当地老乡的点赞,他终究没有被“欢迎回家”。

这个新闻被发到网上,质疑声又被置顶到头条:

“家里有车还是穷人家孩子?”

“远离这个恶魔男孩!”

高考前3天,因为一句话,这个男孩收到了足够多版本的恶意:

骂他一身仇恨,骂他变态,嘲笑他配不上城市的白菜,甚至说他,土猪跑到城里去乱拱白菜,只会被乱棍打死。

就在全国高考这三天,骂他的文章依然没停:

谁家没有考生,高考期间,不是考点周边连汽车鸣笛都不允许吗?

一群成年人,站在制高点上,对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抱有这么深的恶意,

连一个孩子,经历人生最重要的高考,也不肯放过!

不敢问,他发挥得怎么样,有没有受影响?

再善良的人,都有躲不开的恶意

今年高考,没被放过的人还有一个:云南华坪女中校长张桂梅。

6月7日,高考第一天,张桂梅再带150名学生参加高考。

孩子们在去往考场的车上唱起《我和我的祖国》,释放临考前的紧张。

这是建校以来,她带出大山的第13批学生。

有人又坐不住了,今年年初,出席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接受颁奖时,

“不是坐轮椅吗?怎么现在又健步如飞了?”

“之前是作秀吧,整的自己多么可怜一样。”

“现在看来好端端的人,当时坐着受赏这就是你们说的好校长?”

这不是张校长第一次被黑了。

某清华大学毕业的网红,在社交平台发表对张校长的评价:

“张桂梅就是个没生过小孩,不知道养育子女的伟大和辛苦,自己断子绝孙,又拼命洗脑女学生……”

“宣扬张桂梅,错误严重一万倍。”

“她就是个偏执狂,重男轻女的恨让她成了这样的人。”

“她不配,她就是歧视男性!”

骂张桂梅的那些人,一定不会看这个新闻:

华坪女高高三学生毕业,

一边是毕业生们欢快轻松充满活力的身影,

一边是张桂梅校长扶着楼梯,独自走回办公室的背影,

她说:“我要躲起来了。”

和往年一样,她悄悄“躲进”办公室,不准学生来向她道别,

每年这个时候,是张桂梅最伤感的时刻,她只愿一个人流泪,一个人品尝。

她是没有生过孩子,可被她送出大山的1800多个女孩,都是她的孩子。

一位毕业学生米兰告诉记者,“有次考试不理想,我去找张老师说。她就给我看了她的手,说她每天早上起来都很痛,每天都要贴膏药。”

回忆起这一幕,米兰多次哽咽。

学生家长胡宗菊,满怀感激地说:“如果没有女高,就没有孩子的今天。”“希望张老师保重身体。”

说到这里,她的眼泪也忍不住地,从眼眶滑落。

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不假,

但当一个孩子用知识改变命运的时候,一个人用生命让一群女孩子用知识改命的时候,

一大群人,正在键盘前构建自己的“独特视角”:

“你们别被他骗了,他们身上都是手段、仇恨、偏激,他们有人格缺陷,他们是社会毒瘤……”

说张锡峰、张桂梅是“社会毒瘤”的人,对他们有几分了解,做了多少调查?

可能正相反,他们连张锡峰的演讲视频都没点开看,连张桂梅身上有很多病都不知道,

仅凭三两句话,仅凭脑内想象,就如此猛烈的人身攻击,到底是谁戾气重?是谁内心粗鄙阴暗?

那句话没错,

世界上有太多人会用圣人的标准衡量别人,但用最低级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什么是真正的“穷”?

不用智识去做有价值的言论,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2008年,袁老参加了湖南一场车展,当时他伸出手摸了摸近旁价值68.8万的奔驰敞篷车,随后便风轻云淡的离开了......

但就是这一摸,却给别有用心之人留下了的“证据”:

质问袁隆平到底有几辆豪车?

可袁老使用的车,售价不到10万元,用了9年之后,换了另一辆车,售价也不足6万元。

如果这个社会上,一有新闻就是不假思索的盖棺定论,不经头脑的发泄,我们真正有智识的判断就越来越少。

张锡峰、华坪女中的学生、一线城市资源优沃的孩子,哪一个不是在资源争夺的人生轨道上?

高考面前人人平等,作弊的考生会被处罚,但教育资源是不对等的。

大山里的女中学生,农村出身家庭普通的张锡峰,他们能够抓住的上升机会不多,因此他们需要持续的毅力搭上“唯一一趟公交”。

所以他们才“神经紧张”,才“苦大仇深”,怎么就成了网友指责的“面目狰狞”“仇恨社会”?

也有很多人把张锡峰与父母双亡的孩子对比,把他跟妈妈在干活,爸爸在坐牢的孩子对比,

把他跟拿到清华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还在工地搬砖的林万东对比,

说他们才算是真正的贫困,张锡锋的家庭算不上穷,配不上“寒门”,

我们太习惯预设一个真正贫困的孩子翻身改命的剧本,

把“苦难写成诗”之所以让人感动,难道不是因为罕见吗?

相反,张锡峰这样的小镇青年的拼博,才是大多数父母面前的教育现实。

我们国家脱贫攻坚战已经取得了全面胜利,

这些年国家经济发展,城乡差距在变小,太多农民进了城买上车。

在袁老的努力下,这早已不是一个吃不上饭的时代,这个时代更多是教育资源的“穷”,是某些偏远地区价值观念的“穷”!

小镇青年,带着对家庭的亏欠感,以及回报家庭的心理需要,他们自觉更有义务回报给出钱供给他们读书的家庭,他们是负担重、压力大,他们是内心自卑。

然而阿德勒在《自卑与超越》中说:

“成功离不开自卑,他们必须在自卑的动力驱动下,走出自卑的阴影,在更高、更远的地方寻找生命的补偿。”

或许正是这种自卑,成了他们向上的动力。

正如张锡峰演讲中说的:

“衡水中学的考生,他们都是普通家庭的孩子,他们身上有整个家族几代人的期望,他们不是考试机器,他们只是一群普通人的孩子,他们要成为父母的骄傲……”

想去大城市拼搏并不可耻,努力成为父母的骄傲也没错,

那些“穷”孩子,在用生命拼的时候,请不要再说,他们的姿态不够美?!

键盘侠们,该停手了!

高考考试阶段结束了,但孩子们的人生才开始,

自此后,他们可能会走上不同的人生,开始不同的生活,面对他们真实的人生。

真实的人生,不是被别人评价出来的,是自己走出来的,

他们才十几岁,他们的未来也不是我们能预见的。

对这些认真拼过的老师孩子们,我们能不能再多一些善意,多一些平和。

我们这些30、40、50、60岁的人,谁没有17岁过,谁没有说过一些偏激而荒唐的话?

高考过后,你不是也做过因为数学题解不开来被惊醒的梦吗?

谈论起高考,无论多大年龄,你不也依然会因为那段血拼的日子而激动兴奋吗!

而且,现在的你,一定会感激那个17岁那么勤奋和努力的你。

如果我们周围的人,都在刻薄地指责别人,那我们的社会,终将没有好人。

骂张桂梅不生孩子、极端的人,骂张锡峰神经病的人,

为什么不去做哪怕一点点回馈社会的事?年轻时有没有这个孩子这么拼?

在这个网络时代,处处都存在着舆论战,只有当我们每个人都认真、公正、理性地发表自己的言论,身边的善意才会越来越多,这个社会才会越来越光明!

别用恶意去羞辱那些苦读的学子们,别让张桂梅们感到寒心、孤立无援!

现在的张桂梅,身患20多种疾病,每天吃的药比吃下去的饭都多。

张桂梅校长那句:“我好怕晚上睡一觉,第二天人没了。那这群孩子们该怎么办呢?”看得鼻酸……

华坪女中高考前宣誓,她是被人搀扶着走下台阶的,

有句评论说:

“她下楼梯都需要人搭把手,却仍支撑这么多女孩子的命运。”

教育本是一道光,可以照亮孩子人生的道路,它影响的不只是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家庭,一代人!

别让教育之光蒙尘,而真的要为那些努力的人撑腰。

你觉得这个社会不好,就去建设它,

你觉得教育落后,就像张桂梅一样去改变它。

如果你什么都做不了,还指手画脚,胡乱喷……

我劝你们,停手吧!

-END-

作者:教育编辑部蜜蜂。本文来源于公众号教育(ID:edu618),教育致力于为1~12岁儿童打造前沿、权威的家庭亲子教育平台,通过解读国内外先进教育理念、跟进教育部政策,为家长提供有指导价值和意义的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8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