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正如父亲所愿,那一刀正中他的心脏

subtitle
稍尽春风夜 2021-06-12 15:11

1

小峰把父亲准备的馒头三两口塞嘴里,便匆匆出了门。他在心里默默打气,今天一定要多送几份外卖,多赚点钱。

他来到放电动车的地库,却发现车上坐着一个人。那个熟悉的身影让小峰的热血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恐慌。

他手里的头盔不由坠地,电动车上的人闻声转过头,斜嘴一笑:“小峰,好久不见。”

小峰愣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虎哥,你,你出来了。”李虎起身走到小峰跟前,把手搭在他肩上,调侃着:“看来你并不想见到我。”

“没有,我只是……”小峰想解释,李虎却打断他:“我在监狱表现良好,提前放出来了,以后你也不用那么辛苦送外卖,继续跟我混就好。”

小峰想拒绝,但内心的恐惧却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李虎靠近他耳边,悄声说了些什么,脸上露出了习惯性的坏笑。

这一幕恰好被角落里的小峰父亲看到。

原来早上小峰走得匆忙,忘了带午餐。清理完厨房出来的父亲看到餐桌上的饭盒,赶忙追到了地库,却听到了小峰与李虎的对话。

父亲心急如焚,却一如既往不知所措。

李虎终于离开,小峰闷闷不乐地推着电动车走到大门前,却被父亲拦住了去路。

“小峰,你又和李虎联系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改过自新,你听爸一句劝......”

没等父亲说完,小峰就启动电动车,扬长而去。

面对父亲的苦口婆心,小峰只有厌烦,他觉得这个从来没保护过自己的男人,没资格指手画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都说父爱如山,小峰却从未在父亲身上感受过爱与庇护。

小峰出生不久,母亲因无法忍受贫穷,扔下他跑了。父亲为了生计,只能把仅三个月大的他交给爷爷照料,自己去了大城市闯荡。

爷爷很爱小峰,但因为年迈且患有严重的风湿病,常常连照顾自己都困难,更别说再照顾一个孩子。所幸,邻里乡亲淳朴热心,小峰在大家的帮助下慢慢长大。

但生活中除了有好人相助,还会有恶人欺凌。无人依靠的小峰,除了受尽那些调皮小孩“没爹没娘”的耻笑,还常常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

一开始小峰还会争辩:“我有爸爸的,他在城里打工。”但几年才回来一次的父亲,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那些调皮的小孩耻笑过后,反而打得更肆无忌惮。

小峰无助而恐惧,甚至不敢出门,但爷爷却说父亲赚钱交学费不容易,让他好好去上学。那时的小峰,多么渴望有个能保护他的人。

李虎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他对小峰说:“当我的小弟,包没人敢动你一根寒毛。”

小峰不想与大家口中“最坏的孩子”为伴,但又觉得李虎确实是保护他最好的人选,而且李虎开了口,他也不敢拒绝。

李虎选中小峰的原因也很简单,就图他没人管,可以肆无忌惮地使唤。

成为李虎的小弟,小峰还是很开心的,因为那些欺负他的孩子,在李虎的“威慑”下,很快就变成了被他欺负的孩子。

但更多的时候,小峰是愧疚的,因为李虎欺负的,更多是好孩子。小峰也抗拒过,但等待他的是李虎的毒打,顺从也就成了唯一选择。

很快,小峰与李虎成了学校里臭名昭著的恶霸。

小峰初三时,爷爷去世了,再加上他成绩差,常常被老师和其他家长投诉,父亲不得不回到镇子上管教他。

父亲希望他不要再与李虎来往,不要再欺负同学,好好学习。

但小峰觉得,这个没见过几次面的男人,没有资格对他指手画脚。因此,面对父亲,叛逆期的他选择了不理会,甚至对着干。

而父亲也找不到与小峰融洽相处的方式,面对小峰的逃课、打架、夜不归宿,他除了打骂也毫无办法。

父子俩的关系从原来的生疏,慢慢变成了怨恨。两人的相处方式也从表面的客气,变成了争吵与辱骂,到最后互不理睬。

3

这天早上,小峰和李虎又去通往学校的那条巷子里收保护费。

“小峰,那戴眼镜的男孩收他五百块。”李虎说着拍了拍小峰的肩膀。“这会不会太多?”小峰怯怯地问。李虎瞪了他一眼说:“多啥,那屌人可是住别墅的。”

小峰只好按李虎的指示,向眼镜男亮出了通行价码。谁知这男孩根本不买他的帐,还挑衅二人,有种晚上后山见。

李虎自然容不得这种羞辱,晚修结束后,便带着小峰去了后山,还和眼镜男打了起来。

一开始,两人实力不分上下,但几个回合下来,平日娇生惯养的眼镜男体力逐渐下降,被李虎死死压在了下方。

李虎抡起拳头,狠狠揍向眼镜男,一拳接一拳。直到眼镜男瘫死一般,不再反抗。

小峰跑过来把眼镜男翻过来,却看到他满脸鲜血,额头上还插着一块玻璃片,人已没了气息……

当小峰从惊慌中缓过来时,早已不见了李虎的身影。他看着死去的眼镜男,还有自己沾满鲜血的校服,觉得这次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除了逃他想不出别的办法。

就在这时,上天仿佛要先一步制裁他,忽然电闪雷鸣,做了亏心事的小峰在风雨中慌乱地跑回家。

他脱下校服扔到门外,随手套上一件T恤,然后掀开枕头,取走下方的钱,准备逃离。

“小峰,你回来了?”刚走出房门,却碰到了父亲,小峰有点慌,但还是故作镇定地放慢了脚步。

他握紧拳头,心想:如果这个男人阻止自己离开,只能跟他打一架了。

然而,父亲却什么也没问,只是从厨房端出一碗汤圆,让他吃了再走。看他没有坐下来的意思,父亲又说:“你先吃着,我去房间给你找点现金。”

小峰有点诧异,但听到父亲要给钱,也就坐了下来,毕竟逃亡,最需要的就是现金了。

也许是折腾了一晚上,还淋了雨,小峰又冷又饿,他不由地拿起汤勺,狼吞虎咽。

然而,一碗热腾腾的汤圆下肚,父亲却迟迟未出,直到小峰催促,他才拿着几百块缓缓来到餐桌前。

小峰一把夺过钱,转身离开,忽然又停住脚步,低声说:“我走了,不用担心,自己保重。”

平日里总爱训斥他的父亲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眼眶含泪站在原地。

小峰毅然打开门,门外却站着警察。

“是你报的警吗?”面对警察的询问,父亲竟点了点头。小峰心中对父爱最后的幻想,瞬间灰飞烟灭。

4

在警局里,上一秒还处心积虑出逃的小峰却出奇地配合。他甚至想把所有的罪都揽下来,不是因为自己有多仗义,而是此刻的他已找不到在这个世上活下去的理由。

小峰第一次感觉自己真的连爹也没了。

所幸,因为后山经常出事,学校前些天已安上了摄像头。警察从录像中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得知误杀眼镜男的主犯是李虎,而小峰顶多算从犯。

最终,因两人皆已满十四周岁,且犯罪事实严重,李虎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而小峰也被判了三年。

小峰入狱期间,父亲曾多次去探视,但他无法原谅这个报警捉自己的男人,所以坚决不见。

小峰再见到父亲时,已是两年后那个出狱的日子。

父亲站在监狱门前,他剪了一个精神的寸头,但鬓角的白发还是暴露了这些年的悲伤。“我们回家吧”面对父亲的激动,小峰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嗯!”

小峰乖乖地跟父亲回了家,但不是因为他心中已无怨恨,只是身无分文的现状让他只能这样做。小峰安慰自己,等有了经济能力,我一定永远离开这个男人。

父亲带着小峰离开了小镇,去了曾经闯荡的大城市。他在杂乱的城中村里租了一个简陋的单间,与小峰开启了新生活。

而小峰为了尽早存够钱离开父亲,找了一份送外卖的活。他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赚着每一分血汗钱。

父亲看着曾经惹是生非的儿子,变得脚踏实地,努力做人,很是欣慰。他想夸夸儿子,却不善言语,只好默默地做好中午的便当,让小峰在奔波的路上也能吃饱。

当然,父亲并不知道,儿子这么努力只是为了能尽早离开他。

5

不管初衷如何,有付出就会有收获,小峰看着日益增加的存款,对未来慢慢有了踏实的期待。

但上天却没有因为小峰的努力,对他额外眷顾。李虎的出狱,又让他回到了那不堪的过去,还在他的耳边撂狠话,说不会放过他。

接下来的日子,李虎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小峰家楼下,还趁没人注意时,往他的外卖箱里塞进一包东西。

小峰还是一如既往地勤勤恳恳送外卖,只是脸上没了那份期待。

这一切父亲都看在眼里,他偷偷地打开李虎塞进去的东西,里面竟是毒品。

原来小峰在李虎的威胁下,成了毒贩们的运输工具。父亲想报警,小峰却说,李虎承诺只要送完这个月就好。

第二个月,李虎真的不再让小峰送毒品。只是他录下了小峰送毒品的视频,威胁他去教训自己的仇家,不然就去警局揭发他。

父亲知道后想报警,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小峰运送毒品是事实,他害怕自己再一次把儿子送进监狱。

小峰很想挣脱李虎的魔掌,但他也怕再次坐牢,只好按李虎说的去做。

到了李虎指定的那天,小峰瞒着父亲,往外卖箱里放了一把菜刀,骑着电动车就出门了。

一路上,小峰心烦意乱,他很想摆脱继续犯罪的命运,但却丝毫没有办法。

很快小峰就到了两人约定的地点,然而,李虎却迟迟没出现。

6

看着天色渐暗,小峰松了一口气,他骑上电动车准备回家,走到岔路口的那栋烂尾楼,就被密密麻麻的人群挡住了去路。

小峰推着电动车挤进了人群,却看到满手鲜血的李虎被警察押上车带走了。他还在人群中听到“杀人了”的议论。

小峰惊慌却又有几分窃喜,他想也许是李虎等不及自己,独自去找了仇家,最终又杀了人,被捕了。

小峰如释重负,他骑上电动车往家里赶。也不知怎的,此刻很想与父亲分享李虎被抓的好消息。

小峰没有原谅父亲,只是在大城市打拼的日子,开始慢慢理解他的无奈与艰辛。他看着电动车上的便当盒,想着父亲昨日那焦虑的眼神,不由地加快了车速。

刚走到家门口,小峰却接到了警察的电话。他心头一颤,以为李虎把他送毒品的事暴露了,要拉他陪葬。

结果警察告诉他的却是,父亲死了,而杀死父亲的正是李虎。

原来早上父亲看到小峰把菜刀放进外卖箱,他知道肯定是李虎又逼儿子去做坏事了。不知如何阻止这场悲剧的父亲,拿着自己仅有的两千块,想去求李虎放过儿子。

临走时,父亲又往包里放了一把水果刀,想着如果李虎不同意,自己只能与他同归于尽,为儿子彻底消除后患了。

父亲走到岔路口,还真见到了赶去见小峰的李虎。他想走上前去,又怕自己不是李虎的对手,所以提前报了警。

李虎听到这个男人说要给他钱,就跟进了岔路口旁的烂尾楼。他接过那两千块,却说:“感谢小峰孝敬的钱,我现在要去亲自谢谢他。”然后得意地转身离开。

小峰父亲绝望地掏出了那把备好的水果刀,冲过去。但李虎年轻力壮,他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李虎反手抢过水果刀,他看四下无人,竟丧心病狂地准备捅向小峰父亲的肚子。

小峰父亲却没有躲开,还忽然跪地,让刀捅向了他的胸口。

李虎吓得大喊:“你疯了吗?”然后跑出烂尾楼,却被赶到的警察抓了个正着。

父亲死了,如他所愿,那一刀正中心脏。

父亲不懂法,当李虎的刀捅向他时,无望之际父爱代替了恐惧。他想着,是不是自己死了,李虎就能永远禁锢于监狱,不再纠缠儿子。

7

小峰看着父亲安静地躺在那里,他人生第一次抱住了这个男人,却也是最后一次。

小峰埋头痛哭,他曾经多么希望永远离开父亲,只是从未想过父亲用这样的方式,成全了他那不懂事的愿望。

父亲真的走了,没留下只言片语,只留下了冰箱里的那两百个儿子最爱的汤圆。

父爱总是无声,却震耳欲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