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被砍509天后,陶勇医生再上热搜:“我无法原谅凶手!”

subtitle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21-06-12 16:3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些天,陶勇又上热搜。

原因是时至今日,陶勇还不能独自系带口罩。

看到自己上热搜,陶勇跑到视频下面留言。

“进手术室是要系绳子,日常口罩套上就行,还是可以戴的。”

陶勇尽可能地宽慰网友。

但他左手的伤势,可不只是系不上口罩这么简单。

当年被患者追砍时,陶勇用左手挡刀。导致左手的肌腱、神经多处被砍断。

经过缝合,手是保住了,但功能大受损伤。

去年4月,陶勇发微博:吃个馄饨,手就成这样。

因为他的左手对温度没有了感知能力。

碰开水和摸冰块是一种感觉。

恢复期间,他每周都要做复健治疗。

将新生的瘢痕去除。

这个治疗的痛苦就相当于,你手上开了一个口子,接近痊愈的时候,再用外力撕开。

陶勇说,跟极刑差不多。

在一次演讲中,他笑着说:我领证了,不过不是结婚证,而是残疾证。

陶勇虽轻描淡写,网友却哭了。

这些年,他太不容易,也遭受了太多恶意。

而在恶意之中,他却始终温暖良善,不改初心

大家认识陶勇,源于一次暴力伤医事件。

2020年1月20日,离春节还有4天。

陶勇在北京朝阳医院门诊坐诊。

据《最人物》采访报道, 陶勇的接诊桌原本靠近门口。

这里离门口最近,出行方便。

陶勇想着这离灯箱有点远,看片不清楚。

就把座位搬到了另一侧。

不曾想,这个为了更好治疗患者的举措,却成了自己逃命的“阻碍”。

当天下午,一名患者突然冲进来,手持菜刀,对着陶勇脑袋劈了下去。

陶勇脑袋懵了。

第一反应就是想逃。

可桌子和墙壁形成死角,没法逃。

面对暴徒,他本能举出左手挡刀。

危急时刻,陶勇的同事出手了。

他举起椅子冲进房间,跟凶手厮打。

混乱中,陶勇得以抽身逃离。

但凶手没有收手,而是继续手持菜刀追砍陶勇......

那位两肋插刀的医生,耳朵、面部均被砍伤。

陶勇伤势则更重。

头上被砍三刀,颅骨外伤,枕骨碎裂。

左手手臂多处被开了口子。

抢救7小时后,陶勇送进ICU。两周之后,才脱离生命危险。

而左手,落下了永远的残疾。

面对恶性杀医案件,很多人追问,患者为什么会行凶?

这事说来荒诞。

患者是一个农民,三个月前找到陶勇。

那时,他眼部已经做过了几次手术。

都不太成功,手术后出现了并发症。

对于再次进行手术的难度,陶勇这样形容:

如果将视网膜比作两张用胶水黏住一年的卫生纸,那么这场手术便是要将这两张卫生纸分开,且不能损坏两张卫生纸。

患者说,自己被很多医生都拒绝了,这次不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陶勇虽有犹豫,还是答应了。

因为这种疑难杂症,90%的医院都会拒绝。自己不做,眼看着他瞎吗?

陶勇有个习惯,帮穷人省钱。

在了解对方的经济情况后,主动减免了不少医药费。希望能缓解患者的经济压力。

刚开始,手术并不顺利。

据陶勇事后回忆,“手术太复杂了,中间我无数次想放弃。”

2小时后,手术完成。

过程虽然坎坷,但结果总算不错。

患者从接近失明的状态,到恢复部分视力。

可是,对于这样的治疗结果,患者感到不满。

他跑到医院社工办投诉。

说手术没做好,要赔偿。

社工办人员核查病情,发现手术没问题。因此拒绝了对方的赔偿诉求。

陶勇出于同情,想着患者也不容易,就免费做了一次激光治疗。

但患者还是对结果不满。

多次索要赔偿未果之后,最终选择报复。

从ICU醒来后,陶勇陷入绝望。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病人要杀自己。

为什么苦苦行医救人,换来结果却恩将仇报?

很多夜深人静的时刻,陶勇崩溃大哭。

我为你行医救命,你害我落下残疾。

这是任谁也无法接受的结果。

困惑之中,陶勇试着寻找答案。

从重症监护室出来后,他到公安局查阅了凶手的个人资料。

患者是北京远郊的一个农民。

双眼生下来,就上千度的近视。

家里很穷,父母、兄弟姐妹也都断绝了关系。

再加上多年备受眼疾折磨,求医不顺,生活孤苦无依。

陶勇说,“可能在这个过程中,他心态逐渐扭曲。直到我给他治疗结束,他彻底绝望,而我就是他的陪葬者。”

可是,贫穷和疾病就能成为一个人作恶的理由吗?

陶勇不这样认为。

有一次采访,记者问:“如果重来,你还会给对方做手术吗?”

陶勇断然回应,“不,肯定不做......我没有原谅他,也不能宽恕他。”

陶勇已经清楚,是仇恨、哀怨让那位患者走向了极端。

仇恨横亘于心,必须自毁人。

所以,他也不能恨。

他要跟自己和解,不要饮恨而生,一直郁郁寡欢。

2020年5月,伤医事件四个月后,陶勇重返岗位。

诊室还是那个诊室。

除了背后多一道“逃生门”,其他都是原来的样子。

2021年2月,凶手被判死缓。

记者问陶勇对此什么看法。

他说,完全接受,我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里面。

身体恢复后,陶勇还参加了脱口秀节目。

他说:

当时医院的人那么多,你都能精准把我砍伤,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你视力恢复特别好吗?
难道非要用飞镖扎中我,才算手术成功吗?

话音一落,全场哄然大笑。

大家都被陶勇的幽默所折服。

陶勇走出来了。

手上的伤或许要很久才能痊愈,但内心的伤,正在缓慢自愈。

尼采说,凡是杀不死我的,都将使我更强大。

陶勇,开始了属于他的新生之路。

值得一提,在出事之前,陶勇事业前景一片大好。

28岁北大医学部博士毕业。

35岁就成了国内眼科领域的顶尖级专家。

从业十年,做手术1.5万台。

关于他专业有多牛,这么说吧,被砍伤之后,陶勇1500个预约号全部取消。

其中有多场手术,医院无人能做。

患者只能另寻名医。

如果不是这场飞来横祸,陶勇会继续拿着手术刀,行医救人。

假以时日,说不定还能实现当初的梦想——攻克癌症,名留千史。

现在,情况变了。

左手神经受损,再上手术台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坏事也藏着好的一面。

陶勇火了。

微博粉丝达百万。

他说,我从没有想过“红”,既然“红”了,那就借助知名度和影响力,去做一件更有意义的事。

致力“天下无盲”的计划。

这个计划分为三部分。

一个是专研学术,攻克眼科医学上的难关。

一个是推动公益。

陶勇知道流量的力量。

现在自己关注度高,做什么事比较方便。

因此,他和多家知名公益达成合作。

中国盲人就业率低得可怜。

一个盲人如果没有成为按摩师,他几乎就不可能找到工作。

可是,中国盲人1700万,怎么可能都去按摩呢?

帮助盲人融入社会,陶勇正在路上。

第三个是在医学和科技之间搭建一条“光明之路”。

陶勇讲了一个病例。

他接诊过一个儿童患者,才6岁。

视网膜损坏严重,多次手术之后,仍得不到改善。

如果继续在医院死磕,结果可能就是“眼财两空”。

陶勇想出另一个方案。

他联系工程学的多名专家,给孩子研制了一款VR眼镜。

结果非常喜人。

手术解决不了的问题,一副眼镜就得以改善。

带上VR眼镜,患者可以正常阅读。

因此,除了日常出诊,陶勇还忙着跟一些电子科技类公司打交道。

他的希望是,通过这个计划,未来每年能减少4000个新发生失明人。

对了,“天下无盲”还有一个小目标。

增强人与人的理解。

用陶勇的话说就是,“天下无盲这个‘盲’不止是眼盲,也是心盲。”

他出了一本书《目光》。

阐述了自己对生与死、善与恶的理解,也直面了那场飞来横祸。

在书中,他说:“在漫长痛苦的求医之路上,没有在乎他(伤医者)逐渐扭曲的心理,最终导致他成为一个杀人魔。”

是的,他理解了那个凶手的恨。

也理解了他的恶。

理解不是原谅,而是放下过往,继续前行。

手术台或许再也无缘。

但幸运的是,他已经找到了另一条路。

在“天下无盲”的路上,他将用行动彰显一个医生的使命: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我相信,陶勇走着走着,就会成为行业的一个精神符号。

让更多人从医。

让更多从医者不忘初心和担当。

如果你问这个故事能给我们什么启示。

我想说,多给中国医生们一些理解吧。

在问诊室,他们或许无法承诺手术100%成功。

但在手术台,他们一定会不遗余力。

毕竟,悬壶救世,医者仁心。

在使命的照耀之下,医生是除家人之外,最希望你恢复健康的人。

作者:卓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